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五章 輪回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懸浮在房間之中的影子,那張幾乎一模一樣的臉……

  黑豹哥手腳冰涼,看著這道鬼影,一下子就激起了潛藏的兇性。說什么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

  有種被逼迫到了絕路般感覺的黑豹哥猛然一下就朝著那鬼影沖去:“來啊!!來啊!!老子連鬼也掐死!”

  如同絕代兇人般的黑豹哥卻是一下子從那鬼影的身體穿了過去,但他的身體卻沒能夠停下來,像是有一股巨力推動他的身體一樣,直接砸在了墻上,整個人便失去了意識。

  摁著門的小弟此時一看,更加是瑟瑟發抖……只是房門卻一下一下地傳來了沖撞的感覺。他感覺自己快要壓不住了!

  嘭——!

  房門最終還是一瞬間被沖撞了開來!

  小弟整個身體被狠狠地撞開,腦袋一下子就磕在了一邊的柜子上,昏迷了過去。而此時,打開的房門外,劉昂緩緩地抬起了頭來。

  他身上的虛影似乎更加的凝練了一些,那張巨大的,裹著他身體的臉也更為的清晰!

  劉昂的目光帶著陰冷,尖叫了一聲:“老鬼,果然是你!這兩天,我總感覺身邊有什么東西在……是你!果然是你!你來找我的對不對!你來找我報仇的對不對……你來搶我的東西的對不對!”

  那一直沉默著的鬼影,像是露出了嘆息一般,忽然之間化作了一卷灰煙,朝著劉昂直接卷動而來!

  與此同時,劉昂身上裹著的虛影也一下子爆射而出!

  兩道虛影最終碰撞在了一塊,瞬間產生了一股推力,把劉昂的身體掀飛,向后滾出了走廊!

  這一個瞬間,房間之內,兩團的虛影一下子纏繞在了一塊,整個房間之內掀起了狂風!

  滾開了的劉昂此時從地上爬了起來,卻像是打了個激靈般,看著那房間之內的詭異景象,整個人驚叫了一聲,瘋狂地朝著樓下逃去!

  發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想不起來……他能夠想起來的,就只有這一兩天,自己無時無刻都好像感覺到身邊有什么東西在窺視著他一樣!

  那張臉……那張帶著冷笑的,那張帶著怨憤的臉——他的父親,劉建明的臉!

  “鬼……有鬼……”

  驚恐的劉昂一路地跑到了大廳上,一下子絆倒了什么,倒在了地上。一摸之下,發現竟然是一個人。

  屋外的閃電亮起,白光讓劉昂看到了這人的臉……吐著舌頭,瞪大了眼睛,死去了的人臉!

  轟隆——!

  劉昂驚叫了一聲,此時卻看見那二樓的走廊上,一道身影正一步一步地走動著!

  那走廊上的身影一下子看了下來,一張老臉無比的清晰。劉昂仿佛是聽到了這身影不停發出的聲音,像是在叫著他的名字一樣,“劉昂……劉昂……我的好兒子啊……劉昂……劉昂……”

  一下一下地喊著他的名字。

  劉昂整個身體都哆嗦了起來,腦袋不停地顫動著,“要來取我的命了,要來取我的命了……要來搶我的寶貝了……”

  鬼影,從樓梯上,一下一下地走著下來。

  劉昂目光游離不定,感覺心臟跳的飛快起來。他死死地捂住了自己脖子上的項鏈,極大的恐懼讓他全身顫抖,毫無力氣。

  忽然……一張黑色的卡牌進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那是從地上尸體旁邊袋子里頭,緩緩地飄出來的黑開。它來到了劉昂的面前。下意識地,劉昂抓住了這張黑卡。

  他想到了那個地方,他想到了那間俱樂部,他想到了那個詭異的老板。

  “救救我,救救我……快來救救我!”

  可就在此時,那鬼影卻猛地一下化作了灰影,像是無比焦急般,一下子就了起來!

  鬼影伸出了手,像是索命的厲鬼般,直接就朝著劉昂抓來!心中早就嚇破了膽的劉昂此時雙眼用力地閉上!

