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一章 我們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啊!”

  梨子發出了一聲驚恐的低呼聲音,并且馬上地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但任紫玲并沒有責怪她的反應——因為在聽到了呂潮生關于當年的發生的事情的敘述之后,她也沒有忍住心中的驚駭,甚至感覺到了后背隱隱發涼。

  一個村子的人,伙同起來,把一個無辜的女人帶到那聽潮崖上,無視著女人的痛苦哀求,而是活生生地把人扔下了崖底之下。

  這里面的不僅僅只是殘忍,甚至還有那種讓人越想越恐怖的人心。

  任紫玲嘆了口氣道:“愚昧,一直都是異常可怕的東西。”

  她甚至苦笑道:“我有些了解呂醫生你為什么都不肯告訴依云了。這種事情,讓這么一個小姑娘知道的話,確實……”

  呂潮生也是長嘆了口氣道:“這件事情,一直都是這個村子忌諱的東西。后來過了十幾年吧,外邊風風火火的破四舊運動的火焰燒到這里。可是,當年的那件事情,誰也沒有提起,大家都墨守成規,當作是沒有發生過一樣……誰又愿意去想去那種事情?誰又愿意去為了當年的那件事情負責?教唆眾人的元兇都被抓走了,她的家也被一把火燒了精光。他們也就以為自己的惡,隨著那一把火,也被燒掉了吧。”

  任紫玲吁了口氣道:“難怪呂海會把他的家搬到那么偏僻的地方……這滿村子的,恐怕都是仇人。”

  想著呂海在聽潮崖上那激動的神情,任紫玲開始有些想象得到,四十五年前,當時還只是一個很小很小的孩子的呂海,經歷了多么可怕的事情。

  呂潮生的診室內一下子就變得沉默下來。

  梨子這會兒把呂潮生取出來打開讓她們看的東西拎起,這些是當年呂家村的人染上了怪病之后的模樣。

  并不是照片,而是呂潮生后來自己憑記憶畫下來的東西。梨子看著這些病人的手腳長滿的密密麻麻的東西,不由得毛骨悚然道:“這……這東西真的魔鬼的詛咒嗎?”

  呂潮生搖了搖頭道:“我當年決定學醫,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找出這種病到底是什么。因為我并不相信所謂的詛咒。”

  “那你找到原因了嗎?”任紫玲好奇問道。

  呂潮生神情似乎并不確定道:“這么多年了,我也沒真正地碰到過這種病因。不過近這些年來,網絡發達了,很多的信息都能夠及時的傳播,我倒是在網上看到了一些關于這種病例的報道。”

  呂潮生把他辦公桌上的那臺舊式的電腦顯示屏轉了過來,不見之后找到了收藏的網頁,打開之后才緩緩說道:“這病例整個世界上發現的也不多,僅有十來二十例子。醫學上還沒有明確的定義,現在目前被暫時稱為‘墩布手’。意思是說,病人的手腳變異之后,會長出大量的角質細胞,變成了拖地的墩布一樣。應該是一種細胞變異的疾病吧。”

  “嗯……這東西的報道,我從前也有見過。”任紫玲點了點頭。

  她看著網頁上那個病人的照片,和呂潮生憑借記憶畫下來的畫像一對比,確實是十分的相似。

  “這病一下子就讓人的手腳變異,看起來像是墩布,也像是海底的珊瑚石一樣。誰也不知道它最后會不會把整個身子都長滿。但對當時的人來說,真的是太過恐怕。村子的那個黃老仙姑當年妖言惑眾,村民也就信了。”呂潮生搖了搖頭,“這件事情啊,我也藏了好些年。本來也打算等依云什么時候再來問我的話,我就跟她說的。”

  任紫玲沉默了會兒道:“醫生,這些圖,我能收下嗎?”

  呂潮生想了會兒道:“你要就拿去吧,反正現在也已經沒有什么作用了。”

  任紫玲一邊收拾道:“謝謝醫生。那么,我們先不打擾你工作了……梨子,我們走吧。”

  看著二人離開,呂潮生長長地吁了口氣,他靠在了椅子上,默默地點上了一根煙,閉上了眼睛,想著什么。

  或許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

  “這像是一些化學藥劑。”

  優夜搖了搖手上的試管,看著洛邱道:“至于里面都有些什么成分,會帶來什么效果,要檢驗過之后才能知道。”

  莫默這會兒皺著眉頭道:“前輩,你聽說過戰前在咱們這兒,那些鬼子做過的傷天害理的事情嗎?”

  洛邱看了莫默一眼道:“你是在想,當年發生在呂家村的怪病,是因為這箱子的東西引起的?”

  莫默點頭道:“這里頭,不是有一個格子是空著的嗎?而且還埋在了地下這么深的地方。如果不是我懂得五鬼搬運之術,恐怕也發現不了。當年那個老神婆那么急著把發病的人也一同扔下海里去,恐怕也是擔心這種東西會傳染,倒是她也不好交代。”

  莫默擰著眉頭道:“你想,如果真的是那老神婆用了這里頭的東西,讓人發病的話。只要她不繼續使用,而病人都死光了。那么呂家村也就會恢復到從前的樣子,不是嗎?這樣一來,用生人活祭的事情,村子的人不再染病的事情,不就可以竄在了一起,彰顯這個老神婆的神異,讓人信服嗎?”

  洛邱忽然道:“那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說的這樣,你打算怎么辦?”

  莫默理所當然道:“當然是把這件事情公布出來。那個老神婆被衛兵帶走了,自然沒有好下場。但當年村子里面有份參與的人,每一個都相當于幫兇。這樣的草菅人命,就一句只是受到了教唆就完事?然后當作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樣?豈有此理!”

  感覺到莫默心中那股爆棚的正義感,洛邱頗為欣賞地道:“既然要公布,那你打算怎么個公布法?”

  “這……”莫默一怔,他還沒有考慮到這一方面。

  洛邱淡然道:“這東西是你發現的……就算把我當作是你的證人好了。可我對于這個呂家村來說,終究也只是一個外來人。你只是在這里找到這個箱子,做出了推測,你覺得有多少人相信這就是當年事情發生的原因?”

  莫默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一些。

  洛邱這會兒嘆了口氣道:“姓黃的那個女人被人抓走的時候,她的把戲恐怕也就被曝光。這么多年過去,村民怎么可能沒有一個不曾想過當年那事情的不合常理?可是他們一直忌諱著不說,不是嗎?”

  莫默默默地看著這個找出來的箱子,異常的難堪。

  洛邱輕聲道:“并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認罷了。”

  莫默怒道:“這人!這人怎能這樣!”

  洛邱轉身,這被燒掉的房子是在地勢較高的地方。只要稍微眺望一下,就能夠看見呂家村的大半,他的聲音緩緩響起,“大概是因為……并不僅僅只是一個人吧。”

  是叫做:我們。(。)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