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45.妙計引狼群斗叛軍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哈哈哈哈!”

  眾將士大笑起來。

  蕭遠又朝巴圖銀萍豎起拇指,轉身而去。

  心想:我一定要得到巴圖銀萍,絕不能讓她小瞧我。

  我不會比石天雨差的。

  石天雨是武功高,頗有些智謀,但是,那又如何?

  他不是巴圖汗國人。

  就憑這一點,石天雨就無法和我爭奪巴圖銀萍了。

  巴圖銀萍智商如此之高,將來生的孩子一定是世上最聰明的。

  我一定要得到她。

  石天雨也遠遠的向巴圖銀萍豎起了拇指。

  心想:巴圖銀萍真是好樣的!

  智商如此之高,石某自愧不如。

  將來,我和巴圖銀萍在一起,何愁天下不定?

  巴圖銀萍正欲起身,走向石天雨。

  很想和石天雨親熱一下,浪漫一下。

  豈料,蕭遠走了幾步,忽然又轉身。

  氣呼呼地說道:“石天雨,你去打水。我陪著公主。”

  巴圖銀萍急急又坐下。

  心里幽幽嘆氣:蕭遠就像是一個淘氣的孩子,總是要與石天雨斗氣。

  誒,弄的我想和心愛的人親熱一下也不行。

  石天雨一笑,也不和蕭遠爭什么。

  起身走到戰馬前,取下水袋。

  又向眾將士揮揮手,去找羊群了。

  只要找到羊群,就能找到水源。

  蕭遠便走到巴圖銀萍身旁落坐。

  側頭看到巴圖銀萍香汗淋淋,便掏出錦帕,遞與巴圖銀萍。

  柔情又低聲的說道:“公主,你很大汗。你一定很累了。也真是難為你了。都怪世子嗜酒,導致這么重的平叛任務落在你這么一個女孩子的肩膀上。”

  巴圖銀萍莞爾一笑,甚是迷人。

  柔聲說道:“謝謝!”

  伸手接過蕭遠遞來的錦帕擦汗。

  蕭遠看到巴圖銀萍拿他的錦帕抹汗,心里樂哈哈的。

  心想:如此看來,我還是有機會得到巴圖銀萍的。

  于是,蕭遠顫顫地橫臂過去,要摟巴圖銀萍入懷。

  巴圖銀萍倏然起身,又慨嘆的說道:“好在我王兄嗜酒。不然,我們很難麻痹巴圖洪光。我王兄這次可是為平叛立了大功了。唉,也可惜了。我母親肯定不會再立我王兄為大汗了。”

  說罷,將錦帕扔給了蕭遠。

  蕭遠心里一陣失落。

  剎那間,眼淚汪汪地望著巴圖銀萍。

  巴圖銀萍有理有節的說道:“坐久了,得活動一下筋骨。蕭遠,謝謝你陪我浴血沙場。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假如,咱們能活著出去,我肯定會報答你。好好的報答你。”

  蕭遠聞言,心頭一喜,站起身來,激動地說道:“不客氣。末將應該的。末將和家父、義父都永遠忠于大汗,忠于公主,忠于皇后。

  巴圖汗國就是我們的家,我們用自己的熱血,守護自己的家園。”

  巴圖銀萍轉身,望著蕭遠,心里很是感動。

  那兩汪清水似的丹鳳眼,儼如天鵝般的眸子,甜美流盼。

  蕭遠忍不住張開雙臂,要攬巴圖銀萍入懷。

  這個時候,巴圖銀萍若是閃躲或是后退,肯定會傷蕭遠的心。

  于是,巴圖銀萍機智地驚叫一聲:“哎喲,不好!”

  蕭遠一怔,縮回雙臂,焦急的問:“怎么啦?”

  巴圖銀萍說道:“我小時候和父親來這里玩過。這里,到了夜晚,就會有狼群。

  蕭遠,如果你待會能把狼群引過來,讓狼群對付那去而復返的叛軍。那么,巴圖力丸的萬余鐵騎,就會傷亡慘重。以后,他們再追入沙漠的話,也就剩下沒多少人了。

  如此,我方將士,就可以減少很多傷亡。”

  “對對對!公主,你真聰明,什么辦法都能想到。好,末將馬上去找將士們安排。今夜,一定讓狼群消耗叛軍力量。”蕭遠聞言,注意力被巴圖銀萍這個極妙的計策吸引住了,又翹指稱贊巴圖銀萍智慧高超,轉身去經辦此事了。

  “噓!”

