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03.永世不得翻身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303章  游志將楊小虎往北宮博懷中一放,拔刀而出,揚刀指著安兒并且怒罵安兒:“劉安兒,好你一個小娘皮,不教訓你一頓,你還以為西北武林中人沒有用。哼!”

  罵罷,便握刀劈向安兒。

  孔三角和譚世富、秦方、羅金等人急忙勸阻,異口同聲地喝道:“喂,住手!都住手!”

  安兒握刀怒斥游志道:“死幫匪,怕伱呀?本姑娘沒怕過。”

  橫刀格開,隨后就是一招“云斷秦嶺”使出。

  刀光閃閃,刀鋒橫抹豎劈側劃。

  招式凌厲,不愧是打倭寇的苗家刀法。

  游志握刀一招“金燕橫空”使出,左攔右擋上舉下撥。

  兩人快刀對決,瞬間交鋒十余招。

  游志難敵安兒苗刀的沉重,被安兒逼得不住后退。

  誰也沒有想到,游志竟然不是安兒的對手。

  眾人均是呆愣著望著安兒迫得游志不斷后退。

  秦方見狀,生怕安兒傷了游志,導致江南武林與西北武林結怨。

  急急拔出一雙黃金锏,上前勸說:“安兒姑娘,自己人,別打了。”

  飛步上前,舞锏就要上前去拆架。

  譚世富回過神來,見狀卻是甚惱,怒喝一聲:“喂,劉安兒,住手!”

  未來女婿已經氣暈,又中了孔三角一劍,心頭火起。

  縱身一躍,后發先至,驀然一招空手入白刃,加入戰團,抓向安兒的手腕。

  安兒的苗刀剛好被秦方的黃金锏格開,撒手不及,眼看就要給譚世富擰住手腕。

  孔三角見狀,不由怒火中燒,大聲怒罵譚世富:“老不死,你連小姑娘也欺負。什么仗義疏財的大俠?欺世盜名而已。哼!”

  隨即握劍刺向譚世富后心。

  如此一來,反而成了五人混戰狀態。

  石天雨從國子監出來,見狀呆愣住了。

  沈永世看到石天雨,便故意大吼一聲:“別想欺負我家孔兄和安兒妹子。”

  此時已經看到石天雨從國子監走出來。

  而且石天雨遠遠望來,似乎不敢靠前。

  沈永世決定持棍冒險搏搏。

  心想:就不要讓石天雨心安,就要讓石天雨暴露在西北武林中人眼前。

  哼!石天雨,誰叫你奪了我的安兒妹子。

  我就要讓你死得比呂梁還慘。

  沈永世心想至此,便揮棍砸向游志。

  游志忽遭襲擊,大驚失色,怒罵一句:“沈永世,你想干么?”

  舞劍格攔,連連后退,并非沈永世的對手。

  苦命人憐惜苦命人。

  聶志純見游志不敵沈永世,連忙拔出短槍幫游志的忙。

  北宮博發怒了,大吼一聲:“好啊,你們這些來自江南的小兔崽子,竟然敢不把咱們西北武林放在眼里。哼!那就你們嘗嘗北宮大爺的開碑掌。”

