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13.血戰龍淵潭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石天雨明里說不怕,暗地里卻留心。

  察覺到園中遍布打手。

  但自恃武功高強,卻也不懼。

  細心認真觀察,是防止被人襲擊或是被人暗算。

  忽聽得人聲喧嘩,一伙人擁著一人走進園子里來。

  為首的是一個年約五十的虬髯漢子,大聲叫道:“肖沖,今兒,大爺來此,與你賭幾手消遣!”

  林中登時靜了下來,各處賭攤也都停了。

  他們感覺有戲看了,而且肯定會是好戲。

  石天雨也是認為接下來有好戲看,便緩步上前。

  崔鐸心里有些慌了,趕緊小跑上前,勸說石天雨,顫聲說道:“走吧,石兄弟,這些都不是善良之輩。”石天雨淡然一笑,推開崔鐸,不當一回事,說道:“仁兄放心,待會小弟也賭一場。如果輸了,小弟會認賬。小弟贏了,你們也有份,等著收銀子吧。”

  說罷,便走進觀賭的眾人中間去了。

  終于考完試了,得好好放松一下。

  小小年紀,撕斗無數。

  也曾率領千軍萬馬,縱橫沙場。

  還吃盡人間美味,到過京都八大胡同的各種館院。

  就是沒有賭過。

  試一次。

  體驗一下。

  崔鐸想想擂臺賽上石天雨驚人的武功,又看看眼前這些不太好惹的綠林中人,便忐忑不安地跟著進場。前面的人兩邊分開,只見一個濃眉大眼的粗豪漢子,帶著七八個武師,越眾而出。

  此人抱拳說道:“楊幫主,今日什么好風吹你到此?請坐,請坐,喝杯好茶。喂,孩兒們吩咐里面的弄些精致的點心來。”

  楊幫主板著面孔,冷冷說道:“肖沖,你們賭龍幫贏了爺爺座下弟兄十萬兩銀子,姥姥的,你要是不賭,就把銀子給老夫退回來。”

  原來是不服氣的,賭輸了想翻本的。

  肖沖似乎對楊幫主頗為忌憚,連忙套交情,朝楊幫主欠欠身,抱拳拱手,陪著笑臉地說道:“楊兄,咱們哥倆何必傷了和氣,敝幫和兄之海龜幫可是兄弟幫會呀!咱們一個陸地,一個水上,結合起來,聯起手來,這水陸兩地可都是咱們的地盤,以后有什么可以分享的,一起分享,豈不更妙?”

  楊幫主卻不賣肖沖的帳,一聲冷笑,說道:“肖沖,不賭是吧?來人,砸場。”

  其身后一群武師隨即一擁而上,全部拔刀出來。

  崔鐸等等幾個公子哥嚇了一跳,連忙躲得遠遠的。

  肖沖見其不賣人情,不由面色大變,強作鎮定地說道:“那好,小弟只有舍命陪君子了。楊兄,你要怎么個賭法?”

  楊幫主說道:“賭擲骰子最爽快,就擲骰子。喂,洪白虎,你手氣好,你替我擲!”

  話音剛落,只見側面轉出一個貌不驚人的枯瘦老頭。

  肖沖見狀,冷笑一聲,說道:“原來燕青門的洪白虎?呵呵!洪師父,什么時候加入海龜幫的?既然你由魯南遠道而來,那老夫就陪你玩幾招。”

  楊幫主打了個哈哈,說道:“好極啦,來人,抬上現銀二十萬兩。姓肖的,你看清楚了。這一口骰子,就賭二十萬兩銀子!”

  手下人隨即抬過四只大箱。

  翻開箱蓋一看,全是燦燦發光的白銀。

  肖沖見楊幫主欺人太甚,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便氣呼呼地說道:“來人,送上現銀四十萬兩。今兒大戰一場,老子若是輸了,就以一賠十。”

  楊幫主又仰天打了個哈哈,說道:“這下子不僅連昨天的銀子可贏回來,還得賺上幾十萬兩。”

  石天雨心道:且看他們是如何賭的,待他們賭完,我也賭上幾手。人生什么都要嘗試一下。

  這些箱子的錢,加在一起,可是六十萬兩銀子,我若是贏了,送給諸水龍,哄哄他開心也好呀!人生不怕錢多呀!

