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52.殊榮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此后,巴圖銀萍認真閱讀中土書籍,經常入宮與弟弟巴圖隆緒研究中土文化。

  皇太后和韓德感覺很奇怪:巴圖銀萍怎么性格變了?什么意思?

  但是,又看不出巴圖銀萍有什么異樣?

  也不便問巴圖銀萍什么。

  惟有加強對巴圖銀萍的防范,防止巴圖銀萍逃跑。

  尤其是防止巴圖銀萍逃到石天雨身邊去。

  京都。

  皇宮。

  乾清宮南書房。

  朱由校閱看了謝文飛潛入宮,送來的關于石天雨到巴圖部落平叛的戰況,甚是感慨。

  這份感慨,應該是感覺自己用對人了。

  難怪遼西遼東的百姓都稱贊石天雨是戰神呀!

  石天雨在疆場上還真是百戰百勝呀!

  現在,石天雨就差了點在官場上的履歷了!

  嗯!只待石天雨快速的任知縣知府布司和巡撫之后,便可以調石天雨當遼東經略,保我大明無虞,保我疆土無憂,只要石天雨當過巡撫之后,朝廷文武百官再也無法對石天雨資歷淺一事說三道四了。嗯!就這么定了。

  朱由校掩卷沉思一會,又聽說慕容勝已經回到京都,便立即召見慕容勝,聽取慕容勝當面關于石天雨在巴圖部落平叛情況的匯報。

  聞訊之后,甚是開顏,甚是激動。

  連聲贊道:“石愛卿好樣的,不愧是戰神,對朕也很忠貞,對大明朝廷很忠誠。假以時日,在朕之培養下,石愛卿必定會成為我朝柱梁。

  好了,慕容愛卿,你剛回來,先回府歇息吧,等石愛卿回到京都,你負責暗中護送他到四川谷香縣上任。

  另外,你知會李振海和寇延明來見朕,朕要出京都,朕親自迎接石愛卿平叛歸來。”

  “諾!”慕容勝應令而去。

  張皇后閃身而出,對朱由校說道:“石愛卿真是好人!忠臣!悍將!賽諸葛!希望石愛卿快點把官當大,成為朝廷棟梁。萬歲爺,您看,您能不能直接讓石愛卿去當知府或是布政使司呀?這次,石愛卿在外面平叛有功,可以晉升石愛卿為正三品官員了。”

  朱由校搖了搖頭,說道:“暫時沒辦法晉升石愛卿呀!文武百官對石愛卿到外國去平叛之事,持有異議,負面聲音較多。那些老頭子慣性思維,和平久了,養尊處優久了,不懂和和外抗外之策。唯一支持石愛卿的,只有東林讜人。

  但朕很不喜歡東林讜人老是指揮朕來處理公務。

  現在,殷有招在替朕整頓朝綱,各地的新知縣新知府新布司,都被殷有招塞滿了。

  當然,朕封石愛卿一個大官,也不是不可以。

  只是,石愛卿少了知縣一級的履歷。

  培養一個人,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時間,算了,還是讓石愛卿先去當一個小知縣吧。

  不然,提拔了石愛卿,哪天早朝,滿朝文武又會鬧哄哄的,吵死朕了,煩死朕了。”

  張皇后嘆息地說道:“那總得補償或是獎賞石愛卿吧?”

  朱由校笑道:“我已經讓慕容勝知會寇延明和李振海,朕要親自出京,親自迎接石愛卿。以石愛卿之悟性,他懂的。”

  張皇后大笑起來,又笑道:“那行,我也陪著萬歲爺走出京都,迎接石愛卿,讓石愛卿的心溫暖起來。”朱由校含笑地點了點頭,又拿起案桌上的《天雨日記》給張皇后閱看。

  張皇后邊看邊點頭邊慨嘆:“哦,我明白了,原來萬歲爺有些想法是石愛卿的想法。不過,石愛卿在日記里勸說萬歲爺別去西苑玩水,萬歲爺不聽,勸說萬歲爺別拿東林讜人開刀,萬歲爺似乎也不聽。為什么?”

