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章 ‘極樂凈土’酒吧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此時,從醫療間之中傳來了蘇子君的聲音,“下一個,進來吧!別浪費時間!”

  鼠妖大叔一聽,忽然渾身打了一個哆嗦,下意識道:“那啥,我忽然想起還有些事情,今天就不體檢了!”

  只見這位鼠妖大叔一邊忙著擺著手,一邊后退著,當退到推了后門的時候,直接便開了門,頭也不回就逃命似地跑了出去。★`新`思路會員seek★

  “唉?鼠妖大叔!藥!給鼠妖嬸嬸的安胎藥!你不拿啦!?”洛翩躚的聲音還在后面傳來。

  “改天!”鼠妖大叔頭也不會地應了一句。

  鬼還敢多呆在這里啊……非要讓抽一大筒的血才安生啊。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啊,要是有個萬一自己的血型特合適那頭魃的胃口,讓吃上癮了,那還得了!

  這位鼠妖大叔,可不認為自己的小身板能夠供養得起一位旱魃食量……盡管這位旱魃只有一半的血統。

  “爸爸回來啦!”

  鼠妖晚上回到了家……不大的地方,但卻改造得十分適合居住當然,只是對于鼠妖來說十分的適合居住。

  因為這里本身是陰暗潮濕的地下室,普通人住著恐怕會渾身不舒服。但是對于鼠妖們來說,卻是最好的居住環境因為地下室下面,就是連接著這個城市的四通八達的下水管道。

  鼠妖的妻子挺著一個大肚子,給鼠妖倒了一杯茶,讓他坐了下來,“吃過東西了嗎?下午的時候我撿到了一些沒吃完的午餐肉罐頭!”

  “你挺著個大肚子的,就不要到處亂跑了!”鼠妖大叔責怪般地看著自己的老婆……雖然是這樣,但卻掩不住眼里面的溫柔。

  就在這個時候,鼠妖大叔一群的孩子則是馬上地往他的身上撲了過來,一家子其樂融融。

  這本來是很能夠洗滌一天勞累的時間……是的,本應該。

  只不過,鼠妖大叔的心情卻悄悄地有了一些變化。

  “爸爸!我想要新的玩具!”

  “爸爸,爸爸!我能買新的筆盒嗎?這個已經用了一年多了……”

  “爸爸,爸爸……”

  “老公,這個月的電費有點多了……”

  一種如同人類中中年男人的無力感,開始在鼠妖大叔的身上蔓延起來,讓他不禁暗自嘆了口氣。

  鼠妖雖說是比較適合在城市生存的妖類……但其實也不比其它的妖類好多少。本來,鼠妖們天性膽小,妖力有限,一直都處于妖族群的底層。

  這頭鼠妖一直遵守者龍夕若的規矩,安安分分地在這個城市之中生存,雖然賺不了幾個錢,但這一家十幾口,怎么說也總算是能夠養活下來。

  可是,最近鼠妖大叔不得開始犯愁了……不僅僅是因為這個家庭很快就要有添上一個新的成員,而這個家庭其它的孩子,也開始長大了。

  花錢如流水啊……鼠妖大叔開始感覺他那份微薄的城市管道工人的工資,有些入不敷出了。

  更晚點的時間,鼠妖大叔在床上輾轉難眠,心里特別的煩躁,便穿上了鞋,出了門。

  外邊還下著雨,但是對于鼠妖來說,并不構成出門的不便……因為他走的是城市的地下管道。

  不久之后,鼠妖大叔來到了城市里面一處老舊的工廠園區之中。

  這里已經廢棄了,不少的廠房都已經搬空。而早些年在這里建起的各種公寓,也已經沒有多少人居住。

  鼠妖大叔熟悉地穿行在眾多的廠房之間,然后來到了一座緊閉了所有門窗的地方,飛快地敲了幾下門。

  門不久之后打開,一個臉上化著了煙熏妝,身材纖秀的男孩子便出現在了鼠妖大叔的面前。

  隨之而來的,還有這里面各種嘈雜的聲音,它們直接震動著鼠妖大叔的耳膜。

  里面,音樂聲,迷幻的燈光,各種雜亂的氣味充斥。鼠妖大叔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后從嘴巴之中吐出來了一個珠子,交到了這個男孩子的手上。

  這一臉煙熏妝的男孩子惦念了一下手上的珠子,隨后便堆出了微笑:“歡迎光臨。”

