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27.八大金剛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327章  石天雨出現在廣寧,令城中百姓精神振奮。

  頓時,全城沸騰起來。

  但是,金兵也開始攻城。

  唐銘指揮騎兵下馬,跑上城墻,朝攻城的金兵放箭。

  金兵也朝城頭放箭。

  雙方將士在來往的箭雨中,互有死傷。

  石天雨抬起左手中指,從系統空間大園的武庫里,拽下一尊紅衣大炮和兩箱彈藥,放在城南門的城樓上,又教十余騎兵如何填彈裝藥,如何點火開炮。

  然后,親自示范,填裝彈藥,親自點火。

  一發炮彈落在城外,炸得金兵血肉橫飛。

  “好!”

  “石將軍好棒!”

  眾將士歡呼雀躍起來。

  城南門外的金兵被擊退。

  石天雨隨即走下城樓,策馬到府衙后院,抬起左手中指,吩咐汪靜,指揮仆役丫鬟,迅速裝滿十輛馬車的糧食。

  接著,將十輛馬車飄移到地面上來。

  又探手從系統空間的02號儲物柜的書房里取下鴻鳴寶刀,提在手中。

  有刀在手,如此震懾官差及眾將士,達到嚴明軍紀之目的。因為與之前當遼西總兵兼廣寧知府不同,這次,石天雨統兵馭將,并非名正言順。

  接著,石天雨又吩咐劉正,如果糧倉的糧食不夠分發,就拿府衙后院的糧食分發。

  一定要讓城中所剩下的萬余百姓人人領取到糧食,要讓萬余百姓人人滿意。

  否則,軍法從事。

  并在劉正面前揚了揚手中的鴻鳴寶刀。

  劉正乖乖聽話,依令照辦。

  然后,石天雨吩咐蘇醒代理知府,馬上雇用五十名衙役,從軍中將士之中,挑選三十名捕快,先給每名衙役和捕快發放十兩銀子、十斛米。

  這可把蘇醒樂壞了,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精神大振,運筆如飛,眨眼功夫,便擬寫了諸多的安民告示。

  接著,蘇醒便親自去挑選衙役和捕快,發放錢糧,即令衙役和捕快就職,維護城中治安,處理案情。

  石天雨將這些繁雜事務便交給蘇醒、唐銘和劉正處理,又從系統空間拎出一箱銀錠,放在郭先光這里,給蘇醒備用。

  接著,石天雨回歸“博雅”客棧,召來玥兒。

  讓玥兒坐到一間上房的床榻上,盤腿坐好,雙掌合十。

  于是,石天雨便雙掌按住玥兒的后心,給玥兒植入些內功。

  諸莉莉嘟嚨著小嘴進來,雖然不敢吭聲,但也吃醋。

  石天雨給玥兒植入些內功,便吩咐玥兒領著嘟嘟,騎著爪黃飛電去巡城。

  然后,又給諸莉莉植入些內功。

  如此,諸莉莉才高興起來。

  石天雨讓諸莉莉吩咐仆人提水來,找間最好的上房,沐浴更衣。

  諸莉莉激動而去。

  石天雨關上房門,想歇息一會,思考些對策。

  “叮!恭喜宿主收回失土,收回遼西重鎮廣寧府,系統獎勵宿主積分一千萬積分,自動兌換積分為宿主續命一百年,從即時始,宿主可以活至五百三十歲。

  宿主可以以現有壽命時限,反復穿越于壽命時限內的各種朝代,參與到各種朝代之中的人類活動中,構建和諧社會,讓百姓過上安康祥和的生活。

  往后,只要宿主對著左手中指說一句,我要到宋朝或是民國,只要宿主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便可以到達宿主想要到達的朝代,并可以來回穿越。

  同時,以宿主的修為,可以在任何朝代縮短至停留一年。

  希望宿主繼續行善積德,多結佛緣,多結道緣,早日成仙。”