  遂將楊小虎轉遞與劉大融,揮掌朝孔三角劈去。

  狂風驟起,掌力真的是開碑裂石。

  孔三角被狂風一蕩,幾乎睜不開眼睛,急忙緊捏七修劍訣,與北宮博游斗起來。

  仗著劍法的精妙,一時半會,還能支撐的住。

  雙方頓成混戰狀態,只是西北武林之中有譚世富和北宮博兩大高手。

  孔三角與安兒二人頓時險境環生。

  石天雨心頭暗暗叫苦,卻又不能無動于衷,眼看安兒著著遇險,不由自主地大喊一聲:“住手!”雙足一點,救人要緊。

  但不想隨便取別人的性命,仍然使用低武技能。

  憑借卓越輕功,瞬間即到。

  一招“云涌霧罩”使出,摒指連襲譚世富十三處要穴,橫掌一抹北宮博的脖子。

  譚世富倒沒有想傷害安兒,只想擒下安兒,教訓安兒一番,沒有想到石天雨會忽然躍來,指法之快令人罕見。

  北宮博聞得自己脖子風響,急急揮舞雙掌,旋身橫擋,名為“開碑手”,掌風迅猛無比,掌力猶如巨錘利斧。

  石天雨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救人,用的是“圍魏救趙”之計,反手一推孔三角。

  趁勢攬著安兒入懷又一躍,便已經躍出戰圈。

  無論如何,安兒心里有石天雨,關心石天雨。

  安兒驀見石天雨現身,差點驚暈過去,急急說道:“相公,你快走,他們是來伏擊你的!”

  說罷,又急急反手推開石天雨,勸說石天雨快走。

  劉大融驚駭地喊了一句:“石天雨!快!石天雨在此!”

  交鋒雙方聞言均是一愣:沒想到石天雨已經從國子監里出來了。

  石天雨眼看不妙,急叫一聲:“孔兄,快跑呀!”

  沈永世卻急急大吼一聲:“諸位英雄,快攔住石天雨。他就是馮妖派潛到江湖上的細作,他是錦衣衛的臥底。”生怕被搶了頭功,更怕安兒與石天雨的感情又死灰復燃,急忙持棍撲向石天雨。

  想抓住機會,集結西北武林中人的武力,一起圍殺石天雨。

  游志和聶志純二人雙目猩紅,好像忘了與沈永世有仇似的,緊跟在沈永世身后,撲向石天雨。

  石天雨腦袋如被人擊了一棍,忽然感到一陣悲哀,想不到自己待之不薄的沈永世,竟然三番四次要害自己,聞言一怔,腳步沉重,不知不覺地停了下來。

  胸口一陣巨疼。

  安兒的腦子又有些亂了,天天被武林中人如此擾亂思想,一個姑娘家的腦子哪能不亂?當即質問石天雨:“你真是馮妖派潛到江湖上的細作?否則,你為何如此害怕他們?”

  連問幾個為什么,又不由自主地甩開了石天雨的手。

  石天雨悲哀地反問:“安兒,為什么連你也不相信我?為什么?我到底害過誰?”

  剎那間,眼簾盈滿了淚水,似乎忘了眼前的兇險。

  北宮博大吼一聲:“石魔承認了!快抓住石魔!”

  只要石天雨退后一步,就等于石天雨承認了自己的“罪責”。

  這是什么世道呀?

  倏然間,譚世富拔刀、牛鎮武拔劍、無癡大師握棍,北宮博舞掌一起撲向石天雨。

  盡管被如此誣陷,但是,石天雨仍然不想胡亂殺人,急急身形一晃,雙掌一飄一引。

  譚世富握刀劈向牛鎮武。

  無癡大師握棍砸向北宮博。

  他們四人狠斗幾招,這才發現自己人打自己人。

  “你們干什么?”

  尚在國子監里警戒的禁軍官兵聞聲而出,忽見之前的眾多觀戰之人竟然圍向幾個少年軍官與石天雨,便怒喝一聲,急忙過來增援石天雨和幾名少年軍官。

  這幾名“少年軍官”便是孔三角、安兒和沈永世。

  因為孔三角、安兒、沈永世三人皆穿著禁軍軍服。

  而石天雨這幾天來,都已經成為擂臺賽上、校場馬背上對陣之中最耀眼的武舉。

  保護這樣的武舉子很重要。

  那可是皇帝很看重的一個武舉子。

  秦方只好硬著頭皮,大喝一聲:“快攔住禁軍!”領著程度、尉遲松、羅金,與沖上來的禁軍將士交鋒,短兵相接,但不敢傷害禁軍將士。

  石天雨急忙反手抓起安兒往半空中一拋,大聲吼道:“快跑!”將安兒甩得遠遠的。

  又朝沈永世大喝一聲:“沈永世,我待你不薄,你竟然接二連三害我?我先殺了你。”