  朱由校沉著臉,說道:“凡事也不能全聽石愛卿的。不然,還是朕當皇帝嗎?不打擊東林讜人,朕何時才能收回皇權?魏忠賢只是一個太監,重用他又有何妨?一個太監能篡權竊位當皇帝嗎?魏閹最多就是多撈些錢而已。”

  張皇后呆若木雞地望著朱由校,陷入了沉思之中。

  朔風勁吹,樹木露著枯瘦的枝頭。

  這次,朱由校密令太監傳來兵部尚書風武、吏部尚書殷有招、錦衣衛指揮同知寇延明和錦衣衛指揮僉事李振海,走出皇宮,走出京都,迎接石天雨歸來。

  但是,皇帝出行,動靜甚大,無論是魏閹一伙,還是東林讜人,紛紛打聽皇帝為什么要出巡?

  頓時,滿朝文武轟動,無數百姓出城圍觀,天下熱議。

  石天雨領著賀蘭敏月,飛身下馬,激動萬分的拜倒在朱由校面前,感動落淚。

  皇帝和皇后親自出城相迎呀!

  這是莫大的殊榮啊!

  即便不晉級,不提拔,石天雨的心也是溫暖如春的。

  魏閹一伙,頓時氣歪了。

  魏廣微、許禮、崔呈秀、田爾耕等人無不詛咒朱由校早點死去。

  朱由校還讓石天雨坐到皇駕上來,和他以及張皇后一起乘坐皇駕回城。

  如此,圍觀百姓更是轟動。

  整個京都的百姓都在羨慕石天雨,稱贊石天雨。

  金錢幫的上官曉曦也混在人群之中,看到了一直都是流著激動淚水的石天雨。

  心里也一直在發問:石天雨,我對你那么好,為何你一直不來大鐵屋看我?

  為什么?

  路上,朱由校問了石天雨關于在巴圖部落平叛的每一個細節。

  石天雨自然夸大平叛的困難。

  尤其是對于沙漠之戰,石天雨把自己假受傷都說成了真受傷。

  也把秦志光割臂滴血營救自己的一幕說的極其詳盡。

  朱由校和張皇后皆是感動無比,都掉了眼淚。

  都稱贊秦志光了不起。

  朱由校還說像秦志光這樣的人,朝廷應該重用。

  又關問秦志光現在何處?

  哽咽地說朕要見他。

  石天雨說把秦志光留在了巴圖部落,讓秦志光潛伏起來,發展眼線,竊取周邊諸部落的情報。

  將來,等我大明天下雄起來,便可以與秦志光里應外合,收復周邊的失地,收拾周邊的部落。

  朱由校聞言,側身緊緊擁抱石天雨,激動淚下。

  泣聲稱贊石天雨不愧是戰神,視野開闊,心胸寬廣,好志氣。

  我大明王朝有石愛卿如此智勇雙全的名將,何愁不重顯大唐雄風?

  皇帝和皇后親自護送石天雨回石府,然后才回皇宮。

  雖然沒有宴請石天雨,但是,仍然給了石天雨莫大的殊榮。

  不到兩個時辰,全京都的人都知道皇帝和皇后親自走出京都,迎接代表大明朝廷前往巴圖平叛歸來的石天雨石將軍了。

  所以,石天雨現在真的不想當什么明教的教主。

  只是希望能把官當大,能更有作為,能為天下百姓辦些實在事。

  劉森、張馨、安兒、謝文已經回到了石府。

  也親眼看到了皇帝和皇后護送石天雨回家的這一幕。

  都呆若木雞的望著石天雨回來。

  不過,看到賀蘭敏月,安兒就回過神來了。

  因為吃醋了。

  安兒當即質問石天雨,怒吼石天雨:“石天雨,你什么意思?你又納妾了嗎?”

  謝文和劉森夫婦這才回過神來。

  賀蘭敏月俏臉通紅,朝安兒欠欠身,搶先說道:“夫人,奴婢不是石將軍的小妾,而是石將軍的婢女。我叫賀蘭敏月!”

  安兒趕緊賠禮道歉,欠欠身,說道:“對不起!誤會了。”

  謝文看到賀蘭敏月無論是膚色或是鼻子或是眼珠都不像中土人,便問石天雨怎么回事。

  劉森和張馨夫婦相視一笑。

  安兒滿臉通紅,甚是不好意思。

  堪堪見面,就誤會別人,真是尷尬。

  石天雨含笑介紹賀蘭敏月乃是波斯明教總舵的圣女,將來會接任波斯明教的總教主。

  算起來,是你們的上司。

  謝文、劉森、張馨和安兒急急參拜賀蘭敏月。

  因為謝文、劉森、張馨和安兒都是明教江南分舵的人。

  賀蘭敏月心頭竊喜,卻是恭謙還禮。

  安兒又對石天雨說道:“相公,萬歲爺既然親自出城去接你,怎么不請你吃晚飯呀?”