  久違的系統又出現了,叮囑石天雨幾句,便自動關閉了。

  石天雨心頭大喜。

  也就是說,石天雨若是往前穿越。

  最前可以穿越到宋哲宗趙煦年代,即是元祐六年,即是公元1091年,也就是辛未年。

  往后穿越,可以穿越到公元2151年。

  但以石天雨現在的修行修為,還需要在穿越點停留一年,方可穿越回來。

  如此,便限制了石天雨想穿越回現代社會看望父母兄妹的想法。

  石天雨決定還是暫時留在明朝末年繼續修行,積攢積德,廣結佛緣,善結道緣,早日成仙。

  等到哪一天,修為攢夠,就可以穿越時空,并且可以隨時來去自由的時候,再穿越回現代社會,看望父母兄妹。

  此時,諸莉莉推門進來,讓石天雨到臨街的三樓小閣樓去。

  幾名仆役拎著熱水上來,清洗大沐浴桶。

  然后,把熱水倒進去,就拎著木桶出去了,并順手關上房門。

  石天雨便與諸莉莉一起跳進沐浴桶里。

  鴛鴦戲水,如神仙一般的親熱起來。

  他們倆從在大沐浴桶里親熱,一直親熱到床榻上。

  讓諸莉莉過足了癮。

  亥時時分。

  有人前來敲門,稱外出誘敵的諸將率部回到城外,因金兵重圍,不得而入城。

  石天雨趕緊從諸莉莉身上爬起身來,吩咐諸莉莉抓緊準備晚飯,宴請眾將士,便穿衣提刀而出。

  羅寶忠、袁河、吳襄率部從鎮武堡和西平堡外圍撤了回來,剛開始,他們率部沖擊城西門和城東門外的金兵,后來聽到城南門有紅衣大炮的響聲,便率部繞道而來。

  此時,羅寶忠、袁河、吳襄等人恰好借著廣寧城南門城樓上的紅衣大炮的威力,擊敗金兵,打亂金兵,打散金兵,率部從城南門入城。

  石天雨也恰好策馬奔至城南門內,眾將相見,甚是激動。

  吳襄、袁河、羅寶忠所部出去六千兵馬,回來五千兵馬,損失不大。

  但是,為石天雨重新奪回廣寧城,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袁河有使用紅衣大炮的經驗。