  石天雨此時十分惱怒,縱身一躍,身法奇快無比,半空中,數指連彈。

  但見幾縷劍氣襲向沈永世。

  沈永世竟然垂死掙扎,握棍捅向石天雨的身下,想將石天雨打成太監。

  石天雨凌空探手下抓,抓住對方銅棍。

  沈永世大驚失色,急急棄棍就地一滾,狼狽滾開。

  以快對快,那就看誰更快了。

  石天雨雙足落地,便一棍捅出。

  剛剛爬起身來的沈永世怪叫一聲。

  其胸口被石天雨一棍捅穿而過。

  石天雨又一腳踹去。

  沈永世仰天而倒,胸口濺出一股血柱。

  安兒和孔三角顫聲驚叫:“沈兄!沈兄弟!”

  雙雙急朝沈永世奔去。

  雖然也恨沈永世,但從未想過要處死沈永世的。

  但是,當孔三角抱起沈永世時,已經看見沈永世的胸口已經被那根銅棍捅穿了一個洞,血如潮涌。

  沈永世用盡全身的余力,雙手捂住胸口,側頭朝安兒說道:“妹子,我真的很愛你!”

  便四腳一蹬,雙手一攤,氣絕身亡。

  安兒和孔三角二人泣不成聲地呼喊著沈永世。

  但是,虛偽的沈永世已經到閻羅殿去領功領賞去了。

  秦方、程度、尉遲松、羅金四人與禁軍將士登時罷手,呆呆看著石天雨殺了沈永世。

  秦方很是不解地看著石天雨,心想:沈永世與石天雨不是一伙的嗎?

  沈永世不是石天雨帶進考場去的嗎?

  沈永世身上的禁軍軍服不是石天雨幫沈永世弄來的嗎?

  奇怪!沈永世竟然背叛石天雨。

  石天雨竟然殺了沈永世。

  禁軍將士也是很不解地看著石天雨。

  石天雨又咆哮一聲,對著又圍上來的譚世富等人怒吼道:“我到底與你們有什么仇恨?說!不要總是來打擾我!否則,我對爾等不再客氣。”

  譚世富揚著八卦刀,指著石天雨,一字一頓地說道:“石魔,飛馬寨三百多條人命,飛鷹幫正副幫主和八大香主被拋尸荒野,五聯幫龔寒南大俠遇害,范敏德慘死。

  對于這些血案,你得給個說法。你與那個馮妖可是親自到飛馬寨去屠殺三百多條好漢的,那是楊小虎、牛道長和無癡大師親眼所見。”

  “咚!”

  安兒頓時暈倒在地上。

  原本不太相信自己的愛郎是江湖上的石魔,可安兒親眼看到石天雨殺了沈永世。

  此時又聞譚世富之言,便也不得不信了。

  孔三角驚叫一聲:“安兒妹子!”

  便收劍入鞘,急忙扶起安兒,又悲哀地看著又被西北武林中人圍在中間的石天雨。

  師弟劉森考取功名、為師門爭光的喜悅全都煙消云散了。

  石天雨仰天大笑,又反問:“你們憑什么就認定是我干的?憑什么?幾年前,我還是一個小孩?我有能力殺這么多人嗎?你們數十年前是小孩子時,能有幾斤幾兩?”

  笑聲凄涼。

  心頭難過無限。

  敵人明明就是為了自己背部的藏寶圖而已。

  卻找來這么黨皇冠冕的借口。

  北宮博吼如虎嘯,連聲質問:“那你為什么會與馮妖并馬齊驅江湖呀?為什么當牛道長、無癡大師和楊小虎去找馮妖報仇的時候,你卻救走了馮妖?為什么?”

