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四章 后夜談(1)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時而歡笑時而驚恐,時而目光呆滯時而眼眸轉動卻像是沒有焦距,時而2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時而希望自己會是誰。

  終于,她不動了,宛如雕鑄,站在這里。她甚至給人一種感覺:她可以一直地站著下去。

  小女孩看著,本能地感覺到了害怕。她嘗試抓著身邊這位漂亮的大姐姐的裙子,身子靠在了她的腿上。

  清涼得……近乎有種冰冷的感覺。

  艾瑞克斯這時候合上了自己的眼睛。他像是在傾聽,露出了滿意的神情……到底在聽一些什么呢?

  洛邱好想知道。

  他突然有種感覺,艾瑞克斯就像是一面鏡子,就像是讓他看見了自己某些時候的模樣。

  對了,是當看見了那美麗色彩的時候,自己所流露出來的模樣。洛邱又一次沒有停止自己的好奇心,就像是他第一次走進到俱樂部那時候。

  他也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他知道他如果想要聽的話,他也會聽見。

  “打斷別人的獨享,可是很不禮貌的行為。”

  那是艾瑞克斯的聲音,“盡管您足夠強,甚至強大得讓我無法阻止這一切的發生。但我本以為,你會是和從前的老板一樣,對這些沒有多大的興趣才是。”

  洛邱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微微一笑。他看著那依然站在了原地不動的她一眼,便重新地坐了下來,也指著一旁的座椅說:坐。

  小女孩忽然抬頭看了一眼,但是她很快就感覺到了困倦,然后便閉上了眼睛。

  “終于能好好地聊一下了。不過在這之前,允許我先進餐,可以嗎?”

  “請便。”

  只見艾瑞克斯此時走到了宛如雕像般的她的面前,他的雙眼妖異地散發著一絲紫色的微光。

  似乎是,從這位女孩的身上,正在吞噬一些什么東西。這不得不讓洛邱更為的好奇起來……那吞噬的并不是對女孩有利的東西,反而是一些對她不好的東西。

  艾瑞克斯,正在吞噬著對方的夢——噩夢。

  “艾瑞克斯,本體是食夢貘。恐怕是先存的最后一只食夢貘了吧。”女仆小姐在洛老板的耳邊輕聲說道。

  就像是勃魯波夫一樣,洛邱并不奇怪優夜能夠一語道破這些——因為只是俱樂部從前的客人,那么也就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不料艾瑞克斯此時卻忽然轉過身來,更正一般地道:“這種說法就有點偏差了,優夜小姐。我可不是最后的一只,應該說是最后的一只半才對。因為,我可是一直都在為了能夠從貴店這里獲得一個同伴,而努力地積累著交易金。那么,既然我已經擁有了這種想法,難道這個世界上,不是已經多了半只了嗎?”

  ……你是客人,你高興就好。

  洛邱微微想道。

  不過。

  食夢貘專門吸食人類的噩夢,然后留下美夢……嗎?

  她的臉上,緩緩地有了一絲微笑,徐徐地,她甚至閉上了眼睛,臉色也變得安詳起來,接著倒入了艾瑞克斯的懷中。

  把女孩放到了沙發上,讓其就這樣安睡之后,艾瑞克斯才坐了下來。坐到了洛邱的面前。

  他的臉上,還殘有了那種享受了美食之后的滿足感。

  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樣,從身上的衣服之中掏出來了一個黑色的信封,“對了,這權當作是我的交易金如何。我來時已經和這位美麗的女仆小姐說過了,會支付費用的。”

  女仆小姐從艾瑞克斯的手上接過了信封,然后拎到了自己主人的面前。洛邱并沒有取過來,看了一眼之后,才看著艾瑞克斯道:“我們并沒有做什么。”

  “但已經做了。”

  艾瑞克斯輕笑道:“俱樂部的老板,只要呆著的地方,都會像是一面鏡子,照射出來心中的惡和欲。洛邱老板確實沒有主動做什么,但只要在你身邊,就已經足夠我省下一些麻煩。”

  洛邱點了點頭,“所以你才故意地把這位小姐來到這里……借助我的力量?”

  “主人,從前艾瑞克斯先生一旦碰到想要吃東西卻又不愿意自己動手的時候,總會把人送到我們附近。當然,每一次艾瑞克斯先生都會支付費用。”優夜輕聲解疑道。

  為什么有一種這個家伙是自帶食材的食客,然后自己變成了幫忙加工食材的后廚的感覺?

  艾瑞克斯笑了笑道:“這位小姐大概只是一個意外,我在路上碰見了……并且剛好也差不多到我需要進餐的時候。事實上,我一開始只是為了給洛邱老板帶一個口信的。”

  “口信?”洛邱一愣。

  他身邊的人不可能通過艾瑞克斯給他帶來口信——當然,指的是洛邱的這個身份。

  那就是說,是另外一個身份。

  “誰?”