  石天雨含笑解釋說:“朝中讜爭那么激烈,萬歲爺不請我吃晚飯還是一件大好事。不然,明日早朝,我可能會被朝廷文武百官的口水淹沒。”

  眾人明白了,皆是稱贊小皇帝變的睿智起來了。

  石天雨又說道:“這里狹窄,咱們出去吃晚飯吧,今晚到銘靜大客棧去住。

  另外,請謝大俠辛苦一趟,晚飯后前往林丹部落,向羅寶忠將軍傳遞我已經平安回到京都的情況,也請謝大俠回來的時候,直接到四川谷香縣去等我。

  若是無聊,可以先行查探移花宮在哪里?”

  “好!啪啪!”

  眾人拍手叫好。

  張馨和安兒也都不想去做飯菜,免得把手腳都弄粗了。

  謝文也躬身應令:“諾!”

  石天雨隨即走到后院,抬起左手中指,打開系統空間,使用“天遁傳音”,呼喚玥兒。

  讓玥兒做好各種準備,叫上蘇醒、郭先光,準備一輛三匹馬拖拉的豪華馬車及路上食用的水和食物。接著,石天雨便將玥兒、蘇醒、郭先光等人連人帶馬及狗都飄移到地面上來。

  眾人一起乘坐馬車,到銘靜大客棧吃晚飯,入住銘靜大客棧。

  當夜,石天雨和安兒久別勝新婚,相擁著累了整夜。

  翌日一早。

  眾人早早回到石府,安靜的等候吏部來人。

  吏部真來人宣讀公文了,并派一小吏送石天雨去四川谷香縣上任縣令之職。

  石天雨讓那小吏先到四川布政使司府等他,避免路上遇險。

  那小吏想想石天雨與江湖中人有仇的傳聞,心時頓時些害怕,便策馬先行離京,南下四川了。

  安兒女扮男裝,將行李往馬車上堆好,又過來問石天雨:“宅子怎么辦?也沒有提前賣出去呀!房屋沒人住可不行,沒有人氣的話,房子會壞的。”

  石天雨錢多,沒有感覺這處宅子是什么財產,便含笑的說道:“暫時交與風天柱打理吧。以后,羅寶忠他們回到京都,也有好去處,爾等回到京都,也有好去處。”

  “石兄弟…”

  話音剛落。

  風天柱便拉著宮中侍衛韓朝真、唐銘、劉正、童格等人前來送行。

  安兒笑道:“說曹操,曹操就到。世上最厲害的人便是曹操了。”

  眾人捧腹大笑起來。

  石天雨笑罷,便關問起李振海。

  對風天柱說道:“李振海李大人呢?”

  離開京都之前,石天雨很想見上李振海一面。

  風天柱急急向石天雨稟報李振海的情況,說道:“朝中文武百官對王在晉提出的守衛遼西的策略有異議,萬歲爺派兵部尚書風大人去山海關考察,李大人奉命護送風大人。”

  劉森聞言,喜形于色,心中又燃起了回山海關作戰的希望。

  急急對石天雨說道:“哦,看來山海關戰事將有轉機呀!兄弟,愚兄留在京城吧?擇機再去山海關。愚兄想多立些軍功,以后方便找機會為熊廷弼熊大人報仇雪恨。”

  石天雨急急勸說劉森,說道:“兄長,征戰遼東,也是小弟的心愿,但此事還沒有眉目。

  你還是隨小弟南下吧?將來有眉目了,小弟肯定會申請去遼東的,打韃子兵多痛快呀!”

  安兒和張馨急急伸手,拉拉劉森的衣袖。

  示意劉森要聽石天雨所勸,先混個一官半職再說。

  風天柱見狀,便也勸說劉森:“兄弟,如果山海關有新的消息,風某會派人給你們送信的。”

  劉森想想也是,便點了點頭。

  石天雨怕劉森又有什么新想法,便對風天柱說道:“風兄,石府就暫時交你們住吧,注意清潔。以后,咱們在遼東的一些兄弟回到京都,可以到這里來住,也可以在此和你們喝喝小酒。”

  風天柱趕緊向石天雨道謝。

  這處宅子,對石天雨來說不算什么。

  因為石天雨錢多。

  但是,對于風天柱等侍衛來說,那可是豪宅了。

  因為這里靠近皇宮,寸土寸金。

  風天柱、韓朝真等小侍衛還真買不起吶!