  巴圖銀萍這才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無力地坐在草地上,忽然感覺混身發軟。

  心想:應付那份沉重的愛,真是比平叛之戰還辛苦。

  假如,我和石天雨、蕭遠能活著回去,我將來又如何面對蕭遠付出的這份真情?

  這個時候,我可是欺騙了他的真情。

  但是,我也是很無奈的。

  我此時只能與蕭遠周旋,應付蕭遠的那份愛。

  不然,我們三人會分裂的。

  吉州城堡那邊,此時平叛肯定已經結束了。

  母親肯定獲勝了。

  但是,如果我不引開巴圖力丸,如果讓巴圖力丸活著,巴圖力丸肯定會投靠其他部落,肯定會借兵回來復仇的。

  若是那樣,我們巴圖汗國,仍然會損失慘重的。

  無論如何,我都要滅了巴圖力丸這個后患。

  我弟弟肯定繼承汗位了。

  這巴圖汗國,仍然是我家的。

  我家的帝國,豈能內亂?

  豈能讓別人來破壞?

  王兄肯定也是廢了。

  弟弟年紀還小。

  母親承受的壓力太重。

  我得替母親分擔這份壓力。

  巴圖銀萍盤腿合目,雙掌合十。

  雖然是閉目養神,但是,仍然心思如潮,久久難以平靜。

  “公主,好消息啊!有羊有水,先飽餐一頓,養精蓄銳,待會再打叛軍。”

  此時,石天雨率部回來了。

  有人背著幾袋水。

  有人扛著幾只羊。

  眾將士說說笑笑,甚是快樂。

  “太好了!”巴圖銀萍睜眼一看,甚是歡喜。

  站起身來,跑向石天雨。

  偏偏此時,蕭遠也回來了。

  還遠遠的向巴圖銀萍揮揮手,說道:“公主,成了。今晚肯定能大敗叛軍。末將了錢,找了些牧民,放羊誘狼。”

  巴圖銀萍心里暗暗叫苦,只好停下腳步。

  石天雨向巴圖銀萍眨眨眼,便和眾將士殺羊剝皮,生火烤羊。

  又蹲身下來,低聲吩咐一名士兵,說道:“兄弟,你去,給公主送水。她肯定渴了。”

  “諾!”那士兵應令一聲,拿著水袋,跑向巴圖銀萍。

  巴圖銀萍接過水袋,仰頭飲水。

  蕭遠跑過來。

  巴圖銀萍明眸皓齒一笑,將水袋遞與蕭遠。

  蕭遠接過水袋,仰天喝飲,感覺這水真甜。

  巴圖銀萍怕蕭遠又會當著眾人,做出什么不雅舉動。

  便說道:“蕭遠,你累了,歇會吧,閉目養神。我去和將士們烤全羊給你吃。”

  蕭遠放下水袋,哈哈笑道:“不累!公主,你歇會。末將露一手,末將去烤全羊。”

  說罷,跑開了。

  巴圖銀萍伸手拍拍胸口,又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也慨嘆:

  唉,我想和心愛的人坐會,聊會,都不能。

  我這戀愛也戀的夠苦的。

  我和心愛的人,就相距幾丈遠,可中間就是隔著蕭遠這么一堵墻。

  夜幕降臨。

  皓月當空,繁星密語。

  夜空下的草原,更顯的遼闊深遠。

  石天雨和眾將士又生起了篝火。

  眾將士一邊品嘗草原上的風味手扒肉和烤全羊,一邊在在篝火旁翩翩起舞。

  蕭遠撕了兩條羊腿,來到巴圖銀萍身邊坐下。

  將一條羊腿遞與巴圖銀萍,又笑問:“公主,你在想什么?今晚,你似乎特別安靜。石天雨也不過來打擾你了。”

  巴圖銀萍一聲苦笑,說道:“石天雨怕你唄。”

  “哈哈!”

  蕭遠滑稽而笑,臉上好熱好燙。

  他是聰明人,能聽出巴圖銀萍的弦外之音。

  巴圖銀萍為避免尷尬,又含笑說道:“請牧民引狼群過來之事,你和將士們說了吧?我估計叛軍很快會去而復返了。”

  蕭遠說道:“哎喲,我忘了,我得馬上去告訴將士們。”

  提著一條羊腿,趕緊跑開了。

  巴圖銀萍啃著羊肉,不時的瞄向篝火旁那些跳舞的將士們。

  看到石天雨也在安靜地啃著羊肉,在看將士們跳舞。

  巴圖銀萍心想:石天雨難道真的不會想我嗎?

