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六章 師傅的事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一共有七張的金主資料卡,就這樣平放在了洛邱的面前。

  這是黑魂十八號前后兩次送來的東西……黑魂使者當然不敢催促老板。所以如果老板沒有意思的話,這些金主卡甚至可以就這樣一直地堆積在這里。

  不知道從前的老板有沒有堆積金主卡的習慣,但從這一屆開始,顯然就有了。

  回歸到俱樂部本身的交易規則。

  那是會自己走進來的客人,是擁有最強烈購買愿望的人。那些被黑魂使者找到的金主,則是能夠發展成為強力購買力的客人當然,能夠作為金主,也是因為他們或多或少擁有超過一般人的購買力。

  老板選中了金主,黑魂使者就進一步行動,將金主藏在內心的一點點地放大。

  但整個過程,也會出現像是早前丁東生的那種情況顧客會處于一種奇妙的狀態之中,稍微推動一下,他就能夠達到自己來到俱樂部的條件。

  黑魂十八號顯然是黑魂使者之中的老手……聰明的她可能會考慮到新主人會堆積金主卡的這種行為。

  所以逮到了一個即將會質變的客人,自然不會放過因為,這也算是業績的一部分。

  “戴有才、徐肇、還是丁東生……嗯,趙茹。”

  這七張的金主卡之中,明顯就有著這四個人的名字。

  一個被通緝的補習班幕后老板,一個被警方所關押,一個情緒并不穩定,剛剛死了戀慕的女孩沒多久,并且已經有過了一次交易記錄的學生,一個暫時躲在了露宿者聚居點的,同樣作為在逃犯人的女人。

  當然,也還有另外的三個陌生的名字。

  但是。

  “這位老員工,看來很擅長在同一件事情上面,盡可能多地挖掘金主嘛。”

  “這是黑魂十八的慣用手段。”正在斟茶的女仆小姐輕聲道:“關系者之間,仇人之間,矛盾的雙方之間。矛盾的螺旋是深淵,深淵容易把人拖進去。”

  洛邱笑了笑,他忽然把手上的金主卡都收攏了起來,像是撲克牌一樣,把它們打亂著洗了好幾遍之后,才在桌子上一一地攤開。

  他這才看著女仆小姐道:“來,你來抽一張。”

  優夜略微有些不解地看著自己的主人,但她從來不會不回應主人的要求。

  女仆小姐沒有說話,伸手在這些卡牌上隨意地劃過當然,她也不會去窺視這些翻過來的資料卡上都是誰和誰。

  這像是一個把決定交給偶然的游戲。

  女仆小姐直接把中間的哪一張抽起,然后翻了過來。優夜看了一眼,然后輕聲說著金主卡所顯示的名字。

  “趙茹。”

  洛邱在桌子上一推,連帶著椅子推開,然后才站了起來,然后從優夜的手上把這種金主卡接過,輕笑道:“老員工這樣努力工作,我們不能怠慢啊。總得需要回應一下的。”

  太陰子正在監獄的操場上曬太陽。

  他的腳就這樣伸長著,左右兩邊都有人在給他的大腿輕柔地按著。至于后面,癩痢三正在給他敲背。

  已經榮升了監獄十八艙總扛把子的太陰子這會兒正在啃著西瓜,這是手下一個小弟進貢上來的。

  鬼知道習慣是怎么搞來的,太陰子只管有貢品上來就行。

  “用點力啊!沒吃飯嗎?還是沒喝奶?要不要我讓張胖子給你榨點出來?哼哼!”

