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為了新世界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修道院懸崖下方的樹海中,搖曳的樹影藏著什么正在窺視著它的東西。

  “還真是平靜,佩喬爾斯修道院。”

  放下了手上的望遠鏡,拉米婭絲從樹干上跳下。下落的時候,黑色的修女長袍下擺開口的地方自認隨風揚起。

  這雙擁有強大勁力卻并不顯得粗壯的雙腿在空氣之中舒展著,但是樹下的人并沒有選zé注視。

  首先,可沒有人敢去挑釁這位修女小姐。其次,他們并不在意這種事情。

  拉米婭絲雙腿落地的瞬間略微地彎曲著,以此緩沖下落的沖擊。屬于黑色修會的修女小姐這時候朝著駐扎在這里的帳篷走去。

  有一段時間了,來到這個地方。自然觀察著這個修道院,也已經有了這么長的時間。

  “磁場還是沒有變化嗎?”

  最近這些天,幾乎每一天,拉米婭絲都會問帳篷里面的人相同的問題——離開了羅馬尼亞之后,就委派到這里的修女小姐顯然并不耐煩。

  和在羅馬尼亞的時候不同,任務的過程中,還順便解決了一些私人的問題——盡管,拉米婭絲總感覺過程中有著什么不妥的地方——比如,她的配槍不知道就怎樣遺失了的事情。

  不過結果看來,修會的任務完成了,至于喬納森也得到了他該有的報應,她就感覺很好了啊。

  但這里確實是無聊了一些——只不過是要在這個修道院里面找一些東西出來,本來已經計劃好了行動的時間,卻因為一些特然來到的事情,而不得不臨時擱置行動的時間。

  負責監視修道院圣光變化的機器,突然探測到了一股強大的圣光磁場出現在修道院之中——那股磁場的能量系數有些大,遠遠超出了修會這次出征的配置。

  “天使降臨。”

  修女小姐在修會訓liàn的期間,曾經不止一次被教導過,當圣光磁場的數值達到這種程度的話,出現天師降落的可能性十分之高。

  帳篷內的工作人員脫下了帶著的耳機,轉過頭來,一臉無奈道:“還是和昨天一樣,沒有動jìng,也沒有移洞。但是多的它的存在,通過計算,最里面的禮堂外邊的結界強度恐怕強化了不止兩倍……拉米婭絲小姐,我們真的不考lǜ向總部申請支援嗎?”

  修女小姐淡然道:“如果你覺得總部能夠抽出更多人手的話,我不介yì你現在就申請。我甚至很樂yì你去申請。”

  “我也只是……問問。”

  他知道最近修會的人手問題確實有些吃緊。

  最近還聽說,總部一直專門負責挖掘遺跡的隊伍折損在了烏蘭巴托的大草原上,后來又補派了一些人手,但最近并沒有聽到什么風聲,也不知道后來的人馬怎么樣。

  當然,作為基層人員來說,這些不過是他和同伴在短暫的休息時間的一些談資……上層的事情,還是上層自己去考lǜ比較合適。

  “等下,拉米婭絲小姐!這股磁場的數值開始衰退了!”

  正當拉米婭絲見沒有收獲打算離開的時候,工作人員忽然驚喜地說道。拉米婭絲轉過身體來,瞇著眼盯著屏幕上的數值變化。

  她總感覺藏于她修女袍裙擺之下的大槍,開始變得饑渴起來了。

  “當止住怒氣,離棄忿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

  簡陋的石室之中,唯一扇小小的窗能夠帶來光。阿納托利站于這道小小的光前,一如既往地做著祈禱。

  他覺得這是他的本能——從他有意識以來,他的每一日都在祈禱之中度過。

  所以,即便體內的圣力已經被封禁了,再怎樣的祈禱都不會引起圣力的共鳴,他依然沒有舍棄自己的這種習慣。

  石室的鐵門忽然被敲響,一名老修士,也就是他的教父:莫吉。

  莫吉站與鐵門前,發出了微不可察的嘆息聲,卻聽見石室內的阿納托利輕聲說道:“我的父親,為何嘆息。”

  莫吉搖頭道:“我的孩子,請原諒我,我已經盡力了。但是,你始zhōng無法從這里獲得釋放。”

  阿納托利卻相當平靜地道:“父親,你為我做的已經足夠多了。薩利文先生最后只是封禁了我的圣力,而不是廢除掉它們,只是把我囚禁在這里,而不是把我驅逐,難道還不足夠嗎?主說,要懂得感恩。因為你把我撿回來,才讓我擁有了這二十年來的生命。”

  莫吉皺著眉頭道:“你是我看著長大的,沒有人別我更加了解你。你怎么可能是異端呢?告訴我,阿納托利,我的孩子,你真的想不起來,自己碰到什么了嗎?”

