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三章 這就是你成為富婆的原因嗎?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聽著這聲音,勃魯波夫忽然一愣。

  這聲音和他印象之中的那位俱樂部店主的聲音完全不同……似乎,這是年輕了許多的聲音。

  “勃魯波夫先生,眼前的這一位,是我們的新主人。”

  只有女仆小姐此時在輕聲地解答著勃魯波夫的疑惑。

  勃魯波夫不由得動了動嘴唇……這個俱樂部給他的驚訝,似乎從他當初遇見的瞬間開始,就從來沒有停止過。

  這時。

  洛邱從陳列架上拿下來了一瓶香茅粉,看著上面的標簽,也沒有轉過身來,“勃魯波夫先生說,已經好多次經過本店曾經的這個地址……是有什么事情嗎?”

  勃魯波夫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這位和二十年前一模一樣,半點衰老也不曾出現的女仆小姐,忽然道:“沒什么,我只是偶爾會突然想起,和從前的那位店主聊聊天。”

  “咨詢嗎?”洛邱又道。

  “差不多。”

  勃魯波夫點了點頭,也不知道是諷刺還是真情實意:“貴店唯有在咨詢這方面,是讓我感覺最優惠的地方。”

  “我和前任的老板雖然不是同一個人。”洛邱把手上的瓶子放回了原來的地方,又取下來了另外一個瓶,“不過,工作的內容并沒有什么不一樣。勃魯波夫先生,完全可以不用拘謹。”

  勃魯波夫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忽然道:“我想知道,假如你需要做一件事情,它是徹底違背了你的初衷,但卻又是你達到目標之前必不可少的一步……要是你的話,你會選擇繞路而走,還是不得不走這一步?”

  洛邱淡然道:“為什么需要假設是我?勃魯波夫先生,覺得假設在我的身上,會有參考的價值嗎?”

  勃魯波夫一愣。

  他忽然覺得自己確實問了一個相當愚蠢的問題他和這個俱樂部做個交易,得到了一筆龐大的資金,因此對于俱樂部的詭秘手段一直都敬畏在心。

  擁有者神秘力量的俱樂部,它的老板想要做一件事情……大概是不需要煩惱什么。

  “沒。”勃魯波夫搖了搖頭,忽然自嘲地道:“沒有價值……我確實問了一個相當愚蠢的問題。”

  “你……你覺得,我可以改變得了這個國家嗎?”

  猛然間,洛邱又聽到了勃魯波夫的問題。

  洛邱卻似是沒有聽見一樣,又放下了手上的瓶子,接著又取下了第三個瓶子開始看著人家標簽上的東西。

  勃魯波夫此時也沒有在意一般,而是帶著一絲疑惑,仿佛只是在自言自語:“當年,我得到了那筆資金之后,靠做著各種的投資,這么多年過去了,我確實擁有了遠超當初的,更為龐大的財富。可是……也已經過去了二十年的時間。”

  勃魯波夫苦笑道:“單獨只是積累資本,就用掉了我的半生,可是對于我來說,卻還遠遠不足夠……我還必須繼續地往上爬去。那是一個至今還看不到終點的地方。”

  “我有時候甚至在想,我到底能否成功……我到底能否完成想要完成的事情。”依然還是勃魯波夫的聲音,他吁了口氣:“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夠繼續走下去。”

  他終于停下了自己的說話,卻久久沒有得到來自這位俱樂部的新老板的回應。

  這個新老板似乎在挑選了第三瓶的香料之后,總算是找到了合符心意的東西,放到了女仆小姐提起來的一個購物籃子之中。

  然后……然后走到了另外的一個陳列柜之上。

  勃魯波夫一愣,他感覺到了一種無視。這讓他突然之間有種煩躁的感覺。只是這種感覺卻伴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地開始平息下來。

  甚至,這種平息快得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感覺好點了嗎。”洛邱擰開了一瓶的香姜粉,低頭嗅了嗅之后,忽然問道。

  勃魯波夫動了動嘴唇,他沉思了一會兒,便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洛邱此時才輕聲道:“我之前看過一本書,忘記是誰寫的了。上面提到,如果作為被咨詢者,不想給予太多摻合自己觀點的建議的時候,那么,對于咨詢者來說,只要傾聽就足夠了。”

  把手上的香姜粉也放到了優夜提著的籃子上,忽然又道:“勃魯波夫先生當初既然選擇以畢生的愛情作為交還的交易金,足以看見你確實是很需要那筆資金……需要用它來做一些你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想,到底要不要走這一步,自己應該知道的。畢竟當初,你就已經下定了決心。所以,是否還需要為這一步煩勞些什么嗎?”

