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章 墳頭雜草高三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如果不是近年來‘臉盲癥’這種發病率急速上升的網紅臉,但卻依然還在大眾審美觀的范疇內完全稱得上好看二字,并且擁有相當傲人身材的話,想來被悄悄地注射著的機率會很高。

  尤其是在人多的地方。

  比如說……機場。

  帶著了一副墨鏡,頻頻地翻起手來看著手腕上手表指針的這位,也同時頻頻地看著降落機的出口位置。

  忽然,這位突然邁開了雙腿,超駐出口快步走了過去。

  應該是終于等到了想要等的人了吧?不知道到底是那個男人這樣的幸運,能夠讓她在這里這樣苦苦得等候?

  是那個只是簡單地拎著一個手提行李袋子的成功男士嗎?還是那個才剛剛出來,就電話掛在了耳邊說個不停的大腹便便?又或者是,正帶著牽著孩子的緩緩走出的父親呢?

  “都不是啊……”

  原來是一個略微顯得單薄,只是簡單地背了一個雙肩包的男人……或許,是大男孩才對。

  她忽然張開了雙手,看來是想要把男孩好好地擁抱一下——不管這二人的關系如何,這都是讓人很羨慕的事情,不是嗎?

  不料當她快要把人抱著的瞬間,這位大男孩卻忽然后退了一步,讓她直接撲了一個空。

  于是她就愣在了原地,雙手開僵持在空氣之中。

  這就tm的尷尬了啊!

  暴殄天物啊!!混蛋!!!部分男士心中正在惋惜著。

  “不是說了,不用接我嗎。”洛邱打量著任紫玲。

  他可是打算一下飛機之后,就直接返回俱樂部。只是下機之前洛老板的眼眉忽然跳了一下,就感覺會有些糟糕的事情在等著自己。

  果不其然。

  任大副主編頓時可憐兮兮地道:“我冒著被老總炒魷魚的風險偷偷跑了出來,來到這里……”

  洛老板淡然道:“那這幾年你沒有被炒魷魚還真是奇跡。”

  任紫玲就當作是沒有聽見一樣,更為可憐道:“你知道我吃了多少張罰單嗎?”

  洛老板嘆了口氣道:“馬叔叔辛苦了。”

  任紫玲幾乎哽咽著道:“你知道,我連午飯都沒有吃上嗎?”

  洛邱指了指自己的唇邊,淡然道:“說這話之前,擦擦嘴,我不記得你有這樣油膩的唇彩。”

  任大副主編于是把右手順位的第三根手指送了出來,“靠!還要不要過日子的啦!!!”

  “辛苦你了。”洛老板最后微微一笑,輕聲道。

  任大副主編的怨氣就像是一下子被消除干凈,茶色眼鏡下的目光微微地瞇著,“你剛說什么啦?我聽不見。”

  “我沒說什么,走吧。既然來了。”洛邱搖搖頭,從任紫玲身邊走過。

  還沒有享受夠這種暖暖的親人之間的問候的任大副主編頓時就不干了,搓了搓手掌……好想捏這家伙的耳朵啊!

  “對了,優夜呢?為什么看不見她?”

  耳朵最終沒有捏上,她快步地走到了洛邱的身邊,微微抬起頭來問道。

  “她有點事,先我一班次。”

  “這樣啊……”任紫玲抱怨道:“你之前也不早跟我說,我還訂了位置,打算好好給你們接風的!在國外,一定吃不習慣的……喂喂,等等我啊!臭小子,等我一下嘛!喂喂……對了,你是不是長高了點?喂……靠。”

  任大副主編的愛車上,任紫玲搓了搓手掌,正打算把手方在方向盤上。她舔了舔嘴唇,下一刻正打算踩下油門。

  當然,是大力地踩下去。

  “你有開車帶墨鏡的習慣嗎?”不料副駕上的洛邱冷不丁地問了一句,“今天是陰天。”

  任紫玲忽然一笑,轉過頭來,眨著眼睛,擺著了v字手,賣著讓人雞皮疙瘩豎起的萌兒,柔聲道:“不覺得我現在真是太美麗了嗎?”

  洛邱搖了搖頭,伸手之間,輕松地就把墨鏡從任紫玲的臉上摘了下來。任紫玲的笑容頓時僵停了下來。

  她低著頭,一副敗犬的模樣,“報告老板,我錯了……我不應該連續三天熬夜。”

  “開車吧。”洛邱吁了口氣,給任紫玲把墨鏡掛了上去。

  “你不生氣啦?”任紫玲愕然道。

  “你剛不是說肚子餓嗎?”洛邱搖搖頭道:“我也想要吃點東西。既然訂了地方,不要浪費了。”

  “哦耶!”

  紅色的mini—clubman一下子駛入了機場公路。

  到底是從什么時候開始……開始像是監護人和被監護人之間的角色互換了過來呢?看著倒退了的風景,洛邱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任紫玲見洛邱不說話,習慣性地扭開了車載音響的電臺。

  “……本臺最新報道,一名年輕的男子與今日凌成三點三十分左右墮樓身亡,懷疑是自殺。該死者……”

  任紫玲下意識地把聲音扭大了一些。

  “該死者據稱是市一高的學生。目前排除是他殺的可能,據了解,死者有可能是因為學習壓力太重而導致的情緒不穩定……”

  聽到這里,任紫玲忽然嘀咕道:“又是自殺?最近怎么這么多人自殺?”