  什么聲音響了起來。

  像是響指的聲音。

  劉昂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

  光亮如白晝般,昏暗的大廳一瞬間變得光亮了起來。那些燈光仿佛是伴隨著那一道響指的聲音而亮起。

  那道鬼影不知道什么時候倒在了地上,像是被什么東西壓制著一般,難以動彈。劉昂只是看見這道鬼影不斷地掙扎著的模樣。

  “客人,有什么需要嗎?”

  身后忽然之間泛起了聲音。

  劉昂身子一震,猛然地轉過了身來!看著眼前這個穿著整齊,拿著手杖,依然還帶著詭異小丑面具的男子,劉昂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連忙跪在了地上道:“大師!救我!救救我!!”

  “具體些。”

  劉昂顫抖著手指,指著身后那到鬼影道,驚恐道:“我的家真的有鬼!大師!你給我滅了他,我什么都給你!什么都行!”

  看著一臉丑態的劉昂,遵從這黑卡的呼喚而來到這里的俱樂部老板沉默了片刻,忽然道:“即使客人您明知道,這道鬼影,是您的父親劉建明先生……客人也覺得消滅了沒有問題嗎?”

  劉昂臉色卻是一變,咬咬牙道:“他不是我爸!我把早就死掉了!他是鬼!他是來索命的鬼!他想要來要我的命!”

  洛老板淡然道:“虎毒不吃兒。”

  劉昂卻哀求道:“他真的是來要我命的……他是來報仇的!他是來找我的!我知道!我都知道!這兩天,我一直都感覺的出來!我做夢的時候,我走路的時候,他都在……他都在!他想要我死!”

  洛邱看了一眼那地上被壓制著的鬼影……也是俱樂部曾經的顧客之一的劉建明。只不過早就已經身亡,如今化作了鬼魂。他念頭一動,壓制著劉建明的力量便散開,然它能夠恢復活動的能力。

  “笨蛋!快離開那個家伙!你不可以和他做交易!你會后悔萬分!”

  才活動起來的劉建明頓時便瘋狂地大叫起來:“我不會傷害你!更加不會傷害這個家!我只是像你把手上那顆黑鉆扔掉!那東西是邪物!快扔掉!”

  “不——!你騙我!你一定是要索我的命!你要搶走我的東西!你要拿回你的東西!”劉昂忽然抓緊了手上的黑鉆,一下子就抓住了洛邱的手臂:“滅了他!滅了他!我決定了!我要滅了他!”

  劉建明此時直接化身成成為猙獰厲鬼的模樣,直接朝著洛邱飛撲而來,“我不會讓我兒子和你交易的!”

  可是,它的身體,卻一瞬間被彈了開來。

  “抱歉……發動了的交易無法打斷,這也是規矩之一。”只聽得洛邱那輕輕響起的聲音。

  劉建明的身體再一次被壓下。

  洛邱此時冷冷地看著劉昂,不見喜悅也沒有厭惡,“客人,您打算用什么來支付這件商品?”

  劉昂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抓住的黑鉆,無論如何都不愿意放棄他,一時間卻不知道應該給出些什么。

  洛邱此時淡然道:“看來客人對于我們的交易原則,似乎并不完全清楚?”

  說著,洛邱在劉昂的面前揮動了一下手臂,只見那空氣之中,一下子就憑空出現了五張的花紋卡牌。這些卡牌纏繞在劉昂的面前。

  “這是客人您可以支付的東西……當然,您可以好好地考慮一下也沒有問題。我們并不在著急。”

  壽命……健康……行善……快樂……感情……

  一張張在他面前閃動的花紋卡牌,一個個的文字,此時像是流入了劉昂的腦海之中一樣,他一下子就能夠明白到這些東西背后的含義。

  壽命?自然不行……他沒有覺得自己已經活夠。

  健康?誰原因一輩子失去健康!

  行善?開什么玩笑,即使只是間接做一件壞事也會被追究……他這個做珠寶商的,背地里的骯臟手段肯定也難說,難道要讓他剃度出家,放棄所有的事業?不行……

  黑鉆?這東西……這東西幾乎花掉了他一半的家產,更加不行!

  陷入了痛苦掙扎之中的劉昂,良久之后才咬了咬牙,“親情!我把我的親情用掉!這東西對我來說沒用!我的兒子只是哥敗家的玩兒!我的妻子合著他想要嚇死我!這……這鬼,也想要要我的命!我要這親情有何用?”

