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章 哼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我主人天天都會在浴室里面剃腿毛哦”

  “唉……那算什么,我才更慘,主人的腋下好臭臭,可是她總喜歡把我抱起來。”

  “你們這算什么……我主人有時候會用奇怪套套東西往我那個地方塞,然后讓我用力去捅……”

  寵物醫院里面,在這里等待著治療的貓星人,二哈等等主人們的心頭肉們,正在相互地訴著苦。

  當然,它們之間的訴苦用的是獸語……其實就是汪汪汪和喵喵喵之類的聲音。

  主人們還以為自己的寵物因為看到了許多的‘朋友’而高興不已呢……可是任職在這里的護士娘洛翩躚卻能聽懂啊。

  如果告訴這些顧客她們寵物的真正意思,會不會不太好呀?

  奇怪的套套是什么呀?

  小蝶妖正在為這個問題而煩惱著——盡管如此,人家護士娘洛翩躚對于自己的工作卻沒有半點的含糊。

  因為能夠聽到這些小獸們的語言,所以就能夠很好地對癥下藥——治療這些寵物的毛病,比起治療寵物中心另外一種顧客來說,簡直不要太簡單啦。

  “翩躚,外邊好像有人找你唉。”一名女性顧客此時指了指治療室外。

  洛翩躚轉過頭去,只見一個小小的腦袋這會兒從玻璃窗上抬頭來,可憐兮兮的模樣。洛翩躚一愣,她記性很好啊,一眼就認出來這小孩其實是鼠妖大叔的兒子。

  嗯……大兒子,奶酪。

  但洛翩躚不僅僅看到了鼠妖大叔的大兒子奶酪,并且還見到了鼠妖大叔的老婆舒小舒。

  在寵物醫院的后門處,洛翩躚關上了門,驚訝道:“不見了?”

  眼前這位挺著大肚子的女性鼠妖點了點頭,擔憂道:“是呀,昨晚上他出去之后,就早上都沒有回來,我打他的電話也接不通,舒宥他從來都不會這樣的……”

  小蝴蝶想了會兒道:“會不會是鼠妖大叔剛好在工作,所以暫時聽不了電話呀?”

  舒宥的妻子舒小舒道:“我打電話去他工作的清潔公司問過了,他的同事說今天也沒有見他上班。我知道他昨天有來過醫院,實在沒辦法了,才來麻煩你們的。”

  “嗯……舒宥大叔昨天確實是來過,不過很快就走啦,連嬸嬸你的藥都沒有拿。”洛翩躚歪著頭不解地道:“可是,他會去了什么地方呀?”

  “可能是……那個地方。”舒小舒此時略有忌憚地道。

  “什么地方?”

  “極樂凈土!”舒小舒沒有說話,倒是她的奶酪伸長了脖子道:“媽媽說,那個地方小孩子不能去,很危險。不過我爸爸有時候會偷偷地去的。爸爸還會騙媽媽說加班了,其實我們都知道。”

  洛翩躚朝著舒小舒看了過來,后者此時臉色凝重了一些道:“事實上,早上的時候,我讓奶酪嗅著他父親的氣味去找他的,最后找到那個地方之后,氣味就消失了。那個地方……只有龍大人出面才能解決的了。”

  小蝴蝶睜大了眼睛,還是不解地問道:“嬸嬸,極樂凈土到底是什么地方呀?為什么你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小蝶妖的問題才剛剛問出,她的身后便傳來了一把冷淡的聲音,“像她這種弱小得不能再弱小的妖怪,當然會害怕了。”

  洛翩躚回頭,發現蘇子君已經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在了背后,下意識道:“子君姐姐,你知道什么嗎?”

  只見蘇子君不咸不淡道:“極樂凈土背后的老板是一頭千年得道的大妖,本體是一頭金絲猴……不過也只是據說。反正從來沒有誰見過他的本體,至于猴類的說法,也是龍夕若那個老太婆說的。”

  “大妖!”小蝶妖眨了眨眼睛,顯示一愣,才后知后覺地害怕起來,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吐吐舌頭道:“原來這里除了龍姐姐之外,還有大妖呀!我都不知道……”

  不料蘇子君此時卻沒什么表情地指著自己道:“我也是大妖。”

  洛翩躚開始冒出一些汗水,隨后便連連地彎著腰道歉起來:“對不起啦,子君姐姐,對不起啦,對不起啦……”

