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天武圣主

第二百五十三章 那又如何會不了解?

更新時間:2016-12-23  作者:宸心
雨一直在下,長亭中的兩人什么話都沒說,似乎是在調整自己的心態,可能也是在調整自己的勁力。

過了小半會兒他重新拿起了酒壺,他重新拿出了一個酒壺。

他還是仰頭以酒壺灌酒,他依舊那么優雅,倒入杯中,只不過他喝的卻很急,一口飲盡。

月下傷的酒勁其實真的很大,那股辛辣的味道帶著那絲冰涼雖說很好下咽但是真的會醉的,當然,這酒對他二人來說真的不算什么。

可能是因為到了他們這個地步真的不容易醉所以他們都喝的很多,喝的很快,也虧這酒壺乃是空間器具,其中存有的酒就好比那池塘一樣多,就算他們喝的再怎么快,喝得再怎么急也需要些時間才能把杯中酒飲盡。

雨一直在下,下的急,再加上風吹得也急所以那雨斜斜的飄了進來。

對于李霸天來說這雨飄進來也無所謂因為他本身便沒想過要躲這場雨所以他來的時候頗有些狼狽,全身濕透。

讓李霸天有些詫異的是那斜飄進來的雨竟然輕易的落在了他的肩頭。

雨本來就大,這風也是個歪風,吹得如此的歪,那雨自然吹到亭里的多,肩頭頃刻間便濕透了,隨后自然是發絲,衣衫,一切的一切。

他是如此整潔,如此一絲不茍的書生,別說雨水了,恐怕那一片秋葉他都不會讓其沾身,不過今日他似乎并不想理會這些。

風?你想來便來,任由你吹。

雨?呵呵,你這點點小雨憑什么讓我動心思去消除?

他沒有心思那么風便吹來了,雨便落下了,他的渾身沒有一處的整潔干凈的,被雨水淋濕了,但是他還是那樣面無表情,的確,這些也影響不到他。

他的動作很整齊,行云流水,所以看起來比較快,倒上一杯,一口飲盡,再倒上一杯,再一口飲盡。

喝酒,純粹為了喝酒而喝酒,為了醉而喝酒,這倒是經常見到,畢竟這紅塵中有太多情情愛愛,太多七情六欲,很多人都為了麻痹自己而為了喝酒而喝酒,為了醉而喝酒。

誰會想到他二人會為了想醉而喝酒?

就這樣,兩人沒有說話,一直飲酒,小半個時辰過去了自然有人先開口。

李霸天一直都是霸脾氣,就算成為這世間頂級的強者他依舊話很多,尤其是在同輩人的面前他無需顯得那么端莊,說起話來倒是更多豪情,不拘小節。

“當年我倒是小看你了。”

“不是小看,而是不喜歡。”

書生不會承認自己會被李霸天小看,因為這世間沒有人敢小看他,就算是當年的李霸天也一樣。

李霸天并沒有否認此話,的確,當年他是因為不喜歡才故意的小看他,說實話,若是沒有他這么個強硬的對手李霸天今日又能走到如此境界?

他們戰過,數十次的交手,又如何會小看對方?

“其實當年有很多事情換個方式說不準也不會出這么多麻煩。”

書生飲盡杯中酒望著李霸天淡淡說道:“沒想到你還會有如此覺悟。”突然書生神色又變得凌冽了起來,喝道:“難道一定要他的死才能打開你的覺悟?”

“天啟的局勢,只有他合適。”

說這句話的時候李霸天竟是低著頭,看著手中的杯子,倒是令人側目驚奇,這世間竟然能有讓他低頭的事情。

這低頭,低的是愧疚,低的是傷感,兄弟之情,血濃于水,自己親自告訴自己的親兄弟你應該去死這是何等的讓人覺得不可置信的事情?

就是這不可置信的事情卻被李霸天說的那么不容置疑,說得他的親弟弟必須去死,必須去做這件事情。

“你本不應該打擾他們,打擾他們你于心何忍?”

“其實你比我冷血的多,至少在這件事上,就算天下人逼我,我也不會對他開口。”

這句話帶著譏諷,書生本不應該有如此譏諷的情緒,但是他就是想譏諷他幾句,雖然譏諷他自己的兄弟不會活過來,雖然譏諷他自己的心情也不會變好,但是他就是想譏諷他,書生這樣想那么便這樣做。

他說的很直白,直接用自己做了對比,他又繼續道:“我是書生,我是魔君,我本就是個自私的人,沒有那么多的大義。”

貶低自己,承托他的高尚?只是這高尚如此的刺耳,只不過他對自己的貶低也實屬有些不對所以李霸天笑道:“如若你自私,沒有大義,你又如何會當這魔君?”

當年為了做上魔君此位書生歷經數次生死之兇,但是他心中有仇恨,是的,只是仇恨,并沒有對權利的向往,他要為那一柄鐵槍報仇,就是懷著如此的心,他必須要坐上魔君之位,所以當年他坐上魔君之位時,無數條街道都被鮮血浸透,讓人心驚。

當他坐上魔君之位卻不得不為族人考慮,魔族世代之仇,又豈是魔君能改變的?只不過他當上了這魔君之后天下倒是太平了許多年。

他也只能做這些,做的更多了他便不是魔君了。

現在沒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或是他想做什么,或是能影響它什么,因為能讓他改變決定的人都已經死了。

魔都千年無后,書生摯友也盡數歸去,這樣的魔君才是最恐怖的,因為他想做何事便會去做何事,不會因為任何事物而改變決定。

書生道:“其實你不了解我。”

“我了解你。”

“你了解便不會來這一趟。”

“看來是你不了解我。”

書生遲疑了,沒有立刻回答他的話,望著飛落到酒杯中的雨,卻是笑了笑,嘆了口氣,淡然道:“看來我們彼此都不了解。”

李霸天也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搖了搖頭,仰頭灌了口酒道:“你知道我最不喜歡這種隱晦難懂的聊天,很煩。”

“可是你偏偏去學了這些門道,所以你現在說話也讓我很煩。”

李霸天認為書生有大義,書生認為這是誤解,這是不了解,就相當于他誤解了李霸天這次所來之意。

其實李霸天就真的只是來想和他飲一杯酒,他也樂意見到這十里長亭中多一位飲酒之人。

一個只想喝酒,一個樂意見他來此飲酒。

其實這才是最根本的意思,他們都明白,所以他從雨中來,所以他拿出了第二個酒壺,那又如何會不了解對方呢?


在搜索引擎輸入 天武圣主 無線電子書 或者 "天武圣主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天武圣主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