  而石天雨不太擅長處理繁瑣事務,便讓袁河到城西門去指揮將士們退敵。

  說罷,飛身離馬,飄往城西門門樓上,一邊刀不出鞘的揮刀擋箭,一邊抬起左手中指,又放下寶刀,連拍數掌,拍得箭雨倒射,射死射傷金兵數百名,迫使金兵退后。

  石天雨趁機拽下一尊紅衣大炮和兩箱彈藥。

  恰好在此,袁河策馬而至,提槍跑上城墻。

  石天雨讓袁河鎮守城西門。

  有紅衣大炮,袁河都感覺不到饑餓。

  袁河親自教授士兵如何計算距離,填裝彈藥和點火開炮。

  石天雨則是趕往城東門和城北門,也是如此拽下紅衣大炮,讓吳襄和羅寶忠分別鎮守城東門和城北門。

  有紅衣大炮助陣,將士們精神大振。

  城里面,劉正、唐銘、風天柱仍然在率部清剿金兵金將和金人之中的官差和部分金人的商賈,配合蘇醒,穩定人心,發放米面。

  動員百姓支持守城。

  動員百姓制作弓箭。

  沒有材料,就拆門板,搬石頭上城墻。

  如果找不到磚塊和石頭,先拆了一些沒有人居住的破房子,把磚塊和石頭先搬到城墻上去。

  石天雨回來重奪廣寧城,令城中士氣大振。

  百姓紛紛踴躍支持,捐獻石頭和磚塊,自發去制作弓箭。

  當晚,眾將士輪流吃飯,輪流歇息,輪流走上城頭,應付金兵攻城。

  劉正、風天柱、唐銘乃是侍衛出身,擅長的是維護城中治安和打擊罪犯。

  蘇醒曾當過劉叢八年的師爺,雖然沒當過官,卻有當官的經驗。

  城中的治理,交給蘇醒沒有問題。

  錢糧之事,交給郭先光來處理,也沒有問題。

  石天雨真正需要倚靠守城的是羅寶忠、吳襄和袁河這幾名少年老將。

  輪到他們晚飯時,也是故意安排他們聚在一起。

  此時,蘇醒也領著凌空飄飛而下的謝文來到“博雅”客棧會見石天雨等人。

  群雄相見,分外激動。

  石天雨令蘇醒即刻擬寫一式三份的“廣寧戰報”,交與謝文,待晚飯后,由謝文飛潛回京都,分別將“廣寧戰報”呈報與朱由校、兵部尚書風武、吏部尚書殷有招。

  蘇醒慌忙的回府衙處理此事。

  謝文則是坐下來吃飯。

  群雄探討戰況,均是提及到明天肯定就會開始血戰。

  金兵雖然缺糧,但有掠奪而來的無數牲口,可以暫時代替米面。

  填飽肚皮,暫時是沒有問題的。

  無論如何,努爾哈赤也會派出最重要的將領來對付石天雨,重奪廣寧城。

  否則,努爾哈赤就等于沒有得到整個遼西。

  玥兒和諸莉莉親自領著丫鬟,服侍群雄吃飯,也偷聽群雄議事,學習軍旅。

  石天雨說道:“這次,奪回廣寧很順利,因為我們使用了聲東擊西之計,調開敵人重兵去守鎮武堡和西平堡了。

  但是,接下來,守城將會很艱難。

  畢竟,廣寧城已經成為了遼西的孤島。

  我們屬于孤軍深入,沒有后勤供給保障,一切錢糧靠自籌。

  所以,必須要有援軍和錢糧軍械弓箭的支援。

  吳兄與山海關的小總兵滿桂關系好,可以星夜突圍,回山海關找王化貞以及滿桂搬援軍及錢糧軍械弓箭前來支援。

  等援軍來到,我再去山海關找王化貞和滿桂要援軍錢糧軍械弓箭的支持。

  告訴他們,我有御賜寶刀在手,若是吳兄此次拿不到錢糧和兵馬援軍,我將會以龍庭都尉的身份,上門找王化貞和滿桂的茬。

  現在,我若離開廣寧,你們肯定守不住城池,因為金兵必定會調集諸多高手和重兵圍攻廣寧。

  我得在明兒觀察敵軍將領的武功之后,再視情況,前去山海關找王化貞和滿桂。

  廣寧雖然成為了遼西的一座孤島,但是,在軍事戰略上的意義,極其重要,將會堅定萬歲爺抗擊金兵的決心。不然,萬歲爺可能會放棄整個遼西。”

  眾人頻頻點頭,感覺石天雨言之有理。

  吳襄起身躬身說道:“諾!”

  袁河說道:“我去城西門向金兵轟幾炮。羅賢弟護送吳兄出城。這個時候,金兵還沒完全集結,也無大將,羅賢弟來回沖殺一會,應該沒有問題。”

  羅寶忠說道:“好!我也吃飽了。走吧!”

  三悍將隨即握槍提刀而去。

  謝文感慨地對石天雨說道:“教主,你總是啃最硬的骨頭,打最艱難的仗。但是,狗皇帝又不太重視你,真是委屈伱了。若是你以前沒有離開遼西,該有多好啊!誒,現在廣寧失守又重奪,雙方將士,慘死多少人啊!人口就這樣大幅度減少了。可惜嘍。”

  石天雨無語,因為謝文說的是事實,如此來回奪取廣寧,雙方將士都是損失不少,敵人也是人,雙方的將士就如此喪命了。而金兵往往奪城之后就屠城,造成大量人口傷亡。

  以前的廣寧城,集聚著二十萬人口。

  現在,即便秦方、羅金、尉遲松、程度和羅漢等人無論如何用力用心用情宣揚石天雨回到廣寧,恐怕也不可能再有二十萬人口回流到廣寧城來了。

  沒有足夠的人口,一座城池想繁華起來,也不可能。

  玥兒走過來坐下,說道:“不委屈,我哥哥可是大英雄。現在這仗,掏的錢全是我家的。”

  小姑娘看到石天雨自掏腰包,費諸多錢糧,還真有些心疼。

  但這守護的是大明的疆土,掏錢的卻是石天雨個人。

  雖然石天雨心胸寬廣,心底無私,但玥兒年紀小,還真有些心疼。

  哈哈哈哈!