  石天雨隨即鉆進馬車,率眾人南下。

  陽光明媚,春意盈然。

  豈料,剛出京都不遠,便遇到一幫小丑攔路。

  嗖嗖!

  一陣箭雨射來。

  一馬當先的劉森急急拔劍疾舞擋箭。

  玥兒、安兒、賀蘭敏月從馬車里飛掠而出。

  或拔刀,或揮舞衣袖,格擋箭雨,護住了馬車和拖拉馬車的幾匹上等好馬。

  此時的玥兒,雖然只有九歲,但是,已經亭亭玉立,長相俊美。

  因為有石天雨不時的給她植入內功。

  所以,玥兒揮舞大夏龍雀寶刀,已經頗有氣勢。

  至于賀蘭敏月,其軀體原本就是小昭的身體。

  小昭當年跟著張無忌,學了不少上乘武功和武技,原本內功也是極強,又得石天雨不時的給她植入內功,所以,賀蘭敏月已經擠身于當世一流武術境界。

  此時,賀蘭敏月揮舞一雙衣袖,既好看又讓一雙衣袖猶如兩塊鐵板似的,震蕩的箭雨倒射倒飛,反而讓部分倒射的箭雨射死了諸多劫匪。

  安兒自從重新拜苗刀門掌門戚美珍為師,學得苗刀刀法。

  而苗刀刀法走的是剛猛的路子,這也讓安兒功力大為增進。

  石天雨從馬車里飛掠而出,凌空拍掌,震得箭雨倒射。

  四周叢林和草叢之中,慘叫聲迭起,血水不時激濺。

  樹木和綠草皆被鮮血染紅了。

  司空明、上官勤、諸明修、馮良等等大乘教教徒橫刀執劍握傘,飛掠而出,站在馬路中間。

  郭先光急急勒馬停下。

  馬車內的蘇醒嚇得哇哇哭喊。

  但是,馬車內的兩名丫鬟倒是不懼。

  因為有“嘟嘟”和“詩語”保護。

  箭雨一停。

  司空明便握著鐵傘,施展“鐵傘流云”的上乘武技,捅割扇掃向賀蘭敏月。

  其鐵傘功夫,招式甚是怪異。

  賀蘭敏月揮舞一雙衣袖,跳起舞來,身姿曼妙。

  但是,賀蘭敏月兩只長長的衣袖卻是一柔一硬。

  柔似軟鞭,纏繞套甩。

  另一只衣袖卻硬如鋼板,當作鐵刀出招使出。

  兩只衣袖的勁力恰恰相反,并在賀蘭敏月的內功摧動下,產生陣陣蕩激之力。

  竟然響起了破空之聲。

  可見賀蘭敏月的內功已經非常深厚。

  司空明原本看到賀蘭敏月芳當妙齡,美若天仙,以為賀蘭敏月好欺負。

  又仗著鐵傘怪招迭出,滿以為賀蘭敏月將是手到擒來。

  卻沒曾想到賀蘭敏月在諸多女將之中是武功最高的。

  幾招過后,司空明的鐵傘被賀蘭敏月的一只鐵袖擊穿。

  震的司空明雙手虎口出現裂痕,雙手是血。

  上官勤施展“通天八卦掌”,步按八卦九宮方位踏走,掌力排山倒海似的劈向玥兒。

  認為玥兒年少好欺負,也想抓著玥兒來當人質。

  諸明修施展“鬼影附形”,撲向安兒,其身法之快,恰似閃電。

  劉森、張馨急急握劍相助安兒。

  兄妹三人兩劍一刀,堪堪擋住諸明修鬼魅般的著著進攻。

  馮良等十余人便一起撲向馬車。

  看到這輛馬車豪華,認為里面的金銀珠寶不少,劫掠要緊。

  石天雨大怒,雙掌連續拍向半空,一把把半徑超過一丈的火焰刀削出,高溫又迅猛。

  凌空撲來的馮良等人十分尷尬的慘死,均被腰斬,然后被高溫火焰燒成了骨灰。

  凌空灑下一陣灰塵。

  因為石天雨憤怒之下,拍出的火焰刀十分密集。

  飄飛不高的馮良等人,躲也躲不了,閃也閃不了。

  半徑超過一丈的火焰刀,那么,其刀焰方圓便有十余丈,溫度又高。

  若非高武之人,極難閃避開來。

  此時,上官勤甫一出手,便被玥兒扔出一把火焰彈炸的尸骨無存。

  玥兒那么聰明,才不會那么傻的與上官勤搏擊吶!

