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四章 異端與列車上的故事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烏克蘭,首都,基輔。風云網  它在褐色、黑色以及紅土的山崖地下,但并不是依山而建,而是直接陷入了山體之中。但它足夠的龐大,即使在遠處看去,一樣的清晰。

  白色的外墻似乎在告示著什么,而簡單得近乎簡陋的風格,也似乎表明了它的立場。

  它是,佩喬爾斯修道院。

  阿納托利已經隨著薩利文回到了這個修道院三天的時間。

  這三天,阿納托利都沒有再次看見薩利文。他似乎進入了修道院的深處——那里是,即使他這個在這里畢業的學生,至今為止都沒有進入過的地方。

  禁地,圣地……諸如此類的稱呼,在他還是這里的學生的時候,就已經在學生們之中流傳著。

  盡管知道這大多數只是學生之間的猜測,但修道院的老修士似乎也沒有正式的解釋過。因此這么多年下來,就有了這樣的一段傳說。

  ‘只有獲得主的恩寵之人,才可以進入’

  阿納托利從小就是個孤兒,被遺棄在修道院的附近,后來被一名老修士撿了回來,可以說是從小就在這里長大。

  那時候似乎剛好是晨曦,太陽出現的時間,因此老修士就把他命名為:阿納托利。

  也就是日出的意思。

  修道院的生活是很簡單的,簡單得就像是回歸到了原始社會一樣。從小就在這里長大,受洗,然后正式成為一名修士,最后以同屆之中最優異的成績,獲得了院長的認可,才不過過去了二十年的時間。

  他是別人口中的天才,但他卻知道,他只是比旁人要多努力了一些。

  “阿納托利,在嗎?”

  房門敲聲響起的時候,阿納托利正在做著祈禱。基本上,沒有別的事情的時候,他都會一直地祈禱。

  這讓他覺得可以放空自己的思想,這也讓他覺得,可以早一日真正地聆聽到主的福音。

  “院長說,請你到十三號禮堂。”

  那個禁地?

  阿納托利見到了薩利文先生。當然,還有當初他畢業的時候,親自給他祝福的修道院院長……還有把他從荒野之中撿回來,撫養長大的老修士。

  “阿納托利,我的孩子,過來。”收養他的老修士這會兒微笑著,招了招手。

  阿納托利走到了幾人的面前。他并且開始打量著這個‘十三號禮堂’。他發現這里似乎更為的古老,并且無時無刻都散發著一種神圣的氣息,讓他的內心得以平靜……甚至超過了祈禱的效果。

  但事實上,這個十三號禮堂……并不是禮堂的模樣。

  正確來說,這里其實只是一個石室,四邊墻上都掛上了燭臺。而他行至的禮堂的中央,實際上是一個圓形的臺子。

  薩利文此時,就在這個圓臺的中央,等待著他的到來。

  院長和老修士一左一右地站在薩利文的身邊。當阿納托利完全來到三人面前的時候,老修士忽然伸出了手來,輕聲道:“阿納托利,我的孩子,跪下吧。”

  阿納托利點了點頭,并沒太多的遲疑,便跪倒了在地上。

  老修士此時接著說道:“閉上你的眼睛,然后在心中祈禱,靜聽。”

  阿納托利緩緩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與此同時,院長和老修士二人也緩緩地退到了圓臺的邊緣。他二人也同時低下頭去,閉上了眼睛。

  因為接下來的東西,對于他二人來說,即便是睜開眼睛看見一眼,也是褻瀆。

  圓臺上,忽然冒著微亮的白光,而薩利文,也行近到阿納托利的正面。他的雙手虛按散開,他的身體緩緩地離開了地面。

  他正懸浮著起來。

  十三號禮堂之中猛然之間,從薩利文的身上爆發出來了一股強烈的光輝!一瞬間,禮堂的上空仿佛有無數白色的羽毛散落。

  一雙潔白、柔軟的光之羽衣,正在薩利文的背后徐徐張開——終于,薩利文也張開了自己的眼睛。

  那是淡金色的瞳孔。

  幾乎同一時間,一道金色的光柱,從禮堂正中央的一顆球體射出,直接照射在了阿納托利的身上……讓他,仿佛沐浴在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中。

  溫暖而慈悲。

  阿納托利幾乎迷失在這種浸透了他靈魂般的感覺之中,漸漸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就在此時!

  他仿佛感受到了一股怒意,以及一股……他說不準的意志。這一瞬間,那種溫暖而慈悲的感覺頃刻間消失不見。

  他身上像是經受著沉重的枷鎖一般。本能地,阿納托利睜開了自己的雙眼——他知道自己的記憶出現了一些問題,薩利文以及院長如此鄭重,也是為了幫他解決這個問題。

  但似乎,就算回到了修道院,甚至來到這個十三號禮堂……他依然沒有半點想起所謂的忘記的事情。

  “薩利文先生?”阿納托利十分冷靜,并且帶著疑惑地看著自己眼前的人。

  四周的異像早早就消失了不見,此刻的薩利文僅僅只是閉著眼,站在了原地……臉色有些蒼白。

  當院長以及老修士聽到了阿納托利的聲音之后,同時也驚訝地睜開了眼睛。

  接下來,便是薩利文一些,驚動了眾人的話:“阿納托利,你是異端,你需要洗滌身上的罪孽。院長,把他的身上的圣力禁錮了,三天之后,我將會親自凈化他那沾染了罪惡氣息的靈魂。”

  阿納托利動了動嘴唇。

  顯然,他二十年來都保持著平靜的心,這會兒開始劇烈地波動起來。

  他不明白。

  而且……說好的恢復記憶呢?