  “最近?”洛邱看了過來。

  任紫玲點點頭道:“對啊,第四起了吧?都是學生呢……現在的學習壓力有這么大嗎?總感覺怪怪的……”

  “看路……”

  “啊?哇!我靠!!會不會開車啊!老司機!!”

  俱樂部的大廳之中,生產年代已經不詳的老舊唱機,正在播放著名為eandget誘rlove》的歌。

  伴隨著節奏,大堂吧臺的前方,正拿著一杯龍舌蘭,依然還是穿著緊身褲,但已經不是爆炸頭的太陰子,正在緩緩地方慢搖著,十分的享受。

  對了,太陰子還會跟著唱上兩句,盡管音調乖乖。

  不像是那些徹底屬于俱樂部的黑魂使者,作為一個只是簽訂了五百年任期的老鬼,太陰子覺得自己最多就是外派而已……好像不用這樣賣力也沒有關系。

  再說,靠業績登頂,把俱樂部的女仆踩下成功上位……早就放棄了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了啊。

  現在多好?

  老板不在這里,心如黑墨的女仆也不在這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簡直不要太酸爽了——老板不在的日子。

  慢搖著的同時,太陰子緩緩地移動著自己的身體,來到了秦初雨的面前——這個女人早一陣子消失不見,過了段時間又摸了回來。只可惜那會兒老板已經去了旅游。

  不過作為擁有在俱樂部暫時居住權的人,就算心中千百般的不愿意,太陰子也不能對秦初雨……魚三娘做些什么。

  況且……根本打不過。

  但是,五百年的禁錮怎可能就這樣隨風而去?打不過你,老道我難道還惡心不死你?就知道了不喜歡這樣朝鬧的環境。

  想要借助俱樂部這里的神秘力量來錘煉自己的心性?一眼就看穿了秦初雨念頭的太陰子,哪里會這樣輕易地讓她安心打坐?

  太陰子繞著秦初雨,嗓子越發的奔放起來——他知道秦初雨拿他沒有辦法,所以愈發的得意起來。

  正閉目養神的秦初雨此時忽然睜開了眼睛,不咸不淡道:“無所事事,不務正業,你就不怕你的老板回來,怪罪你嗎?”

  “嘿賤婢,五百年了,難道你沒有聽過山高皇帝遠這句老話嗎?”太陰子不屑地道:“我告訴你!現在主人不在這里,其他的黑魂使者也不在這里!這里就是我最大,知道了沒有!”

  “就憑你?”秦初雨淡然地看了一眼。

  五百年前,太陰子就受不了這個賤婢的這種輕蔑的眼神。五百年前已經受不了,更不要說如今。

  太陰子冷笑了一聲道:“任憑老道為何不可?老道我是主人親自轉化的使者,是這里名正言順的人!而你,頂多不過是一個死皮賴臉留在這里的租客而已……不對,你連租客都算不上!”

  秦初雨一聲不吭,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太陰子根本有心打亂秦初雨的心境,此時靠近過來,低著頭,陰仄仄地笑道:“你雖然能留在這里,但也不只是一個下人而已!下人你知道是什么嗎?那是伺候人的東西!賤婢,既然穿得上這一套幺蛾子的女仆服,還不乖乖的伺候大爺我!給我去打洗腳水去!!”

  “哦……是嗎?”

  “嗯!沒錯。”太陰子點了點頭,美滋滋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龍舌蘭……可是他還沒能吞下去,就感覺有些不妥。

  剛剛回應他的,似乎不是秦初雨這個賤婢的聲音?但明明也是女人的聲音啊……這里除了這個賤婢之外,那里還有女人的聲音啊。

  “而且,聲音好熟……優、優夜小姐!”疑惑地轉過身來的太陰子猛然間僵直了。

  他手上的杯子一下子沒能拿穩,直接從他的手掌上掉了下來。但杯子最終卻在落地的瞬間,緩緩地飛入了女仆小姐的手掌之中。

  只見優夜微微一笑,緩步地走到了太陰子的面前,柔聲道:“拿穩了,下次不要大意。哦,快喝光了,我再給你添一些吧?太陰子……大人。”

  溫柔的語氣讓太陰子宛如吃了一塊千年的寒冰一樣,寒氣打從腳板底直冒腦門,“不、不用客氣……”

  女仆小姐微微一笑道:“沒事。你說的嘛,像我這種穿著什么幺蛾子女仆服的人,是下人嘛。我雖然不是長在東方,不過‘下人’還是聽得懂,知道是做什么的。‘下人’,當然是應該伺候人的,不對嗎?我給您去捧洗腳水,好嗎?”

  五百年的老鬼頓時雙腿一軟,跪在了地上,相當接地氣地求饒道:“優夜小姐,求、求放過……”

  這下作大發啦!!!

  太陰子仿佛看見了自己的墳頭雜草高三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