  崔鐸看著一箱箱燦燦發光的白銀,不由直咽口水,又跑了回來,急忙鼓勵石天雨,低聲說道:“兄弟,你待會要賭,一定要賭,愚兄支持你。”

  心想:石天雨若是贏了,我至少也可以分一箱吧。

  這回我得自己存銀子了,不能全都交給老爺子。

  姥姥的,整天向老爺子要銀子,不順心。

  石天雨要是輸了,呵呵!

  反正他身上有的是銀票,他自個賠。

  石天雨瞟了崔鐸一眼,點了點頭。

  一雙黃金瞳,似乎看穿了崔鐸的心思。

  肖沖心里氣極,也打了個哈哈,說道:“楊幫主,只怕未必能如你所愿。好,這骰子你先看過。”洪白虎把那副骰子拿起一掂,道:“肖沖,你是這里的莊家,你先擲!”

  肖沖雙手一搓一擲,喝聲:“殺!”

  六粒骰子在碗中滾動激蕩。

  只聽得唱攤的叫道:“十六點,大!”

  須知擲骰子十八點乃是最大,十六點已甚為難得。

  石天雨見狀,恍然大悟:哦,原來是這么一個賭法!

  但是因為一雙黃金瞳,所以能夠看出來,肖沖通過內力的作用讓骰子滾動至十六點的。

  估計肖沖想將骰子滾動到十八點,但是,以肖沖的內力,只能作用滾動到十六點。

  肖沖抹抹冷汗,說道:“好,姓洪的,你趕吧!”

  姓洪的老光頭微微一笑,不慌不忙地將骰子接到手中,指頭微微顫動,猛地向碗中一擲,只聽得唱攤的叫道:“十七點,大!”

  石天雨的一雙黃金瞳發現,這姓洪的老光頭也是運了內勁的。

  通過內功的作用,才讓骰子滾動至十七點。

  觀察一會,石天雨知道如何運勁滾動骰子的了。

  肖沖面色發青,叫道:“有鬼!再擲!”

  老光頭說道:“好,再擲,這一口是賭二十萬了!”

  肖沖手心里淌著冷汗,顫聲叫道:“全色!”一擲下去。

  只聽得唱攤的叫道:“巧極了,又是十七點!”

  擲到十七點幾乎可以說是穩操勝券。

  肖沖微現笑容。

  洪白虎不聲不響,隨手一擲,圍觀的人全都變色。

  唱攤的叫道:“六紅四,全色!”全色最大。

  洪白虎笑道:“你叫不來,我不叫它反而來,好,這一口就賭四十萬了!”

  肖沖的臉色更是難看,頭筋紅脹,說道:“這回,你先擲!”

  洪白虎冷笑地說道:“好,爺便先擲!”

  便雙手合抱,將骰子在掌心一搖,擲入碗中,頓時鴉雀無聲。

  肖沖臉色如土。

  過了一會,只聽得唱攤的顫聲唱道:“六個六,十八點兼全色,通殺!”

  按照擲骰子的規矩,擲到十八點或全色那是不能再趕的了。

  靜了一陣,全場嘩然。

  人人心中奇怪之極,何以洪白虎手氣如此之“順”呢?

  石天雨遠觀手勢,看出了其中破綻。

  通過一雙黃金瞳,也能看到骰子在里面的滾動情況。

  原來,暗器功夫極好的人,手力可以操縱自如,能把任何東西擲到任何方位,手擲出全色或十八點都不稀奇,只是這種上乘功夫,一般的旁觀的人肯定看不懂。

  但是,肖沖是絕對懂的,只是內功不如人家,動勁之巧也不如人家。

  總而言之,技不如人。

  大家都是江湖上叫得響字號的人,輸了便得認輸。

  對于肖沖來說,何況那骰子又是自己的,更不能說人做弄手腳。

  肖沖雖然心痛如割,但是,也只得苦笑地說道:“姓楊的,這十二箱白銀全是你們的了。”

  楊幫主說道:“好,算你大方,今天饒過你。來人呀,搬箱子。”

  石天雨道:“且慢,公子爺也要來賭一賭!”