  蘇子君冷冷地哼了一聲……很小聲的哼聲。

  她忽然看向了舒小舒,淡然道:“你回去吧。你丈夫要是在極樂凈土不見了的話,沒事他過后一定會回來,要是一直不回來,恐怕就是兇多吉少,不用白費力氣去找去。沒準你這回開始準備身后事也差不多。”

  “這可怎么好!”舒小舒頓時就掩面抽噎著起來。

  洛翩躚看著舒小舒還挺著大肚子,摟住自己不知所措的兒子奶酪的模樣,于心不忍,便輕輕地扯了扯蘇子君的衣角,“子君姐姐,你可以出面去極樂凈土問一問嗎?”

  “我不會去那個地方的。”蘇子君打了個哈欠道。

  小蝴蝶的思維比較簡單:“為什么呀啊?是因為那里的老板比你厲害嗎?”

  “可笑!那頭腦袋被門板夾過的猴子,見到本小姐只有跪舔的份!”

  “可你為什么不去那兒呀?”小蝴蝶還是不解地問道。

  “那是因為…因為…哼!”蘇子君冷哼一聲道:“沒有人能命令我做事情!”

  “這位大人,求求你行行好,幫我打聽一下我老公的消息吧!”舒小舒此時撐著膝蓋,竟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挺著個大肚子的她甚至開始彎腰磕頭起來,“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你……你做什么!起來,起來……行啦行啦,我就姑且過去問一問!”

  蘇子君轉過身去,冷哼道:“聽好了,我、我只是有些舊賬要去找那頭猴子算算,絕對不是因為同情你,幫你!”

  蘇子君又轉過身來,正色道:“記住,沒有人可以……”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洛翩躚便已經笑嘻嘻地接下了話來,“沒有人可以命令子君姐姐你做事情!我知道啦!”

  真是個沒有辦法讓人生氣起來的家伙……龍夕若那個老太婆到底是在哪里把這頭小蝶妖撿回來的?

  蘇子君默默地嘆了口氣:老太婆,你死去那里了?

  太陰子用力地讓自己的身體能夠蕩起來,為的就是可以吸引下方正在看書的主人的一點點的注意。

  一晃一晃,已經在天花板下面晃出來了一個頗大的弧度。

  洛邱可拿著書,忽然拎了一塊女仆小姐的手制曲奇餅吃了起來,邊吃著邊好奇地問道:“太陰子,你想說什么嗎?”

  太陰子發現,纏在自己臉上的那條黑色的布忽然之間消失不見了,連忙道:“主人,老道我痛定思痛之后……”

  突然打斷。

  洛邱打斷。

  “這次還是上次的說辭啊?”洛邱笑了笑問道,“沒有新鮮的說辭,那你就只能夠等到優夜什么時候心情好了,才能被放下來了。”

  放不放還不是您一句話的事情……

  太陰子可不敢直接說出這種說來話。這個老鬼當然不會簡單地以為自己只是碰了碰那臺就唱機的原因,才會一直吊著的。

  其實這個俱樂部的老板心很黑的啊……這分明是針對監獄的發生的事情,給出來的一種另類的懲罰。

  “太陰子,主人喜歡誠實的孩子,你難道不知道嗎?”優夜此時淡然道:“存心欺騙,你知道會有什么后果嗎?”

  太陰子冷汗涔涔。

  這老鬼今個兒似乎是豁出去了一樣,深呼吸了一口氣道:“主人,能夠今天晚上把我放下來?過了今晚上,老道我原因繼續受刑,隨優夜小姐喜歡吊到什么時候,就什么時候!”

  “為什么是今晚上?你有什么特別的事情嗎?”洛邱好奇地問道。

  “那個……那個……是有點比較重要的事情。”太陰子支支吾吾,但看見女仆小姐那瞇起了的眼睛,便渾身打了個冷顫,“那啥……今晚上是‘日耳曼戰車’的演唱會,錯過了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了……”

  “是他們啊,最近倒沒有怎么留意了……”洛邱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太陰子伸長了脖子,滿懷期待地道:“主人……”

  卻見俱樂部的老板忽然把手上的書合上,站起身來,輕笑道:“優夜,我們今晚上也去聽演唱會吧。”

  太陰子一愣。

  仿佛看見了同道中人一樣……看著俱樂部的老板這會兒的微笑,這分明就是一個迷弟的模樣嘛。(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