  鼠妖大叔像是等不及了一樣,低著頭便走了進去,只感覺神經好像一下子松弛了不少。

  聽著那些仿佛能夠震動著靈魂的巨大音樂聲,鼠妖大叔有種正享受著全身按摩的感覺。感覺骨子仿佛也伴隨著節奏的聲音在跳動一樣。

  人類有用來尋求刺激放松的地方,妖怪也有啊。

  所以,這里是……專門給妖怪喝酒聊天釋放壓力的地方:極樂凈土酒吧。

  當然,鼠妖大叔也不是常來這里。畢竟這里消費的并不是金錢,而是妖力他進門前吐出來的那顆珠子,就是妖力所凝結的東西,是這里的入場費。

  城市的環境并不好啊,妖力的積累對于妖怪來說比賺錢更加的困難……所以這里對于類中年的鼠妖大叔來說,也是一兩個月才能夠來一次的地方。

  鼠妖大叔朝著吧臺走去,他不過是打算來這里喝喝悶酒而已,這里其它的東西,他一點也消費不去。

  此時,在這個極樂凈土酒吧的中央舞池上,只見一名十分年輕的女性正在十分狂野地擺動著自己的身體。穿著熱褲與小背心,伴隨著火熱的舞池音響,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誘惑力。

  舞池之下,一些因為醉意而稍微露出了妖族特制的妖怪們,更加是忘情地歡呼著。

  “一杯火蜥。”鼠妖大叔坐了下來,也從舞池之中收回了目光。他在吧臺上撐著雙,看著酒保一頭野豬成妖的家伙。

  “這是新來的舞娘嗎?之前都沒有見過,什么來頭?”

  “她呀?”野豬酒保一邊往杯子之中倒入火紅色的液體,一邊說道:“她可不是舞娘,和你一樣,來這里找樂子的。不過什么來頭,我就不知道了。這里的規矩,咱們不問客人來歷的。”

  “是嘛……”鼠妖大叔聳聳肩,一邊喝著火蜥酒,一邊瞇起了眼睛,嘖嘖稱奇道:“不過這妞可真夠辣的!”

  “怎么,你這膽小鬼也敢打主意啊?”野豬酒保不屑地道:“不是我針對你,你看這舞池下面,十個有八個都想打她注意的,可一個個都規規矩矩,只敢看,沒敢動!”

  “哦?”鼠妖大叔頓時伸長了脖子,他喜歡聽八卦。

  野豬酒保靠近來,煞有介事道:“我只知道,她是這小半年才出現的,來這里也就一兩次……算今天才第三次吧。你沒碰見過也不出奇。不過這妞可不好惹。就上次吧,有個不知死活的去騷擾人家,可你說后來怎么著?”

  “怎么著?”

  野豬酒保忽然把吧臺下面的一個冰桶重重地放在了鼠妖大叔的面前,指了指里面的冰塊,“喏,就像這個樣子,直接變成了冰塊,一碰就碎成了渣!”

  鼠妖大叔頓時縮了縮脖子,他是妖力低微的最底層,聽到這種犀利的外來妖怪,自然諸多的顧忌,“直接凍成冰塊……是什么妖啊?”

  野豬酒保聳聳肩道:“我不知道,不過聽說她好像叫做梨子。”

  鼠妖大叔點了點頭,記下了名字,便沒有多問,而是低頭著,開始他來到這里的真正目的:一個妖和悶酒。

  “再來一杯!”

  才不過是十來分鐘的時間,鼠妖大叔已經有些醉意,面前已經是五杯的火蜥酒喝光了。

  “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啊?”野豬酒保這會兒一邊擦著杯子,一邊好奇地問道。

  鼠妖大叔也就抬頭給了一個笑臉,打了個酒嗝道,“你……你不懂,你不懂……你不懂啊……”

  “說來聽聽啊。”

  鼠妖大叔搖頭晃腦道:“我、我問你一個問題啊。你說……嗝……你說,有什么辦法可以又快,又安全,又不破壞……破壞龍大人的規矩,賺好多好多的……的錢?”

  酒保忽然靠近而來,低聲道:“又快又安全賺錢的方法可多了,不過想要不壞了龍大人的規矩,那可沒有多少。”

  鼠妖大叔一愣,醉醺醺地道:“沒有多少……是多少?”

  野豬酒保神神秘秘地看了看四周,附耳道:“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膽!”(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