  剛才觀賭,已知自己的武功高過在場的人。

  此時是有恃無恐,越眾而出。

  春風送暖,鳥語香。

  楊幫主一看,眼睛一亮。

  只見一介書生從人叢中緩緩走出,自己剛才全神注意賭場,竟然不知石天雨是什么時候來的!

  洪白虎冷嘲熱諷地問道:“小子,你是哪個幫會的?哪個門派的?你有銀子嗎?”

  石天雨反譏一頓,大聲說道:“少爺是殺龜幫的,就以少爺項上人頭賭這二十箱白銀。”

  口氣極其猖狂。

  又回頭對肖沖說道:“肖幫主,這里是你地盤,少爺若是贏了,送你十萬兩銀子。”

  肖沖連忙擺擺手,說道:“不敢當!不敢要!”

  楊幫主給石天雨激惱了,喝令洪白虎馬上與石天雨開賭,氣道:“姥姥的,這死瘋子,賭就賭。他若輸了,待會就將他大卸八塊。”

  “砰!”崔鐸和幾個皇孫公子嚇得坐倒在地上。

  沒想到石天雨竟然是拿命去賭的,這太危險了。

  姥姥的,以后不跟石天雨玩了。

  他們幾個嚇得連忙滾爬而去。

  再也不等石天雨下山了。

  “原來是剛出道的兔崽子。哈哈!”

  林子里的人都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

  石天雨卻比他們笑得更響,又說道:“換過一副骰子來!”

  管攤的下手連忙換過一副骰子。

  石天雨拿起骰子掂了一下重量,便說道:“少爺不占你這個老烏龜的便宜,免得你輸了不服氣,你先擲吧!”

  楊幫主和洪白虎一行,給石天雨氣的哇哇直叫。

  洪白虎接過骰子,掂了一掂,感覺似乎稍微輕了一點,也不在意,雙手一搓,擲入碗中。

  只見碗中先現出三粒六點的骰子,其他三粒尚在滾動,片刻之間,又有兩粒骰子現出六點,接著那最后一粒骰子又現出六點,卻忽然轉動一下,定在碗中,現出五點。

  唱攤的唱道:“二六一五十七點,大!”

  洪白虎便笑道:“十七點便十七點,你趕吧!”

  心里樂滋滋的。

  又心道:小兔崽子,你想與爺斗?回家找你娘去換尿褲吧。

  石天雨將骰子一拋,又接在手中,笑道:“十七點算個什么?”

  兩眼望天,瞧也不瞧便一把擲出,頓時鴉雀無聲。

  只聽得唱攤的唱道:“雙四兩五又雙六,四五六全殺!”

  楊幫主和洪白虎二人大驚失色。

  原來,石天雨已在骰子上做了手腳。

  在一掂一搓之間,已暗運內家真力,將骰子的骨質震得松軟。

  這種上乘的內功,必須運用得恰到好處。

  勁力稍大會把骰子震裂,勁力稍輕又不見成效。

  所以,連楊幫主和洪白虎也著了道兒,不知骰子已經變質,仍是用剛才擲“全色”的一樣力道,所以想擲十八點卻只擲了個十七點來!

  石天雨勝了一場,若無其事,淡淡說道:“海龜幫的,還不快滾開?”

  楊幫主拔刀一橫,聲嘶力竭地吼道:“姥姥的,你這死狗崽,肯定作假,不算數!”

  石天雨哈哈一笑,說道:“不算是吧?是不是想打架?一把定輸贏,那可是你說的。你說話不算數?那行!來吧,開打吧!”

  眾幫匪聞言,如傻了一般。

  因為石天雨有恃無恐,反而嚇著他們了。

  楊幫主見林中啞口無聲,看看崔鐸他們剛才嚇跑了,便不懼石天雨,大聲喝令手下圍攻石天雨。數名漢子提刀過來,圍向石天雨。

  石天雨大聲說道:“賭場上的規矩是愿賭服輸!爾等如此不講信用,往后還有何顏面活在世上呀?”楊幫主握刀指著石天雨,冷笑道:“爺有刀,爺說了算!”