  諸明修嚇的不敢再戰,雖然很快便可以殺了劉森兄妹三人,但是,此時也嚇的棄戰而逃。

  石天雨哪會給諸明修逃跑的機會?

  便對著諸明修虛空一抓,又一掌拍去。

  一陣黑霧巨龍圈住諸明修,卷著諸明修倒飛向石天雨,又被石天雨一掌拍中。

  頓時,無數天蠶絲卷向諸明修,絞向諸明修。

  將諸明修卷死絞碎,化成陣陣骨碎,飄落而下。

  司空明嚇得手抖腳顫,稍不留神,脖子被賀蘭敏月的衣袖套住。

  急急橫掌去削賀蘭敏月的衣袖。

  但是,賀蘭敏月的另一只鐵袖拍來。

  咔嚓!

  司空明頭顱即碎,兀身濺血,兀尸砰然而倒。

  石天雨又一把火焰刀削去,將司空明的頭顱和兀身燒成了骨灰。

  玥兒趕緊飛身鉆進馬車里,取出水囊,倒水出來,淋濕毛巾,為賀蘭敏月擦拭血跡。

  從沙漠開始,玥兒和賀蘭敏月相伴石天雨左右。

  兩人相處的極好,情同姐妹,時常交流武學。

  劉森渾身是汗,氣喘吁吁的走到石天雨身旁,說道:“兄弟,估計一路南下,暗殺你的人不斷。不如,你送我們回仙界去吧。你單人獨騎南下好了,每到夜晚,你也可以回仙界來住。”

  張馨和安兒也握刃跑過來。

  估計心思也如劉森一樣。

  玥兒說道:“我不!我和敏月姐姐騎馬陪哥哥南下,游歷江湖是我的夙望。要打便打,誰怕誰呀?”小小年紀,十分霸氣。

  頓時,劉森兄妹三人十分的尷尬。

  石天雨說道:“兵分兩路吧。兄長和安兒幾個連同馬車回仙界,我和玥兒、敏月三人騎寶馬南下。”安兒急急說道:“那你晚上得回仙界居住。”

  真怕石天雨會和賀蘭敏月會發生感情上的事情。

  哈哈哈哈!

  眾人大笑起來。

  安兒頓時臉紅耳赤。

  石天雨點了點頭,說道:“好的,上馬車吧,讓嘟嘟和詩語出來。”

  安兒、劉森和張馨便躍到馬車上去。

  嘟嘟和詩語飛奔而出。

  石天雨抬起左手中指,將劉森夫婦、蘇醒和安兒等人飄移到系統空間的05號儲物柜里。

  05號儲物柜也是依山傍水,風景優美的。

  現在,安兒和劉森身邊還增加了兩名丫鬟和蘇醒。

  有人服侍,也不會寂寞了。

  因為系統空間大花園是石天雨預留給魏雪妍的。

  01號儲物柜里住著諸水龍的五千兵馬和諸莉莉以及丫鬟仆役。

  02號的儲物柜里住著譚若鳳和丫鬟仆役。

  03號儲物柜里住著石天雨的首席夫人汪靜和湘湘等美妾以及數十名丫鬟仆役。

  汪靜已有身孕數月,不能讓安兒這樣的人打擾她。

  04號的儲物柜里,住著傅瑛和石霖母子以及丫鬟仆役。

  賀蘭敏月驚愕之余,又驚叫道:“仙界?公子,你不是凡人?你是神仙嗎?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如此厲害。能不能讓我也去仙界看看?”

