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七章 容身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幾年前。

  大酒店的客房部之中,一群小姑娘正在為剛剛升任領班的女孩祝賀著。

  辦公室里面很高興啊,各種恭喜的話。

  但她卻悄悄地走到了副經理的辦公室。敲門進來的她看著這個平時挺照顧她的副經理,想要說些什么。

  副經理管的是人事的升遷……當然,是相對來說比較低級的職務,至于管理層及以上也就沒有這位副經理什么事情了。

  但是這位副經理似乎也知道這個女孩敲門進來的原因,所以副經理帶著歉然道:“趙茹啊,別灰心,下次還有機會。”

  “不是……不是說好的嗎?”女孩低著頭,她垂下來的手已經不知不覺抓緊了衣角。

  “唉,其實我也想要提你的。”副經理搖搖頭。

  眼前的這個女孩是很努力工作的類型,而且富有責任心,工作也到位。

  “那……”

  “公司有規定,你的學歷不夠啊。”副經理搖搖頭道:“你其他條件都符合了,唯獨這一條……”

  “她工作沒我好,經驗也沒有我多,難道就因為一張文憑?”

  副經理搖搖頭,嘆了口氣道:“公司有些規矩確實比較死板……不過,你出來工作也有好些年了,為什么不去選擇增值一下自己?只是讀一個成人大專的話,只要有心,你還是有機會的……你看要不這樣吧?下半年酒店打算擴充客房部的隊伍,到時候我再提議下,多加一個副職的話……”

  但這位經理的話還沒有說完,眼前的這位女孩卻搖了搖頭,目無表情地說了句:不用。

  在女孩的心中,即使下半年真的擴充了隊伍,即使新增了一個副職,也不會落在自己的頭上。

  她在這家酒店工作了一年多,在客房部這種辛苦的崗位上堅持的時間在整個部門來說可以說是最長,經歷過兩次的領班離職……也沒能到她的頭上。

  增值?

  她也想啊,只是條件不允許……這樣一份微薄的薪水。

  她沒有學過技術,高中畢業之后就已經出來工作,從一開始的兩三千塊一個月到現在也不過是找到了一份三四千塊的工作。

  對于大學生來說,求職難似乎是一個經久不衰的問題……對于她這個才高中畢業的人來說,只會更難。

  同事還在辦公室因為剛剛升遷而和大家一起慶祝著……她卻一個人躲在了后樓梯,自己一個人蹲著,反正也已經不是第一次。

  而這家公司也不是第一家公司。

  她默默地看著手機上的短信。

  家里又要寄錢回去了。

  趙茹做了一個夢。

  她好久好久沒有做過夢了,夢見的是那些并不愿意想起的事情——這場突如其來的夢,讓她比往常要早一些醒來。

  為什么還會做這種夢?

  不應該。

  這讓她即使醒來,內心也無法平靜——但很快,她就平靜了下來。

  因為她習慣性地伸手握著身上的水晶吊墜,自從有了它之后,她總能夠安靜下來。

  同樣因為早醒,趙茹也看見了麥叔這會兒正在給他的孫子整理著。

  麥叔是要送麥小軍去上學了。

  “小茹姐姐!”

  麥小軍這時候看見,便笑著喊了一句。

  麥叔也和藹地笑道:“姑娘,今天醒這么早哇!”

  趙茹點了點頭,這就又縮回了自己的‘房子’里面。

  麥叔這會兒猶豫了一下,才探頭進來,輕聲說道:“小茹啊,外面不太平,沒事的話,不要往外跑了。”

  他似乎是在提醒著什么。

  趙茹看著麥叔,什么話也沒有說,好一會兒之后,才輕輕地點了點頭。

  麥叔這會兒卻揮了揮手,讓自己的孫子先走出巷子等他,這才坐了下來。老人從口袋掏出了一根皺巴巴的香煙,點著。

  他忽然道:“這里的人,有些甚至沒有名字,也不會和別人聊天,你知道為什么嗎?”

  “為什么?”

