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一十八章 最是害怕那心中的過往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親手把坑內的之物都掏干凈之后,洛邱才抓起一把把的泥土,把這土坑填平了。

  洛邱才站起身來。

  優夜見狀,在那男子扔掉的袋子之中找出來了兩瓶的礦泉水,便走到了洛邱的面前,伺候著把雙手洗干凈,最后取出方帕擦拭干凈。

  墓碑之前跪著的男人,已經不知道磕下了多少個的響頭。他的雙手用力地按著石板,手臂上扎實的肌肉瘋狂地鼓脹著,卻始終沒有辦法停止自己的身體。

  天地君親師,跪天跪地跪父母,可如今卻要跪著一個死人,并且還屈辱地磕頭,比起這種來自身體的壓逼,那種來自心靈的憤怒,更是讓這男人怨恨難平。

  他瘋狂般地撐起自己的身體,拼命地仰著自己的腦袋,甚至咬緊了牙關,臉色已經漲至充血般的鮮紅。

  可他這次的反抗并沒有堅持多長的時間——已經洗干凈了雙手的洛邱此時一言不發,直接抓去了這男人的頭發,伸手狠狠地把他的腦袋壓了下去!

  這一下,比之前的所有都要響亮得多!

  洛邱壓著男人的腦袋,看著他全身都在反抗的模樣,平靜地開著口……平靜之中,蘊含著一種很難會從他身上看見的冷意,“你感覺到了屈辱吧?憤怒,怨恨,各種各樣,對嗎?”

  “啊——!!”男人狂叫了一聲。

  洛邱深呼吸了一口氣道:“那你知不知道,這是我父親的墓?我眼看他的墓地被人埋著那些東西,作為人子,我的心情又是什么?”

  洛邱雙眼一瞇,再一次抓著男人的頭發把他的腦袋給提了起來,隨后又狠狠地摁在了地上。

  原本掙扎中的男人一下子停了下來。

  他的臉已經被按著,直接貼在了石板之上。從額頭上流出的鮮血,讓他的整個臉龐看起來猶如惡鬼般的猙獰,“你……你是這個人的兒子?”

  “你在我父親的墓地上埋著這些東西,也不查清楚嗎。”洛邱抓起男人的腦袋,“你的目的是什么?”

  那男人忽然冷笑了一聲,卻整個人早就因為連續撞擊石板,而變得虛弱,但他仍自嘴硬道:“我喜歡啊,怎樣?有本事你殺了我……至于想要從我口中知道?沒門!”

  他獰笑了一聲,似乎是正在欣賞著洛邱的臉色般……但看著洛邱目無表情的模樣,忽然咧開嘴道:“對了,那些東西是我隨便找來。事實上,我還撒了一泡尿!哈哈哈哈哈!!!我今天還想要拉屎!”

  這人的眼神極為的瘋狂,明知深陷在絕境之中依然還瘋狂地惹怒著對方。

  這是一個完全不怕死的瘋子。

  洛邱眉頭一挑,他幼年過,有過夢想有過憧憬,牙牙學語過,也消沉低落過整整幾年的時間,可這人生到現在幾乎都算得上是平靜過去。沒有必要和人慪氣,至于爭執大多數是浪費時間的事情,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說也說不過誰,別太較真就好。這種心態自懂事以來就一直維系著,可今天在碰見這人的時候,可謂是一夕破功。

  他面相依然的平靜,可內心卻如驚濤駭浪般。

  并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此時已經大怒于無形之中的女仆小姐眼中的殺機幾乎像是化作了實質般,她正打算出手,希望主人能夠把這個男人交給她來處理。

  活過了數百年的時間,那些不怕死的人女仆小姐見得太多,可要是真要動手的話,還沒有見過哪個真的能夠口硬到最后關頭。

  可就在這個時候,洛邱抓著這男人頭發的手指忽然張開了一些,從抓住頭發變成了抓住他的額頭。

  女仆小姐在背后看不見,但是這個男人卻無比清楚地看見,洛邱那泛著妖異銀色的雙眼。

  “你叫做于華。”

  “你怎么……”男人……于華神情微驚。

  洛邱索性直接閉上了自己的雙眼,自顧自般地道:“不僅僅是我父親的墓地……在這之前,你甚至把小春姐姐的墓地也……哼,好呀。”

  “你……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微驚邊做了大驚,于華瘋狂的眼神一下子便瘋狂不起來。

  “是你讓你葉言住入和平旅館的,目的只是為了方便監視他。你這樣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報仇。葉言不過只是第一個人,接下來應該是馬厚德,馬厚德之后是……”

  洛邱一連說出來了好幾個的名字。

  于華此時大驚失色,他雙手同時抓住洛邱抓著他額頭的手腕,拼命般地打算想要掙脫而出,可這手掌仿佛變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似的,根本無法撼動。

  瘋子不怕死,但卻無比恐懼這種別人一口一口說出心中秘密的時候。

  “四年前,發生在本市的那件特大罪案,當時的主腦……是你的父親。一年前的這個時候,你的父親在獄中去世。過兩天就是他一年的死忌,你的復仇計劃,就從三天后開始……第一個就是葉言。”

  洛邱忽然放開了于華的額頭,淡然道:“不,你的復仇計劃已經開始了,從你破壞小春的墓地開始。葉言是你的第一個目標,你想要激怒他,三天之后你讓他來這里,讓他再一次憤怒。你是想要看著他在憤怒和痛苦之中,死在你的手上……”

  會害怕……那種真真正正的害怕。那種所有秘密都在自己的面前,通過別人的口中說出來的害怕!