  石天雨含笑地點了點頭。

  于是,玥兒拉過賀蘭敏月,又招呼嘟嘟和詩語過來。

  石天雨便將玥兒和賀蘭敏月以及兩條狗飄移到系統空間大花園里。

  頓時,賀蘭敏月如夢似幻。

  玥兒熱情地領著賀蘭敏月參觀系統空間大花園,給賀蘭敏月介紹各種設施。

  石天雨觀望系統空間一會,便也跳進系統02號儲物柜里。

  來到了譚若鳳居住的那處庭院,并給這處庭院解鎖。

  譚若鳳看到石天雨回來了,驚喜地縱體入懷,親熱地說道:“相公,你回來了?真好!”

  石天雨輕輕的分開譚若鳳,笑道:“你不恨我了嗎?不回熊家莊了嗎?”

  譚若鳳搖了搖頭,羞澀地說道:“沒必要了。而且,我要當母親了。”

  “什么?太好了!哈哈!”

  石天雨驚叫一聲,伸手輕撫譚若鳳的肚子,又激動地抱著譚若鳳,旋轉起來。

  “好暈,放下我。”譚若鳳連連驚叫,伸手拍打石天雨的肩膀。

  石天雨放下譚若鳳,又抱起譚若鳳,走到其他庭院去看看。

  畢竟這里曾經住過羅寶忠的六千騎兵,還有群雄。

  不過,石天雨抱著譚若鳳一路走來,發現每處庭院,每個房間,都打掃的十分干凈,收拾的十分整潔。這說明,羅寶忠治軍甚嚴,軍紀嚴明。

  兩條小狗飛奔而來,親熱的咬著石天雨的褲腳。

  石天雨放下譚若鳳,抱起兩條小狗,和譚若鳳并肩而行,又側頭對譚若鳳說道:“夫人,十月懷胎,你至少得有半年不能回到地面上去了,會不會不習慣呀?”

  譚若鳳搖了搖頭,又羞澀地說道:“自從知道我要當母親了,除了耐心等待孩子的出生,我別的都不會想了。連你,我都不會想了。”

  石天雨哈哈大笑,放下兩條小狗,又抱起譚若鳳,回歸譚若鳳的庭院。

  吩咐廚子、丫鬟、仆役往后要小心服侍好譚若鳳,又給眾仆役每人發一錠大銀子。

  頓時,02儲物柜里歡呼雀躍,歡聲笑語不斷。

  石天雨又對譚若鳳說道:“夫人,現在是春天,仍然是進補的季節,我回地面上去,下午可以到達濟南府城,我給你采購一些滋補品,晚上,我再回來陪你。好嗎?”