  一名軍官低聲對另一名軍官說道:“向都統,這事要鬧起來可不是好玩的。石天雨,咱們是認識的,他可是武功最好的武舉,萬歲爺喜歡他。他若有事,咱們可會人頭落地。”

  姓向的軍官聞言嚇了一跳,甚是為難,但也情急智生地說道:“這幫人武功不弱,這樣吧,你速從后門出去,稟報寇大人,請他快點領人前來支援。”

  那名軍官點頭同意,說道:“好!你們嚴密監視這幫江湖中人,悄然架起弓箭,一定要保護好石天雨。”

  因為國子監里的禁軍將士不多,確實無法控制事態。

  他們低聲商量好之后,隨即分頭行動。

  譚世富握著八卦刀走向石天雨,又揚刀指著石天雨,怒罵道:“石魔,無話可說了吧?讓你死在京都,便宜你了,你自己了斷罷了。”

  其他人也縮小包圍圈,游志、聶志純又圍了上來。

  現在也不怕了,連禁軍將士都被他們嚇得關門躲起來。

  他們心中只想殺了石天雨。

  竟然無人去理會孔三角和安兒。

  秦方、程度、羅金、尉遲松等人大急,卻又不便勸阻。

  這個時候,若是出面勸說西北武林中人,便等于與西北武林中人結仇了。

  那將會是后患無窮的。

  石天雨終究是少年人,被譚世富和北宮博他們如此一激,氣的不可打一處。

  同時傲氣頓增,怒罵道:“哼!你們這些無恥之徒,竟然向我潑臟水?還想殺我?哼!沒那么容易。來呀!老子就是錦衣衛,那又如何?”

  恰好安兒醒來,聞言更是傷心。

  仰天吐血,心碎而暈。

  孔三角急急伸手去捏安兒的“人中”數次。

  但是,安兒都沒有醒過來。

  孔三角的心頭也是一陣大疼,想不到眼前身陷重圍的俊美少年、往昔設計鏟除游龍匪幫的小軍師、助師弟劉森考取功名的恩人石天雨,便是江湖上傳聞的石魔,錦衣衛的細作。

  石天雨都當眾承認了,這還能有假嗎?

  這原本是石天雨的一句戲言,但是,孔三角當真了。

  所以,孔三角的心也碎了,抱起安兒,默默地走開。

  此時也沒有人去注意孔三角和安兒走開了。

  西北武林中人的眼中只有石天雨,只想殺了石天雨。

  對他們而言,殺石天雨才是他們人生最痛快的事情。

  孔三角抱起安兒,穿另一條小胡同而去,一把推開前來接石天雨的郭先光,搶了馬車就走,要回江南師門,把事實真相告訴恩師妙悟真人。

  至于往后江南武林怎么對待石天雨,那就得看妙悟真人的了。

  妙悟真人無論武功和年齡,都是江南武林的泰斗。

  石天雨瞟了孔三角的背影一眼,心道:他們走了也好,省得我擔心!

  為確保安兒的安全,石天雨又對譚世富怒吼道:“傻了?什么武林正士?一群飯桶而已。追殺我這么多年有結果嗎?我還不是一樣當上了錦衣衛?一群殘渣余孽而已!”

  如此大吼大叫,緊緊地吸引譚世富等人的眼球。

  如此這么一說,還真讓西北武林中人震驚無比,均是呆若木雞。

  北宮博反應過來,怒吼一聲:“死石魔,果然是你!你才是飯桶,你拿命來還罷了。”

  揮掌便朝石天雨當胸拍去。

  游志怒吼如同小豹虎,破口大罵石天雨:“狗雜碎,老子不殺你,誓不罷休。”

  握刀橫掃石天雨,要將石天雨腰斬。

  譚世富氣得七孔生煙,怒吼道:“狗雜碎,不殺你,老夫不回西北。”

  肺都要被氣炸了,握刀劈向石天雨。

  牛鎮武怒火中燒,怒吼一聲:“貧道要為武林除害!”