  沒有秘密可言,所有心思都被看穿,就像是扒光了一切外衣!

  “沒準你的復仇計劃真的能夠成功。”洛邱站起了身來:“畢竟你為了復仇,足足準備了三年的時間。你知道自己不是葉言的對手,所以一直苦練武功……鷹爪功,對嗎?”

  于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洛邱……他該不會,連那件事情也……他的心臟下意識地瘋狂跳動著。

  “這種正宗的鷹爪功需要用秘傳的藥水浸泡,讓自己的指骨得到強化,變得遠比從前的堅固。但是這種藥水的配方只有鷹爪功的真正傳入才有,也就是你父親的師弟,你的師叔。你為了能夠得到這種藥水,甚至……”

  “別說了!!”于華一瞬間變得異常激動。

  “你師叔喜歡的是男人。”洛邱冷笑一聲道:“于是你,不惜……”

  “別說了!!!”

  這才是埋藏得最深的,最丑陋的秘密,不怕死的人,卻無比驚恐地面對那種來自內心的屈辱。

  打算激怒對方的瘋子,現在被徹底地逼到了崩潰的邊緣。

  墓園夜風吹來,于華還沉浸在那段難受的經歷之中,卻聽見洛邱淡然道:“你打算再一次激怒葉言,但你不知道,在那之前,你已經成功地激怒了另外一個……激怒了我。”

  語言的攻擊還在繼續。

  “要報仇的方法實在太多,沒有必要為了報仇而去苦練武功。你知道,甚至你去年死掉的父親也知道。但是四年前,你父親就是在子彈用盡的情況之下和葉言纏打,最終輸在了他的八極拳之下。你父親自小就是個練家子,自然你從小也就是一個練家子——你父親臨死之前抓住你的手,告訴你,一定要打敗那個男人。”

  “你的父親,對你來說就像是天神一樣。他怎么可能被打敗?他不可能被人打敗——只要用自己的雙手,親手把葉言擊敗,你的父親,才會又一次成為你心中無所不能的神。你甚至欺騙你自己,你父親只是被葉言所暗算,他根本不是在正面交鋒之中被打敗的。為了這一份堅持,你甚至去做了你師叔的男寵!”

  “整整半年的時間,你都把自己當作是女人一樣,去伺候著你的師叔。”

  一言誅心。

  兩相互換。

  于華宛如失去了靈魂般,整個人都癱軟了下來。他緩緩地抬起頭來,看著洛邱,目光散落。

  但是散亂的目光卻很快就重聚了起來。

  于華幽幽地道:“我發過誓,永遠都不會讓自己想起那些東西……你,去死吧!”

  他猛然之間雙腿蹬了起來,雙手交錯在胸前,十根手指卷起成為了爪狀。

  這便是鷹爪功。

  可這鷹爪功也不過時用藥水浸泡強化了指骨,讓手指的力度變大,它就算能夠輕易捏碎骨頭,卻無法敵得過作為俱樂部老板的那一身龐大的類似念動力的詭秘之能。

  變相是撞到了一扇透明的墻壁般,于華化作了鷹爪般的左手地在空氣之中折返。那種像是用自己的手指去撞擊鋼板般的痛楚,幾乎讓他指骨直接爆裂,至于左手的鷹爪功,更加是直接破功。

  于華驚恐地連連后退。他的左手藏于背后,五指大大地張開,徑直地顫抖著。

  他心中早就泛起了驚駭之色。

  不料洛邱此時卻忽然道:“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夠提起我。我的那份,暫時留著……但你欠小春姐姐的那份,也該是時候還給葉言了。”

  于華一愣——他還沒有搞清楚這個詭秘莫測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打算,卻看著對方一步一步地后退著……消失著。

  冷風一吹,于華忽然打了一個冷顫,他茫然地看著四周,墓園變得再一次的安靜……萬籟俱寂般,陰陰森森。

  但他忽然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似乎又有什么人正朝著這里趕來。

  “什么人在哪!”

  他甚至聽到了那來人的聲音……那是葉言的聲音。

  于華狠狠地看著四周,宛如草木皆兵般。

  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瘋狂之色。

  他忽然撕開了身上的衣服,一手抓在了脖子上佩戴著的一根金屬鏈子的吊墜上。他把吊墜從脖子上扯下,雙手一擰,那吊墜便從中射出了一根小小的利刺。

  他用這根利刺朝著自己的心臟扎了進去——僅僅只是瞬間,于華便滿臉痛苦之色地跪倒了在地上,臉上浮現出大量的血管……(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