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六章 怪物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艾麗被兩名警官扣住了手臂,并且嘴巴已經被布條塞著,一名警察正緊緊地抓住她背后的手臂,防止她逃跑。

  能夠看見艾麗眼睛之中充滿了驚恐和不安,以及淚水。

  另一位警察此時回頭看著別墅的門外,大聲地說了一句:“病人抓到了,太太,先生,你們可以進來,找你們的女兒了。”

  說著,一道人影就飛快地沖進了屋子之中。

  那是瑪姬太太。

  只見瑪姬太太一瘸一瘸地飛快在屋內搜尋著,當她看到了自己的女孩此時正睡在沙發上的時候,才大為松了口氣,連忙地走到了女兒的身邊,把人僅僅地抱入了懷中。

  “媽媽……”小莉娜揉了揉眼睛醒了過來,看見是自己的母親,于是便高興地叫了一聲,同時,小女孩也聽到了另外一邊的聲音。

  她父親的聲音,“爸爸!”

  “莉娜!”

  又一道人影從屋外走了進來,這是洛邱在列車上看見的小女孩的父親——男人的臉上有著許許多多的傷痕,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劃破了皮膚一樣。他的額頭出,還纏著了紗布,但也有血跡滲出。

  男人身上很臟,像是曾經在地上打滾過一樣。

  他飛快地來到了母女二人的面前,雙手同時摟住了兩人,高興地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多害怕你們都碰到了危險!太好了!”

  瑪姬太太的先生甚至眼眶也有些濕潤起來。

  “別動!”那正在抓住艾麗的警察此時大喝了一聲,“你難道還要給人添更多的麻煩嗎?”

  艾麗卻更為激動地掙扎著,只是被塞住了嘴巴的她,此時只能夠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有人能給我說明一下嗎?”洛邱輕聲問了一句。

  另外一名警察走了上來,看了一眼,“你是這房子的主人?”

  洛邱隨意地點點頭。

  那警察指著被扣住的艾麗道:“這個女人,一年之前突然發瘋,用刀具刺傷了幾個同學,被抓了。后來被診斷出患有嚴重的心理障礙和暴力傾向。她已經好幾次從病院逃出來了,這次也是一樣。”

  洛邱點了點頭。

  警察看了看手腕上手臂的時間,“嗯,昨天下午,這女人又成功逃出來了,并且在附近加油站打暈了一個加油的司機之后,就搶了對方的車子跑掉了。我們接待了報案之后,一路追蹤車子的衛星定位,找到這里來的。順便,也找到了這位馬克恩先生。”

  警察聳聳肩道:“不過這位馬克恩先生也怪可憐的。他方便的時候碰到了逃到這里來的這個女人,然后受到了對方的襲擊昏迷了過去。不過你知道,這個女人是有嚴重精神障礙的人,完全沒有正常的行為能力,就算是要起訴,恐怕都是不了了之。”

  “沒事……人沒事就好。”馬克恩先生此時搖搖頭,他看了艾麗一眼,嘆了口氣道:“這女孩也挺可憐的。我不追究了。”

  “噢,感謝你的大量,先生。”警官頓時笑了笑。

  不笑不行啊……這不追究,就等于減輕了他的工作分量,能不開心嘛。

  馬克恩沒說什么,只是溺愛地梳著自己女兒的頭發,生怕她被嚇到了一樣。

  瑪姬太太此時張望了一下,好奇問道:“對了,艾瑞克斯先生呢?剛剛我和他出去找我丈夫的時候,我不小心掉坑里,拐到了腳,還好碰到了追蹤到這里來的兩位警官。我們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這……這位艾麗小姐是病人的事情。”

  兩個警察怕直接闖入會讓艾麗跑掉,所以讓艾瑞克斯先回來,看看情況……但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任何的消息。

  為此,他們不得不帶著馬克恩夫婦悄悄回來。

  這兩警官伏在了別墅的窗外,悄悄地窺視了一會兒,看見艾麗正在和這屋子的年輕主人交談著,看起來相當的平靜,因此才直接拍門抓人。

  “警官,我和我的妻子這次是假期,帶著女兒回來探望祖母的。所以我不想浪費時間。”

  馬克恩吁了口氣道:“況且我也不想追究這件事情了,畢竟她只是一個病人。所以驗傷應該可以免了吧?我可以就在這里做筆錄嗎?我不想去一趟警署,因為這樣來回,恐怕浪費掉我假期的一天。”

  警察考慮了一會兒道:“行吧。不過你必須寫一份保證書,是你本人自愿的。我們也不想先生你過后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追究我們的不負責任。因為這是你自愿的,可以嗎?”