  便一刀劈向石天雨。

  石天雨仰頭又雙足一點,身子斜飛而起,凌空旋轉身子,呼呼幾掌拍去。

  幾把火焰刀將剛才圍成一團的幫匪的脖子削斷或是攔腰斬斷。

  殘尸腦顱瞬間著火,血水瞬間被高溫蒸發。

  所剩下的眾幫匪嚇得轉身就跑。

  石天雨也不管不理,反正藝高膽大,不懼怕什么埋伏和暗殺,抬起左手中指,將二十箱白銀輸送到系統空間園的大金庫里,轉身下山。

  但是,楊幫主他們跑了一會,沒見石天雨追來,也不見石天雨有什么幫手,更不見石天雨有什么援軍,便喝住眾幫匪,還拉住肖沖等人,商量伏擊石天雨。

  他們合計合計,感覺伏擊石天雨還是有勝算的。

  此時,看到石天雨漫步下山,便向石天雨放箭。

  石天雨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

  又凌空驀然旋轉身子,朝放箭的地方虛空一抓,又虛空一抓,再虛空一抓。

  一條條黑霧巨龍騰空而下,圈住那些蹲在草叢中和樹林里的伏擊放箭的幫匪。

  將這些幫匪連同樹木一起,卷向半空。

  石天雨面對被卷而來的那些幫匪,凌空雙掌拍去。

  天蠶吐絲,將這些幫匪全部絞死絞碎。

  半空中灑下一陣骨灰。

  楊幫主和洪白虎見狀,嚇得連連驚叫:“扯呼!”

  趕緊抱頭鼠竄,滾爬而去。

  石天雨飄身下山,鉆進了郭先光的馬車里,吩咐郭先光駕著馬車送他去太名府郊的龍淵潭。

  然后便躺在馬車里,摟著嘟嘟睡覺。

  好久沒有這樣陪過嘟嘟了,感覺欠它似的。

  當郭先光趕著馬車,來到濟南府城外時,太陽已經落山,天地昏黃,萬物朦朧。

  石天雨吩咐郭先光駕著馬車進城,找家吃狗肉的店,然后找家豪華客棧,住一晚,明日再去龍淵潭。郭先光急急側頭勸說:“公子爺,咱們家養有狗,若是吃狗肉的話,對咱們家的狗不好。狗是有靈性的。”

  石天雨含笑地說道:“我不是要吃狗肉,我是要給嘟嘟找個小妾。現在,天快黑了,只有狗肉店里有生狗。我給嘟嘟挑選兩個漂亮的小妾,讓嘟嘟也爽起來。”

  郭先光哈哈大笑說:“公子爺,你真是有心。連這你也能想到。”

  又嘆了口氣,說道:“誒,小人要是早點遇到公子爺就好嘍。現在,公子給了小人不少錢,但是,小人老嘍,就算娶個漂亮姑娘,也無用,只能看,動不了。誒,現在,小人連尿尿,都尿不遠嘍。”遂驅趕馬車進城。

  石天雨笑道:“雄狗和男人是一樣的。一個夫人可不夠。再說,哆哆剛剛產崽不久,嘟嘟也憋好久了,咱們得解決他的問題,不是嗎?郭大叔,只要你想找個伴,我來出錢,不管多少錢,我都掏給你。你看看吧,能找一個伴,就最好了。以后,有個人相互照應。不缺錢,你盡管找。”

  哈哈哈哈!

  郭先光被逗得大笑起來,遂驅趕馬車緩行,慢悠悠的滿城轉。

  濟南府城甚是繁華熱鬧,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終于,他們在城南找到了一家狗肉店。