  謝文和諸莉莉等人皆是大笑起來。

  諸莉莉笑著過來,坐在玥兒身旁,有些喜歡玥兒了。

  此時,蘇醒派郭先光過來,給石天雨送來三封信。

  石天雨一目十行閱看之后,便遞與謝文。

  謝文收起書信,不辭勞苦的凌空飛奔,前往京都。

  翌日一早。

  金兵十萬重兵集結于廣寧府。

  金兵名將楊古利、冷格里、鰲拜、鐵爾峰、班克爾、章敏等人在安費揚古指揮下,迅速圍城。

  這個安費揚古年紀已經很大,有六十歲以上了。

  但是,彪悍無比,從小隨父從軍,不離努爾哈赤左右。

  而且,此人修煉的是“毒入之功”。

  這是毒門中的一種秘密功法,可以使任何一個平常的人,在極短的時間內變為渾身是毒、刀槍不入、行動如風、力大無窮的怪人。

  就像傳說中的復仇僵尸一樣,遭遇者無不死于非命。

  而且,安費揚古打遍遼東以及附近草原所有部落無敵手。

  為努爾哈赤拓展疆土,立下汗馬功勞。

  安費揚古曾率部一口氣降服使犬部、諾洛部、石拉忻部等等部落,是屬于敢于用雙腳站在歐洲土地上的人。

  至于鰲拜,則是嫁衣神功傳人。

  鐵爾峰、班克爾、章敏則是師兄弟,早年受努爾哈赤委派,喬裝潛入中原,到少林寺學藝,學得“指運金針”這門少林正宗“大圣棍法”中的上乘招術。

  這一路棍法,走的是纖細輕巧路子,一根碗口般大的齊眉棍,使來有如閨女繡,手拈繡針一般細膩輕巧。

  他們幾個在追隨努爾哈赤的征戰中,也是少有敵手。

  面對著金兵的震天的鑼鼓聲響,羅寶忠、袁河、劉正、唐銘分守東南西北四個城門樓,每個城門樓上各一尊紅衣大炮,三箱彈藥。

  每尊紅衣大炮已經填裝好彈藥,只待點火,就開炮。

  諸莉莉、玥兒、風天柱、郭先光負責動員百姓送水送飯上城墻。

  而石天雨因為被諸莉莉折騰了整夜,還在沉睡之中。

  金兵也有紅衣大炮,而且,每個城門外都有兩尊。

  金兵開始炮轟各個城門。

  明軍也向金兵炮轟。

  但是,金兵同時也開始放箭。

  城門上的明軍支起了盾牌陣擋箭。

  借此機會,安費揚古施展輕功,飛掠而來,直奔城西門城樓。

  袁河握槍一舉,雙足一點,凌空飛掠而出,凌空迎向安費揚古。

  兩人凌空決斗起來。

  安費揚古瞬間變成為渾身是毒、刀槍不入、行動如風、力大無窮的怪人,以赤手空拳對付袁河的七探盤蛇槍法。

  袁河槍法玄妙,握槍刺掃橫劃。

  安費揚古刀槍不入,拳頭如錘,擂砸在槍桿上。

  震得袁河虎口陣陣發疼,雙臂陣陣發麻。

  鐵爾峰、班克爾、章敏各握著碗口粗的齊眉棍,雙足一點,凌空翻飛,集體撲向城南門樓上。

  城南門樓上,諸莉莉、羅寶忠、劉正各握劍槍刀,雙足一點,凌空翻飛,凌空接戰金兵三虎將。情況有些不妙。

  楊古利和冷格里則是指揮金兵布陣,一邊放箭,一邊開炮,并指揮金兵步步推進,往城西門外集結攻城,又指揮部分金兵扛著云梯,靠向城池。

  諸莉莉握劍觸碰到鐵爾峰的棍,寶劍瞬間被震得脫手而飛。

  受對方功力震蕩,人也慘叫一聲,凌空而墜。

  城門樓上,玥兒以及眾將士“誒”了一聲,無不垂淚低頭。

  眼看諸莉莉就要摔成肉餅。

  石天雨卻凌空飄飛而來,凌空探臂,摟住了諸莉莉的纖腰,反手橫劈,一招“神龍擺尾”使出。

  咔嚓!

  一掌擊斷了鐵爾峰劈來的一棍。

  而石天雨的掌力瞬間吐出天蠶絲,卷住了鐵爾峰的身子,直入鐵爾峰的肌膚,封鎖鐵爾峰的穴道,絞纏鐵爾峰的脈絡,將鐵爾峰的內力截散鎖斷。

  眨眼間,鐵爾峰被絞成了碎片紛飛而灑。

  “好!”城門樓上,明軍眾將士歡呼雀躍起來。

  嚇得班克爾、章敏棄戰羅寶忠和劉正,凌空飄飛而去。

  劉正已經虎口震裂,雙臂斷裂,差點就要慘死于章敏之棍下。

  幸好,石天雨宰了鐵爾峰,嚇跑了章敏。

  而羅寶忠則是與班克爾打成平手。

  金兵對著摟著諸莉莉著地的石天雨和諸莉莉開炮。

  豈料,石天雨雙足著地,又摟著諸莉莉騰空而起,瞬間飄飛至百步以上高空,抬起左手中指,右手從懷中掏出一瓶乾坤圣水,塞給諸莉莉,讓諸莉莉回到“仙界”療傷,又將諸莉莉一拋,將諸莉莉拋進了系統空間01號儲物柜里。