  譚若鳳伸手輕撫小腹,柔情地點了點頭。

  石天雨隨即抬起左手中指,縱身回到地面,又將賀蘭敏月和玥兒、嘟嘟和詩語以及一輛豪華馬車,飄移到地面,由賀蘭敏月駕著馬車,直奔濟南府城。

  當天傍晚,三人駕著馬車進入了濟南府城。

  石天雨吩咐賀蘭敏月直接駕著馬車到大明湖畔。

  跳下馬車,便抬起左手中指,打開系統空間,將湘湘、依依、凡凡等等諸美妾和丫鬟仆役飄移到地面上來,還飄移下來十幾輛馬車,一起暢游大明湖。

  春天的大明湖,一湖煙水,綠樹蔽空。

  碧波間,菡萏映日,景色佳麗。

  美景如畫。

  眾人贊嘆不絕,然后在大明湖畔選擇了一間豪華客棧,一起吃晚飯。

  石天雨又以加多兩倍的價錢,將客棧后院里的羊、雞、鴨、鵝、蛇、黃蟮、黃京、兔、驢、果蔬等等采購裝車,飄移到02號儲物柜里,以給譚若鳳滋補身子。

  然后,石天雨領著家人,夜逛濟南府城。

  沿街采購糧食和各種肉類果蔬,每裝滿一輛馬車,便飄移到02號儲物柜里。

  采購十幾輛馬車的物資之后,石天雨將湘湘等美妾輸送回03號儲物柜里。

  將玥兒、賀蘭敏月輸送到05號儲物柜和安兒住在一起,以便讓安兒放心。

  石天雨自己則回到了02號儲物柜里陪伴譚若鳳。

  翌日一早。

  石天雨和玥兒、賀蘭敏月以及嘟嘟、詩語回到地面上,乘坐馬車南下,剛出濟南府城,便聽到半空中有嗖嗖聲響。

  賀蘭敏月急急勒停馬車。

  嘟嘟飛竄而出,接替賀蘭敏月,抓住了韁繩。

  賀蘭敏月、玥兒、石天雨飛掠而出。

  石天雨來不及抬頭望天,便雙掌朝天連拍數把火焰刀。

  有幾個人凌空飄飛而落,竟然避開了高溫火焰刀。

  這次,前來暗殺石天雨的,都是高武之人。

  其中,一胖一瘦,一高一矮,年紀均在四十歲上下。

  胖的是一個大頭禿頂,黃臉膛,短眉小眼,肋下懸劍。

  瘦的細長,白臉膛,一點兒血色皆無,七竅內縮,活像骷髏,腰背一對峨嵋刺。

  胖瘦兩人的江湖外號合起來,叫作風卷殘云。

  其中,胖的名叫羅埕。

  瘦的叫郭旋。

  其余幾個,一個叫作劉通,一個叫作霍海。

  雙方站穩身子,相互對視,血戰一觸即發。

  賀蘭敏月躬身對石天雨說道:“公子,這些都是高武之人,奴婢先來試試他們的武功吧?”

  石天雨橫臂撥開賀蘭敏月,笑道:“不用!你看著就行。三招之內,我把這些狗雜碎全部收拾了。玥兒,保護好馬車。”

  “諾!”玥兒和賀蘭敏月躬身應令而退。

  但是,玥兒已經早有準備,提前分了些火焰彈給賀蘭敏月了。

  兩個漂亮的小丫頭決定不再和敵人搏擊,直接扔火焰彈就行。

  對敵人有什么人情可講的,炸死他們得了。

  對方眾人,見高鼻碧眼,美貌如花的賀蘭敏月自稱奴婢,還要先來交鋒,均是氣的七孔生煙。

  這些賊人,原本想說幾句,問問石天雨給不給藏寶圖的,但是,此時極度氣憤,皆是張口結舌,便各握寶劍和峨嵋刺以及刀棍,一起撲向石天雨、玥兒和賀蘭敏月。

  石天雨身形一晃,不讓敵方沖到馬車前來,身形一晃之時,雙掌又拍出幾把火焰刀。

  這次出手,絕不容情,每把火焰刀皆是半徑超過一丈。

  高溫烈焰,阻敵成功。

  敵方既然是高武之人,幾把火焰刀自然傷不了他們。

  他們紛紛身形一晃,閃避開來。

  但是,他們也靠近不了馬車。

  緊接著,石天雨也是身形一晃,雙掌一飄一引。

  羅埕莫名其妙的一劍刺在郭旋的胸口上。

  劉通茫茫然的一棍擊碎了羅埕的頭顱。

  霍海瘋了一般的一刀將劉通削為兩截。

  而郭旋的一雙峨嵋刺也連捅了霍海數下,將霍海捅死在地上。

  其余諸人背靠背的挨在一起。

  石天雨又是雙掌連拍,數把火焰刀削去。

  繼而又身形一晃,雙掌又是一飄一引。

  其他諸人剛剛躍身而開,閃避火焰刀,卻又背靠背的挨在一起。

  這次,這伙賊匪再也沒有避開幾把火焰刀,被幾把火焰刀削成數截,全部被燒成了骨灰。

  玥兒和賀蘭敏月皆是拍手叫好。

  兩個小丫頭扳著手指計算一下,石天雨剛好三招,就滅了十余名高武匪徒。

  賀蘭敏月歡笑拍掌之后,又讓石天雨給她傳授這移花接玉神技。

  石天雨笑道:“你現在內功不夠深厚,等你內功夠深厚了,學會乾坤大挪移,自然而然就會移花接玉神技了。走吧,讓嘟嘟駕馬車南下,我們在馬車里睡覺,好好休息。”