  “不。”勃魯波夫輕輕地搖了搖頭,放佛一下子釋然了般:“確實不需要,也沒有必要……我想我確實,僅僅只是想要一個傾聽者。感謝你愿意聽我說這些話。”

  “沒什么。”洛邱淡然道:“畢竟這也算是一種售后服務。”

  “有機會的話,我還會再來。”勃魯波夫深呼吸了一口氣,他的表情一下子變得相當的嚴肅起來,朝著洛邱的背影點了點頭。

  之后,勃魯波夫又走到了優夜的面前,微笑著道:“優夜小姐,你還是像從前一樣的美麗。為了表示我的敬意……嗯,我在圣彼得堡的拉多加湖的湖畔有一棟小別墅,不介意的話,歡迎你隨時到哪里去度假。它是屬于你的了。那么……告辭。”

  勃魯波夫仿佛輕松了一些,就這樣腳步從容地離開了這家小店。

  “勃魯波夫從前是一個軍人,參加過當初的車/臣戰爭……似乎他原本的故鄉就在這場戰爭之中毀于一旦,家里人都死光了。”

  優夜忽然說道。

  “個人意志無法撼動國家意志……一個靈魂也不足夠直接改變一個國家的道路。”洛邱聳了聳肩,“看來是很難繼續和這位勃魯波夫先生再次做交易了。不過……”

  洛邱目光怔怔地落在了女仆小姐的身上。

  忽然想起來這位女仆小姐從前曾經說過的一句說話:嗯,偶爾會碰到一些熱情的客人,送出的一些小禮物。

  所以,這就是你為什么會是一個成為富婆……大概還是超級富婆的原因了啊?

  一棟湖畔別墅的……小禮物呢。

  “主人?”女仆小姐這會兒可猜不出洛老板的心思。

  洛邱卻笑了笑,拍了拍她提著的購物籃子道:“我就要這些吧,你要什么自己挑咯。”

  他接著打了個響指。

  響指響起的瞬間,四周也就恢復了正常,外邊依然還是車水馬龍。

  結賬的時候,洛邱忽然道:“我們下一站去圣彼得堡吧?湖畔的別墅,度假的話,應該挺不錯的。原本計劃回去的時間,還有一點,別浪費了。”

  “好的,我等會馬上安排路程。”

  “老板,你回來了。”

  看見勃魯波夫從街上走了回來,秘書不由得頓時松了口氣。他還真的是挺擔心這位老板會有什么麻煩,畢竟老板可是公司的靈魂。

  這個企業,擁有難以想象的前途。

  勃魯波夫只是簡單地點了點頭,便上了車子。坐下來之后,他便直接說道:“回去公司,接下來我們要忙活很長的時間了。對了,你上次說的那些幕僚的名單,給我看吧。”

  “另外,關于修改航運的方案,也開始做了吧。任命雖然沒有正式下來,但是我需要提前做好所有的準備……嗯,晚上幫我約市長先生,看他有沒有空,吃頓飯。”

  秘書一愣,連忙點了點頭……總感覺只是獨自走了一趟之后,自己的老板就忽然間充滿了干勁似的。

  這簡直是打算把日程徹底排滿,把一天當作兩天來用的吧?

  “知道了,老板!”

  機場。

  葉爾戈拎著一個行李袋,身上還掛著一個大大的背包,頗為狼狽地在人群之中跑動著,總算是成功地完成了登機手續,并且在乘務員的引導之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總算是坐下來了。

  葉爾戈略微地松了口氣,同時也帶著一點兒的緊張和興奮。他知道,自己很快就要踏足另外一個更為緊張和刺激的人生。

  但也不得不讓他擔心的事情那就是他那個奇怪的‘病’的事情。

  從少年時代開始發現自己一旦過于憤怒的時候,都會出現的那種變異開始,葉爾戈就盡量不讓自己暴露出來。

  天知道被人看見了,會有什么后果……造成社會不安的狼人嗎?他偶爾會想,這世界上到底還有沒有自己的同類,也會想要是真的碰見了,自己應該怎么辦。

  成為警察的很大一個原因就是,可以通過強大的警察系統,看到許多普通人沒有辦法看到的資料。

  但顯然,即使成為了探員之后,他這幾年也沒有找到什么有用的東西但愿在法國那邊的那個國際組織里面,自己能夠接觸到一些更為隱秘的事情。

  比如說……莊園發生的詭異的一幕?

  “不過,不知道那位葉刑警,去了什么地方?”葉爾戈自言自地道。

  “我想,那位葉刑警就在你的旁邊。”

  忽然座位的旁邊傳來了聲音,說著不怎么流利,甚至很別扭的俄羅斯官方語言。

  “是嗎?就在我的旁邊嗎!”葉爾戈點了點頭,“就在我的旁邊啊……葉、葉先生!你、你怎么也在這里?”

  卻見旁邊作為的葉言放下了手上的報紙,伸出了手來,三十幾歲的大叔露出了一道迷人的微笑,“你好,我是葉言,可以提前一下告訴你的就是,接下來,我將會成為你的搭檔。”

  “搭、搭檔???”

  維克多先生……您的這位朋友的眼神,好恐怖啊!!

  “薇拉!薇拉!好了沒有?要上車出發去機場了!”

  房間的門外,傳來了維卡的聲音。

  “馬上。”

  穿上一身帥氣的西裝,正對著鏡子打算把自己的頭發梳成了李奧納多的模樣(年輕版)的薇拉隨口地應道。

  她不曾注意的是,那張原本曾經被她隨手當作是飛牌一樣地飛出,撞到了墻壁上,掉落在墻角邊緣的黑色卡牌,忽然之間飄起,一下子就飛入了她的行李箱之中。

  她終于梳理好了頭發,然后打上了行李箱,拖著出門。

  ps:第三更會在……點左右,望天。(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