  “很久很久之前,森林里面有一個善良,但是很丑陋的怪物。”

  通往圣彼得堡的列車上,年輕的母親正在給鬧別扭的小女孩講著故事。

  “后來,怪物碰到了一個小女孩。小女孩沒有害怕它,反而因為怪物的善良,她和怪物成為了好朋友。每一天,怪物都會從森林之中摘來最甜美的水果,裝來清澈的泉水,給這個小女孩吃。但是,小女孩必須保證,不能夠告訴別人。”

  懷抱中的小女孩漸漸地被這個故事吸引,母親的聲音繼續響起,“很多天過去了,小女孩在怪物的陪伴,過得十分的很開心,忽然有一天,小女孩天真地說,等她長大到了十八歲的那一天,就要嫁給這個怪物。”

  “小女孩后來隨著家人搬走了,沒有來得及和怪物說這件事情。怪物不知道,但是它依然去摘來了最好的水果,把最甘甜的泉水裝來。可是,它再也沒有等到小女孩的出現。”

  懷抱中的小女孩聽到這里,露出了悲傷的表情。

  母親安慰似地拍了拍她的臉蛋,卻繼續輕聲說道:“它啊,一天天地數著日子。它在它和小女孩一起做過的樹樁上,用指甲刻著標記。過了一天,它就刻下一劃,就這樣,一天天。忽然有一天,怪物發現,已經到了小女孩十八歲的生日。但這一天,它依然沒有等到小女孩的到來。”

  聽到這里,小女孩嘟著嘴道:“媽媽,這個怪物好可憐!它就再也見不到那個小女孩了嗎?”

  母親柔聲道:“后來見到了。這位怪物先生,后來終于鼓起了勇氣,走出了這個森林,它混在人群當中,一路地尋找過去。終于,讓它找到了這個小女孩了。當然,小女孩到了十八歲,已經變成一個十分漂亮的女孩子了。”

  “那,怪物先生和小女孩結婚了嗎?”

  母親正打算說話,回應著孩子的期待。

  不料就在此時,旁邊坐著的父親忽然道:“沒有結婚!小女孩愛上了別人了,于是怪物憤怒之下,一口就把小女孩給吃掉了,然后變成了一個很帥的人,一下子就找到了別的真愛咯!”

  說著的同時,父親還張開了雙手,張牙舞爪般地朝著自己的女兒靠近過來,“吃了你,我也要變成帥氣的人咯!嗚哇!”

  “啊!”

  這一下子,就把小女孩從母親的懷抱中嚇得逃離了出來,但很快就像是撞到了什么,一下子身子不穩,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小心點。”

  事實上,并沒有摔倒,而是穩穩地扶著了起來。小女孩抬起頭來,歪著腦袋,看見的是一個很自己爸爸媽媽不怎樣一樣的年輕的大哥哥。

  黑色的頭發,黑色的眼睛,對于小女孩來說,并不怎么常見。

  “對不起,先生!”母親見狀,連忙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歉然地說著:“我丈夫在給這孩子鬧著玩呢,沒想到把她嚇成了這個樣子。碰到你了,實在不好意思。”

  說著,母親帶著責備的目光,狠狠地瞪了自己的丈夫一樣。

  “沒關系。”年輕的大哥哥笑了笑,他摸了摸小女孩的腦袋,忽然說道:“太太您的丈夫說的這個結局,挺有意思的。”

  “啊?”小女孩的父親一愣……愣是找不到應該要怎么接下去這個有著東方面孔的年輕人的說話。

  他只能夠尷尬地笑了笑。

  “對了,這個故事,是原創的嗎?”年輕的大哥哥忽然好奇地問道。

  小女孩的父親連忙擺著手道:“倒也不是,反正是小時候聽老人說過的故事。那個結局只是我瞎說的,你可別真。”

  “是嗎……不打擾了。”

  看著這個年輕的大哥哥往后走去,小女孩爬上了自己父親的腿上,從座位上探出頭來,看到大哥哥坐在了后面隔著五六排的位置上,嘟了嘟嘴巴,忽然低頭看著自己的母親道:“媽媽!那里有一個很漂亮的大姐姐!”

  “好啦好啦,快要到站了,坐好一些!馬上就要到你祖母家了!”

  母親嚴肅地說道,同時扭了扭自己丈夫的耳朵,把他想要向后看去的腦袋硬生生地扭了回來。

  列車終于停下。

  圣彼得堡站,到。(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