  握劍直刺石天雨的身下,要將石天雨閹成太監。

  無癡大師被氣得忘了戒條清規,狂嘯怒吼:“不殺石魔,貧僧就還俗。”

  揚棍朝石天雨當頭砸去。

  聶志純也大吼大叫:“還江湖一個公道。”

  握著一雙短槍,捅向石天雨后心。

  石天雨身形一晃,雙掌一飄一引。

  聶志純雙槍架住了牛鎮武的劍。

  無癡大師一棍格開了譚世富的刀。

  游志的刀被北宮博揮掌震歪。

  石天雨又朝譚世富吐口水。

  譚世富急忙一個側閃,閃避石天雨的口水。

  西北武林中人見自己一行均如被石天雨耍猴戲一般的,無不憤怒地又撲向石天雨。

  石天雨為確保孔三角和安兒安全逃遠些,身形一晃,雙掌又是一飄一引。

  無癡大師差點一棍砸在北宮博的頭上。

  牛鎮武幾乎一劍刺入游志咽喉。

  譚世富握著八卦金刀與聶志純背靠背的挨在一起,極是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怎么會這樣呢?什么意思?

  石天雨探手一抓,已經捏住了劉大融懷中的楊小虎的咽喉。

  劉大融抱著暈死的楊小虎,驚駭地不住躍退。

  但石天雨如影隨形,伸手仍然捏著楊小虎的咽喉。

  譚世富轉身過來,但見如此,不由駭然驚叫:“石魔,放開小虎子,老夫讓你走。”

  心系女婿,急急拋刀在地上。

  北宮博等人見狀,急急分開一條路來。

  石天雨冷若冰霜地說道:“老不死,你求我呀!跪下啊!要是劉大融死了,我看你如何向丐幫交待?哼!”說罷,對著劉大融的鼻子就是一拳擊去。

  劉大融頓時鼻血飛濺,頭暈眼,抱著楊小虎,歪歪斜斜,立足不穩,眼前金星飛舞。

  都找不著北了。

  “撲通!”

  譚世富嚇得急忙下跪在地。

  未來女婿和劉大融兩條人命捏在石天雨手上。

  譚世富哪里還敢耍英雄氣慨?

  “譚莊主!”

  北宮博等人慘然大喊,可又有誰敢上前半步?

  石天雨得意地笑道:“哈哈!老東西,你算什么英雄?少爺嚇你的,少爺實不想與你結仇,也不想要這兩條狗命。”

  說罷,松開楊小虎的脖子,便身形一晃,躍上屋頂,飛掠而走,回到國子監內。

  “石公子,你沒事就好。”

  那姓向的軍官看見石天雨回到國子監,這才舉起衣袖,抹抹額頭上的汗水,又向石天雨欠欠身,又向石天雨問好。

  石天雨怒罵道:“老小子,少爺是你們寇大人的親戚,你們像縮頭烏龜一般的縮在國子監內。少爺看你往后如何向萬歲爺和寇大人交差?”

  對付一幫禁軍將士,好過對付江湖中人。

  姓向的軍官急急向石天雨點頭哈腰,討好地說道:“公子爺教訓的是,小人已經派人去搬兵,待會就滅了那些江湖中人,替您報仇雪恨。”

  石天雨瞟了姓向的軍官一眼,冷嘲熱諷地說道:“算你還有點小聰明,明知不是人家的對手,還懂得去搬救兵。”

  國子監外。

  “譚老英雄!”

  秦方收锏,縛回背部,急急搶上前去扶起譚世富,伸手為譚世富拍去灰塵。

  譚世富被石天雨逼得當眾下跪,心里十分難受,哽咽著說不出話。

  真的寧愿死在石天雨的掌下。

  但是,石天雨偏偏就沒有殺譚世富,讓譚世富活著卻比死去難受。

  眾武林中人都替譚世富難過,也為譚世富憤然而起。

  畢竟都是吃譚世富的,拿譚世富的。

  這幾年來,都是譚世富養著他們。

  對于西北武林中人來說,譚世富可是比親爹都親。

  北宮博怒發沖冠,眼珠氣得都凸出來,快要掉在地上了。

  怒吼一聲:“咱們殺進去。”就要朝國子監沖去。

  牛鎮武氣得胡子亂抖,狂嘯怒吼:“跟那石魔拼了。”提劍也跟在北宮博身后。

  孫寶椿拄著一雙鐵拐過來,罵道:“姥姥的,死就死,武林中人豈能沒志氣?”

