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四章 獄中的高墻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對于犯人來說,每個月總有那么一兩次最為期待的日子。

  不是過時過節監獄飯堂加了伙食,也不是偶爾舉辦的獄內活動,當然也不是不用工作的日子。

  而是開放日。

  探監的日子。

  “程友敏、李思成、王偉、曾金富……”

  當獄警一個一個地喊著名字的時候,當一個個安靜的犯人聽到名字站起來,然后帶著笑容走進去會見室的時候,也當一個個犯人帶著惆悵和不舍從會見室走出來的時候,也總有人一直坐在這里,艱難地等待著。

  因為,也總有人,一直沒有被點到名字……那些從來都沒有人來探望過他們的人。

  板寸頭,半黑半白的發色,應該有六十多歲了吧?不過或許要年輕一些,畢竟監獄中的生活并不能說是舒適,所以顯老。

  但是周曉坤知道陪著自己坐在操場上的這位老人,剛剛好五十七歲——因為今天是這個老人的生日。

  “老哥,許個愿望吧,今個兒你生日。不過我可弄不來蛋糕,這個是讓飯堂的阿姨弄的紅雞蛋,將就一下?”郭育碩從囚衣之中掏出來了一顆雞蛋。

  周曉坤是醉駕后逃逸最后被抓到的,判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反正在這個監獄呆著也已經有段日子。但坐在他旁邊的這個老人已經是在他來到之前,就已經呆著了。

  聽說是殺人罪。

  周曉坤沒有細問殺了的是什么人。這個地方,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過去,除非對方愿意傾述,不然打聽并不是什么友好的行為。

  所遇除了這老人犯了殺人罪之外,周曉坤只是知道這老哥叫做馮桂春,北方人,老伴難產死了,然后還有一個女兒。

  但是老人的女兒從來都不來看他——至少,周曉坤在這里的一年多里面,每次到了開放日,都沒有人來探過他。

  “小周啊。”老人……馮桂春看了一眼周曉坤手上拿著的紅雞蛋,勉強地笑了笑,“哎呀,有心了。”

  “什么話,我初來報到的時候,不是老哥你照顧我的話,肯定得吃不少苦頭。”周曉坤笑了笑。

  “我呀,是有目的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馮桂春嘆了口氣,然后看著周曉坤,遲疑了一下:“你……見過你弟弟啦?”

  “嗯,剛見完,他回去了。”周曉坤點了點頭,然后嘆了口氣道:“老哥,對不起了,我弟說他沒有找到你女兒。”

  馮桂春搖搖頭到,拍了拍周曉坤的大腿,吁了口氣道:“沒關系,我早料到了。哎呀,好多年啦,監獄的人來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批有一批。不僅僅是你,我拜托過了好多人……習慣了,習慣了。”

  見老人苦笑的模樣,周曉坤連忙道:“老哥,先別急,不過我弟說打聽到了你女兒的消息,他只是沒有找到她。”

  “真的?”馮桂春目光一亮,不知道多少年,這雙老態龍鐘的眼睛居然如此的明亮。

  周曉坤點點頭道:“嗯,我弟是偶然間打聽到的,說是自從你出事了之后,你女兒就讓福利機構暫時收留了。”

  “這我知道。”馮桂春點點頭道:“那家機構一開始還會來見見我,然后說說我女兒的近況。后來,有一戶人家收養了她……八年前吧,聽說他們一家出國了,后來就沒有了音訊。”

  “聽說是回來了。”周曉坤拍了拍馮桂春的肩膀:“我弟打聽到,你女兒這次回來是因為要結婚了。”

  “真的!”馮桂春猛一下地抓住了周曉坤的手掌,“真的?你沒有騙我?”

  他分明看到了老人一下子泛著了光,也從來沒有見過這位老哥顯得這樣的激動。

  大概,對于一個父親來說,沒有比聽到自己女兒快要出嫁的消息來得激動的吧?

  “應該是真的。”周曉坤也反過來拍了拍馮桂春的手背,笑著道:“恭喜你了,老哥!”

  “恭喜……恭喜……”卻見馮桂春一下子落寞下來,點著頭,也低著頭。

  “老哥?”周曉坤一愣,有些遲疑道:“你……不開心嗎?”

  “開心。”馮桂春給了一個難看的笑容,嘆了口氣,搓著了自己大腿的兩側,“怎么會不開心呢……謝謝你了,小周。這里風大,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老……”周曉坤看著馮桂春一個人的背影,一時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么。

  女兒出嫁,是大事,是喜慶事,可這位老哥……他看不見。

  即使知道了,又能怎樣?