  接著,石天雨又反手取下背部的鴻鳴寶刀,頭下腳上,凌空而墜,驀然握刀一劈。

  城南門外,被石天雨的神力以及鴻鳴寶刀劈成一條長長的深槽。

  對面的紅衣大炮和金兵瞬間碎裂而開,死傷百余人。

  裂開的地面縫隙,深達數丈之深。

  頓時,泉水嘩嘩,直涌而上。

  石天雨反手將寶刀收回背部的刀鞘里,蹲下身子,左掌往前拍,震蕩金兵的箭雨紛紛倒射回金兵身子上,又讓金兵死傷無數。

  右掌對著深達十余丈的地下河斜著扇動,施展呼風喚雨神技,連扇十下。

  轟隆隆!

  頓時,雷鳴電閃,烏云集聚。

  廣寧城外,下起了傾盆大雨。

  金兵的將士瞬間被淋的猶如落湯雞一般。

  沒辦法,繼續相互放箭,相互開炮,明軍人少,傷亡不起。

  而且,廣寧城現在屬于一座孤島,無援軍無錢糧支援。

  所以,石天雨先讓天空下一場雨,先中止交鋒一天,看看吳襄那邊有什么好消息?

  金兵紛紛蹲下身子,舉起手掌捂著頭部擋雨。

  他們的弓箭都落在地面的積水之中。

  這是人類的本能自我保護。

  安費揚古眼看就要擊傷袁河,但受雷鳴電閃的影響,無奈的急急凌空旋轉身子,飄飛而去。

  袁河氣喘吁吁,握槍凌空飄飛回到城西門的城樓上,雙足著地的瞬間,摔倒在城墻上,受傷了,中毒了。

  部分將士急急抬著袁河跑下城門樓。

  部分將士急急沿著城墻,趁金兵冒著傾盆大雨撤退的時候,向金兵放箭。

  也有人跑向城南門樓上,向石天雨稟報袁河的傷情。

  石天雨急急飄飛而下,又飛身飄上爪黃飛電,在他身前的嘟嘟策馬直奔城西門。

  接著,飛身下馬,扶起袁河,掏出乾坤圣水,給袁河服了半瓶。

  藥劑量夠大的。

  不一會,袁河連吐數碗黑血,皮膚漸漸恢復原樣,人也精神起來。

  沒事了,就是身子虛弱了些。

  石天雨又抬起左手中指,拽下兩尊紅衣大炮和幾箱彈藥。

  吩咐袁河率部打開城門,往城門外推進五百步,朝金兵猛轟幾十炮。

  袁河擅長培養炮兵,聞言又是精神大振。

  當即依言照辦。

  眾將士隨即找來帳篷,遮擋著紅衣大炮和彈藥,打開城門,以盾牌兵開路擋箭,其他人舉著帳篷擋雨,推著紅衣大炮出城,填裝彈藥,點火開炮。

  傾盆大雨之中,金兵沒有料到明軍仍然會開戰的。

  也沒有料到明軍忽然多了兩尊紅衣大炮,被炸得血肉橫飛,傷亡慘重。

  躲也來不及躲,跑也來不及跑。

  廣寧城西門外的楊古利和冷格里無奈的率領殘部撤退十里。

  十里外,竟然沒有雨下。

  因為這只是石天雨聚烏云而實施人工降雨,僅僅是小面積范圍內的下雨。

  石天雨當即率領騎兵沖鋒,并且在前開路,雙掌拍出一把把火焰刀,削死震死燒死金兵無數。

  安費揚古大怒,策馬沖鋒而出,正面迎上石天雨。

  兩人飛身離馬,均是赤手空拳大戰起來。

  而在此時,秦方、尉遲松、程度、羅金、羅漢等人領著數萬難民跑步而來,順勢入城。

  城中的蘇醒、郭先光、玥兒等人聞訊,急忙領著數萬難民領取糧食和碎銀,這些難民原本就是廣寧城中的居民,領取錢糧之后,便各回各家,也無需府衙安置居所。

  爾后,秦方吩咐尉遲松、羅金領百姓入城,自己與程度、羅漢配合著騎兵沖殺敵軍。

  安費揚古內力渾厚,力大無窮。