  我都會想他,他為什么不想我?

  石天雨真是在怕蕭遠,在讓著蕭遠嗎?

  還是,石天雨另有什么好想法嗎?

  哦,對了,石天雨的妹妹玥兒呢?謝文呢?

  咦,玥兒和謝文怎么不見了?

  奇怪!

  哦,對了,石天雨會妖法的,肯定又把他的妹妹藏起來了。

  既然可以把玥兒藏起來,為什么不把我也藏起來?

  奇怪!

  巴圖銀萍思忖到此,抓起一塊小石子,扔向石天雨。

  石天雨聞聲而動,側頭避開了。

  又順風而望,發現石子是巴圖銀萍扔來的。

  便抓著一塊羊肉,走過來,笑問:“怎么啦?想我了嗎?”

  巴圖銀萍撩起一腳,踢在石天雨的屁股上,嬌嗔地罵道:“別臭美了!誰想你了呢?哼,你心里竟然沒有我。宿營這么久了,也不見你過來陪陪我。你妹妹呢?藏哪里去了?”

  石天雨笑道:“暫時的。這個時候,讓蕭遠多陪陪你,這樣,他就有精神打仗了。不然,他待會若是分神,我還得去救他,豈不更加麻煩?

  我把妹妹藏起來了,要設計打仗的時候,以及打仗的時候,讓她參與。

  如此,等我妹妹長大了,她就會像你那般聰明,那般善于行軍打仗了。

  但我妹妹終究是小女孩,體力有限。

  謝大俠輕功雖好,武力卻不濟,我把他們倆都藏起來了。”

  巴圖銀萍又嗔罵一句:“你這是在用美人計。呵呵!”

  石天雨滑稽地笑道:“呵呵,是啊!不過,是你在用美人計。你才是美人。你又那么強勢,我能使喚你嗎?這一切,不都是你在表演嗎?”

  就在此時,蕭遠又提著羊腿,跑回來了,氣呼呼地罵道:“姓石的,你什么意思?你過來干什么?你不和將士們套套近乎,待會怎么配合起來打仗呀?”

  石天雨一笑,走開了。

  巴圖銀萍甚是無趣,隨即起身,說道:“差不多了,讓將士們滅了篝火,留下些羊肉在火堆旁,引狼群過來。讓將士們在馬背上啃羊肉吧。咱們慢慢走吧。”

  說罷,將羊腿叼在嘴里,抓過鐵槍,飛身上馬,策馬而去。

  蕭遠怒瞪了石天雨的背影一眼。

  無奈地又跑開,去傳令了。

  似有天意,也就在此時,馬蹄聲由南往北,遠遠傳來。

  巴圖銀萍、石天雨、蕭遠率部上馬,按計策行事,繼續往北,策馬緩行。

  都在馬背上啃羊肉,填飽肚子。

  為了讓玥兒學會在沙漠和草原上打仗,石天雨策馬緩行,走在最后。

  反正隊伍是由巴圖銀萍和蕭遠指揮的。

  石天雨又將玥兒和謝文以及爪黃飛電和嘟嘟從系統空間飄移到地面上來。

  讓謝文騎自己所騎的汗血寶馬,又抱著玥兒合乘爪黃飛電。

  讓嘟嘟和謝文合乘一騎。

  緩慢行軍路上,石天雨將巴圖銀萍設下的在草原和沙漠上的計策,告訴了玥兒。

  玥兒激動地贊道:“巴圖姐姐好計策!真了不起!要是她當我的嫂子就好嘍。”

  石天雨低聲告訴玥兒:“巴圖姐姐就是你的嫂子!”

  玥兒驚駭地反問一句:“真的?太好了,呵呵!現在,我的嫂子里面,就巴圖姐姐最有智慧了。好嫂子不怕多呀!哥哥,你再多娶幾個像巴圖姐姐這樣有智慧的嫂子。我喜歡!”

  又拍手叫好,甚是開心,甚是激動。

  不一會,便躺在石天雨的懷里,睡著了。

  謝文也讓嘟嘟馭馬,自己趴在嘟嘟背部上睡覺。

  果然,巴圖力丸追上他的部隊之后,策馬在前奔逃。

  因為他的馬是寶馬,是他的部隊之中,最好的馬。

  他們往南跑出二十余里,發現身后并無追兵。

  于是,叛軍停了下來,喘氣歇息。

  恰在此時,心善、亦善策馬而來。

  巴圖力丸急忙下馬,放下雙錘,躬身相迎,說道:“二位大師,吉州城堡的情況如何?”