  他女兒,也似乎從未想過來要見見他。

  紅雞蛋還留在了周曉坤的手中,他感覺到送給這位老哥的這份生日禮物,恐怕只能讓他更加傷心吧。

  周曉坤也嘆了口,這紅雞蛋送不出去,他也不打算自己就這樣吃了。搖搖頭,他把紅雞蛋就這樣放在了凳子上,自己也走了回去。

  不久之后,凳子上的紅雞蛋卻被人給拎了起來……俱樂部的老板把它給拎了起來。

  然后他坐在了這張凳子上,看著雨天之中的這個監獄里面的操場。下雨天讓操場上的水跡漾開了無數個小圈。

  圍墻外邊的景色和圍墻里面的景色,也就因此而不同。

  “主人?你覺得怎樣?”

  眼看著洛邱就這樣做著好一會兒沒有出聲,俱樂部的女仆小姐能夠沉得住氣,但是太陰子不能啊,于是他只能夠硬著頭發問了。

  “什么怎么樣?”洛邱看著太陰子問道。

  “就是……這次的金主。”太陰子恭恭敬敬地道:“我說的是馮桂春……您看,他是多么希望能夠見一見他的女兒!我想,為了這個,他一定愿意付出他的全部!尤其是剛才,聽到獄友的消息之后,他的這種想法一定更加強烈了!”

  見俱樂部的老板只是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太陰子連忙有道:“再說,只要讓馮桂春的女兒來見見她,那還不容易嗎?老道我只要附體,一下子就能讓她來到這里了,打個計程車什么的,方便!老板,這買賣利潤,豐厚!”

  見自己的頂頭上司還是沒有說話,太陰子有些急了,眼珠子一轉道:“主人,您看,馮桂春一定是愿意用自己的所有來交換這樣一個機會的。而當他終于見到自己女兒之后,一定是那個感動啊!痛哭流涕什么的,此身無憾什么的,這質量一定會變得更高啊!”

  看著洛老板還是沒有說話,太陰子不由得有些慌了。

  難道他說錯了什么地方?不對啊……按照他這些時間以來的觀察,俱樂部的老板興趣應該就是這個沒錯啊?

  再說,偶爾他偷聽主人和女仆小姐的談話,也能夠聽到關于靈魂質量的話題。

  所以,沒錯啊?

  可是老板的沉默,還是讓他慌了起來。

  “主人?”

  洛邱把紅雞蛋放回到了原來的地方,站起身來道:“太陰子,這次倒是找到了一個不錯的金主。”

  “那是托主人的鴻福。”

  洛邱輕笑了一聲,這就從太陰子的面前消失不見了……不見了……了。

  留下太陰子愣在了當場,眼光光地看著顯然也是打算追隨主人回去的女仆小姐,只能連忙開口道:“優夜小姐,這……這主人的意思是?貧道愚笨,猜不透啊?”

  “沒聽到主人說,這金主不錯嗎?”女仆小姐淡然道:“還不懂嗎?”

  “哦……知道了,知道了!”太陰子猛打了個激靈,“貧道馬上就去干活,一定好好干!絕對不會讓黨和……呸,絕對不讓主人和優夜小姐失望!”

  女仆小姐也消失在雨中。

  這里是和局子合作的醫療機構,一般犯人或者是拘留的嫌疑人如果出現了什么身體上的病況,都會特別送來這里就診。

  窗口是特制的,防止犯人逃離。

  年輕的小警員和科室的另外一名女警把趙茹送到了這里來。看著病床上還沒有醒來的趙茹,年輕的小警員頓時問著醫生道:“醫生,犯人的情況怎樣?”

  “嗯,昏倒的情況很多種,我安排了給她抽血檢驗看看。”醫生收回了自己的聽診器,“不過這位小姐的生理情況正常,應該不久就能夠醒來了。”

  “哦,那就好。”年輕的小警員點了點頭,然后看著同來的女警道:“我和醫生去簽一下手續,你留在這里好好看著她吧。”

  說著,他還是把趙茹的手臂一頭銬在了病床的護欄上,正色道:“以防萬一,小心點。”

  “我知道啦。”小女警點點頭:“林峰,這就交給我吧。”

  年輕的小警員……林峰這才和醫生走出了這家病房。

  小女警這時候仔細地看了看病房的所有窗口,也看了看這里內置的洗手間,最后鎖上了病房的門之后,才拿了一份報紙坐了下來。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看著看著,小女警就感覺到眼皮像是一下子重了起來。

  她就這樣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腦袋一下子磕了下來,便睡著了過去。

  與此同時,病房門上的鎖忽然咔嚓了一聲,緩緩地轉動著,最后有誰把門給推了開口。

  皮鞋和地板碰撞發出了咯咯的聲音,男人就這樣走了進來。他甚至拉了一張椅子,坐在了病床的前面。

  才坐下,男人就把臉上的眼鏡給脫了下來,用手絹仔細地擦拭著。

  重新把眼鏡給帶上之后,男人才打量著病床上的趙茹,好一會兒,他才伸出手來,輕輕地拎起了趙茹脖子上的項鏈。

  黑水的水晶吊墜此時就在這男人的掌心之中,似乎亮了一下。

  只聽到他輕聲道:“真是丑陋的東西……但還不夠。”

  于是男人低著頭,靠近到了趙茹的耳邊,細聲地說著什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