  又急急掏出火焰彈,就要朝國子監內擲去。

  尉遲松急忙伸手,死死的抱住了孫寶椿,勸說道:“孫寨主,這是京都,不要擴大事態。火焰寨滅了,你還想石馬莊也被錦衣衛滅了嗎?”

  別看程度魯莽,關鍵時刻可比任何人都聰明。

  此時,程度也是身形一晃,握著大板斧,攔住了北宮博,說道:“北宮大俠,你如此胡為,想西北武林盡被錦衣衛滅絕呀?你若死了,沒有人會可憐你,但是,你會連累西北武林中人的。”

  國子監可是朝廷的國學館。

  況且里面還有今天為考場警戒的禁軍將士沒有撤走。

  北宮博聞言,暴跳如雷,吼聲如雷,破口大罵:“程度,你攔著你北宮大爺干什么?找死呀?”

  竟然揚掌而起。

  程度好心沒好報,心頭可火了。

  當即以牙還牙。

  也怒吼道:“北宮博,打住你的臭嘴,我才是你大爺。姥姥的,別不識好歹,你去死吧。”

  隨即提斧走開,怒氣沖沖地拉過羅金,大吼了一聲:“我們自己走。”

  就如此的拽著羅金,揚長而去。

  羅金心里暗暗好笑,但又不敢笑出聲來:

  程咬金的后代,果然仍然粗中有細,不得了!

  秦方急喊一句:“程兄弟。”便朝程度和羅金追去,趁機離開國子監附近,心里巴不得程度如此了。

  只是秦方身為大哥,不便如此。

  尉遲松連忙松開孫寶椿,喊了秦方一句:“秦兄!別跟著程大頭呀!”

  話是如此,也跟著走遠了。

  游志和聶志純二人慌了,連忙喊道:“秦大俠,且慢!”

  但秦方等人頭也不回,很快就在小巷之中消失了身影。

  譚世富抱過楊小虎,凄然淚下地說道:“咱們走吧,找個地方避避再說。”

  雖然想為未來女婿報仇,但他的心是善良的。

  不想讓眾武林人士與禁軍將士硬拼起來。

  一旦事情鬧大,他們就出不了京都了。

  北宮博氣得直跺腳,和牛鎮武、孫寶椿他們幾個,罵罵咧咧,悻悻而去。

  國子監內。

  一隊將士從后門疾奔而來。

  為首的小軍官,向姓向的軍官稟報:“稟向大人,弟兄們來了。”

  石天雨看到果然有援軍,便對姓向的軍官說道:“老小子,你果然是請兵來了。

  好,你率領你的麾下將士出去,把胡同里的其中一具尸體的軍衣除掉,將其首級砍下來,獻給熊大人,就說那是遼東的金兵探子,努爾哈赤的細作,混進京都,被禁軍將士們發現了。

  如此,你們便可以立大功了。那人叫沈永世,長期潛伏在江南武林,人已經死了。

  你只要說他是遼東金兵的細作,便死無對證,你必立大功一件。”

  如此,沈永世便真的永世不得翻身了。

  姓向的軍官一笑,翹指稱贊石天雨,說道:“對對對!石公子好計策!”

  感覺石天雨言之有理,便令士兵出去砍沈永世的頭獻功。

  石天雨又橫臂一攔,說道:“老小子,今日死了人,事情鬧大了,少爺為你獻策,讓你變成有功之人,你也得替少爺擔待這件事,明白嗎?否則,少爺到萬歲爺那里告你去。”

  姓向的軍官嚇了一跳,急急躬身點頭應令:“諾!”

  石天雨便放他們出去。

  姓向的抹抹額頭上的汗水,率部走出國子監,來到胡同,將沈永世的人頭砍下來,親自送到兵部去報功了。

  石天雨出來瞧瞧,哈哈一笑,揚長而去。

  郭先光見孔三角搶他的馬車,策馬狂奔而去,既驚詫又擔心石天雨。

  潛意識里感覺石天雨又發生了不對勁的事情,不由焦急萬分,蹲在街頭,嚎啕大哭:“公子爺,你要有什么三長兩短,小人這可怎么活呀?”