  “你的前任。”

  “說說看。”

  艾瑞克斯贊美般道:“洛邱老板比我想象之中的還要冷靜得多,我本以為你會更加驚訝的。”

  洛邱淡然道:“我還在莫斯科的時候,碰到了一個俱樂部的老顧客。是他送來的這套湖邊的別墅。雖然名義上是送給優夜的,不過……”

  洛邱看了一眼優夜,“我想這里實在太偏于安靜了一些。我發覺我的前任才是能夠安心地在這種地方呆著的人。那位老顧客是送給他的……或許,在我之前,他們之間有聊過。那位先生恐怕是悄悄地記了下來……而這里,其實也已經準備了好長的時間。”

  洛邱笑了笑道:“做我這一行的,大概預感會越來越明確一些。前任坐這個位置的時間比我長,我想他也應該有些預感……要是他曾經預感到我會來到這里,那么想要讓誰給我帶來口信,也不是甚至太過驚訝的事情。再說……”

  洛邱道:“艾瑞克斯先生既然能來到這里給我送信,不就是因為有人告訴你,我在這里嗎?”

  艾瑞克斯靜靜聽完,不可置否,卻忽然道:“我們能單獨談一下嗎?”

  “客人的要求嗎?”洛邱淡然道。

  “不……”艾瑞克斯瞇著眼道:“我只是覺得,這樣會更好一些。洛邱老板難道不認為,談話的人比較少,會越好嗎?”

  “主人,我去給您準備睡覺用的床被。”女仆小姐此時在洛邱身邊輕聲說了一句。

  “不用。”洛邱搖了搖頭:“沒什么是你不能聽的。他也不是真的打算讓你離開這里。”

  “唉……”艾瑞克斯此時嘆了口氣,無奈地道:“所以和俱樂部老板打交道,我是最不愿意的。因為即便我們是作為客人的一方,對于俱樂部的老板來說,也沒有什么秘密可言。哪怕只是一點小心思。”

  說道這里,艾瑞克斯忽然身子靠近了一些,仔細地打量著洛邱問道:“這樣會不會感覺到很無趣?只要想知道,就能知道?”

  “前任想要對我說什么?”洛邱不答反問道。

  “第一是把這個信封交給你。”艾瑞克斯笑了笑道:“所以我給的真正的交易金,其實是這趟送信的酬勞,洛邱老板應該不會介意的吧?”

  洛老板點了點頭,沒有說什么……這家伙其實甚至不用給什么交易金。整個過程之中,雙方甚至沒能夠真正地存在俱樂部定下的交易規則。

  “第二,他說……”艾瑞克斯回憶般,他仿佛自己也陷入了疑惑之中。

  只聽得他緩緩地說道:“……不要嘗試去窺視未來。”

  不要……窺視未來?

  沉默了好一會兒之后,洛邱才點了點頭。

  他沒有就艾瑞克斯給前任送來的這句話透露心中任何的想法,只是把那黑色的信封拿在了手上,淡然道:“這個,我就收下了。”

  “另外。”

  洛邱接著又道:“你是在什么地方碰到他的?”

  “在梵蒂岡偶爾碰見的。”艾瑞克斯聳聳肩道:“但是我倒是感覺,更像是他在那里等我一樣。然后拜托我這件事情。不過,我想即便你去了梵蒂岡,也不一定能夠找到他。”

  洛邱確實無法直接找到前任。

  誠如他曾經在前任房間發現的那些文字,想要完全獲得情報的代價高昂得離譜一樣,任何關于前任的去向,也是一筆匪夷所思的費用。

  他除了能夠從優夜的口中聽到一些關于前任的事跡之外,似乎就沒有別的途徑可以更加了解前任的事情。

  “他還好嗎?”

  感覺這是前任或許也知道情況下,而特意地給自己設下的一個隱藏的謎題般,洛邱不禁有了一種隱約的期待。

  當他不借助俱樂部的情報能力,終有一天找到前任的時候,會發生什么事情?

  “他變老了。”

  艾瑞克斯閉上了眼睛,“即使站在我的面前,和我說話,可他的時間,每一分,每一秒,都在飛快地流逝著。蒼老,衰弱,將死,消失……”

  艾瑞克斯忽然睜開了眼睛,笑了一笑。

  只見他站了起來,重新戴起來了自己的帽子,走到旁邊把他的大皮箱子背了起來。

  他又一次像是他初來時候的一樣,做著一個夸張的謝禮,緩緩地道:“那么,感謝貴店今晚上的招待。我將再一次踏上我的旅途。但愿下一次見到洛邱老板的時候,我已經能夠和你買些什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