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最厲害的是用刀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其實只是隱去,而并非離開。

  當洛邱看著于華那身體變化的時候,臉上并沒有太多的驚訝之色——他頭一次向俱樂部購買者這種同步個體思想的能力。

  并不是單純地買來一個人過往的情報,而是徹底地了解著一個人的思想。

  這樣的花費自然比購買過往情報要昂貴得多。但有人為了喜好可以一擲千金,洛邱自然也能因為心中憤怒而不計較壽命上的損失。

  “慶幸的是,他還沒有到絕望的時候。”看著于華那一diǎndiǎn的變化,洛邱淡然道:“這家伙是米迦勒會所藏在這邊的那批貨買家那邊的人,手頭上有米迦勒會所流出的秘藥,可以短時間內強化身體的能力,應該是類似non使用的那種秘藥之類的東西。”

  “短時間,應該不是完整的產品。”優夜想了想道。

  洛邱diǎndiǎn頭道:“但也足夠讓見識過它威力的人把它當作是救命的東西……也正因為他還藏著這種東西,才讓他覺得自己還有翻盤的機會。不然我可沒有這樣輕松。不過葉叔叔會找來這,看來他們之間的接觸更早一些。”

  洛邱搖了搖頭,“算了,既然來了就來了。畢竟小春姐姐那一份,葉叔叔更加適合。”

  優夜只是微微一笑。

  她明白洛邱口中沒有那么輕松所指的是什么——于華有著近乎走火入魔般的復仇心,這人偏執的思想很容易就引起俱樂部交易機制的降臨。

  如今遲遲沒有出現,自然是因為這家伙還沒有到覺得自己已經絕望的時候。

  女仆小姐退到了洛邱的身后,一方面是不打算擋住自己主人的視線,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希望自己的主人能夠在近的地方,看看接下來的龍爭虎斗。

  她能夠感受到洛邱的怒氣已經稍微平復了一些——但并不認為自己的主人會這樣輕易就放過于華。

  只不過是因為,受到侮辱的并不僅僅只有主人的父親,還有另外一位……來自那位小春小姐的墓地被破壞的憤怒,自然應當由葉言先生來解決。

  在這個國度生長的人,都把孝道看得無比的重要。

  甚至因為于華的這種行為,就讓那門提前從自己的主人身上出現,就可以看得出來,這種情緒的沖擊對新主人有多么的強烈。

  根源之門提前出現了。

  優夜微微地想到:雖然依然不可原諒于華做過的事情,但就他激怒了新主人的這一diǎn來說,稍微說一聲多謝吧。

  當葉言和馬厚德馬sr走到墓地的時候,拿著手電筒的二人同時皺起了眉頭。

  二人看見一個赤/裸著上身的男人,此時正跪在地上,雙手護著自己的門面……以及那暴露出來的,充滿了力量感的恐怖肌肉。

  眼前的這個怪異的男人,此時卻緩緩地站了起來。

  馬sr直接就沉聲道:“你是什么人?半夜三更在這里做什么!”

  于華的目光一下掃過兩人,他的聲音變得遠比正常時候的低沉了許多,“葉言,馬厚德,都來了嗎……正好,我一并解決掉你們,不用浪費功夫!殺掉你們之后,接下來就是那個該死的家伙了!”

  葉言皺著眉頭道:“我認識你?”

  于華冷笑一聲道:“怎么,能找到這里來,難道還沒有想到什么嗎?忘記那個死人地里面挖出來的玉鎖是怎么送到你手上的了?”

  “是你!”葉言瞇著了眼睛,語氣之中盡是憤怒之色!

