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三章 王悅川的提審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把雨傘收起,飛快地甩了甩,馬厚德便走入了局子里面。

  才走過報案室的時候,就聽見了里面的吵鬧聲音,不由得楞了一下。馬sir看到了還算是認識的人。

  顧峰,沈美緩的丈夫……或許是前夫吧?上次聽那女人說會和這個男人離婚的,不知道后續如何。

  但報案室里面卻還有另外一個女人,三十歲上下,臉上有一些瘀傷,像是被動打過。

  正在做著筆錄的一個警員看到了馬厚德,便走了出來,打著招呼道:“馬sir,有什么事情嗎?今天好像有點遲回來啊?”

  “哦,下大雨了,路上堵車。也不知道市政那群家伙干什么去了,到處都是堵水!”馬厚德抱怨了一下,才問道:“里面怎么回事?”

  “哦,沒什么,就是普通的打人案。”這警員聳聳肩道:“里面的那個男人好像被綠了,幫別人養了好幾年的兒子,這會兒發現了,所以一怒之下就暴力打人。馬sir,你認識?要不,我……”

  “不認識。”

  馬厚德一抬頭,手指插入了鑰匙圈里面,就這樣轉鑰匙離開,簡稱:拍拍屁股就走人。

  馬sir就不知道為啥,總之就是,他娘的……好爽!

  但他的好心情還沒有持續多久,就晴轉陰。馬sir才剛剛走進自己科室的時候,就看見了王悅川坐在了自己的辦公室之中,像是等了有一會兒的模樣。

  他分明就看見了這個省局來人,這會兒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

  此時,一名科室的文職女警捧著一個托盤走過,馬厚德忽然道:“等會,你去哪?”

  女警員一愣,下意識道:“馬警官,我給這位王同志倒杯咖啡。”

  “哦……放糖了嗎?”馬厚德點了點頭道。

  “放了一顆。”女警員愕然道,她不知道馬警官這會兒問這問題做啥。

  只聽到馬厚德這會兒淡然道:“這位王同志喜歡吃甜,一顆不夠,放四……六顆吧!”

  女警員頓時就可憐兮兮道:“馬警官,我給您放六顆沒問題,可是您能不能親手拿進去?您要整這位王同志,也不能讓我背黑鍋啊?”

  馬厚德張開了口,很是受到傷害,有種被背叛了的感覺啊,頓時就冷哼一聲,把杯子拎了起來,自己喝了,“行了,喝什么咖啡啊?給他一杯清水就好了!這杯,我的!”

  “好……好吧。”

  “等會,要涼白開!”

  當馬sir拎著紙杯一邊喝著咖啡一邊走入辦公室,坐下來的時候,才和王悅川的目光對視起來。

  “咦,王同志,怎么坐了這么久,都沒有人給你倒杯水嗎?”馬sir潤了潤喉嚨,笑著道:“一定是外邊的人太忙了,都忘記了招呼你!沒關系,回頭我一定好好地訓一訓他們!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馬警官,麻煩你安排一下,我要見一見這個趙茹。”王悅川直接說明了來源。

  馬厚德一愣,想了會兒,皺著眉頭道:“王同志,根據在第一位死者家中找到的信件,和趙茹的筆跡對比之后,初步證據已經確鑿。雖然她依然不肯說話,不過我相信,她始終會逃不過自己良心那關的,而我們審問的同志也很快就會有成果的,就不用勞煩王同志你了吧?”

  “我只是有點事情想要問一問。”王悅川淡然道:“馬警官,請你安排。”

  馬厚德靠近了一些,眉頭一動道:“是關于補習班背后的事情嗎?”

  “馬警官,省局辦事,暫時無可奉告。”王悅川幾乎以一樣的口吻,第三次要求道:“麻煩你安排。”

  看著王悅川走進去了提審室,并且關了門,馬厚德才背地里豎起來了左手上第三根的手指。

  雖然馬sir身邊的年輕小警官知道,這套動作多數是因為馬sir被他的嫂子送得多了,所以才學來的,但他并沒有點破,而是一身不吭地走到另外一個房間。

  按規矩來說,有人在審犯,也需要有人在另外的房間看著。

  “等會,不用過去看了。”馬厚德這會兒卻搖搖頭道:“這是人家的要求。”

  “啊?這不是破壞規矩嗎?”

  馬厚德不爽道:“我有什么辦法?官大一級壓死人,你沒聽說過嗎?”

  “哦,那我回去吧。”年輕的小警官點點頭,打算回去科室。

  不料卻被馬厚德給掰了回來,只聽馬sir哼哼地道:“死腦袋!不許看,你難道還不會聽嗎?耳朵貼門板上!一個字都不許給我漏掉!”

  所以……馬sir你就這樣扔下我,自己又回去玩那個怎么玩都不可能通關的掃雷了么?