  稍一運勁,瞬間就變成渾身是毒、刀槍不入、行動如風、力大無窮的怪人。

  他的臉上在陽光之下泛起一層淡綠之色,雙眼也閃出一股駭人的詭異光芒。

  其雙拳擺動,各種難聞的腥味隨之撲鼻而來。

  故此,之前袁河與之交鋒時,袁河槍法雖然玄妙,人也沒被安費揚古打傷。

  但是,袁河吸入安費揚古渾身散發的腥臭味而中毒受傷。

  而現在,安費揚古運功所散發的各種腥臭味對石天雨無效。

  石天雨的內力猶如深海龍淵一般的深不可測。

  不過,石天雨拍出的火焰刀以及卷向安費揚古的天蠶絲,竟然被安費揚古凌厲兇猛的拳風擊碎擊散。可見安費揚古武力值之高,難以想像。

  兩人凌空而下,從天空打到地面上。

  一掌一拳一腳,一招一式的狠斗起來。

  石天雨暗暗驚駭。

  這是自他練成各種神功以來,遇到的極其罕見的對手。

  即便是以前與夜姬水母對決,也是通過比拼內力,兩招定輸贏。

  而現在,石天雨瞬間與安費揚古斗了十幾招,仍然未定勝負。

  兩人周邊十丈以內,狂風大作,飛砂走石,塵埃飛揚。

  楊格利和冷古里退兵十里,又迅速聚攏殘部,以及和前來支援的班克爾、章敏等人及所部,復向廣寧城西門沖鋒。

  城樓上觀戰的羅寶忠見狀,急急披掛提槍,將城門樓上的防守交給尉遲松和羅金,率騎兵出城沖鋒。

  袁河見狀,也提槍策馬出城,率部沖鋒。

  關寧鐵騎,名聞天下。

  人不多,但是,馬好兵悍。

  明軍騎兵在如潮水一般的金兵之中,左沖右突,刀劈馬踢,砍死砍傷金兵無數。

  袁河與羅寶忠并馬齊驅,并肩作戰。

  兩桿亮銀槍在萬馬軍中尤其耀眼。

  城北門外的鰲拜聞訊,手握雙錘,策馬而來,左錘砸,右錘擂。

  運足嫁衣神功,每錘擺動,均是驚天動地。

  明軍騎兵瞬間死傷十余人馬。

  羅寶忠和袁河急急雙戰鰲拜,但兩桿銀槍格擋鰲拜的雙錘一會,羅寶忠和袁河各自虎口發疼,雙臂發麻。

  不過,羅寶忠和袁河已經無法退卻,只能迎頭而上,與鰲拜拼命。而在此時,班克爾和章敏也各握齊眉棍,迎戰秦方和程度、羅漢,殺得秦方和程度、羅漢格擋困難。

  風天柱和唐銘見狀,揮刀策馬而出,卻被楊古利和冷格里揮刀攔住。

  如此,雙方撕殺,十分的慘烈。

  金兵人多,不怕死,又使出鐮刀陣,專門砍馬腿。

  明軍騎兵漸漸不敵。

  頓時馬倒人翻,慘叫聲此起彼伏。

  石天雨耳聽己方將士的慘叫聲起,不免心焦,運足內勁,朵朵如臉盆般大的火焰刀削劈燒向安費揚古。火焰刀又吐絲卷向安費揚古。

  安費揚古擂拳如錘,震散擊落打碎朵朵火焰刀和天蠶絲,但是,甚耗功力。

  再戰十余招,安費揚古感覺不妙,想棄戰石天雨。

  但是,石天雨豈會放過這么好的功力吸取的機會,仍然全力拍出朵朵猶如臉盆般大的火焰刀并吐絲卷向安費揚古。

  漸漸的,安費揚古出拳越來越慢,身上不時的被天蠶絲卷住,雖然仍然被安費揚古運勁掙脫震落,但是,安費揚古渾身也被天蠶絲勒出道道血痕。

  安費揚古受傷了,起初是皮肉之傷。

  漸漸的,因為施展的內力又被天蠶絲反迫入內臟,安費揚古又受了些內傷。

  石天雨把握機會,忽然使出龍爪手兼使反手道,左手虛探,右手挾著一股勁風,直拿安費揚古左肩的“缺盆穴”。

  安費揚古也是武學淵博,見石天雨左手微動,便已知他要使此招。

