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三千八百二十一章 府中的閑敘

更新時間:2017-12-29  作者:漢寶
“荒道人,那千面大盜的修為再高應該也高不過你吧?”

“那千面大盜的修為也是天元至強者境界,可是他卻不以戰力成名,而是以他的千面分身,以及神秘莫測的身份而為人所知,我即便是有心與他一較高下,恐怕也找不到機會。雜-志-蟲”

白晨看了眼荒道人,荒道人的修為高則高已,可是卻生性淡薄,極少與人爭斗。

“我倒是好奇,你到底是看上了千面大盜什么,為什么會追著他不放,你若是要什么法寶,只要拿出材料來,我幫你煉制一件法寶,即便是比不上開天至寶,也不會差的了多少。”

“我追著千面大盜不放,實在是他的身家太豐厚了,白玉瓶只能轉化天材地寶,卻不能憑空變出來,上次被你敲詐了一筆后,我的家底直接縮水了六成,現在只能找點其他的進項來填補一下空缺了。”

“我卻不信,你有白玉瓶在手,雖說上次被我敲詐了一筆,可是只要有一些時間,你又能重新恢復,對你沒什么本質的影響,若是沒什么特別的緣故,你會主動招惹一個大敵?”

“好吧,我推衍出了一種神丹,現如今缺兩味藥,金鱗血和輝之草,白玉瓶可以轉化出金鱗血和輝之草,可是卻要用更為珍貴的東西轉化,而恰好千面大盜的手上有這兩味藥。”

“哦?什么神丹?可有丹方?”白晨頓時來了興趣。

“你會煉丹?”

“會,要不我們交流一下?”

荒道人也不含糊,直接拿出丹方遞給白晨。

“九天神丹,這名字你起的?什么作用?”

“能夠讓我如今的修為翻一倍。”

“嗤嗤……你的心倒是不小。”

“踏出最后一步無望,即便是清靜苦修,也無半點寸進,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外物上,雖說這九天神丹不能讓我踏出最后一步,卻能讓我的修為大進。”荒道人坦然說道。

白晨看了幾眼,就把丹方還給了荒道人。

“看完了?有什么想法?”

“這丹方上大半的材料我都不認識,能有什么想法。”白晨翻了翻白眼。

“尊駕,你的戰力奇高,又精通煉器,現在又會煉丹,難道你是上古時代的修士?不然的話,如何有這么多的時間,學習其他的流派學識?”

“算是吧,不過我所在的時代,比上古時代更久遠。”

“難道是遠古時代?你不會是太古時代的修士吧?你歷經了多少大劫都沒隕落?”

荒道人也只是稍微的探了一下白晨的來歷,卻沒深究追問。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秘密,特別是他們這樣的大能,身上不知道藏了多少秘密。

荒道人與白晨先是交流起煉丹,然后是煉器,最后是修行論道。

讓荒道人驚訝的是,白晨對什么都精通,反觀自己,卻什么都是通而不精。

與白晨的交流論道,對荒道人裨益極大。

荒道人頗有一種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感覺,確實如此,特別是對道的解釋,荒道人感覺,如果自己有這么一個師尊,可能現在都踏出最后一步了。

“尊駕對道的理解如此透徹,此后至尊之列,當有你一席之地。”

“呵呵……我對那個位置沒興趣,我現在的愿望是培養出一個天尊來,也許是兩個,或者是更多。”

“一個人對于某個東西沒興趣,要么是有更好的,要么就是已經擁有。”荒道人微笑的看著白晨:“就比如說開天至寶,尊駕沒興趣,如今對天尊之位都沒興趣,在下就不得不懷疑,尊駕莫不是三位已經登頂的天尊的化身吧?”

“嗤……你還真是異想天開。”白晨笑著搖了搖頭:“我見過其中兩個,不過我確實不是天尊的化身,不,準確的說只見過一個,另外一個只是相互感應到彼此的存在。”

“天尊啊,那是何等的無上存在,我修行十萬年,也未曾一睹真容。”

“反正都是從凡人而來,也就那樣。”白晨撇了撇嘴。

“我可沒辦法如你這般不屑一顧,也許是你修行太久,所以能夠看透,可是我做不到。”荒道人苦笑的說道。

荒道人先后來了兩三次,所以府里的人對荒道人也不陌生。

陳汐琴和陳長媛兩女雖然是侍女,不過因為府里的規矩相當寬松,對荒道人也沒有太過拘謹。

荒道人反而更喜歡這種氛圍,吃飯的時候坐在一張桌子上,沒有誰會刻意的避讓。

荒道人發現,不管是蘭心還是阿山,又或者年紀尚淺的阿珠,都對兩個侍女非常的尊敬。

“尊駕,他們平日里的態度,都是你教導的?”荒道人好奇的問道。

“我是怕他們有朝一日,成為人上之人的時候,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只有把這種態度變成習慣,他們未來才不會藐視任何一個凡人,如果有朝一日,他們變成我最討厭的那種人,那么我會親手將他們抹殺。”

“你下的去手?”

