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書架
小說社區
書庫 • 全本
玄幻 • 奇幻
武俠 • 仙俠
都市 • 言情
歷史 • 軍事
游戲 • 競技
科幻 • 靈異
您當前所在位置:無線電子書>>移動藏經閣

第三千八百二十章 千面大盜的目的

更新時間:2017-12-29  作者:漢寶
陳開衫對皓煙的威脅不以為然,一屁股坐到皓煙原本的座位上,拿起旁邊的水果就啃起來。

“就借你這躲兩天。”

“閣下,你以為躲在這里就能清靜嗎?要知道過去十幾天里,你不管躲哪里,最終都會被找到,我這里沒禁制,也沒有護陣,隨便一個修士都能發現的了這里。”

“這我自然知道。”

“那你還來我這里躲?”

“我們好歹也算有些交情,你總不能將我往外推吧?”陳開衫笑嘻嘻的看著皓煙。

皓煙則是冷著臉色,對于陳開衫的嬉皮笑臉視而不見。

“誰與你有交情了?我勸你還是盡早離去,不然等我喚來手下,直接拿了你換取賞金,對了,今天的懸賞是什么,我都沒來得及去看看,你知道是什么嗎?”

陳開衫臉上的笑容也不見了,黑著臉看著皓煙。

顯然,皓煙的話戳中了陳開衫的痛處。

畢竟誰要是被連續通緝懸賞十幾天,而且每天變著法子的折磨人,換做是誰都不會愉快。

不過很快的,陳開衫又換回了笑容。

“算了,你既然不愿意留我,我也不為難你,我走就是了。”

皓煙愣了一下,她沒想到,陳開衫居然這么痛快的離開。

可是,他來此到底是為了什么?

來這里藏身?別開玩笑了,這里又不是什么私密的地方,人來人往,根本就沒辦法藏身,更沒有陣法保護,根本就不可能藏的了。

更何況,自己更不可能幫助陳開衫。

思來想去,皓煙也沒想明白,陳開衫此行的目的是什么。

就為了在自己面前轉一圈?

今天的懸賞已經發布了,這時候陳開衫還有心情來自己這里轉一圈?

這不顯的多余嗎?

陳開衫走的很瀟灑,只留下滿腹猜疑的皓煙。

事實上,陳開衫出府之后,臉色就變的凝重,遙遙往回看了眼,然后就快步的離去了。

就在這時候,一個陌生人卻擋在了陳開衫的面前。

陳開衫轉身就跑,他以為對方是要追捕他完成懸賞的。

可是陳開衫剛剛邁開步伐,身體就僵住了。

這時候,那個陌生人手上多了一個手環,飛離他的掌心,然后手環扣在了陳開衫的手腕上。

陳開衫頓時恢復了身體的掌控,陳開衫驚疑不定的看著眼前這個陌生人。

他伸手想要掰下手環,可是手環卻像是在他手腕上生根了一樣,根本就掰不動。

“你是誰?你要干什么?這是什么東西?”

“我就是懸賞通緝了你十幾天的那個人,而你那天在如意坊欺負的,就是我的弟子。”

陳開衫直接腿軟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人,就是通緝了自己十幾次的那個人。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蠢一點,我以為你能夠更早的發現,結果到現在才才發現。”白晨看了眼陳開衫身后的那座府邸。

這個大會館是個租憑府邸,一些有身份的人來白鹿城,又不愿意自降身份的住在客棧,都會租憑大會館的一個府邸。

陳開衫的腦子一片空白,自己的所作所為,恐怕都在對方的眼中吧。

“原本我是不打算現身的,不過如今你自作聰明,我只能再給你上一個鐐銬。”白晨淡然說道。

“前……前輩……在下一時糊涂……”

“你不用向我求饒,你的身份來歷我一清二楚,別指望著我會饒了你。”

陳開衫臉色一沉,咬牙說道:“前輩既然知道晚輩的來歷,那該知道,晚輩可不是孤身一人。”

“你想用千面大盜威脅我是嗎?”白晨笑了。

“你……”

“你憑什么能夠活這么久?就因為我想通過你找到千面大盜,呵呵……”

陳開衫這時候終于怕了,千面大盜是他唯一的倚仗,如今白晨卻打算利用自己對付千面大盜。

不管最后雙方誰勝誰負,而作為導火索的自己,都必然尸骨無存。

對方敢對付千面大盜,那必然也是大能無疑,不然如何敢對千面大盜下手。

兩個大能爭斗,自己一個結丹的小修士參合到其中,結局只能是死無全尸。

“你把我的那件法寶丟在大會館,如今這個鐐銬,你卻再也丟不掉了,對了,這個鐐銬和那件你丟掉的法寶一樣,都能夠讓其他的修士發現你,同時也能保住你的小命,不用感謝我……記得在事情沒有落幕之前,玩的愉快一些。”

陳開衫發愣,半餉也說不出話。

他本就是發現了,那件從如意坊騙來的法寶,就是一切災難的根源。

雖然這件法寶能夠保護他,可是同樣的,也是這件法寶引來大批追殺他的修士。

他才想要把法寶丟棄,可是如果隨便丟在哪里,必然會被如意坊所察覺,所以他選中了皓煙。

因為皓煙也是如意坊的敵人,把人引去皓煙的住所,自己就能趁機逃出白鹿城。

可是白晨的出現,卻將他的計劃完全打亂了。

陳開衫可不會天真的以為,就憑自己的那點手段,能和一個大能掰手腕。

怎么辦?現在怎么辦?