  正當這位黑魂使者的萌新在這里過著土皇帝一樣的生活的時候,這位萌新并不知道,在高墻外,有一位真正的黑魂大佬正在冷冷地觀察著他。

  “看來沒什么威脅。”

  黑魂十八號也就隨意地看了幾眼,便搖了搖頭,很快就消失不見作為老人,關注新人并不是什么古怪的事情。

  黑魂十八號幾乎可以確定,這個新人使者,并沒有什么可以威脅她地位的可能性盡管,換了新主人之后,從前的地位可能早就已經不存在。

  正當黑魂十八號打算繼續在這個城市游蕩,尋找更多的金主的時候,她卻猛然地停了下來。

  停下的黑魂十八號雙手交叉著,同時貼在了自己的身前,神情變得極為的專注。

  與此同時,只見一張散發著微弱白光的卡牌,憑空而成,緩緩地落在了她的面前:這是金主的資料卡。

  當卡牌緩緩地降落到了和她一個視線水平的時候,黑魂十八號這才低著頭,畢恭畢敬地伸出雙手,把這種資料卡給接了過來。

  資料卡入手的瞬間,便化作了漆黑的顏色。

  黑魂十八號的目光忽然一亮……送上了七張卡,總算有一張得到回應了,也算是沒有白費功夫。

  接過了這張黑卡之后,黑魂十八號回頭看了一眼這堵監獄的高墻,給出了一個不屑的冷笑,這才真正地離開這個地方。

  “馮爺,這個力度合適嗎?”

  后邊敲著背的癩痢三這會兒獻媚般地笑道。

  但太陰子卻突然間打了個冷顫,一下子坐了起來……他剛剛總感覺好像是被什么人窺視著一樣。

  該不會是主人?

  主人看我在這邊的動作,不喜了?

  太陰子越想越覺得這很有可能,頓時便臉色微變,一聲不吭地站了起來,低著頭便往自己住下來的艙走去,連身后的一干小弟問話,都不啃聲。

  見此,張胖子便用力狠狠地拍在了癩痢三的腦袋上,狠狠地罵道:“癩痢三,你混小子是不是惹怒了馮爺了?”

  “我、我沒有哇!”

  “沒有?沒有馮爺怎么突然間就變了個樣似的?你快說,你是不是做錯了什么?”

  “我真沒有哇!”

  “張胖子,別打癩痢三啦,不關他事情的。”

  這時候,張胖子的背后輕飄飄地傳來了一句話……那是周曉坤的聲音。

  張胖子知道這個周曉坤和老馮的關系特別好,這會兒直接堆起了笑臉道:“周哥啊,你在啊……你是不是知道馮爺為什么不高興了?”

  張胖子覺得這個在監獄蹲了十幾年的老頭一定是絕世高手。張胖子再蹲個兩三年就能出獄了,覺得自己要好好地把握一下機會。

  要是能夠從這個老頭身上學到幾招把式,出獄之后肯定是龍游大海的哇!

  “我當然知道我這老哥為什么不高興了。”周曉坤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你們啊,別看我老哥現在這模樣,其實他之前不是這樣子的。只是最近受了點刺激,才這么的反常。”

  張胖子拎起來了一塊西瓜,掃了掃凳子,“周哥,來來,先坐下,吃西瓜,潤潤喉嚨,咱有話慢慢說。”

  周曉坤什么時候被這些獄霸這樣禮貌的對待過?一下子就有種輕飄飄的感覺,也是忍不住嘴道:“我這老哥啊,都是為了他女兒的事情。”

  “女兒?”

  “我跟你們說啊,我這老哥在外邊其實還有一個女兒……”

  周曉坤緩緩地說了一大堆的故事,最后嘆了口氣道:“我老哥的女兒不愿意見他,恐怕他們這輩子都不會相認的了。你說,老哥他心里苦,他能不這樣……你們做什么?”

  “啊?我咋啦?周哥?”張胖子茫然地看了看身邊,“我靠,癩痢三,你搞毛,哭啥?”

  “老大……你、你不也是流眼淚了嗎。”

  張胖子連忙用袖子在臉上胡亂地涂了一把,這才站起了身來,嘆了口氣道:“沒想到師傅還有這樣聞者傷心聽者流淚的故事!”

  他看著太陰子離去的方向,這會兒狠狠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師傅哇,您放心,您的事情,就是俺張胖子的事情!我一定會讓你女兒來見您的!師傅,您放心吧!”

  周曉坤愣了愣,不問這個張胖子到底打算怎么幫忙,而是好奇道:“那啥,你什么時候變成我老哥的徒弟了?”

  “將來。”張胖子哼哼道:“一定是!”(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