  心善飛身下馬,慨嘆一聲:“唉,完了。”

  巴圖丸駭然反問:“怎么回事?我弟弟呢?”

  甚是擔心其弟巴圖力角的安危。

  巴圖佳康、郭正生、巴圖洪山也飛身下馬,圍了過來。

  紛紛抱拳拱手,與心善、亦善相見。

  因為心善和亦善兄弟倆武功很高,深不可測。

  而且,武功很是詭異。

  眾將都想討好心善和亦善,讓這對光頭佬為自己所用。

  眼下,眾人心思有些不一樣。

  他們雖然不知道吉州城堡外的決戰情況,但從巴圖銀萍喬扮成皇后的樣子前來犒軍,并忽然殺了巴圖洪光,就知道這場叛亂不如人意了。

  出師未捷,主帥先亡啊!

  亦善飛身下馬,沉重地說道:“唉,我們都被獅駝那賊夫騙了。他之前和巴圖銀萍唱的是苦肉計。”巴圖佳康驚叫一聲:“苦肉計?”

  頓時張大了嘴巴,瞪圓了眼珠。

  郭正生握著獨足銅人,垂頭喪氣。

  巴圖洪山無精打采,心情頓壞。

  心善接過話茬,說道:“唉,獅駝向來魯莽,誰知道他這次怎么會和巴圖銀萍合作的這么好!沒想到他主動挨了五十軍棍,被打的皮綻肉爛,甘愿如此供巴圖銀萍那妖女驅使。”

  巴圖力丸聞言,暴跳如雷,仰天而罵:“獅駝,你這狗娘養的賤種,老子滅了你九族。”

  亦善又嘆息一聲,說道:“唉,皇后養尊處優,長得和她女兒巴圖銀萍好像兩姐妹一樣。巴圖銀萍把假的彎月寶刀給了皇后,皇后找我們兄弟倆、獅駝會商平叛事宜。

  結果,皇后熬了我們一個上午,一個中午。

  我們發現真皇后、假巴圖銀萍時,城外已經開戰了。

  而且,狼圖來報,稱巴圖世昌已經救回來了。

  我們無奈,只好殺出重圍出城。

  但是,令弟因為攻城不順,脾氣很壞,讓我們北上找你們,助你們一臂之力,找石天雨復仇。結果,我們往北奔來沒有多遠,便聽到了吉州城堡外驚天動地的喊殺聲。

  我們又到回去看,發現遂州來的龍騰、巴哈、韓勝、蕭聚,還有石天雨魔下的秦志光和虛妄法師,都帶兵過來勤王了,令弟受此沖擊,兵馬大亂。

  兼之,皇后走上城樓督戰,敵軍士氣大振。

  爾后,皇后又出城指揮作戰,因此,令弟的兵馬,大多投降了朝廷,投靠了皇后。

  令弟被石天雨麾下虎將羅寶忠所殺。

  這個羅寶忠,傳聞往昔跟著石天雨,在遼西戰場所向無敵,槍法如神,馬上的作戰能力很強,很厲害。”

  “弟弟…”

  巴圖力丸一聲哀嚎,失聲而泣,落淚如雨。

  “走!咱們回馬北上,一定要殺了石天雨。”

  巴圖佳康聞言,雖然驚駭,但是,也想借巴圖力丸之力,借刀殺人。

  大吼起來,又以此討好巴圖力丸。

  其實,他更想殺巴圖銀萍。

  之前,因為巴圖銀萍舉報巴圖佳康,才導致巴圖佳康丟官罷職的,現在的處境很落魄。

  心善也急急相勸,說道:“公子,節哀順變吧。現在,巴圖銀萍在哪里?咱們已經沒有回頭路上,只要抓著巴圖銀萍作為人質,公子才能在朝廷扳回一局,要回一席之地。”

