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章 白底紅日旗下裹著之物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說是到外邊逛逛,但是任紫玲和梨子反而沒有直接離開這個小診所,而是悄悄地來到了診所醫生看病的房間。

  任大副主編是那種職業觸覺十分靈敏的人。

  她從呂依云的口中明顯地感覺到了這個呂家村的人,似乎對與她奶奶死的事情十分的避忌。

  一個土生土長在這里十七八年的孩子都打聽不到的事情,她想要在短時間內打聽自然困難重重。而且像這種才開發了不久的封閉村子,恐怕還留著相當多的習俗。

  呂家村的人如果忌諱這件事情——那么就早一個比較好接觸,思想比較開明的人問一問。

  診所的醫生年輕的時候在外學習西醫,那么任紫玲就有理由相信,這位診所醫生會是思想開門,并且相信科學的人,應該就沒有什么忌諱的事情。

  “呂海的母親是怎么死的?”

  對于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這位自稱記者的女人的問題,診所醫生……呂潮生顯得十分的詫異。

  呂潮生皺著眉頭道:“這位小姐,你問這些做什么?那是死人,如果你想從她身上作文章的話,大可不必了。對死者不敬,你不怕有損陰德嗎?”

  任紫玲淡然道:“呂醫生,您學的是西醫,難道也相信這種神神叨叨的東西嗎?”

  呂潮生搖搖頭道:“陰德只是一種說辭。我的意思是道義上的問題。”

  任紫玲卻道:“那你們對一個小姑娘百般隱瞞,不讓她知道至親死亡的真想,也算是道義?”

  呂潮生若有所思道:“是依云那丫頭,然你們來問的吧。”

  任紫玲點了點頭道:“呂醫生看來是個明白人。”

  呂潮生嘆了口氣道:“其實,也不是你們第一個找我的了。好幾次,那丫頭也有悄悄地問過我。”

  他搖了搖頭道:“那孩子剛剛高考完……嗯,現在也長大了。確實,確實是有權利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情了啊。”

  呂潮生深呼吸了一口氣道:“好吧,我就告訴你們吧。不過還請你們冷靜點來看待這件事情。畢竟,那也是過往的東西。”

  呂潮生走到了一旁的柜子里面,蹲下身打開了最底下的抽屜,似乎取出來了一疊用報紙包裹好的東西。

  他在任紫玲的面前緩緩地打開了里面的東西,嘆了口氣道:“這要說起來,已經是四十五年前之前的事情了。”

  任紫玲目光一亮,她知道自己這是一擊即中了!

  這是樓房被焚燒過后的遺址。

  被大火燒的烏黑的木頭,如今已經腐朽成為了植物生長的養分。倒塌下來的泥磚散落,讓這里早就已經面目全非。

  只是從它們的一些框架的痕跡推斷,這樓房在幾十年前,大概是算得上富貴。

  洛邱把地上的一塊布滿了青苔的泥磚撿了起來。

  優夜這會兒輕聲地在主人身邊道:“聽說,當年住在這里的那個黃老仙姑被衛兵帶走了之后,這里就讓那些衛兵一把火給燒掉了。”

  “嗯……”洛邱把泥磚隨手一扔,拍了拍手上的泥塵,便走入了這火燒過后的遺址當中,一邊道:“那被送去祭祀的女人,應該就是呂海父親的妻子了吧。”

  優夜點點頭:“聽說,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呂家村素來都不與外人通婚。我想那個老仙姑大概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所以才會用這種幾乎指定一樣的方式吧。”

  洛邱一頓,好奇道:“這呂家村既然不歡迎外人的話,那么這黃老仙姑為何……”

  優夜似乎早就想到了自己的主人會有此一問般,這會兒輕聲應道:“是這樣的。這黃老仙姑本身也是呂家村的人,原姓也是呂。后來突然有一天,她就改姓成為了黃,說是有仙人托夢給她,告訴她前世其實是仙人的孩子,因為觸犯了天條才打下了凡間,讓她在凡間歷劫,只有劫難過了,才能夠返回天上。后來就是一些小把戲之類的表演。”

  洛邱點點頭,就在此時,他目光忽然轉到了一個位置上。

  那是一堵還沒有徹底倒下來的墻壁。

  優夜這會兒便看著那墻壁,略沉聲道:“什么人躲在那里?”

  女仆小姐的指尖已經悄然地冒出了一簇小小的黑色火焰。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墻壁后便傳來了一把聲音,“前輩別慌,是晚輩!”

  只見從那墻壁之后冒出來了一張臉,那是站起了身來的——龍虎山天師道的當代傳人,莫默。

  洛邱一愣。

  他下意識道:“哦,在那旅館找……嗯,找人伺候的人,果然是你啊。”

  莫默原本還打算跳出來的,這會兒一聽,頓時整個臉都垮了下去一般,他大驚似地連忙擺著雙手道:“前輩!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莫默簡直異常的憂傷啊!

