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一章 我打算幫你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當呂依云再次回答呂布海房間的時候,卻沒有看見洛邱在這里。

  小姑娘疑惑地皺了皺眉頭,但她還是走到了呂布海的面前。她的爺爺依然還是老樣子。

  并不是老樣子,一瞬間,呂依云就感覺到了呂布海和平時有些不同,他比往日的時候還要更加安靜。

  小姑娘甚至無法在她爺爺的眼睛之中,看到從前僅存的一絲靈動,仿佛如今坐在這里的,僅僅只是一個軀殼般。

  她忽然有些驚恐起來。

  看著這雙完全渾濁的眼睛,小姑娘就這樣步步后退著,輕捂著自己的嘴唇,直到她最終碰到了窗臺。

  呂依云下意識地打開了窗,她并不想,并不愿意面對這幅模樣的呂布海,于是她把頭探出窗外,深深地呼吸著。

  終有一天,他會忘記所有的東西,他的親人,他的家,他的一切,甚至他自己。這個阿爾茨海默病最終的結果就是這樣,而且是完全沒有辦法扭轉的局面。

  小姑娘很早的時候就知道這些——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年代,年輕人總能夠因為探求的渴望,而掌握多種多樣的探求手段。

  一早就知道的啊。

  只是,只希望這一天能夠遲一些到來。一年,一個月,一日,一個小時,也好。

  吸了一口又一口的新鮮空氣,帶著海邊特有咸潤味道的空氣并沒有能夠讓小姑娘感覺好一些。

  呂依云終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堅強。

  她的淚水到不了前面的大海,只是落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然后滴落在窗框之上,滴落沒有聲,但她此時看見了側邊草坪上,那個正在眺望著什么的年輕人。

  呂依云打開了旁邊陽臺的門,從陽臺側邊的小樓梯走了下去,來到了草坪。

  她下意識地來到了這個年輕人的身邊。

  她發覺自己真的是下意識地這樣做……甚至,來到的時候,她心中已經泛起了一絲后悔。因為,從這個方向看去的話,正好是看著聽潮崖的位置。

  “那上面,現在應該很熱鬧了。”

  洛邱轉過身來,看著呂依云,輕聲道。

  “你是不是對我爺爺做了什么,或者說了什么?”

  但小姑娘的說話,則是摸到了一些確實發生過的事情。

  洛邱露出了一絲微笑,他試圖讓這位小姑娘能夠在此時此刻獲得一些安靜,并且道:“你覺得我會對你爺爺做了什么,說了什么?”

  任紫玲是很好相處的人,梨子是比較簡單很好看穿的人,至于那位叫做優夜的則是神秘的人。這些都是小姑娘這短暫的接觸所感受到的事情——而眼前的這位,則是既神秘,又難以相處的人。

  “我!”呂依云一下子移開了目光,看的是海,“我不知道。”

  洛邱點了點頭,又一次朝著那聽潮崖的方向看去,“吳秋水還沒消息回來。也就是說,你母親隨時都有可能被村名從上面扔下來。我看你好像沒有太過擔心。”

  “怎么會!”呂依云咬牙道:“我也過去……只是,只是爺爺一個人,我……”

  “不想讓她被扔下來嗎?”這次洛邱似乎更加的直接。

  “不想。”呂依云一抬頭道。

  “她并不是你的生母。”

  “我、我才知道!”

  “你吃過東西沒有?”

  “什么?吃了……”

  “吃的是什么?是誰做的?幾點吃的?吃了多少?是面條還是米飯?你平時的飯量是多少?你高考填報的志愿是那里?有人跟你填報的志愿是一樣的嗎?你早就知道不是你生母。你有沒有早戀?你早戀的時候是什么時候??什么時候知道的?對象是誰?多高?叫什么名字?對方喜歡你嗎?”

