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六章 精打細算的羊泰子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第三天。

  對于工作的人來說,經過了兩天的臺風天氣,從天文臺發布的臺風漸漸過境的消息無疑是這兩天聽到的最好的消息。只是仍舊的綿綿陰雨天,對于出行的人來說,依然還是不方便。

  商業街早上完全處于蕭條的模樣,但是俱樂部卻來了一個客人。

  “這是芷江出產的上好玉蘭片,小小心意。”

  看到羊泰子遞過來的袋子中裝著的幾包玉蘭片,女仆小姐微微一笑便收了下來,自然得像是自己親自在超市之中采購的一樣。

  “貴鋪老板可在?”羊泰子看著優夜,有些忐忑不安地問道。

  并不是他愿意過了這么長的時間才再次到來。只是上次在那么有限的時間之中擊殺鬼王通天,他也是幾乎拼了老命。那天之后,便覓地養傷去了,這兩天才好轉了,才再次出來蹦達。

  只不過幫助了鬼王通天,似乎隱隱有了冒犯這個詭秘之地的意思……那天俱樂部的女仆小姐雖然什么話也沒有說便離開,可羊泰子哪能當作是沒發生過啊?

  羊泰子懂得投其所好的道理,與其送些身外之物,倒不如送些喜好之物。牢牢地記下了優夜那天問過玉蘭片到底是什么的事情,這個老道士就托人弄老了幾包品質最好的。

  女仆小姐臉上帶著微笑道:“主人在樓上午睡,馬上下來。”

  即使是成為了俱樂部的老板,洛老板的三餐還有作息時間依然沒有改變過。

  羊泰子點了點頭,“無妨,貧道在這里等著便可。”

  他坐了下來,坐得十分的筆直,并且閉上了眼睛,連目不斜視也省去,儼然有著一份修道人的古井無波。只不過在這個老道士的心中,卻是另外一種想法。

  羊泰子已經記不起來,到底有多長的時間,自己是作為等待的一方了。

  那應該是他還在山上學道,每天早早到了觀堂,跪坐蒲團的七十年前了吧。

  “抱歉,讓客人久等了。”

  自樓梯下來的洛老板知道是羊泰子,似乎也隨意了一些。

  羊泰子睜開了眼睛。

  他今天過來主要是為了兩件事情。其一:確定一下俱樂部在鬼王通天這件事情上的態度。其二:自然是關于白玉牌的下半部分功法的內容。

  坐下來的洛邱先是喝了一口優夜準備好的紅茶提了提身,才開口道:“道長這次過來,是打算完成上次的交易了嗎?”

  只是詢問交易的事情嗎?羊泰子心中暗自地計較了一下,看著對方似乎也沒有提起鬼王通天的事情,暗自松了口氣。但也并不能夠就這樣簡單地就確定下來。

  這個老板在他看來,實在是很難猜透心思——不過既然對方不主動提起,那么他就絕對半句也不說。

  “并不是上次的交易。”羊泰子深呼吸一口氣道:“貧道這次過來,是為了做另外的生意。”

  洛邱好奇道:“說來聽聽。”

  羊泰子沉吟了片刻之后道:“我希望貴鋪能夠為我出手一次……”

  羊泰子開始講述一些他為什么那么窮的原因。

  原來,十年前,這個老道士修煉的山頭來了一只十分強力的妖怪。傳承了無數年的師門到了現代,就只剩下羊泰子師徒二人的道場,直接就被這只強力的妖怪給霸占了過去。

  失去了山頭的師徒二人后來找了個普通的山頭。老道士一心想要奪回老祖宗傳下來的道場,所以千方百計地想要尋回失落的功法。

  后來漸漸了解過現世非正常人圈子的洛邱,也從優夜的口中知道一些現代非正常生物們的處境。

  就像是那些最為常見的傳統文化和手藝一樣,東方的修道士也走上了沒落的道路。修煉難,修煉累,適合修煉的人越發難找,環境污染讓修道士的處境并不見得比妖怪們好上多少。

  羊泰子雖然也是東方修道界之中眾多沒落的一支,但卻是為數不多的依然還占據著優厚修煉環境的一支。

  在你難我難的大環境之下,極個別兇殘成性的妖怪會走上殘殺的道路,殘殺同類,或者把目光對上這些還擁有古老資源的修道士。

  聽說每一個地方都有每一個地方的圈子,因此在聽完了羊泰子的講述之后,洛邱便繼續好奇問道:“道長的山頭既然別人占去,為什么不找一些同道中人?”

  羊泰子臉有尷尬之色道:“這……貧道山頭被占,而且還是妖怪,此事……實在是不方便外傳。”

  洛邱一愣。

  敢情就算是修道士,也還是有臉皮掛不住的情況啊?

  沉吟了片刻,洛邱點點頭道:“道長這次是想要讓我們幫你把道場奪回來是嗎?”

  羊泰子點了點頭,卻又搖了搖頭,打著小算盤道:“我打算用我的壽元當作是交易金,我應該還有七十年的陽壽,不知道我需要多少的壽命,才足夠把這只妖怪重傷,下降到只剩下一半左右的功力?”

  修道士知天命,到了羊泰子這種程度對于自己能夠活多長的時間,心中自然有數。

  洛邱老板道:“妖怪的本體是什么,叫什么名字?”

  “是一只活了三百五十年的蟒蛇精。名字的話,它自稱‘黑水’。”

  洛邱緩緩地閉上了雙眼,不久之后才睜開眼睛道:“五十年。”

  “好!那就五十年!”羊泰子一口確定了下來,“簽下契約吧!”

  老道士的爽快讓洛邱感覺到了意外……但是這家伙大概是研究過俱樂部的交易方式,直接就說下了簽下契約合同這樣的話,生怕對方會反悔似的。

  羊泰子火速離開,約定了十天之后,在他那山頭下的一個小鎮上碰面。

  洛邱看著羊泰子急忙忙離開的模樣,忽然道:“這位道長看來也是不容易。”

  優夜捋了一下頭發,把秀發捋到了耳后,“重傷了黑水之后,他應該能自行滅殺,取回自己的道場。想來在他的道場之中,還有什么足夠他買回來用掉的壽命吧。所以也不會選擇用掉價值更高的靈魂一類的東西來選擇直接滅殺目標。“

  洛邱沒有在意這些,站起身來道:“我下午有點事要回去學校一趟。不知道秦初雨是怎么處理教授的事情,學校的教務處通知我今天回去。”

  優夜點了點頭,安靜地送著洛邱出門。

  出門之前,洛邱轉過身來道:“耳環帶上了,挺好看的。”

  女仆小姐才露出了一道淺淺的笑容。

  葉言忽然睜開了眼睛。

  這種陰雨的天氣讓他自然地生出了一絲的倦意。只是從桌子上的某部儀器忽然傳來的響聲,一下子就讓他清醒了起來。

  他連忙走到了窗邊,看著高倍鏡,飛速地移動著,隨后舔了舔嘴唇,吹了個口哨:“終于舍得出來了啊。”

  黑色的皮質風衣一揚而起,披在了身上,他走到了鏡子面前,用梳子梳攏著黑發,才掛著一道微笑,也出了這個蹲了好久的門。(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