  這事情要是傳出去,要是傳到了神州大陸的修道界里頭去,要是傳到了他還在山上閉關清修的師傅的耳邊去,那他這個龍虎山天師道的傳人這輩子的名聲還要不要的啦?!

  看著洛邱沒有太多反應的模樣,莫默聳拉著腦袋,近乎哀嚎般道:“真的……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啊!”

  這個家……該不會是一個逗逼?

  洛老板悄悄地想著……他搖了搖頭道:“沒事,就算你有什么特別的愛好,我也沒有興趣知道。也沒有興趣和什么人說。”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樣的啊,前輩!”

  若說莫默對這個看不出虛實的前輩多有一些敬畏之心的話,那么對于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女人,則是有一種仿佛隨時都會道心破碎的感覺。

  但這女人……似乎萬事都以這位前輩為主啊。

  像是仆人一般。

  莫默越發弄不清楚這位前輩的來歷……或許是什么駐顏有術的老家伙?

  雖然聽師傅說過,這比不上古時候,很多門派都已經湮滅在歷史長河之中,不少的奇功異術都已經失傳,但神州大地地大物博,未必沒有一直傳承很好的修道之人存在。

  依然還存有一點小心思想要和這位前輩好好地比試一番,印證自己能力的默默這會兒暫時按下了心中的念頭,“前輩,你也是追查這個老神婆的事情而來的吧。”

  既然百辭莫辯,那么就……我換一個話題還不行嗎??

  “好奇看看。”洛邱點了點頭。

  莫默笑了笑,這才從那墻壁后跳了出來,“我想也是。實不相瞞,我剛剛還在想,要是前輩你的話,大概也很快會找到這個地方來。”

  看著比自己先到的莫默,洛邱心中一動道:“你是不是發現了什么東西?”

  莫默這會兒嘿嘿一笑道:“是早來了一會,不過還真是發現了點東西。前輩請跟我來!”

  莫默把二人領導了那扇還沒有完全倒下的墻壁之后,看著一塊應該是被莫默不久之前清理過的空地。

  剛剛清理過的空地,泥土也是焦黑色的,莫默這會兒輕笑一聲道:“聽說這當年曾經被衛兵打砸過,所有的東西都已經抄走……不過這地下似乎還埋著東西沒有被發現。”

  洛邱沒有問莫默是怎樣發現地下還有東西的,只是靜靜地看著莫默接下來的舉動。

  只見莫默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右手食指和中指伸出合攏作了劍型,然后點在了自己的眉心之上。

  一點金光在他的指尖一閃而過,隨后莫默極快地以手指指著面前的空地:“五鬼搬運!”

  龍虎山抓鬼降妖,似乎也有養鬼仆的方法。

  所謂的五鬼……洛邱倒是沒有看見有五只鬼魂,只是看見了一團黑霧這會兒飛快地從莫默腰間的一個布袋冒出,然后沒入了這片泥地之中。

  不久之后,就有什么東西,緩緩地從泥土之中鼓起,然后鉆出。

  那是一個箱子。

  莫默此時再次揮出手指一點,那箱子的鎖頭便自動彈開。而那團黑霧在箱子上一卷之后,便把箱子給打來開來。

  雖然比不上洛邱那種念頭所動便能夠辦成的能力,但其實也頗為方便。

  那黑霧這會兒在空氣之中轉了一圈,就卷入了莫默腰間的布袋之中。

  莫默這會兒臉上有得色般地在洛邱的面前揚了揚眉頭,好像是個孩子在顯擺般。

  洛邱卻沒有在意莫默的小得意,只是皺了下眉頭。

  看到的是這個箱子打開之后,首先映入視線之中的一塊布,布上的圖案……白底,紅色的圓。

  這恐怕是最常見的某個島國的國旗吧?

  莫默這會兒也注意到了這塊布,他擰著眉頭道:“這……這老神婆是怎么回事,家里埋在的箱子為什么有這種東西?”

  “下面還蓋著東西。”洛邱道:“看看是什么。”

  女仆小姐會意,這會兒便走到了箱子面前,伸手把這塊布掀開。只見這箱子里面打造了縱橫交錯的數十個格子。

  這些格子之中,只有最上面的一排的其中一個格子是空掉的,而剩下的格子之中,都放置著一根根的——試管。

  優夜頗有興趣地把其中一根試管拎了出來,放在陽光之下打量。

  裝載了半根試管的是一種藍綠色的液體,恐怕是因為放置的時間太長的原因,試管的底部甚至已經沉淀出來了一些細微的顆粒。(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