  當下也是左拳劃圈,右拳直出,直擊石天雨心窩。

  豈料,安費揚古左拳劃動,卻劃空了,沒擋著石天雨的右手五指。

  石天雨探手抓來,到達安費揚古身上的卻是石天雨的左手抓到安費揚古的左肩。

  頓時,安費揚古內力狂泄而出。

  雖然,安費揚古的功力已經有些消耗,也受了些內傷。

  但是,其本身所擁有的“毒入功”仍然十分雄壯,此時卻如巨湖缺堤般的涌入石天雨的體內。

  而且,不管是什么毒,石天雨也不懼。

  因為他百毒不侵,以前服用過楊逍留給他的三百只百毒冰蟾。此時,安費揚古拼命掙扎,卻掙脫不得。

  石天雨雙足一點,抓著安費揚古騰空而起,凌空吸取安費揚古的內力。

  漸漸的,安費揚古身子越來越輕,越來越小,變成了只有四十余斤重。

  石天雨也不殺安費揚古,拎著安費揚古飄身而下,取下安費揚古腰間的大夏龍雀寶刀,別在自己的腰間上,對鰲拜大喝一聲:“鰲拜,接住你們家的安費揚古。”

  便將安費揚古擲向鰲拜。

  鰲拜急棄一錘,單手接住了安費揚古。

  羅寶忠和袁河急急策馬而跑。

  兩人差點連槍也拿捏不住了,或多或少受了些內傷,均是在馬背上搖搖晃晃。

  石天雨知道鰲拜武力極高,此時也不去惹鰲拜,又騰身而起,找到班克爾和章敏,揮掌拍出火焰刀,削向班克爾和章敏,因為有新吸取的功力在,臉盆大的火焰刀還散發著各種腥臭味。

  班克爾和章敏握棍擊碎了幾把火焰刀,但是,一陣胸悶,趕緊策馬而逃。

  楊古利和冷格里感覺不對勁,便喝令鳴金收兵。

  雙方此戰,血流遍野,橫尸無數。

  方圓十里,皆能聞到血腥味。

  明軍殘部退入城中。

  楊古利和冷格里急急派快騎向遼陽城請調援軍,請求派出更高武力值的高武之人前來對決石天雨,又急急讓軍醫為安費揚古療傷。

  但是,安費揚古救不了了。

  楊古利急讓鰲拜親自率部,護送安費揚古回遼陽。

  金兵無力再攻城。

  明軍也無力徹底擊敗金兵,因為人少,兵力遠遠不足。

  此戰過后,明軍將士僅剩下五千余人馬了。

  眾人回城,石天雨掏出半瓶乾坤圣水,吩咐玥兒取來一大桶水,將半瓶乾坤圣水倒入大木桶里,攪勻之后,讓玥兒拿碗來,給每位傷者喝用半小碗水。

  之后,石天雨取下腰間的大夏龍雀寶刀,贈送予玥兒,說道:“這是古今十大名刀之一,為東晉十六國時期,大夏國的國王赫連勃勃所有,裝具華麗,環內雕飾龍雀,其背刻銘:古之利器,吳楚湛盧,大夏龍雀,名冠神都。”

  玥兒接刀,甚是激動,得意地哈哈說道:“謝謝哥哥!從此,我也有與靜兒姐姐一樣的名刀了。呵呵!”便拔刀砍樹,一削斷樹。

  又拿來幾把鐵刀,握著大夏龍雀斬下。

  果然也是一削即斷。

  大夏龍雀寶刀果然是削鐵如泥的上乘寶刀。

  玥兒當真是激動萬分,也更加高傲。

  接著,石天雨領著負傷的羅寶忠和袁河巡城一圈。

  和沿街的百姓打打招呼,亮亮相,如此穩定人心。

  百姓看到石天雨真的在城里,無不轟動,無不歡聲雷動,喝彩起來。

  漸漸的,大街小巷的百姓都從家里面跑出來,目睹石天雨之風采。

  堅信廣寧城將會永遠在明軍將士手中。

  亮相和穩定人心完畢。

  石天雨又和袁河、羅寶忠來到府衙,詢問蘇醒,錢糧夠不夠?