  這是王悅川與趙茹的第一次見面。雖然已經早資料的照片上見過這個女人無數次,很仔細……所有的細節,他都記入了腦中。

  但真正見到的時候,王悅川終于知道為什么審問了這么長的時間,這個女人也沒有松口。

  她的眼神之中透漏出來了一種病態般的沉默和冷靜。

  甚至,王悅川還知道,只要他不開口說第一句話,眼前的這個女人就不會主動說一句話……或許,即使他開口了,她也不一定會開口回應。

  “趙茹,我看過你的檔案。”但王悅川還是選擇了主動開口。

  但眼下的趙茹并沒有反應,她就這樣靜默地坐著,頭也不抬一下。

  “我來這里,并不是為了讓你認罪的。”王悅川打開了自己的西裝,從內袋之中掏出來了幾張照片,“回答我,你有沒有見過這幾個人?”

  一共四張的照片,三男一女,其中一個男人帶著了一副眼鏡,眼角位置還有一個明顯的痣。另外的兩男一女臉相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別之處。

  趙茹只是隨意地看了一眼,視線便已經轉開,看著提審室內裝著的那塊巨大的玻璃……她并沒有說是看著玻璃另外一邊的人,而僅僅只是看著玻璃上自己的模樣。

  她甚至伸出手來,一邊撩著自己的頭發,像是在照著鏡子,梳理自己。她甚至在擺弄脖子上的那根項鏈。

  但她依然沒有回答。

  王悅川瞇著眼睛看了一眼。

  忽然,他拎起了其中一張照片,上面是一個男人,“這個人,一年前,在省府一連殺了六個人。”

  他有撿起了另外一張女人的照片,“這個女的是一個舞小姐,但是八個月前,犯下了三起的命案。”

  他接著又抓起來了另一個男人的照片,“這個,無業,但是六個月之前,虐殺了四個流浪漢。”

  趙茹這才淡然地看了王悅川一眼,依然沒有說話,只是站了起來,朝著那提審室的玻璃走進過去,更加仔細地整理著自己的儀容。

  “趙茹小姐,請你合作。”王悅川也站了起來,甚至靠近到趙茹的身后——他的身影,也就出現在鏡子里面趙茹的模樣的背后。

  “我不知道你拿這些我不認識的人來問我,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聽趙茹不咸不淡道:“我有必要回答嗎?”

  “是嗎?不認識嗎?”王悅川點了點頭,卻忽然更加靠近了一些,他的身體幾乎要貼到了趙茹的背后。

  他的雙手忽然按在了趙茹的肩膀上,沒有用力,很輕。

  “怎么?現在的警員已經不流行逼供,而是騷擾了嗎?”

  “不……我怎么會?我只是……”王悅川忽然冷笑了一聲:“打算從你這里取一些東西。”

  說罷,只見王悅川猛一下地用力,從趙茹的身上把那根項鏈給扯了下來,然后飛快地后退到了桌子的旁邊,提起了手上的項鏈,:“這個。”

  “還給我!”

  一直顯得從容的趙茹,此時有了所有審問過她的警員都沒有過的激動反應,猛地一下就朝著王悅川撲著過來。

  只是她的雙手被銬主,行動并不方便。王悅川只是輕松地移動了兩步,便已經躲過。

  他此時淡然道:“你真的和這幾個人沒關系嗎?那么為什么你會變得這樣的激動?為什么你身上會有和他們一樣的這種項鏈?還有,為什么……”

  看著趙茹那一瞬間變得猙獰的目光,王悅川沉聲道:“為什么你們都這樣緊張這種項鏈?”

  “還給我!!!”

  只見趙茹發瘋似地再次撲來!

  王悅川只能把人按在了墻上,沉聲道:“說!這種項鏈到底代表了什么!你是不是從那個戴眼鏡的男人手上得到的?他到底是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還給我!還給我!!”臉被按在墻壁上的趙茹瘋狂地掙扎著。

  “發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此時,門外聽到了動靜的年輕小警官連忙沖了進來,一看這里的情況,頓時張著口說不出話來。

  王悅川一皺眉頭,確實在這空檔被趙茹掙扎了開來。

  可即便是掙扎開來,她也沒有想要沖出這個房間,而是一下子撲到了王悅川的身上。王悅川本能地還擊著,卻是把人一推。

  趙茹撞向了墻壁,腦袋磕在了墻壁上,一下子便昏了過去。

  “王同志,你這是……毆打犯人?”年輕的小警官皺了皺眉頭。

  王悅川只是冷冷地看了這年輕的小警官一眼。

  年輕的小警官只是感覺到這個家伙眼里面的煞氣很重……甚至比起監獄中的一些重刑犯的煞氣還要重,心臟頓時不爭氣地跳了一下。

  只見王悅川深呼吸了一口氣,整理著自己的衣服后便走到了這年輕的小警官面前,“這個,她醒來之后看見,就不會發瘋了。你把犯人送去治療吧。但是記住,她醒了之后馬上聯系我。”

  王悅川直接離開了這里。

  “我靠……真以為自己是辣手神探啊?”

  年輕的小警官……也豎起來了任大副主編流真傳的第三根手指。(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