  其實,心里是這么想的:如果巴圖銀萍不死,將來必定會找老朽算帳。不如現在借著巴圖力丸這萬余騎兵,追殺巴圖銀萍?只要殺了巴圖銀萍,老朽兄弟才無后顧之憂。

  不然,我們就算逃回吐蕃去,憑那巴圖銀萍的江湖經驗和以前在江湖上布下的眼線,她也定能找到老朽兄弟倆。

  說罷,抬眼望向亦善。

  亦善心思與心善一樣,點了點頭。

  亦善和心善兄弟倆,名字取的好,但是,他們的心一點也不善良。

  巴圖洪山眼珠一轉,看到心善和亦善都想殺巴圖銀萍。

  看到郭正生握著獨足銅人的手,骨骼格格作響,看到巴圖佳康這么積極。

  心思又變了。

  急急說道:“公子,唯今之計,就是徹底滅了巴圖銀萍,或是擒拿巴圖銀萍。不然,巴圖銀萍也絕不會放過咱們的。

  咱們的家人,都在鶴碧城堡,他們有飛鴿傳書,有八百里加急這些渠道,還有無數的江湖眼線,傳訊極快。

  我們的家眷,此刻肯定遭到皇后親信或是巴圖銀萍親信的囚禁。

  我們即便能進入鶴碧城堡,此刻也束手無措。

  我們只能擒拿巴圖銀萍作為人質。

  然后,拿巴圖銀萍與皇后交換人質。

  不然,我們的家眷死定了。

  皇后母女之狼狠,非一般人可比。”

  巴圖佳康又說道:“剛才,巴圖銀萍放綠焰箭,我等均以為她暗藏伏兵。

  現在,我等南撤二十余里,也未見身后有什么追兵。

  屬下以為,那肯定又是巴圖銀萍在玩鬼謀詭計。

  這妖女太損了。而且,巴圖銀萍向來都是這么損的。”

  巴圖力丸止哭抹淚,泣聲吼道:“好!傳我將令,揮師北上,一定要擒拿巴圖銀萍。不然,我等無立錐之地。”

  “諾!”眾將應令而去。

  他們又重新策馬北上,追尋巴圖銀萍行蹤。

  當他們聞著巴圖銀萍、石天雨、蕭遠眾將士留下的羊肉香時,他們激動起來。

  巴圖力丸勒馬停下,讓士兵點燃火把。

  他們發現火堆還是熱的。

  羊肉丟了一地。

  巴圖佳康說道:“看來,巴圖銀萍這妖女嚇跑咱們之后,他們還留在此地烤羊肉,飽餐了一頓才北上的。這賊妖,真他姥姥的損!”

  郭正生搶著說道:“現在追他們還來得及。”

  巴圖力丸揚錘一指,吼道:“追!”

  隨即率領萬余騎兵,又往北追。

  忽然,一陣狼嚎。

  數群狼群,從東南西北等各個方向撲了過來。

  騎兵的戰馬紛紛受驚。

  戰馬驚鳴嘶叫起來。

  部分戰馬受驚散開而奔。

  巴圖力丸的騎兵隊形登時亂了。

  一群餓狼撲將上來,向騎兵們的馬腿上咬去。

  有的餓狼跳躍起來,咬向馬背上的將士。

  有的將士在馬背上一縮腿。

  餓狼撕下了他們褲子上的布片。

  有的戰馬亂踢,將餓狼踢死或是踢開。

  有的餓狼被戰馬踢死或踢傷后,受到其同類的攻擊。

  群狼爭奪死去的同類尸體,猛撲狂咬,甚是慘厲。

  有的戰馬受驚之后,揚蹄而起,將騎兵掀翻落馬。

  群狼看見有騎兵落馬,隨即圍上,又猛撲上來撕咬騎兵。

  有的餓狼咬住了馬尾,順勢躍上馬背,撕咬馬脖子。

  有的戰馬因此而側倒。

  而后面的騎兵的戰馬也因此被絆倒。

  由此造成了相互踩踏。

  石天雨將寶馬的馬韁扔給嘟嘟,抱著玥兒,飛身離馬,凌空飄飛回來。

  讓玥兒看清楚狼群嘶咬叛軍的情景。

  要讓玥兒親眼看到預設戰場以及戰斗效果。

  這一幕,讓玥兒心里極是震撼,感覺巴圖銀萍的設計實在是太美妙了。

  巴圖力丸大怒,揮舞雙錘一陣狂砸,將圍過來的群狼砸死砸爛。

  又跳躍下馬,舞弄雙錘,嚇得群狼不敢靠近過來。

  于是,借機吼道:“點火,放箭,我替你們擋著這群狼。”

  又將馬韁叼在嘴里,用嘴牽著馬韁,牽引著戰馬,又縱身一躍,撲到騎兵群邊緣,揮錘四砸,驅散群狼。

  有騎兵騰出手來,取出弓箭,朝群狼放箭。

  “嗖!”