  石天雨吩咐郭先光和嘟嘟在外面等,獨自進店,找來掌柜,要買兩條雌狗。

  而且要健康的,漂亮的。

  說罷,從腰間的鹿皮袋里掏出一錠大銀子塞給掌柜的。

  這可把掌柜的樂壞了。

  這么一錠大銀子,別說買兩條雌狗,便是把后院所有的狗都買走也夠了。

  心里暗暗懷疑石天雨可能有病。

  買兩條小狗,也這么多錢。

  于是,便點頭哈腰地請石天雨到后去挑漂亮的小狗。

  后院里,無數鐵枝狗籠,關押著無數的大狗小狗。

  它們天天看到同類被宰殺,以為現在又輪到自己了,紛紛吠叫起來。

  有的小狗還流著眼淚,甚是凄涼。

  石天雨挑選了兩條漂亮的小雌狗,吩咐掌柜的給這兩條小狗洗干凈,抹干凈,再贈送兩只小狗籠,并給兩條小雌狗分別取名為:嫦娥、明月。

  掌柜的趕緊依言照辦,連忙叫來廚子幫忙,一起給“嫦娥”和“明月”洗澡,抹身。

  將“嫦娥”和“明月”洗干凈,抹干凈。

  又將這兩只小狗籠洗干凈,將嫦娥和明月裝進小狗籠里,拎給石天雨。

  石天雨拎著兩只狗籠出來,放在馬車上,又打開其中一只狗籠。

  “嫦娥”吠叫著想要逃跑,卻被嘟嘟按住。

  然后,嘟嘟舔它,就如同當初和哆哆在一起的時候那樣。

  慢慢培養感情吧。

  而且,嫦娥年紀還小,嘟嘟也急不了。

  石天雨買這么小的雌狗,便是有意讓它與嘟嘟培養感情的。

  這種感情培養起來,就非常的牢靠。

  就像現在的哆哆和嘟嘟那樣。

  郭先光隨即駕著馬車,又滿城轉悠,尋找吃飯的地方。

  石天雨坐在馬車上,抬起左手中指,對著系統空間園的01號儲物柜,招呼諸莉莉,讓諸莉莉吩咐廚子別做晚飯了,一起到地面上來,一起共進晚餐,飯后一起去大明湖。

  明天一起去龍淵潭吧。

  諸莉莉驚喜地集結她的丫鬟仆役和廚子,一起坐到兩輛馬車上。

  石天雨將她們移到地面上來。

  眾人歡天喜地到飯店里吃晚飯。

  一起品味冰蓮子羹和醋鯉魚等等特色美食。

  冰蓮子羹是特選大明湖優質蓮子芯,配以銀耳加以烹制,具有清肺熱、益脾胃、潤肌膚的功效,適用于肺熱咳嗽、皮膚干裂、胃腸燥熱、血管硬化、高血壓等等癥狀的。

  而醋鯉魚則是因為鯉魚體質艷麗,肉味純正,鮮嫩肥美,將初加工好的鯉魚兩面打上百葉刀,稍加鹽腌漬,掛上濕淀粉糊,入油炸至金黃色并呈弓形。

  然后取出,將魚擺在盤中,澆上用、醋、醬油、清湯、蔥末、姜末、蒜末、濕淀粉等等炒制而成的醋汁,入口后外焦里嫩,酸甜微咸,蒜香濃郁。

  眾人飽餐一頓。

  便一起乘坐馬車,前往大明湖觀賞名湖夜景。

  大明湖為諸泉匯流而成,出小清河而入渤海。

  一湖煙水,綠樹蔽空,碧波間菡萏映月,景色佳麗。

  湖中湖岸,亭臺樓榭較多,曲徑回廊。

  文人墨跡,錯落其間。

  那些丫鬟仆役廚子,此前想也不敢想這輩子會有此機會到名聞天下的大明湖來觀賞夜景的。

  紛紛激動落淚,不時歡呼起來。

  翌日一早。

  石天雨和諸莉莉領著眾人,南下趕赴太名府郊外的龍淵潭。

  但是,龍淵潭卻是血腥味甚濃。

  諸水龍雖然布置了頗多的機關,不過,因為敵賊有龍不平、龔寒星引路,楊小虎、聶志純、北宮博等等西北武林中人還是繞開了不少機關,攻擊進來了。

  這些西北武林中人打聽不到石天雨的下落,便請來東南西南的諸多高手助陣,準備先擒拿諸水龍,以后找著石天雨,再拿諸水龍作為人質要脅石天雨。

  日影西斜,天地殷紅。

  原本風景秀麗的龍淵潭,遍地死尸,到處血跡斑。

  雙方都傷亡了不少人。