  馬克恩想了一會之后,才輕輕點點頭。

  “那現在開始做詳細的筆錄吧。”警官取出了紙筆,另外還有錄音筆,“你把事情的經過再說一次。”

  馬克恩緩緩地道:“那會兒快日落了,我在公路旁的林中剛打算……哦,突然看見了有一道影子閃過,當時還嚇了一跳,以為是碰到了什么東西。不過看清楚之后發現是個女人。當時我感覺很古怪,因為她就一個人走著,像有什么心事一樣……總之就是那種給人很糟糕的狀態。我嘗試著叫了兩聲,她也沒有反應,于是我就走上前去。沒想到……”

  馬克恩摸了摸額頭上的傷口:“她突然發瘋似地朝著我撲了過來,扭打之中,我被她用石塊打傷了這里,后來就不省人事了。”

  警察點了點頭,認真地記錄下來。

  “這位警官,不能把這位艾麗小姐的布條拿開嗎?我看她似乎想要說什么。”洛邱這時候看了看艾麗道。

  警官隨意地道:“不用了,萬一她咬自己的舌頭怎么辦?病院說,她有過好幾次自殺的行為了。再說,精神病患者的話根本沒有法律效力。”

  警官的說法并沒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忽然,艾麗竟是從另一個扣著她的警官的手上掙脫了開來。她的嘴巴被塞住,只能夠發出低沉但異常有力的哼聲,她的雙手被反鎖在了背后,卻瘋狂地使用自己的身體,似乎打算朝著門口撞去。

  她恐怕是想要說什么,但是沒有人知道她到底說什么,口中的布團已經隔斷了她和人之間的交流。

  只是行動并不方便的她,很快就再一次被兩名警官摁到了在地上。

  艾麗瘋狂地在地上扭動著自己的身體,她仰起了頭來,是如此的用力,牙齒用力地咬緊了口中的布團,眼珠子想要是要從眼眶之中裂出來般,瘋狂的掙扎讓她的臉頰充滿了血色。

  她只是死死地盯著了洛邱。

  眼中,是無盡的訴求。

  她就這樣一直地睜著了眼睛,她的身體被兩名警官拖動著,她依然就這樣睜著眼睛,不曾眨動……直到,她被拖出了這個別墅的門。

  “筆錄已經做完了,馬克恩先生,希望你的電話保持開機,有什么事情我們會聯系你。”一名警官回過頭來道:“我們現在要帶著個病人回去,另外還有把這輛失車交還給車主。祝你有一個美好的假期,馬克恩先生。”

  當艾麗被推上了警察的瞬間,她的腦袋一下子就撞到了車窗的玻璃上……仿佛想要從這塊玻璃之中沖破而出。

  她依然睜著自己的眼睛……直到,車子已經開遠了,再也看不見為止。

  于是女仆小姐輕輕地關了門,屋外草坪處,唯有微弱的屋內燈光映出,能夠看見一點近乎黑的深綠色。

  “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你。”

  過了好一會兒之后,瑪姬太太的先生馬克恩才說著些什么,打破了沉默。只見他笑了笑道:“原本我們應該直接越過這條公路的,沒想到會在中途停了下來。”

  瑪姬太太看了一眼丈夫身上的傷口,此時連忙道:“請問,這里有藥箱嗎?我想我丈夫需要清理一下這些傷口。另外……今晚我想我們恐怕只能夠在這里借宿了。我們到沒什么,不過……”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這么小的孩子,怕是嚇壞了。作為母親的她,需要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來好好地安慰一下自己的女兒。

  “我去找找藥箱。”優夜微微一笑走開。

  馬克恩此時發現這個小別墅的男主人似乎一直都在看著他,臉上有著有些他說不出來的東西。

  這讓他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被這種說不出怪異的目光和若有若無的笑意看著的時候,心底之中泛起了一種奇異的不安。