  阿納托利搖了搖頭。

  莫吉只能夠無奈地點點頭:“那位大人昨天已經回去了。我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會再次降臨,所以恐怕在他下次降臨之前,你還是要留在這里。”

  阿納托利淡然道:“這里有水,也有食物,已經足夠。修道院里面真正苦修的修士,可比我還要刻苦得多。”

  莫吉本欲說些什么,可就在這時候,一道巨大的響聲,忽然之間在外邊響起,與此同時,地面也發生了輕微的搖動。

  談話中的兩人,都下意識地皺起了眉頭。

  莫吉飛快地離開了這個禁閉區,朝外邊走去。阿納托利此時難以保持平靜,一種心緒不寧,讓他茫然地看著窗外。

  只聽見那些巨響并沒有停歇,反而變得越發的密集起來……這是爆zhà的聲音。

  隱約地,阿納托利甚至聽到了孱弱的慘叫聲。

  不久之后,莫吉沖忙地趕回,出現在石室的門前,他的額頭受了傷,鮮血幾乎染紅了他的半邊臉。

  “父親!”阿納托利此時終于無法保持著冷靜。

  只聽見莫吉沖忙地說道:“我們受到襲擊了……他們,他們想要搶禮堂里面的東西!阿納托利,你趕快離開這里。”

  “不,父親!我怎么可以舍棄你!父親,你!!”

  咔嚓。

  當門打開的瞬間,莫吉卻已經倒在了地上。他的手上還握著開門的鑰匙,可是他的胸膛卻已經讓血染紅。

  “原諒我,我無法打開薩利文大人對你的禁錮。”莫吉虛弱地說道:“可即使是圣光,也無法對他們生效……他們的子彈仿佛帶有了詛咒,輕松就撕裂了我們的護罩……”

  “父親,你先別說話!我給你止血!”

  “不……不用了。你……你到我耳邊,我有話和你說……”

  阿納托利不得不低下頭來。

  卻見莫吉從懷中掏出了什么,塞入了他的手掌之中。

  “請……請一定要保持你心中的信仰,不管……不管何時何地……但……”莫吉的聲音越發的虛弱起來,“但……要是有一天,你真的迷茫了……心中有了懷疑……就去,就去找……找……”

  “父親!!!”

  莫吉的話最終沒能說完,便閉上了眼睛。

  阿納托利怔怔地看著這位教父生命的最后所交給自己的東西:一張黑色的卡牌。

  金色的圣光所演化的光盾,被子彈輕松地擊穿。

  拉米婭絲手持雙槍,輕松地走在了修道院的第十三號禮堂之中。修女小姐看著最后只剩下的這位修道院的院長。

  他的身邊,幾名苦修士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

  “沒有了圣光,你們還真是連一個退休了的老兵都不如啊。”拉米婭絲輕笑了一聲。

  “詛咒武qì……黑色修會已經開發居然開發出來了這種墮落的東西!”修道院的院長顯得十分的平靜。

  生命仿佛隨時會走向終點,他顯然并不畏懼。

  拉米婭絲轉動著手上的銀色槍,笑了笑道:“穿刺公的血加上一些其它的素材,雖然我本人并不太喜歡,不過效果很明顯,不是嗎。”

  “你們的目的是什么。”

  “院長閣下,你腳下藏著的是什么東西?”

  “果然……”院長的臉色劇變,“你們竟然連它也要染指嗎?”

  “為了新世界。”

  拉米婭絲淡然說了一句,而帶著詛咒的子彈,此時也從銀色的手槍的槍膛射出,輕松地擊穿了院長的額頭。

  靜待了片刻,確信這個老人已經沒有再站起來的可能之后,拉米婭絲才取出了對講機道:“讓神甫隊進來吧,開始侵蝕這里的結界,把里面的圣遺物取出來。另外開始清洗這里的所有人,讓我們準備好的人入駐這里吧……從現在開始,佩喬爾斯就是我們的產物了。”

  “拉米婭絲小姐,我們抓到了一個家伙。他好像是被禁錮在地牢中的,可能是趁混亂跑出來的。”

  “身上有圣力嗎?”拉米婭絲淡然問道。

  “沒有探測到圣力活動的跡象。”

  “嗯……”拉米婭絲想了會兒道:“會被禁錮起來的,不是罪人就是異端。既然沒有圣力……先抓起來吧,說不定以后有用。”

  “知道了!”

  拉米婭絲把對講機放下,看了一眼這個十三號禮堂。她的手指伸出,朝著這里倒下的尸體,在自己的身前劃下了一個十字架。

  拉米婭絲輕笑著轉身,收槍入袋,“為了新世界?誰會為了這種無聊的理由?”

  墻壁上的鮮血被清洗,尸體被帶到了一處焚化,修道院的大門從新打開,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唯有拉米婭絲騎上了直升機,離開了這個林海中的地方。(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