  楊小虎這邊的傷亡,主要是有些沒能繞開機關暗箭的人,倒在了箭雨下,傷亡了百余人。

  諸水龍這邊,主要是新招收的龍淵潭弟子經不起武林中人的砍殺,傷亡了九百多人。

  公孫仁和楓葉師太武功較弱,在名聞天下的“無影刀”羅元化的揮刀攻擊下,已經被打得遍體鱗傷,渾身刀痕,渾身是血,快要支撐不住了。

  虛妄法師與北宮博在揮掌對擂,不分勝負。

  秦志光則是揮舞鐵鏈在迎戰施展虬枝劍法的何必多。

  兩人旗鼓相當,殺的難分難解。

  諸水龍在血戰離門劍的無真子。

  離門劍乃是一種詭奇至絕的劍術,奧妙無窮,虛指東而實刺西,明攻前卻暗擊后,神妙無方。

  其劍術僅有五招,分東南西北中按五行從任何方位均能攻擊敵人。

  每一招之中皆能在剎那間作二十五種變化,共有一百二十五種變式。

  如果凝虛成力,可以裂石開山,無堅不摧。

  引力返虛,則又雖動而寧,離合隨心,以意卻敵。

  諸水龍自然不是高武之人無真子的對手,渾身已經多處劍傷,渾身是血。

  幸好,諸水龍的獨孤九劍玄妙無比,仍然能與無真子周旋。

  諸莉莉堪堪進入山門,看到滿地血跡,驚叫一聲:“爹!”

  便飛身而去,心系父親的安危。

  石天雨吩咐郭先光集結丫鬟仆役廚子,問問大家是否愿意回空中園?

  不愿意的,發放路費,趕緊走人。

  愿意的,請坐到幾輛馬車上。

  有五六個人表示要回家,還是留在地面上生活好,接地氣。

  石天雨便給他們每人兩錠大銀子,吩咐他們趕緊走,避免危險。

  其他人和狗則是趕緊上了馬車。

  石天雨抬起左手中指,將他們輸送回系統空間園的01號儲物柜里。

  又趁此機會,右手食指滑動數字,打開了01號儲物柜的03號、04號、05號小庭院。

  估計此戰之后,諸水龍會率領新招收的弟子到“仙界”生活,得先給各級小頭目準備單人房間。

  接著,石天雨關閉系統空間,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后發先至,先于諸莉莉到達龍淵潭內,并凌空大喝一聲:“公孫獅王和楓葉師太退下,我來誅賊!”

  驀然彈出幾縷劍氣,襲向羅元化。

  羅元化聞聲而動,揮刀斬削。

  公孫仁和楓葉師太趁機躍出戰圈,各自氣喘吁吁,渾身汗濕。

  又相互掏出金創藥,將藥粉灑在對方的傷口上。

  正在與龍淵潭新弟子血戰的楊小虎、聶志純、牛鎮武、朱長壽等人急急握刃撲向公孫仁和楓葉師太。石天雨凌空翻飛,雙足落地,驀然左腿微蹲,左掌劃圈,右掌推出。

  迎面而來的繆有齡被石天雨的掌力擊中,如遭紅衣大炮轟擊一般,頓時身體裂碎。

  血水被高溫蒸發。

  瞬間之間,繆有齡從世上消失,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死的極慘。

  朱長壽等人嚇得急急止步。

  羅元化揮刀斬向石天雨后腦勺,既然是“無影刀”,自然是又快又狠又毒。

  石天雨頭也不回,反掌橫劈,一招“神龍擺尾”使出,掌力也是又快又狠又猛。

  羅元化身法奇快,身子一晃,想要繞道揮刀劈來。

  但是,石天雨的掌力會吐絲的,只要運勁夠足,掌力就會吐絲。

  羅元化身法是夠快,但仍然被一種蠶絲似的絲狀物罩住。

  羅元化急忙揮刀割削天蠶絲。

  但是,那些天蠶絲在石天雨內力的摧動下,迅速直入羅元化的肌膚,封鎖羅元化的穴道,繞絞羅元化的脈絡,將羅元化的內力截散鎖斷。

  周振宇、朱長壽急忙握刀疾奔上前,握刀劈向那些天蠶絲。

  石天雨又向周振宇和朱長壽拍出幾把數焰刀。

  咔嚓!