  老人想了一會,才淡然道:“因為外邊都沒有我們容身的地方了,包括這里,其實也不是我們容身的地方。但我們為什么在這里?因為我們都想要有一個容身的地方。”

  趙茹沒能說些什么。

  老人在她的手背上輕輕地拍了拍,然后才撐著腿站了起來,彎著腰道:“想要在這里呆多久都沒問題,等到你想離開了,那就離開吧。”

  老人要去送他孫子上學了,對于老人來說,這或許是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

  趙茹一個人呆了這個‘房子’之中,半個小時之后,她才帶上了衣服的兜帽,低著頭從巷子的另一邊離開。

  她不知道她的身后,有著常人無法看見的一縷黑煙,正跟隨著她。

  馬大警官簡直覺得自己要炸……

  當然不是因為掃雷又滅了,而是因為逃犯已經逃走了整整一個禮拜的時間,依然一無所獲!

  “這人難道還會隱身了不成?”

  這時候,馬sIR辦公室的門打開,,林峰直接拿著一份文件走了進來。

  馬厚德劈頭就道:“有消息嗎?”

  林峰搖搖頭,接著說道:“馬sIR,人還沒有找到。不過我們倒是找到了趙茹的家人。”

  “說說。”

  林峰打開文件道:“趙茹的父母還健在,還有一個弟弟。不過他們都住在外省。她父母都是農民,至于她的弟弟專科院校沒有畢業,似乎就因為打架滋事,被校方勸退了。根據她父母說,趙茹高中畢業之后就出來打工了。剛開始的時候會定時地給家里寄錢幫補,但后來有一次過年回家,她和家里鬧了矛盾,就再也沒有聯系過了。”

  “跟家里的關系不好啊……”馬厚德點了點頭,卻有皺著眉頭道:“知道她為什么和家里鬧矛盾嗎?”

  林峰聳聳肩道:“電話是她父親接的,我也問了,不過對方直接掛了我電話。但是我沒細說趙茹的事情,我只是說她暫時失蹤了。”

  林峰搖搖頭道:“不過她父親的反應也有些平淡,就哦。”

  “哦?”

  “哦了一聲。”

  馬厚德揉了揉眉心,“問過趙茹之前上學的學校了嗎?她的為人怎樣?”

  林峰道:“我也打電話去問過了。根據她從前的班主任說,趙茹的學習成績很好,人也不錯。當年好像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后來沒有去讀,而是選擇了去打工。那老師說到這里,還是挺惋惜的。說什么是她家人辜負了她,應該讓上學的不讓上,不應該讓上的反而上了。”

  林峰才說到這里,另一位警員這時候急忙忙地走了進來,開口就道:“馬sIR,補習班里面有一個學生剛來了電話,挺急的,她說她收到恐嚇信了!”

  “人呢?在什么地方?”馬厚德也顧不上林峰手上的文件,直接便問道。

  “那學生說,只能私底下談,她不想讓太多人,尤其是她父母知道這件事情,希望我們你幫幫她。”

  “那行,我這就過去。”馬厚德點點頭。

  他才走出辦公室的門口,便撞見了王悅川……馬sIR看著這個家伙,總感覺他就像是警犬一樣,似乎是嗅到了什么,所以才走出對面的那間會議室的。

  果不其然,馬sIR還沒有來得及開口,王悅川便已經直接開口道:“我聽到你們說的話,馬警官,我陪你過去吧。”

  馬厚德想了一會兒,便同意了下來,兩人連同林峰,一同離開了局子。

  監獄里面,一位手臂帶有了老虎紋身的漢子正在面見著張胖子。

  “老大!這么急找我,是不夠錢花了嗎?”壯漢這會兒很是直接地問道。

  “白癡啊!”張胖子白了一眼,“我這么辛苦才托人給你短信讓你來見我,會只是因為錢這種小事情嗎?這里的東西雖然黑,但也不至于不夠花!”

  壯漢只好撓頭道:“那是什么事情啊?”

  張胖子靠近了一些,小聲道:“你聽仔細了啊,漏了一個字,我都不放過你!”

  壯漢拍了拍胸口道:“老大,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情!當年要不是你帶著我,我到現在還在街上偷井蓋呢!”

  張胖子點點頭,正色道:“聽著,強子,你先去見一個叫做周曉鵬的人,他就住在……你見到他之后,就讓他帶你去找一個女人,然后,你把這個女人帶到這里來!”

  壯漢……強子撓撓頭,“咦,老大,咱認識的雞頭里面,有叫什么周曉鵬的嗎?不對啊?這個月不是還沒有到夫妻房開放嘛?老大,你這么快就忍不住啦?”

  “強子,你知道我現在想干啥嗎?”

  “干啥?”

  “抽死你丫的!!”(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