  不少人過來圍觀。

  同情之聲噓唏不斷。

  “是不是裝瘋賣傻騙同情的?”

  “怕是騙銀子的吧?”

  “現在,街頭這樣的乞丐很多。”

  “是的呀!有些乞丐比咱們還要富吶。”

  “此人不像乞丐呀!你看這老頭,穿得多好啊!還養著一條大狗吶!”

  “誒,這些富商,怎么裝都不像乞丐!”

  “可能是真的有什么事情吧?”

  “唉!這年頭,窮人也哭,富人也哭,世道變了。”

  此時,石天雨匆匆趕來,拉起郭先光,說道:“大叔,別哭了,咱們走。”

  又伸手輕撫嘟嘟的頭,說道:“嘟嘟,你真聰明,成熟了,懂得不吭聲了。好樣的!”

  郭先光舉起衣袖,抹抹淚水,甚是不解地說道:“公子,您,您沒事吧?安兒姑娘暈倒了,孔少俠又搶走了咱們的馬車,這?這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前幾天,郭先光看到石天雨與安兒還同在一個屋子里睡覺。

  孔三角他們對石天雨甚是禮敬。

  怎么就這幾天功夫,全變樣了。

  石天雨簡單地介紹情況,說道:“大叔,你跟我很長時間了,你知道我被江湖中人污蔑為魔鬼。現在江湖中人殺來,咱們得快點回府,接走家里人。”

  說罷,便拉著郭先光就跑。

  然后,在路上租來一輛馬車,趕緊乘坐馬車回府。

  寒風掃落葉,塵埃飛揚。

  天色漸黑,寒氣襲人。

  石天雨回到府上,動員丫鬟仆役抓緊收拾東西,準備率領家仆出門。

  豈料,府中圍墻上傳來幾聲冷笑。

  “嘿嘿!還想逃?”

  石天雨抬頭一看,東邊是一個身材高大的老和尚,手執拐杖。

  西邊是一個貌似女人的漢子,折扇輕搖。

  南北屋頂上各立著數名持刀的漢子。

  西邊的漢子折扇一攏,指著東邊的老和尚,細聲細氣地問石天雨:“小子,聽說過五臺山武尊大師的法號嗎?快把藏寶圖交出來。不然,今晚就滅了你,將你碎尸萬段。”

  原來西、南、北三面的漢子是鐵扇幫的副幫主水尚飄、“貓頭鷹”黃正東。

  此外,還有方忠信、林銳之和歐陽念以及許明勇。

  他們混進京都,觀看了擂臺賽之后,便上門尋仇了。

  石天雨急道一聲:“大叔,快找地方藏起來。”

  雙臂反探,抓住郭先光、蘇醒二人往廳堂里塞去。

  “娘呀!”幾名漂亮丫鬟嚇得坐倒在地。

  許明勇透過燈籠之光,看看幾名丫鬟美貌,邪笑幾聲:“哈哈!今晚爽死了!”

  便從屋頂上飛下,撲向那幾名丫鬟。

  石天雨怒喝一聲:“毀賊,找死?”身形一晃,左手一招“鶴翔手”使出、右手一招“橫斷云嶺”使出,抓向許明勇左肋,橫掌抹向許明勇的脖子,奇快兇狠。

  許明勇不敢硬碰,施展絕妙輕功,身形一晃,側閃而開。

  石天雨對那些丫鬟和仆役大喝一聲:“你們快跑!”雙足一點,如影隨形,撲向許明勇。

  此時還不想殺許明勇,得在以后,集齊真正的武林大俠,當面見證,再來殺許明勇。

  黃正東大吼一聲:“石魔,還我兄長的命來。”

  從南邊屋頂一躍而下,一招“蒼鷹撲兔”使出,十指如鉤,抓向石天雨的后心。

  之前,石天雨在川陜交界營救呂堅和呂櫻兄妹,用“虎爪手”捏斷了黃正東之兄黃正明的脊梁骨。

  現在,黃正東找到了幫手,要為兄長報仇。

  石天雨大怒,一招“神龍擺尾”使出,一把火焰刀驀然削向黃正東的脖子。

  許明勇趁機又撲向那些嚇得起不了身的俏丫鬟。

  但瞬息之間,石天雨又身形一晃,雙掌一飄一引。

  北面的水尚飄從北面屋頂飛掠而下,鐵扇一攏,點向石天雨,又調侃石天雨:“石魔,今晚就讓許明勇大魔來教教你這個小魔賊。讓許大師教教你怎么當新郎官吧?哈哈!”

