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二章 積云如淵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那海風兒在吹,小姑娘的眼神像海平面迎來了海風,有了波瀾。

  呂依云忽然之間走近到了洛邱的面前,在那相隔了七公分的距離之間,她抬起頭來,像是質問般,“你為什么要幫我?你知道我打算做什么嗎?”

  洛邱道:“不管你打算做什么。”

  呂依云低下頭來,說了一聲謝謝。

  但是小姑娘最終還是出了手。那是她的右手。小姑娘右手抓住了面前這位認識不到三天的人。

  纖弱的手臂有著不可思議的力度,一提之間,已經將一個成年人提了起來,沒有片刻的停留,便是摔倒了草坪之上。

  一下子就似乎把人就這樣摔得昏迷了過去。小姑娘看著地上閉上了雙眼的洛邱,大口地呼吸了一口海邊的咸風。

  這里從來不缺海風。

  呂依云捋了一下頭發,低語道:“可我……不需要人幫。”

  她看了一眼那度假屋,便把地上暈倒的洛邱抱了起來,悄悄地繞過了草坪,從度假屋的后面翻了出去。

  這里是山腰,度假屋后面就已經是小山路,向上走了一會兒,就看見了一間小木屋。

  呂依云把洛邱抱入了這間小木屋之中,用著這里的工具——一條異常粗大的麻繩,反復纏繞,把人綁在了支撐著木屋的一根方木柱子之上。

  小姑娘似乎考慮得很周到,把人的電話也取了出來,放置在人無法夠得著的地方,順便關機。

  她再三確認洛邱身邊沒有任何可以幫助他逃離的東西之后,才緩緩地后退著,輕聲道:“大哥哥,請你在這里呆幾天吧……就幾天。”

  “啊……太飽了。”

  梨子摸著肚子靠在了椅子上,意猶未盡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打了個飽嗝道:“任姐,我佩服你!”

  任紫玲把碗放下,愕然道:“佩服我什么?”

  “吃不胖啊!”梨子眨著眼睛道:“你看啊,你家的洛邱是把廚師技能點滿的吧?做的東西太好吃了,這么多年你居然一點也不發胖,你說我不佩服你,我佩服誰去?”

  “去去去。”任紫玲擺了擺手。

  這會兒剛好看見呂依云走了進來。任紫玲好奇道:“咦?你怎么從外面進來了,剛剛不是才看見你上樓的嗎?”

  呂依云道:“嗯,我從露臺那邊的小樓梯下來的……好像是看見有人影,我以為是我爸爸回來了。結果沒想到是我看錯了。”

  任紫玲安慰道:“沒事,你爸啊,一定會回來的。”

  為免讓這個小姑娘傷上加傷,任紫玲只好調了個話題道:“對了,剛洛邱也上樓了,你沒看見他嗎?他人呢?”

  呂依云道:“洛先生說,有點事情,就走出去了。”

  任紫玲一愣,皺了皺眉頭,便取出手機……沒過一會兒,任紫玲眉頭便擰得更緊一些,“電話關機了,這小子怎么回事?”

  “任姐,他這么大個人,你擔心啥?”梨子道。

  任紫玲道:“別的地方還好,這個村子古怪得很……再說,哪有扔下自己女朋友,自己一個人跑出去不知道干啥的道理……不行,優夜這孩子我得去看看,不知道嚇壞了沒有!”

  好像一下子就打起了精神。

  看著任紫玲風風火火跑去的模樣,梨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真是操心過度,就算是親生的,也沒見這么上心的吧?這婆媳關系以后指定很好咯!”

  “婆媳?”呂依云張了張口……她沒有聽錯?

  梨子笑了笑,看著小姑娘,簡單地說明了一下關系。

  呂依云看著任紫玲離開的方向,小聲道:“我還以為是表姐弟之類的,沒想到……”

  好多人也沒有想到啊。

  梨子在心頭里面暗笑了一下。如任紫玲這種芳華的人,卻一直堅持著照顧亡夫的兒子,還是這種年紀的,許多人都跌破了眼睛?