  城里是不是藏有金兵的細作?有沒有人暗中搗亂?

  衙役和捕快夠不夠數?

  趁羅寶忠和袁河與蘇醒聊天的機會,石天雨拉著郭先光,來到后院,又抬起左手中指,打開系統空間,吩咐汪靜集合丫鬟仆役,趕緊裝十輛馬車的糧食。

  然后將十輛馬車及糧食飄移到府衙后院來。

  咴咴!

  戰馬嘶鳴。

  十輛馬車及糧食已經在后院里了。

  郭先光和嘟嘟急急去拽住馬韁,其他將士也聞聲而來,抓住馬韁。

  石天雨和嘟嘟走出后院,又和袁河、羅寶忠去找各個客棧和飯店,看看有沒有漂亮的雌狗,給嘟嘟找一個小妾。

  因為“嫦娥”和“明月”已經留在神水宮。

  哆哆領著旺財、旺福、旺運、旺旺四條小狗崽留在“仙界”服侍汪靜吶!

  “嘟嘟”沒有小妾也不行啊!

  走了很久,找了很久,各個客棧都沒有。

  兵慌馬亂的,有些客棧供應各種肉類不上。

  但是,在一家富人家府上找到了一條漂亮的小雌狗。

  石天雨向富人家購買此雌狗。

  那人竟然不肯。

  于是,石天雨掏出一只金元寶,將這條漂亮的小雌狗買下來。

  一只金元寶出手,那富人家便心怒放,答應將此雌狗賣與石天雨。

  于是,石天雨抱著此雌狗回歸“博雅”客棧,給此雌狗洗澡抹身,又給此雌狗取名為“詩語”。

  然后,便讓“嘟嘟”陪伴“詩語”在房里玩。

  接著,石天雨也沐浴更衣,出來與眾將吃晚飯。

  而吳襄征得王化貞同意,也從滿桂那里借來兵馬兩萬,并由吳襄和滿桂統領,趁金兵退卻,率部入城。如此,眾將相見,甚是高興,甚是激動。

  石天雨遂提議眾將結義為兄弟,恰好八個戰將,如此樹起廣寧“八大金剛”的名號,并令玥兒去找裁縫制作繡著八大金剛的旗幟,以此震懾金兵,威震遼西。

  眾人拍手叫好。

  于是,在秦方、蘇醒等人見證下,石天雨、吳襄、滿桂、袁河、羅寶忠、劉正、唐銘、風天柱等人滴血盟誓,插香結義,拜為把兄弟。

  以滿桂年紀最大,是為大哥。

  吳襄為二哥,劉正為三哥,唐銘為四哥,風天柱為五哥,袁河為六弟,石天雨為七弟,羅寶忠為八弟。

  無論是年紀和官品,皆以滿桂最大。

  石天雨主動提議滿桂為廣寧總兵,統領各路兵馬。

  滿桂認為石天雨乃是龍庭都尉,又有御賜尚方寶刀,可以先斬后奏,在遼西區域范圍內,還是以石天雨為尊。

  提議由石天雨暫時代理廣寧總兵兼廣寧知府。

  眾將及群雄感覺滿桂言之有理,遂擁石天雨為廣寧代理知府兼代理總兵。

  接著,眾將及群雄圍坐在一張大圓桌前吃飯喝酒。

  石天雨建議吳襄、秦方、羅金和袁河、尉遲松、程度分別率領騎兵各三千,攻打鎮武堡和西平堡。當然,仍然是佯攻,能奪取最好,奪不了也沒關系。

  以滿桂坐鎮守廣寧。

  以石天雨、羅寶忠、風天柱、蘇醒、羅漢、郭先光、玥兒率部出其不意地回奪錦州。

  即使未來守不住廣寧,也要奪回錦州。

  從戰略位置上來看,錦州的戰略位置更加重要。

  以前死守廣寧,是因為錦州和寧遠還在明軍將士的手中。

  現在,錦州和寧遠已經被金兵奪走。

  廣寧便成為遼西的一座孤島,四周皆是金兵。

  沒有援軍及糧食供給,廣寧始早是守不住的。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