  “請問……我可以借用一下這里的浴室嗎?”馬克恩伸手拉了拉自己的領口:“我想我想要清洗一下。”

  洛邱微微一笑,伸出手來一指,輕聲道:“那邊……我會讓人給你準備毛巾的,先生。”

  馬克恩點了點頭。

  感覺不愿意在這個年輕的東方男人的面前多呆一會……他不知道為何,低著頭,飛快地走向了所指著的位置。

  “瑪姬,你也過來清洗一下吧,把莉娜帶過來吧。”他有回過頭來說道。

  當客廳就只剩下洛邱的時候,他再次坐了下來,拆開了艾瑞克斯所留下的那個黑色的信封。

  從里面,洛邱拎出來了一張巴掌大的,黑色的卡牌。

  黑卡的菱角在洛邱的掌心之中立著,這張卡就這樣緩緩地在他的掌心之中旋轉著……看著它,洛邱陷入了沉思之中。

  忽然,洛老板的目光凌厲了一些。

  黑卡皮面上的黑色涂層在一瞬間徹底剝落,變成了一張散發著微亮金銀之色的……金銀之卡。

  “第二張。”

  前面的警車突然之間停了下來,在后面駕著失竊車輛的警官也不得不跟著停下。

  只見前面的警官把艾麗從后座之中拉扯了出來。

  后面的也下了車,走上前來。

  這里已經是寂靜無人的地方,公路的兩端就像是被黑暗吞噬的斷崖一樣,看不見盡頭。但他們依然看了看四周的環境。

  前面的警官此時冷笑了一聲,看了看自己的同伴。同伴也點了點頭。

  二人不顧這個女孩的掙扎,把她拖入了樹林之中。他們把她的雙手鎖在了一顆樹干之上。

  其中一個開始脫掉自己的褲子,另外一個,則是開始把艾麗身上的衣服解開……可他才解到了一半卻停下了手來,“等下……”

  “干什么?我褲子都脫了,你讓我停?你想要先上嗎?”另外一位不滿地道。

  “不是……你看她的模樣是不是有點不對勁?”

  從剛才開始……正確地來說,應該是把人鎖在樹干上開始,這個女孩就沒有任何的動作。

  她只是睜大著自己的眼睛,并沒有眨眼,仿佛不會眨眼。

  “總感覺,有點不對勁……”停下手來的這個皺了皺眉頭,“這個女人的眼睛,看的我有點不舒服。”

  褲子已經脫掉的這位直接把褲子纏著了艾麗的雙眼,順手還拍了拍這女孩的臉蛋,獰笑道:“這不就好了?趕緊點完了好清理干凈她的身體,再帶回去!放心,這只是一個精神病,不管她說什么,都沒有人相信的。”

  說著,他貼上了艾麗的身上,開始吸允著她的脖子……他已經變得興奮了起來。

  他已經摸到了那個即將需要插入的地方,感覺更加的興奮。

  忽然之間,他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痛楚——從他的耳朵上傳來!

  啊——!

  他尖叫了一聲,然后持續地尖叫著。他痛苦地捂住了自己右耳——這里,整個耳廓都已經被咬掉,鮮血幾乎流滿了他半邊的臉龐。

  “啊——!!”

  女孩嘴巴里面塞著的布團不知道什么時候被吐了出來,而她的嘴巴已經被鮮血所染滿……她。

  她正在咀嚼著一只斷耳。

  鎖著她的手銬突然之間被掙斷,女孩伸手把臉上的褲管撕開,露出的眼睛是猩紅的……眼眶正在裂開。

  猩紅色的眼睛……同樣裂開的還有她的嘴巴。

  “怪……怪物!”

  他們已經被嚇壞了,一下子癱倒了在地上,驚恐地蹬著自己的雙腿,想要后退。

  但她一下子撲了過來,雙手直接插入了其中一人的胸膛之中,撕開。

  剩下的另外一名警察,實在太過驚恐了,他幾乎無法思考一切……他甚至無法注意到,在這個突然邊做了怪物的女孩的背后,有了一卷張開了的,古舊的羊皮卷。

  或許他根本不能夠看看見。

  因為這不是他能夠看到的東西。

  天空,更夜了。

  請:m.ddyueshu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