  一陣陣箭雨射去,一排排餓狼應聲而倒,濺血亂顫。

  接著,越來越多的騎兵騰出手來放箭了。

  一群餓狼被射倒,又一群餓狼撲上來。

  郭正生的戰馬受驚,跌翻下馬,摔得頭破血流。

  四周七八頭餓狼撲上來。

  郭正生急急揮舞獨足銅人,揮砸群狼,打死了數匹餓狼,砸得餓狼骨頭盡斷,驅散了其他餓狼,又跳上一匹戰馬去。

  巴圖佳康側跌下馬,也是摔得頭破血流。

  但是,武功好,快速翻身而起。

  又兩手一探,分別抓住兩只餓狼的項頸,橫掃了一個圈子,把群狼逼退數步,又將兩只餓狼擲甩出去。

  然后,雙足一點,一腳踢飛一名騎兵,搶了戰馬,策馬狂奔北上。

  那名騎兵“砰”的一聲,跌出數丈,骨折慘叫而亡。

  瞬間又被一群餓狼撕碎咬爛。

  眾將士對巴圖佳康敢怒而不敢言,紛紛在心里暗暗問候巴圖佳康的老娘數十遍。

  心善、亦善兩人兩把血刀連揮,劈死數只餓狼。

  兄弟倆人仗著武功高強,刀法精湛,又飛身下馬,一手牽馬,一手握刀,點燃火堆,用腳踢那些火堆,柴火彈向那些餓狼。

  狼怕火,嚇跑了。

  眾多騎兵見狀,紛紛策馬過來,聚攏一起。

  一些騎兵揮刀砍狼,一些騎兵點燃火堆,用腳踢,用刀彈那些柴火。

  那些柴火又彈擊向那些餓狼。

  經過半柱香功夫的人狼大戰,他們終于將狼群驅走。

  但是,巴圖力丸的萬余騎兵,喪生了一千多人。

  又因被狼咬或因戰馬被絆倒,人跌翻,而負傷一千多人。

  被狼群嚇的策馬逃跑的有兩千多人。

  巴圖力丸清點人數之后,均是氣得七孔生煙,破口大罵。

  巴圖佳康策馬到回來,罵道:“肯定是巴圖銀萍那妖女引來群狼的。這妖女,太損了。老子不殺她,誓不為人。”巴圖力丸怒瞪了巴圖佳康一眼。

  因為巴圖力丸剛才看巴圖佳康剛才為了搶馬,竟然置一名騎兵于死地。如果現在不是為了團結巴圖佳康共御強敵石天雨,巴圖力丸肯定會一錘打死巴圖佳康。

  巴圖洪光、巴圖力丸父子平素是愛兵如子的。

  所以,他們父子才能聚攏二十萬叛軍。

  這種常年浴血沙場的虎將深知愛兵如子,才能得到士兵的擁戴。

  巴圖佳康看到巴圖力丸怒瞪自己,心里有些害怕,急急閃身一邊。

  又借著郭正生高大的身形,擋住了自己的身形。

  心想:姥姥的,現在,老子到哪里都不是人。

  唉!這都怪巴圖銀萍那妖女!

  姥姥的,老子無論如何都要做掉巴圖銀萍。

  狼群散去。

  看著滿地的死狼,聞著血腥味,聞著血腥味的羊肉香氣。

  所剩六千余人,肚子都餓的咕咕叫。

  巴圖銀萍率部就在他們前面的兩里許,生怕巴圖力丸不率部追過來。

  石天雨抱著玥兒,凌空飄飛回來,又落在爪黃飛電上。

  巴圖銀萍回頭看看,注意到謝文和玥兒回來了。

  心想:石天雨這妖法也太厲害,得讓他教教我。

  于是,巴圖銀萍讓蕭遠傳令部分將士亮起火把。

  石天雨仰天長嘯:“巴圖力丸,你死鬼老爹的人頭,還要不要?不要的話,老子將那狗頭扔掉踏碎。”巴圖力丸聞言,氣出眼淚來了,怒吼一聲:“弟兄們,上馬,宰了石天雨!滅了巴圖銀萍,走!”手握雙錘,飛身上馬,領頭策馬而去。

  巴圖佳康、郭正生、心善、亦善、巴圖洪山率領六千騎兵,緊緊追去。

  蕭遠凝神聽著追兵的馬蹄聲,側身對巴圖銀萍說道:“看樣子,他們仍有五六千人之多。我們才兩千人,仍然不是他們的對手。”

  巴圖銀萍淡定地笑道:“蕭遠,你怕了?怕了就回鶴碧城堡吧。這里已經離鶴碧城堡不遠了。”

  男人可受不了這一刺激。

  蕭遠氣呼呼地說道:“我怕什么?老子嚇大的。”

  巴圖銀萍隨即大喝一聲:“弟兄們,走!”