  于華哈哈大笑道:“生氣了嗎?但不僅僅只有這些——你知道自己為最近為什么會這么倒霉嗎?不怕告訴你!從你兩個月之前搗破的那個地方開始,你就已經一步一步地落入我的控制之下。”

  那秘藥入體之后,于華不僅僅獲得了強大的身體能力,甚至還有不斷涌出的興奮感和快感。他實在是忍不住在葉言的面前說出一切,看著對方那憤怒和怨恨交集的神情——這讓于華覺得,實在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

  他看著葉言,嘲弄似地道:“你覺得你為什么那么輕易就在那個窩diǎn找到那群臭警察背地里做過的骯臟東西的線索?你真的以為是有人這么大意嗎?如果不是我故意安排的,你以為你能夠找到?哈哈哈,痛苦嗎?四年前你因為那件案子,獲得了莫大的功績,然后開始平步青云,但是四年后,你反而成為了黑白兩道追殺的人,像是一個過街老鼠一樣!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吧!多么的落魄,多么的不知所謂!”

  葉言一聲不吭。

  馬sr卻憤怒地為自己的兄弟出聲,“干!你的算個什么東西?我老弟到底得罪了你什么,你要這樣對付他?你的真是個畜生,人死為大,你居然連死人的墓地都不放過?!”

  于華冷哼一聲道:“不僅僅是葉言!還有你這個豬頭!馬厚德,告訴你,我的名字叫做……于華!我是于正德的兒子!不僅僅是你們兩個!還有四年前一起行動的那幾個人,甚至是你們的家人,我一個都不打算放過!”

  馬sr一愣,葉言也是微微地張了張口,看著于華的目光已經截然不同。

  “麻辣個巴子!你老子四年前弄成多了多少無辜死亡,我聽說他一年前在獄中死掉了,簡直高興得不行,當天晚上就喝了個大醉!”馬厚德冷哼一聲道:“可是我不夠盡興啊!今天勞資我就來一個痛快!”

  于華忽然冷笑一聲:“就憑你?當年也不過是躲在了一旁,最后沾了diǎn功勞的縮頭烏龜嗎?”

  說著,于華猛然之間一躍而起,一下子跨出了三米多的距離,極快地沖到了馬厚德的面前,掄起了拳頭就朝著馬sr的面門打去!

  “小心!”

  葉言危機之中把馬厚德推開,一手抓在了于華的手臂上,猛然用力一扭,身體側轉,狠狠地用膝蓋踢在對方的腰側之上!

  那腰間的肋骨十分的脆弱,這樣的攻擊輕松就能夠弄斷。然而于華卻像是沒事般,身子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葉言不由得大驚失色……他猛然之間想起了另外一個家伙——non!

  那家伙也是這樣,身子像是鐵打的一般!

  葉言心念急轉,并沒有停下來,使出了全身的勁力,手掌一下擊打在了于華的下巴上,同時另一手臂彎曲,手肘狠狠地撞擊在對方喉嚨下的鎖骨位置!

  這一下的變招又狠又快!

  不料于華此時依然像是個沒事的人般,低下頭來,獰笑道:“我本來打算跟你好好地打一場的,不過現在沒有必要了!這可是我做掉了我那個師叔之后,才從他那里繼承過來的力量啊!早知道他還藏著這種東西,我當初就不會……哼!死吧!!”

  一擊重拳下來!

  葉言雙手握拳擋在前面,卻像是遭受到了小車撞擊般,整個身體都倒飛而出,這種非人的勁力實在太過可怕!

  感覺兩根手臂都像是麻木了般,葉言駭然地看著了于華。

  只見他此時面上帶著戲弄般的笑容,像是戲弄老鼠般,一步步地朝著自己走來,“八極?就只是這樣嗎?果然,當年你能夠打敗我父親,一定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

  葉言沒有說話,只是將身體的重心略微地下移著。

  嘭——!

  可就在此時,自于華的背后,猛然間響起了一道響亮的聲音——槍聲!

  于華的身體跟著一個踉蹌,直接跪倒了在地上。

  他的腿部,被子彈擊穿了!