  “粥”、“我做的”、“早上五點多的時候”、“一碗”、“粥”、“一碗”、“慈光大學”、“早知道”、“沒有”、“沒有”、“沒有早戀”、“高考前”、“我都說了沒有對象”、“不知道”、“不知道”,“都說了沒有對象,我怎么會知……道。”

  一連串既然急快的問題之下,小姑娘也異常快速地回應著。她搞不清楚自己為什么要這樣急著回答對方的問題。

  就像是一種本能,一個接著一個的快速問題,讓她……最終吃驚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早知道。

  高考前。

  “你……你給我下套!”小姑娘此時憤怒地看著對方。

  洛邱搖搖頭道:“我沒有逼你,也沒有讓你馬上回答我。你為什么要跟上我問題的速度來回答我?”

  呂依云一怔。

  洛邱忽然又道:“你父親不在診所了。”

  呂依云下意識道:“怎么會!”

  “你父親本來不就是在小診失蹤的嗎?為什么不會?”

  “因為!”

  呂依云又一次動了動嘴唇,卻說不出話來。

  “呂潮生為什么會幫你……或者說,你為什么要幫他?”洛邱吐了口氣道。

  呂依云低著頭,她知道有些事情瞞不住,只是她依然十分的疑惑,“你……你是什么時候發現的。是因為在廚房的時候,看到我……笑嗎。”

  “那時候是可以確認你有些問題。”洛邱淡然道:“至于說懷疑,應該是昨天。”

  呂依云訝然道:“昨天?”

  洛邱點點頭道:“昨天在那家小面館的時候,你的反映有些不一樣。”

  呂依云依然不解道:“我有什么反應?”

  洛邱道:“那應該是我們看到的第二個發病的人。按理說,已經見過一次的你,不應該出現那種過于驚慌,然后轉過頭去的情況。但實際的情況是……你轉過去了,而恰好這個時間,有人走進來了。”

  洛邱仔細地道:“那個孩子年紀跟你差不多,是那家面館老板娘,也就是發病的那個老人的孫子。既然是和你差不多年紀的話,那就是說,你們認識。這村子只有一所村小學。要上初中高中的話只能夠到外邊的鎮子上。你們應該是同學吧?你不想讓那個男孩看見你在。”

  呂依云不可思議道:“就因為這個細節?”

  洛邱搖搖頭道:“沒,我一開始只是感覺奇怪,是什么原因讓你不想讓同一個村子的同學認出你來。后來想想可能是因為你們家在這村子不待見的原因,或許你上學的時候過得并不怎么好之類,沒有想太深的事情。但也讓我多留了一份心。直到清晨在廚房的時候,直到你聽到了外邊傳來聲音的時候。”

  他看著呂依云,看著她的雙眼道:“你真的不知道嗎?你除了笑了一下之外,眼神很鎮定。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你已經早就知道了一切。”

  “那……你問父親的事情……”

  “我只是隨口問問。如果是正規的警察詢問的話,大概也會這樣。”洛邱搖了搖頭:“不,會更加專業。”

  家里曾經有過當警察的老爸是怎樣的體驗?

  那就是家里其實有很多追蹤,審訊技巧方面的書籍。

  如今已經是俱樂部的老板,但是在這之前,也只不過是一個有過夢想,有過憧憬,有過腦袋發熱想要繼承父志而興致勃勃地狂啃那些晦澀難懂的書籍的少年人。

  呂依云眼神都變了起來。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精氣神仿佛都換了個人似的。

  她似乎在這一瞬間,直接完成了從少女到成人的轉變……轉變帶來了目光的凜冽,“我一直覺得,任紫玲才是最應該提防的人,沒想到你才是。”

  洛邱卻輕著聲音,異常溫柔地道:“不,我只是和她有些不同。你提防她是正確的,因為這個女人,遲早也能夠發現真想。就像是耗子一樣,她呀,總能嗅到自己想要嗅到的東西。”

  呂依云手掌悄悄地放到了身后,她從容地看著洛邱道:“不管是誰,知道了就是知道了。沒錯,是我指使呂潮生藏著我父親的,也是我指使他傳播這些病毒的。臨死之前,我也不怕告訴你,甚至連啊寶公,都是我控制的……”

  “但我打算幫你。”

  “什么?”

  小姑娘那藏在背后的手掌,那原本打算用出來的手掌,一下子就僵硬了起來。

  因為……她完全沒有辦法猜度這個人到底在打算些什么!(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