  又領頭策馬飛奔。

  石天雨、蕭遠率部緊緊策馬相隨。

  一路北上。

  于翌日清晨,竟然不知不覺地來到了漫天黃沙的沙漠邊緣。

  巴圖銀萍、石天雨和蕭遠等人,均是人困馬乏。

  發現進入沙漠之后,便紛紛勒馬停下,坐在黃沙上歇息,并取水喝飲,吃昨夜吃剩的羊肉,養精蓄銳。

  他們的背后,是高地多石,山脈陡峭。

  翻過多石高地,便是遍布沙灘、沙丘和沙海的大沙漠了。

  巴圖銀萍算算時辰。

  這個時候,即便是母親率部護送父親北上鶴碧城,也不會與巴圖力丸這只兇狼有什么接觸了。

  蕭遠看到巴圖銀萍東張西望,便抓著兩塊羊肉過來,將一塊羊肉遞與巴圖銀萍,說道:“公主,準備在此決戰了吧?”

  巴圖銀萍滿臉疲憊,接過一塊羊肉,點了點頭。

  一邊啃羊肉,一邊說道:“對!蕭遠,你很聰明。

  到了這里,咱們和巴圖力丸怎么打都行了。

  你看,我們的背后是多石高山,咱們歇息一會,就牽馬上山。

  待巴圖力丸率部來到,咱們推石下去,定然可以砸死巴圖力丸的騎兵。

  你叫石天雨過來,咱們三人議議,如何伏擊巴圖力丸?還有,你吩咐眾將士,待會,殺了巴圖力丸的騎兵之后,他們自行回鶴碧城堡,找我母親,派駱駝隊來接我們。

  翻過這座山,便是沙漠了。

  要滅了巴圖力丸、巴圖佳康、郭正生這些人,只能翻過此山,到后面的沙漠去決戰。

  不然,憑巴圖力丸的武力級別,咱們只有死路一條。

  而沒有駱駝隊接應咱們,咱們也走不出沙漠。

  一般的騎兵,就沒有必要再跟著咱們,他們耗不起體力。另外,你多準備幾個水囊、水和羊肉給我們三人備用。到了沙漠,水最重要的。其次是其他食物。”

  “諾!”

  蕭遠愉快地應令而去。

  巴圖銀萍竟稱贊了蕭遠,竟然讓蕭遠去找石天雨。

  蕭遠甚是高興,甚是激動。

  此時此刻,蕭遠感覺一點都不累了。

  石天雨領著謝文和玥兒也在察看地形。

  這是為將為帥者的基本素質。

  打仗嘛,肯定非常講究地形的。

  他們在草原上無法與巴圖力丸及其數千騎兵作戰。

  但是,到了這里,巴圖力丸的騎兵,就失去了作用。

  石天雨聞訊,抱著玥兒,飛快跑來,對巴圖銀萍笑道:“小樣的,你很會用人哦。”

  “呵呵!”巴圖銀萍看到石天雨如此親呢地稱呼自己,滿臉甜笑。

  兩個美麗的酒窩,似是盛滿了馥郁的佳釀。

  石天雨心神一蕩,真想抱抱巴圖銀萍,摟巴圖銀萍入懷,親熱一番。

  巴圖銀萍趁蕭遠背對著自己,便啃了石天雨一口。

  雖然當著玥兒的臉,但是,忍不住。

  玥兒呵呵而笑。

  石天雨放下玥兒,笑道:“啃我的臉干什么?我現在可是滿臉風塵,臟!要啃,就啃我的嘴巴。”玥兒更是拍手而笑,也不跑開,甚是好奇。

  “呵呵!”巴圖銀萍俏臉艷紅,滿臉甜笑地說道:“我也想,可這里沒有房子,沒有床哦。呵呵!”

  那雙脈脈含情的丹鳳眼仿佛是荷葉上跳動的兩顆露珠似的。

  那兩汪清水,甚是明澈動人。

  石天雨又是心神一蕩。

  蕭遠復跑回來。

  玥兒拍著小手說道:“哥哥,帶著姐姐到仙界去嘛。”

  巴圖銀萍心念一動,愕然反問:“仙界?石天雨,你不是凡人?”