  周振宇被石天雨的幾把火焰刀削中,尸分九截,倒地著火。

  轟!幾乎同時,羅元化也被天蠶絲絞碎了,連鋼刀都被絞碎了。

  何必多和無真子見狀,不敢再戰,握劍凌空飛舞,飄身飛出龍淵潭。

  朱長壽揮刀拼命格擋火焰刀,刀斷臂折,瞬間著火,急急縱身一躍,跳進湖潭里,潛入水中,這才將身上的火滅掉,但是,全身被火燒傷灼傷,全身都是水泡。

  皮膚臘黃,頭發被燒光了,衣衫破碎,蒼老了二十年以上。

  原本四十歲的他。

  現在看起來,至少也有六十五歲。

  朱長壽從湖潭里游出來,爬上岸,對著碧水照照樣貌,嚇得滾爬而開,決定再也不要什么藏寶圖了,回家吧!再這樣下去,恐怕也會像繆有齡那樣,連怎么死都不知道。

  北宮博也急急棄戰虛妄法師,轉身就跑。

  楊小虎見狀,伸手挖挖鼻孔,怒罵無真子是烏龜,破口大罵何必多是沒有見過世面的土鱉,問候北宮博的八十老母十八遍,也隨牛鎮武等人逃跑了。

  諸莉莉此時堪堪飛掠而至,身子落地,急急掏出金創藥,又掏出錦帕,為諸水龍的傷口上藥包扎。秦志光喘息粗重,抱拳拱手,躬身向石天雨請安。

  石天雨掏出一只白玉小瓶,吩咐秦志光去取一只大桶,并提一大桶水來,然后將這只白玉小瓶子的乾坤圣水倒進大桶里,用力將一大桶水搖勻。

  又吩咐傷者拿碗來,各盛半碗水喝下去。

  此戰,傷了三百多名新弟子。

  戰死六百多名新弟子。

  損失慘重。

  新招的三千名弟子,僅剩下二千一百名弟子好好的。

  但敵方也損失了高武之人羅元化,損失中武之人周振宇和繆有齡。

  西北武林各門派之前進龍淵潭時也損失了一百多名門人弟子。

  秦志光稟報說主要是孫寶椿的火焰彈太厲害了。

  石天雨聞言大怒,極是憤怒。

  果斷地說道:“我明白了,現在就滅了他。以前留著孫寶椿的狗命,是因為他對我有貢獻。哼!讓他多活了大半年,對得起他了。”

  說罷,縱身一躍,凌空翻飛,追出龍淵潭,對著孫寶椿便是虛空一抓。

  咔嚓!

  孫寶椿被黑霧巨龍圈住,被卷往半空。

  石天雨凌空對著被黑霧巨龍卷得飛奔而來的孫寶椿便是連續拍出十幾把火焰刀,將孫寶椿連同其所拄的一雙鐵拐削成三十八段。

  孫寶椿三十八段尸塊凌空墜落,著地著火,被燒成了骨灰。

  又被一陣風吹散,連骨灰也沒有了。

  西北武林中人嚇得逃難似的跑,楊小虎還算好心,拽過剛剛爬上岸來的朱長壽快跑。

  但也捏破了朱長壽手腕上的水泡。

  痛得朱長壽殺豬般的大喊大叫起來,憤怒地甩開楊小虎的手,破口大罵楊小虎不是東西。

  眾人一怔,急急停下腳步。

  北宮博到回來,這才看到朱長壽渾身都是水泡,便說道:“朱大俠跑不快了,大伙慢點走,石魔此人不是兇狠之人,不會追來的,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惹他的,他會放過咱們的。”

  牛鎮武、無癡大師等人全是瞬間呆愣住了,均是瞠目結舌地望著北宮博。

  但聽此話,感覺太新鮮了。

  這是在贊美石天雨呀!

  眾人呆若木雞的,久久反應不過來。

  龍淵潭里。

  秦志光看到石天雨回來,又躬身向石天雨請安,并問情況如何?石天雨飄身而下,含笑地說道:“以后,世上除了我會制作火焰彈和火焰箭,再無別人會干這活了。”

  哈哈哈哈!

  群雄大笑起來。

  公孫仁又招呼兩千一百名弟子過來,下跪向石天雨宣誓效忠。

  石天雨吩咐兩千多名弟子,抓緊掩埋尸體,趕緊生火造飯。

  然后側身問諸莉莉:“夫人,還愿意在龍淵潭生活嗎?”