  “尊敬的客人。”洛邱聲音淡漠:“您的要求,我們馬上給您實現。”

  他朝著劉建明走了過去,黑色手杖緩緩地點在了劉建明的身上。

  倒在地上的它,此時確實露出怨毒和悲涼的目光,可一下子便暗淡了下來,他忽然凄苦地哈哈大笑道:“報應啊……報應啊……真的是報應啊……我生了一個傻兒子啊!像我一樣!把最寶貴的,最重要的東西賣掉……我果然找不回來了,找不回來了啊……報應啊!哈哈哈……”

  手杖一點,劉建明便已經消散。

  那聲音,像是沒有出現過一般。

  劉昂看著劉建明的鬼影消失,像是松了口氣般,一屁股地坐在了地上,“沒事了,沒事了……”

  然而就在此時,洛邱卻朝著他走了過來。劉昂一驚,但洛邱卻忽然伸手插入了他的胸膛之中,手指略微用力,猛然一拉,一下子就從劉昂的胸膛之上抽出來了一團灰蒙蒙的光團。

  劉昂起初還是嚇了一跳,卻發現這一插一拉之間,自己壓根什么事情也沒有,身體也沒有感覺到任何的不適應。

  唯有他手上拿著的黑卡自動地焚燒化作了灰燼,消失不見。

  “這卡……”

  “客人祖上傳下來的黑卡已經使用完畢,自然會消失。”洛邱道:“當然,劉先生已經成為了我們的顧客,以后或許還有交易的機會。”

  劉昂吞了吞口水……他還是想要好好地做一個普通的富人,這種詭異的東西,實在不愿意繼續接觸。

  “我父……它,為什么會出現在我的家里?”劉昂忽然問道。

  洛邱道:“大宅二樓盡頭的那間房間,恐怕令尊死后的鬼魂一直也在。只是不知道因為什么原因,他的鬼魂一直無法離開那間房間。”

  劉昂一愣,皺著眉頭,回想道:“這……難道是當年的那個道士?”

  “道士嗎?”洛邱對這個卻比較好奇。

  劉昂點點頭道:“那會兒我父親剛……剛剛病死沒多久,家里好像也會出現一些怪異的東西,我也……剛好有一個游方的道士路過,說我這里怨氣重。我讓那道士在我家做了一場法事。后來那道士說那房間是怨氣最重的地方,他沒有辦法除掉,就用朱砂什么的東西在房間和窗戶墻壁等等的地方都寫了一些鬼畫符一樣的東西,說是這房門只要不打開,就沒事……我也沒在意。那門之后也沒有打開過……”

  劉昂此時心虛般地看了一眼洛老板,接著說道:“……沒想到,真的把我爸的冤魂困在了里面。”

  說到這里,劉昂卻皺了一下眉頭:“可他要是不能出來的話,我這兩天總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是為什么?”

  洛邱卻不打算回答這個問題,看了劉昂手上那黑鉆一眼,忽然說道:“心中鬼比真的鬼還要可怕些。”

  “什么?”劉昂下意識地說了一句,但神情卻是不對……他大概明白這句話指的是什么。

  “當我沒說。”洛邱看了看這大廳四周,又看了一眼那死在了地上的男人,“客人,請問還有什么需要的嗎?”

  真正知道了這個俱樂部交易的都是什么東西之后,劉昂那里還敢隨便交易,馬上便搖頭道:“不用!這里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處理……”

  至于怎么處理,慢慢想吧!

  “那么……再見。”

  “出來!”

  眼前那詭異的俱樂部老板說不見就不見,直接從面前消失,讓劉昂好長的一段時間都無法平靜起來,只是他的手上,這會兒卻重新地重現了一張黑色的卡牌。

  劉昂靜靜地看著這張卡牌,好久之后才緩過神來。

  可平靜起來之后,他馬上就朝著那大廳酒吧臺的位置沉聲地喝道。

  一直都躲在了這兒的劉子星還有他的妻子,此時顫抖著站了起來。

  劉昂這時候看了看地上那個黑豹哥小弟的尸體,看著他的裝扮,也看著劉子星的裝扮,一看就大概猜到了劉子星想要做些什么,怒道:“你個畜生!居然敢帶人回來打劫自己的家!”