  即時收起了笑臉。

  此時,蕭遠跑到他們身前來。

  巴圖銀萍便凝重地說道:“剛才,我和蕭遠說了,待會利用這里山高石多,咱們牽馬上山,推石而下,砸死巴圖力丸的騎兵。

  再翻過此山,到山后面的沙漠去與巴圖力丸這只兇狼決戰。憑他的武力級別,我們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他們還有巴圖佳康的烈焰掌、郭正生的獨足銅人。

  巴圖洪山倒是不算什么。

  然后,讓我們的騎兵自行回鶴碧城堡,找我母親,準備一支駱駝隊來沙漠接應我們。”

  石天雨翹指稱贊,說道:“此計甚好!”

  蕭遠也趕緊贊道:“公主就是公主,居高臨下,位高望遠,足智多謀,智勇雙全,文韜武略,均高人一等。”

  玥兒也翹指稱贊巴圖銀萍:“姐姐真是智勇雙全!”

  “呵呵!”

  巴圖銀萍歡愉而笑,轉身啃著羊肉,又往山上走。

  卻邊走邊想:

  如果我一輩子能和幾個男人戀愛,那該多好啊!

  呵呵!天天都聽著好話,人也會格外的年輕。

  難怪以前的武則天,晚年會有那么多的男寵。

  難怪母親現在又把韓德帶在了身邊。

  看來,女人沒有男人,還真不行。

  蕭遠急喊一聲:“弟兄們,上山吶。”

  眾將士急忙一手牽馬,一手抓著羊肉,一邊啃著羊肉,一邊向山上走去。

  石天雨抱起玥兒,轉身走回原地,放下玥兒,又背起水囊和干糧,把黃金偃月刀斜掛著烏騅寶馬的馬鞍旁,牽著寶馬上山。

  玥兒和謝文、嘟嘟牽馬緊跟著石天雨。

  石天雨追上巴圖銀萍,看到蕭遠也在,急忙客氣地說道:“公主,你得派專人把這匹寶馬暫放在鶴碧城堡。快要進入沙漠了,可能不讓寶馬渴死在沙漠里。”

  巴圖銀萍隨即大聲喊道:“金狼,過來。”

  “好吶!”一名騎兵將領跑步過來。

  巴圖銀萍說道:“待會大決戰之后,我和蕭遠將軍、石天雨將軍會引巴圖力丸等叛賊到山后面的沙漠上決戰。你把我的寶馬藏好,就在此山找一個隱密的地方。

  現在就去吧。你不用參加決戰了。其他弟兄們,待會決戰后,會自行回鶴碧城堡。

  你就留在此地,等候我們。

  還有,你多找幾個可靠的弟兄,看好石將軍剛才騎的那匹汗血寶馬。

  還要看好蕭遠將軍的寶馬,留一些干糧,等我們從沙漠回來,要有東西吃,要有水喝。

  或者,你待會把叛軍的那些馬匹集中起來。總之,等大面積殺傷叛軍之后,你們幾個準備好水、干糧、馬匹在此等我們。”

  “諾!”

  金狼應聲,躬身接令,從石天雨手中牽過了馬韁,轉身而去。

  就在此時,巴圖力丸率部追來了。

  巴圖銀萍轉身說道:“蕭遠,你負責找些弟兄放箭,并且要佯敗。快!”

  又轉身面對石天雨的背影,大聲說道:“石天雨,你負責指揮弟兄們扔石頭。”

  “諾!”

  蕭遠和石天雨異口同聲應令,各自而去。

  巴圖銀萍拔刀出鞘,揚指巴圖力丸,大聲罵道:“巴圖力丸,山后面是沙漠。你那死鬼老爹的人頭,扔到沙漠上去了。”

  說罷,轉身就跑。

  巴圖力丸氣惱大吼:“弟兄們,放箭!”

  其麾下的騎兵也不下馬,紛紛取出弓箭,往上山的巴圖銀萍部放箭。

  “嗖!”

  六千枝箭飛來,巴圖銀萍部將士雖然有石頭和樹木擋箭,但是,仍然有數十人中箭而倒,血濺而亡,翻滾落山。

  巴圖力丸揚錘一舉,大吼一聲:“弟兄們,殺上山去,斬巴圖銀萍首級者,賞萬金,封萬戶侯。殺!”吼罷,率先飛身下馬,握著雙錘就往山上沖去。

  這個時候,巴圖力丸都無家可歸,也沒有國,何來萬金?

  何來的萬戶侯?

  但是,巴圖力丸在沙場上說慣了此話。

  而那些將士也聽慣了此言。

  這個時候,叛軍將士也來不及過多的思索。

  紛紛下馬,拔刀出鞘,往山上沖鋒。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