自己現在是弄巧成拙,直接把幕后的黑手給召出來了。

如果是一般人,招出來也就招出來了,可是對方是個大能,而且明顯別有所圖,這問題可就大了。

白晨回到府中,荒道人又來了。

“尊駕,你這府中可真是大手筆,以數不清的大能道的碎片形成大勢之局,在此修煉,怕是比那些名山大川都要優厚十倍不止。”荒道人羨慕的說道。

“你的修為也可以做到。”白晨笑著說道,拿起茶壺給落座的荒道人倒了一杯茶。

荒道人苦笑:“我可做不到,如果去找那些絕頂宗門,那是自尋死路,可是如果是找那些閑散的大能,殺一兩個倒也罷了,殺的多了,也會引來圍攻,不似你這般,直接滅了兩個絕頂宗門。”

能夠成為絕頂宗門,那必然有至少一個天元至強者,同時還擁有一件開天至寶。

荒道人雖然對自己的修為相當自信,不過卻沒把握對付開天至寶。

雖說他自己也掌握著一件開天至寶,可是他的開天至寶,卻不能用以爭斗。

“怎么樣,你那邊的事辦好了嗎?”白晨問道。

“沒有,千面大盜太過于詭異莫測了,我懷疑即便是他的幾個親信,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

“那就一點都沒有調查出來,千面大盜此行的目的?”

“查出了一點,不過卻不詳盡。”

“說說。”

“千面大盜此次召集一眾麾下部屬,很可能是沖著白鹿城來的。”

“白鹿城?難道他們打算洗劫整個白鹿城?哪怕他們的武力能夠做到這點,恐怕也無法洗劫吧?”

白鹿城的修士眾多,而真正的財富也都掌握在修士手中。

他們如果是打算洗劫整個白鹿城,那么目標自然是那些修士。

可是那些修士全都分散在白鹿城中,一旦城中有變,修士們直接逃出城,怎么可能讓那些強盜得手。

“應該是城主府。”荒道人說道:“我所能拿到的情報是,千面大盜的部屬都在收集城主府的信息。”

“你那個白鹿的小道友?他嗎?他的修為勉強算是登堂入室,可是身家估計也就那樣吧,搶劫他的寶庫,還不如來搶如意坊。”

荒道人笑了笑,話是這么說,白鹿也不過是天外境的修為。

這修為在旁人眼中也許算的上絕頂,可是在他們兩個面前,還真的只能算是入流而已,至于他的身家,他們兩個任何一個人,身家都要比白鹿豐厚的多。

“按理來說,千面大盜要搶劫自然是找身家最豐厚殷實的人下手,不過千面大盜向來謹慎,他不會貿然對一個陌生人或者勢力下手,其次就是,我感覺此次千面大盜的目的并不是那么單純。”

“不那么單純?為何這么說?”

“千面大盜這次召集部屬所耗費的代價可不是一星半點,許多隱世的大盜也都應邀出世,就算把白鹿的所有資產都賣了,也不夠千面大盜這次行動的,所以千面大盜的目的絕對不是我們以為的那點東西。”

“要不我們招他來問問?”

“我們問他也不可能詳實告知的,如果他真有什么秘密,怕是對我們也必然會有所防備,畢竟我們在他的面前太過強勢,他也怕我們見財起意。”

“也是。”白晨笑了笑。

“這天下可沒多少人,能夠面對開天至寶而處之泰然,尊駕,我倒是很好奇,你對開天至寶就一點不心動?或者說你除了送給弟子的之外,自己還有開天至寶?”

“開天至寶與我無用,我要來做什么,如果哪天我真的需要了,我會親自找我的敵人索取,而不是到處巧取豪奪。”

荒道人不禁苦笑起來,至少他沒這樣的魄力,他當初僥幸得到的開天至寶,時至今日依然藏著掖著,不肯輕易的示人。

不過也正因為白晨的這個秉性,荒道人才愿意與白晨合作。

因為他知道,白晨不會見利忘義,見財起意。

只要他們談妥了合作,那么白晨必然會遵守承諾。。

,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在搜索引擎輸入 移動藏經閣 無線電子書 或者 "移動藏經閣 wxdzs" 就可以找到本書

上一章  |  移動藏經閣目錄  |  下一章
Copyright (C) 2010-2011 無線電子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