  “爸我……你聽我說……”劉子星低著頭,此時不敢看自己的父親。

  “哼!別叫我!”劉昂冷哼一聲,走到了大廳的沙發旁邊,拎著裝好了的固話。

  劉子星一恐道:“爸,你想要做什么?”

  劉昂卻道:“你不是想要我救你嗎?我這就救你!你聽著!我會把警察叫來!等會你就給我去自首,說你為了還賭債就帶人回家來打劫,然后爭執之中不小心把人殺了!我會給你請最好的律師,局領導我也熟,你就好好地去關幾年,反省反省,順便把你的賭癮也戒掉吧!”

  “你……你怎么可以!”劉子星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劉昂。

  劉昂卻像是心意已決一樣,已經開始按下固話的按鍵。

  “老公……你快逃吧,快走!“劉子星的妻子此時連忙搖了搖自己丈夫的手臂,小聲說道。

  不料劉子星此時卻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宛如受到了極大的刺激般,“不……我不走……“

  他心中一股怨憤之氣突然之間爆發,猛然之間抓起了吧臺上的一個紅酒開瓶器,一步一步地朝著劉昂的背后走去。

  “老公!!”

  “老東西!!你寧愿抱著那些錢也不救我!!我殺了你!!!”

  噗——!

  螺旋狀的開瓶器一下子插入了劉昂的背后。那種恐怖的痛苦讓他一下子就蹦緊了全身的神經。他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么,就感覺到背后又傳來了極端的痛苦!

  一下一下,他的背后,他的兒子正在瘋狂地用開瓶器插著他的身體……最終,插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一下子倒在了沙發上,看著自己兒子沾滿了鮮血的臉和眼神,一下子便有了一種可笑的感覺。

  像是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劉昂……劉昂……我好幸苦,幫我叫醫生,叫醫生……快按鍵,叫……醫生……醫生……”

  “你這么老了,差不多了,差不多了,沒必要再活了……”

  那二十年前的自己,宛如二十年后的自己的兒子。

  無法閉上自己的眼睛,劉子星那猙獰的連一直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直到他的意識漸漸消失。

  沒有了親情,即便是父子,也可以相殺……嗎?

  “會勾起人心中的恐懼和罪孽,引發異象的東西嗎?”優夜偏著頭想了一想,“嗯,類似的東西好多方法都能夠做到呢。”

  坐在了俱樂部大堂之中,剛剛描述完畢那顆黑鉆事情的洛邱好奇問道:“好多嗎?”

  優夜點點頭道:“一些巫術,或者是詛咒之類的都可以做到。當然,具體的話,還是要找到實物才能夠有跡可循。”

  當然,更加快捷的方法當然是向祭壇買情報了。

  鈴鐺——!

  松木門在此時被推開,一張年青卻帶著驚慌的臉映入了洛邱的眼中。

  這年輕人手上拿著一張黑色的卡牌,小心翼翼地靠近而來,他看著安靜坐著的俱樂部二人組,舉起了手上的黑卡,“這個……是不是有了它,我……我就什么愿望都可以達成……”

  “客人想要什么?”洛邱淡然地反問了一句。

  沒有看錯,這手持著黑卡而來的人,赫然便是劉昂的兒子,劉子星。看著他臉上的血跡,還有驚恐失色的臉容,洛邱什么話也沒有多說。

  “親情……我把我的親情給你……”劉子星咬著牙道:“還清我的欠債,處理好我家里發生的事情,讓我繼承我父親的一切!我要合法合理的!夠不夠?!”

  “當然……”洛邱站起了身來,“足夠了。”

  打開的俱樂部門外,因為臺風帶來的雨水依然還沒有消失。每一年都會來的臺風,今年似乎也沒有什么特別,一如既往的強烈。

  洛邱手指在桌子上敲了一下,安靜地放在了桌子上的賬本此時自動地翻開,翻到了他曾經看過的那一頁,那一行文。

  “……客人劉建明,以親情作為交易金,換得三百萬元整。”

  而此時,在這行文字之下,便開始緩緩地浮現出新的文字。

  “……客人劉昂,以親情作為交易金,換得劉建明冤魂消除。”

  接著又一行。

  “……客人劉子星,以親情作為交易金,還清欠債,洗脫殺人罪,繼承所有遺產。”

  一代,一代,又一代。(

無線電子書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