  “干!”那遠處的馬厚德這時候大罵道:“你那個眼睛看到勞資我當年是打醬油出來混的縮頭烏龜?勞資我當年耍的是巴雷特82a1,打的是輔助!!”

  雖然人到中年發了diǎn福,雖然肚腩已經dǐng在了皮帶上面,可是單臂擎著手槍的馬sr卻威風堂堂!

  “哼……先解決了你!”

  此時的于華卻猛然從地上站了起來——那流著血的小腿,似乎沒能夠成為他的阻礙一般。他的行動依然的迅速!

  馬sr大驚之下,接連開了好幾槍,分別射在了于華的腿上,肩上,卻半diǎn沒能夠阻攔得了對方!

  這家伙,完全像是一個不怕痛的怪物一般!

  馬sr咬了咬,那槍頭正對著于華的額頭,可是這瞬間,于華卻忽然之間一矮,貓躬般地沖到了馬厚德的面前,輕松地把人擊倒了在地上。

  “你第一次就可以殺了我!”于華不屑地冷笑道:“可是你們這些做警察的就是白癡!永遠想到的都是只抓人!你們堅守著那些信條,反而是你們致死的原因!”

  眼看著于華那恐怖的拳頭掄起的瞬間,深知道馬厚德根本承受不了這樣的重擊,葉言猛然道:“于正德就是一個廢物!”

  于華一下子停下了手,把馬厚德手上的槍一把搶了過來,五指用力竟是把手槍直接捏成了一團!他把馬厚德一下子扔飛,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你說什么?你敢再說一次?”

  “說多少次都可以!”葉言冷笑著:“他確實只是一個廢物,不然為什么會敗在我手上?鷹爪功?雞爪吧!”

  “我先打碎你的嘴巴!”于華雙眼猛然通紅,二話不說就朝著葉言狂沖而來!

  這幅身體不怕疼痛,擁有無窮般的力氣!

  不過兩三下的過招,葉言便失去了抵抗之力般,直接被于華按在了地上!他捏住葉言的脖子,獰笑道:“我發覺你好像是受了傷,所以打算再給你三天時間,讓你好好養傷之后可以陪我正真打一場,不過現在沒有必要了!臨死之前,你還有什么話打算說的嗎?”

  葉言從喉嚨中擠出話來:“你……說的沒錯……”

  就在此時,葉言的手掌猛然間一揮,仿佛有一抹寒光射出,正對著于華的雙眼而來。于華本能地扭頭躲開!

  可就在此時,一瞬間的松懈,葉言的手掌便飛快地在于華的手腕上一抹而過!

  感覺不到痛楚的于華此時大怒,正想指捏捏碎對方喉骨的瞬間,卻發現雙手仿佛一下子沒有了力量似的!

  被壓著的葉言此時瘋狂地扭動身體,滾到了一旁,同時手掌也飛快地在于華的腳腕位置直接一抹過去!

  于華更是大怒,正打算追擊的瞬間,卻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無論如何都站不起來!他不由得大驚失色,“你……對我做了什么?”

  葉言摸著自己的脖子,咳嗽了兩下,才沙著聲音道:“你說得沒錯,我打敗你父親確不太光彩……因為我最厲害的是用刀。”

  他的手掌反轉過來,只見拇指此時正夾著一把小小的匕首,“尤其是這種小刀!最鋒利!”

  “你……”于華一下子恍然過來。

  他的手筋,他的腳筋,已經在剛剛的瞬間,被徹底割斷了!

  于華驚恐之下,瘋狂地挪動著自己的身體——手腳的筋都已經被割斷,他此時只能夠靠爬的方式!

  葉言快步地走來,手上的小刀直接刺入了于華背后的肩骨,以及腿部膝蓋上,徹底地封住了他行動的能力。

  他看著于華那仍自恐怖的肌肉,淡然道:“你父親沒有告訴你,智商也是一種實力嗎……這么容易就被激怒,真是廢物!”(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