“下不去,也許到時候我會再培養一個弟子,然后讓這個弟子去干我不愿意干的事情。”

“你這與親手抹殺他們沒什么區別。”

“這算是掩耳盜鈴吧,呵呵……不過他們現在都還是乖孩子。”

“對了,你先前說過,幫我煉制一件法寶的吧?說話算數嗎?”

“只要你付得起代價,我隨時可以。”

“你連開天至寶都不在意,何必在意那點酬勞?”

“這不是一回事,這就好比我在街頭看到了一個錢袋子,我可以把錢袋子還給失主,即便里面有很多錢,可是如果這時候有人找我辦事,我自然要按照我的規矩收取酬勞,這本來就不沖突。”

“好吧,你需要什么酬勞,我又能得到什么品級的法寶?我可事先說好,我手上有不少上品靈寶,可是對我來說,那些上品靈寶也不過是隨手可丟棄的垃圾。”

“你可以去如意坊看看我的定價,只要你付得起價錢,我甚至能幫你煉制開天至寶,當然了,首先你要給我一枚開天碎片。”

荒道人倒吸一口涼氣:“你真能煉制開天至寶?”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現如今的開天至寶,不都是過去的煉器修士煉制出來的嗎?”

“是,開天至寶的確是煉器修士煉制出來的,可是需要數以百計的煉器修士齊心協力,歷經千年的不斷煉制,別告訴我,你一個人就能煉制出開天至寶。”

“開門做生意,如果沒有一點底氣,怎么敢開店。”

“你弟子手上的開天碎片賣嗎?”

“呵呵……你自己和他們談,你看他們賣不賣。”

“我可不去,阿珠那個小丫頭,每次見到我,都要找我要禮物,我這點家底,早就被你掏空了。”

“還有你不是需要九天神丹嗎,我也可以代勞,你找到煉丹師了嗎?”

荒道人瞥了眼白晨,眼中充滿了懷疑:“你真的能夠煉制這種級別的神丹?我的材料可就一份,煉廢了你賠不?”

這時候,陳長媛款款而來:“主人,外面有位修士求見。”

“有問清楚來歷姓名嗎?”

“那位修士說,他叫周玉欽。”

“請他進來。”

“有客人嗎?需要我回避一下嗎?”荒道人問道。

“不用。”

不多時,周玉欽進來了:“參見白前輩。”

“坐下說。”白晨說道。

周玉欽看了眼荒道人,微微點頭:“敢問這位先生是?”

“你叫他荒前輩即可。”

“晚輩見過荒前輩。”周玉欽聽到白晨如此吩咐,知道這位也是個高人,當下不敢怠慢,禮數做到周全。

“魔修會的人已經進了白骨墳了嗎?”

“他們早在半年前就出發了,不過一個月前剛找到白骨墳,只是一直拖延著沒有進去,想來是對白骨墳并無太大的把握。”

“那你此來的目的是?”

“前輩對白骨墳不感興趣嗎?”周玉欽認真的看著白晨。

“我手頭也有事情,短期內應該是沒時間去白骨墳。”

“白骨墳?可是那個最有可能成就萬古天尊的傳奇人物的墳冢?”荒道人好奇的問道。

“怎么?你感興趣?”

“我對一切寶藏都感興趣。”荒道人笑著說道:“你若是不去,那不如把機會讓與我如何?”

“這白骨墳牽扯到幾件開天至寶,其中兩件是我拿出來做暗手的,卻不能讓你胡來,壞了我的計劃。”

“什么?幾件開天至寶?你這手筆可真不小。”

“我的大弟子現在還沒有開天至寶,所以我要給她準備一件,還有蘭心,蘭心雖然不是我的正式弟子,可是也算是半個徒弟,她也要準備一件開天至寶,我還打算再弄兩件開天至寶,等將來什么時候再收徒弟了,也不至于連個禮物都拿不出來。”

荒道人和周玉欽都驚呆了,荒道人眼巴巴的看著白晨:“你還收弟子嗎?我不介意拜你為師的。”

當然了,荒道人也只是和白晨開玩笑,可是不管是他還是周玉欽,都不免感到嫉妒。

旁人拼死拼活,也未必能夠有一件開天至寶,可是白晨卻完全不將開天至寶放心上,把開天至寶當作收徒送的禮物。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