  眾人大笑起來。

  諸莉莉俏臉通紅,搖了搖頭,說道:“不了!還是回仙界去生活吧。只要沾上你的名字,在人世間生活,便會不得安生的。”

  眾人又是捧腹大笑起來。

  石天雨笑道:“北宮博、楊小虎他們無論是南下還是北上,反正離開龍淵潭之后,便會沿途散播謠言,所以,還會有無數的武林中人攻擊而來。所以,今晚,我來負責決戰,大伙好好歇息,晚上觀戰,肯定非常精彩。”

  眾人大笑而去,各找地方歇息去了。

  諸水龍過來,說道:“賢婿,我的玄鐵重劍呢?”

  石天雨牽著諸水龍坐下來,給諸水龍講述自己在京都的讀書和參加科考的情況。

  然后說等殿試結束,看看情況,再去找萬元康要回那柄玄鐵重劍。

  石天雨在京都生活所發生的有些事情,諸水龍已經聽說了,連忙表示理解。

  以前嫁女是為了石天雨的錢。

  現在,感覺到石天雨才是他人生的依靠的。

  石天雨勸說諸水龍到“仙界”的房子里練兵去。

  諸水龍表示同意。

  即便石天雨不開口,通過今晚此戰,諸水龍也嚇怕了。

  而且,一直帶著諸莉莉一起生活的。

  這幾個月來,女兒不在身邊,也很不習慣。

  諸莉莉便扶諸水龍起身,召集眾弟子,收拾錢糧,集中馬匹及各種財物,打好包,耐心等待晚上一戰之后,前往“仙界”練兵。

  兩千多名弟子,聽說可以到“仙界”生活,無不好奇,無不充滿期待。

  此時,公孫仁在虛妄法師和秦志光的攙扶下,向石天雨稟報春節前后,天下武人集中在丐幫總舵并向明教江南分舵發難的情況。

  而這些情況則是謝文不時飛身回來通報的。

  石天雨便勸說虛妄法師和楓葉師太護送公孫仁到太湖飄渺峰去看看。

  至于秦志光,要陪諸水龍繼續練兵。

  公孫仁不解地問:“還在龍淵潭里練兵嗎?”

  石天雨搖了搖頭說:“當然不是。留在這里,太危險了。另找地方吧。”

  至于“仙界”的房子,石天雨沒有對公孫仁和虛妄法師以及楓葉師太說,避免傳揚出去。

  而且,之前唐美玲和魏雪妍也對石天雨說過,公孫仁、謝文和楊鋒以及虛妄法師原本就是明教江南分舵的人,并非忠于石天雨,而是為了近身接觸石天雨,調查石天雨。

  所以,石天雨也想把不是忠于自己的人都調走,也不得罪。

  楓葉師太也對石天雨說了傅瑛在恒山懸空寺旁恒山劍派拜師學藝的情況。

  但傅瑛有孕之事,乃是楓葉師太離開恒山劍派之后出現的情況。

  故楓葉師太不得而知,也無法告訴石天雨這個情況。

  石天雨心里明白傅瑛身在何處了,點了點頭。

  表態殿試結束后,會去恒山看望傅瑛,看看能否勸說傅瑛回來。

  眾人聊天一會,便一起吃晚飯。

  石天雨讓眾人準備好團,飯后收拾好之后,均要在耳朵里塞上團,還要向兩千多名弟子解釋好為何要塞住耳朵之緣由。

  避免被獅子吼及其他高武之人的吼聲損傷或震死。

  彎月升空,天地間隱隱約約的。

  楊小虎、何必多、無真子、北宮博等人果然去而復返,還領來了無真子從西域請來助陣的破玉嘯功門派的費廉、岑薛、雷賀、倪湯。

  費廉等人乃是谷稀山、谷望山的師兄,修煉的均是十足的完整版的破玉嘯功。

  楊小虎等人將費廉等人引至龍淵潭之前,便掏出團,塞住耳朵,然后轉身就跑,相信有四個修煉十足完整版的高武之人,應該可以打死石天雨或是生擒石天雨了。

  但是,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石天雨原本就練成了十足的完整版的無相神功和龍象般若功。

  吸取了兩個十足完整版的昆侖烈焰功和修煉了一個十足完整版的天蠶功。

  還吸取了三個十足完整版的無相神功以及兩個十足完整版的破玉嘯功以及一個十足完整版的四照神功。

  就憑四個費廉這樣的人,能打死或是生擒石天雨嗎?

  嘿嘿!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