  賀蘭敏月和玥兒歡快的跳上馬車躺下,卻在中間留出一個空位。

  石天雨也不客氣,跳進馬車,躺在賀蘭敏月和玥兒的中間。

  賀蘭敏月側身傍著石天雨。

  玥兒卻睡在石天雨的肚子上。

  三人合目養神。

  風含情,草含笑,枯樹泛綠。

  一路上,相安無事。

  再也沒有發生劫匪前來暗殺石天雨的情況。

  顆顆露珠點綴在葉尖上,晶瑩剔透。

  幾天之后,石天雨等人乘坐馬車,過了西北的熊家莊。

  石天雨便將安兒和劉森夫婦以及蘇醒、郭先光飄移到地面上來。

  眾人分別乘坐兩輛馬車,前往成都。

  再行程幾天,便到達了設在成都的四川布政使司府。

  布政使司呂源不在,也可能躲起來,不想見石天雨。

  左參議安子午接受了吏部公文。

  送石天雨到四川來上任的吏部小吏隨即返回京都。

  布司府參議只是從四品的議事官員。

  不過,石天雨認出了安子午,欠欠身,抱拳拱手,說道:“安大人,對下官可有印象?”

  安子午便是往昔在涪城與推官劉叢有些交往的布司府官員。

  劉叢到培城任職之后,經常給安子午送禮。

  期盼安子午能幫幫忙,在布政使司呂源面前多多美言,提攜劉叢。

  可惜,這幾年來,劉叢一直未能如愿。

  因為安子午在呂源面前說不上話。

  此時,安子午望著玉樹臨風的石天雨,自然認不出來石天雨。

  但是,石天雨名聞九州,現在又是正四品的谷香知縣,官品比安子午還要高。

  所以,安子午即便認不出石天雨,但也抱拳拱手,躬身作揖。

  聲稱認出來了,當年就知道石大人肯定是要當大官的。

  石天雨心里明白,這便是官場客套話。

  但是,也不怪意。

  安子午內心是甚是驚愕的,甚是疑惑不解的。

  心道:大明開朝以來哪有正四品的知縣呀?

  哪里知道石天雨實際上是吏部尚書殷有招整頓吏治的先鋒官呀!

  不過,安子午盡管心里疑惑,但又想想石天雨乃是兩次威震遼西的抗金名將,得到這樣的品級也不奇怪,便又客套地說道:“哎呀,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呀!石大人,老夫這就送你去涪城,把你介紹給知府戴坤,讓他好好支持你在谷香縣干一番事業。”

  如此客套一番,便送石天雨到培城去見知府戴坤。

  而在此時,西子湖畔,煙柳畫橋,風情萬般。

  江南武林中人和西南武林中人會聚一起,共商武林盛事。

  “稟總舵主,石天雨已經離京,赴谷香任知縣,并帶著劉氏兄妹一起赴任。”

  此時,明教江南分舵飛鷹堂一名弟子,跑到石語嫣跟前,拱手躬身向石語嫣稟報江湖消息。

  西湖風情頓時黯然失色。

  所有人都倏然轉身,望向石語嫣。

  苗刀門的漂亮女弟子戚娟,頓時手舞足蹈的說道:“哈哈,真好!森哥也出任地方官了!”

  形意拳門弟子鐘旭卻疑惑地說道:“傳說石魔是由魏閹一伙抬舉入戶部作郎中,那是正五品官銜啊!怎么忽然當起正七品的小知縣來呢?”

  無極門的梁洪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迷茫地說道:“是呀?這是可降了兩個品級呀!難道石天雨與魏忠賢決裂了嗎?”

  峨嵋派小弟子汪洪憤憤地說道:“這樣也好,石魔出京了,沒有人保護他,咱們正好殺了他。”

  李天笑卻斷然否決汪洪的想法,說道:“不行。石天雨可是抗金名將,又與羅寶忠、袁河這些威震遼東的名將義結金蘭。羅寶忠能看上的人,自然不會差,羅兄弟想必已經完全了解了武林系列血案的內幕了。不然,不會與石天雨結義的。”

  汪洪據理反駁,說道:“但是,游志認出石魔手中的寶刀,便是游冰生前所用的鴻鳴寶刀。有刀為證,石魔仍然是飛鷹幫血案的線索。”

  “咔嚓!”

  姜美林踢斷了岸邊的一株小樹,甚是懊惱。

  隨即怒問梁洪和鐘旭:“石天雨在遼西浴血奮戰打韃子的時候,你們在哪里?鴻鳴寶刀乃是當今萬歲爺賜給石天雨的尚方寶刀。你們整天胡說八道,故意敗壞石將軍的名聲,你們明明想得到石將軍背部上的藏寶圖,還如此胡說八道,真是卑鄙無恥。哼!看到你們,姑乃乃就想嘔吐。我呸!”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