  有多少人翻過白眼,有多少又惡意揣摩過。只是這些年過來了,任紫玲依然堅挺。

  這是即使在人類的角度看來,也是奇聞軼事了,更何況是從妖的角度看來?那就更加的不可思議。

  但喜歡食物,如今從事著雜志社工作,初出茅廬的她,卻每一次看到任紫玲以嘲笑應對著那些白眼的時候,總能夠感受到一種奇異的魅力。

  雜志社的小助理,喜好食物的小妖怪她,就覺得現在的工作,其實很不錯。

  當然現在似乎又多了一個留在任姐身邊的理由。

  從來沒有暴露過自己本體的小助理舔了舔嘴唇,看著那已經被清理得一干二凈的砂鍋。

  “沒什么事情的話,我去陪我爺爺了。”呂依云這時候回過神來道。

  “哦,應該的。”梨子自然點了點頭。

  啪啪。啪啪啪——啪!

  忽然傳來了啪門的聲音,二人一愣。打開門的時候,以外地看見的卻是吳秋水!

  呂家村的這位外來的村委書記這時候的模樣看起來異常的著急。才開門的瞬間,他便已經看著呂依云,飛快地問道:“你媽媽回來沒有?”

  呂依云驚異不定道:“吳書記,你剛不是……是不是我媽發生了什么事情?”

  “沒有回來?”吳秋水皺著眉頭,隨后著急地道:“剛我們趕上聽潮崖,看到那群人都在。我打算和他們交涉的……”

  吳秋水嘆了口氣道:“說起來真的慚愧,交涉失敗了。唉,什么村委書記,也沒見過像我這樣無能的,對不住了。”

  呂依云卻緊張地抓住了吳秋水的衣袖道:“那,那我媽她……”

  “她沒事。”吳秋水道:“她后來被一個年輕人救了。”

  梨子愕然道:“年輕人?”

  吳秋水點了點頭道:“是啊,一個染著金發的年輕人,手臂上似乎還有個紋身,但是現場太亂,我沒有看清楚。”

  “吳書記,現場的情況,你能詳細一點地告訴我嗎?”

  只見任紫玲不知道什么時候從后面走了出來,皺著眉頭問道。

  “任姐!”梨子叫了一聲。

  任紫玲道:“優夜她在床上,應該是睡著了,我沒吵醒她……說正事吧。剛說誰救的老板娘來著?”

  吳秋水接著道:“我也不認識,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應該不是呂家村的人。這后生挺厲害的,三兩下就把人打到在了地上。不過我看他好像顧忌著什么,一直沒有下重手。直到啊寶公一群人都涌上來了,那后生見沒有辦法,就怒罵了幾句,然后一手提起了你媽媽,沖出了人群,朝山下逃了。我以為他會帶你媽媽先回來這里的,所以馬上就趕過來看看。”

  “他罵的是什么?”任紫玲皺著眉頭道。

  吳秋水看了任紫玲一眼,似是敷衍般:“沒什么,也就是罵了幾句野蠻之類。”

  任紫玲知道不能再問下去,這村委書記的,還是在顧忌著村子聲譽的問題——只是這樣的顧及在她看來,多少像是掩耳盜鈴一樣。

  只不過啊,金發,手上有紋身的年輕后生……那就是她們之前在度假屋碰到過的那個古怪的家伙了?

  任紫玲和梨子對視了一眼。

  這會兒,小杜沖沖忙忙地從外邊趕了進來,慌亂道:“書記!啊寶公帶著一群村民過來了!我看著他們手上拿著鋤頭鐮刀的……這群人,太兇了!”

  “什么!?”吳秋水頓時大驚!

  繩子像是受到了笛子聲音趨勢的蛇般,扭扭曲曲,便自然地松了下來。

  洛邱站起了身來,打量著這小木屋的環境。

  這時候小木屋的門被推了開來。

  那是俱樂部的女仆小姐……優夜的雙手此時正捧著一個老舊的箱子。

  洛邱走到了優夜的面前,把箱子打開,掀開了那塊國旗般的白布,看著那眾多的格子之中的一根根的小試管。

  洛老板伸手拎出來了一根,搖了搖,輕聲道:“都用了吧。”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