  笑聲未了,許明勇被石天雨飄轉,抱住了水尚飄,張嘴又啃又舔。

  水尚飄氣得甩開許明勇,怒罵道:“去你姥姥的,真賤!”

  許明勇當真是不好意思了。

  歐陽念見狀,哈哈大笑起來。

  武尊大喝一聲:“降龍十八掌不過如此!”

  凌空而下,舞杖替黃正東接住了石天雨反劈而來的一把火焰刀。

  刀杖相碰,均是凌厲迅猛。

  一聲巨響,如同晴天霹靂,半空驚雷。

  武尊的拐杖杖頭竟然被石天雨的一把火焰刀給削斷了。

  武尊雖然吃驚,但是,瞬息之間,右手豎杖而起,迎頭擊向石天雨,左掌如刀,劈向石天雨面門。

  歐陽念趁機運起蛤蟆功,一頭撞向石天雨的后心。

  林銳之就地一滾,握劍掃向石天雨的雙腿。

  石天雨不敢過于運足功力。

  否則,房子會塌的。

  這處浩大的四合院,可是唐美玲替石天雨買來的。

  石天雨要是毀了這處四合院,也等于毀了他自己和唐美玲的美好回憶了。

  于是,石天雨便身形一晃,雙掌一飄一引。

  林銳之一劍掃在武尊的鐵拐上。

  方忠信雙鉤鉤在歐陽念的鐵頭上。

  但是,歐陽念的竟然鐵頭無恙,可見蛤蟆功之厲害。

  許明勇又抱住了黃正東,又啃又舔。

  弄得黃正東滿臉都是口水。

  水尚飄鐵扇一攏,戳在武尊的后心上。

  但是,如同戳在一堵巨墻上一般。

  “錚!”

  林銳之與武尊劍杖相碰,濺起火星,均是被對方震退。

  石天雨見狀,心里暗暗吃驚:想不到林銳之竟然功力精進如斯。

  看來,梅巧倩和龍泉山莊很危險呀!

  星月無光,夜色蒼茫。

  想是這么想。

  但是,石天雨手腳不停,俯身抓起幾名丫鬟,塞進了廳堂里,還關上了厚重的木門。

  武尊趁機揮杖下擊石天雨的后心。

  黃正東拔刀砍向石天雨雙腿。

  水尚飄持扇下擊石天雨的后腦顱,腳踢其右肋。

  歐陽念施展蛤蟆功,一頭撞向石天雨的腹部。

  許明勇縱身而起,揮刀橫抹石天雨的脖子。

  方忠信握著一對離別鉤,鉤向石天雨的側肋。

  “砰!”

  就在杖刀扇鉤擊向石天雨后心側肋之機,一件重物從旁側竄來,敷在石天雨的背部上,并被杖刀扇劍鉤幾般兵器擊中,慘叫了一聲。

  一名黑衣人手執銀槍飛掠而來,奇快無比地抓住屋頂上的一名鐵扇幫弟子擲下來,替石天雨擋住了幾般兵器的狠擊。

  接著,黑衣人執槍刺向武尊咽喉。

  武尊怒喝一聲,“何方小賊?找死呀?”

  豎杖一撥,揚掌劈去。

  “錚!哎呀!”

  杖槍相碰,火星濺發。

  黑衣人驚叫了一聲,虎口發疼,銀槍差點被震飛。

  又見眼前寒風撲面,急急凌空翻飛,雙足一點,身子后躍,退飛至屋頂。

  這個黑衣人身材高挑,曲線玲瓏,腰細臀圓,臨風俏立。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