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96.見風使舵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296章  以客氏的威力,只要客氏在朱由校面前說石天雨一句好話,恐怕石天雨以后當尚書都是有可能的。魏廣微此時都把石天雨的前途考慮到幾十歲之后去了。

  最高明的巴結別人的手段,就是在人家尚未崛起之時。

  若是等到石天雨前途無量時再來巴結石天雨,那就遲了。

  這就是魏廣微的聰明之處。

  “好,這下子可好了。”

  許顯純他們也是十分高興,心情皆與魏廣微一樣。

  都是老官僚,都很滑頭,都很見風使舵。

  魏廣微已當石天雨是自己人,也不避嫌,并不怕在旁側書房里的石天雨聽到什么,便向崔呈秀提議,說道:“崔大人,風武那老不死向你潑盡污水,請詔革你職務候勘。咱們可不能放過他呀。”

  原來,崔呈秀這次回京,是因為被兵部侍郎風武參了一本。

  導致崔呈秀窘迫無路可走,還得等待錦衣衛查處。

  于是,崔呈秀趁夜投奔魏忠賢,叩頭涕泣,乞為養子。

  崔呈秀哈哈大笑,甚是得意地說道:“有親爹撐腰,咱們怕什么?

  姥姥的,高攀龍也想削老夫的職,沒想到老夫反進一步,當上副都御史了。

  哈哈!等熊廷弼出京后,咱們再整整高攀龍、風武這些賤骨頭。

  姥姥的,別以為他們有多了不起,其實,他們連咱們親爹的腳趾都不如。”

  魏廣微也惡狠狠地罵道:“姥姥的,熊廷弼還不出京嗎?招完文生,還要公招武生,實際上是想擴充勢力。咱們就以此理由參他一本,弄掉他的兵部尚書銜兼遼東經略之職,讓親爹的人去當遼東經略,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兵權。

  咱們要徹底干掉東林讜人,得先把東林讜人的兵權奪走才行。熊廷弼雖然不是東林讜人,但是,與東林讜人走的最近,一直撐著東林讜人的腰桿。”

  不得了,這伙人竟然都想到奪兵權了。

  身在書房里的石天雨聞言,對大明天下甚是擔憂。

  一旦內卷起來,四周的部落又會入侵大明。

  天下哪有安寧?

  好不容易才有這么多人口。

  恐怕幾場大戰亂下來,天下人口又會銳減,千里荒涼。

  許禮身為國子監祭酒,官品不大,平時卻有不少官員找他,向他透風。

  所以,掌握著很多關于朝局的動態情況。

  因為很多達官貴人的子弟要進國子監讀書,都會去求拜許禮。

  在聊天之中,總會提起一些什么事情的。

  所以,許禮很了解朝局,便抱拳拱手,趕緊勸說:“暫時不行呀,熊廷弼背后還有一幫東林讜人撐著腰桿,咱們現在還是斗不過熊廷弼的。

  熊廷弼與東林讜人是相互支撐,不是熊廷弼單獨支撐東林讜人。

  遼東戰事越是緊張,萬歲爺便越要倚靠頗有軍事才華的熊廷弼。

  聽說熊廷弼這次公招武生,到時候,萬歲爺還會出宮助陣。

  東林讜人,他們一伙的勢力很大呀。

  最重要的是,各部尚書都是東林讜人,連萬歲爺也不敢動他們。”

  許顯純也趁機透風,說道:“是啊,暫時還不行啊。不過,親爹已經向萬歲爺申請,授予王化貞尚方寶劍,暗中可以節制熊廷弼了。

  估計,萬歲爺也差不多要動東林讜人了,至少會拿掉一兩個尚書吧。到時候,咱們擁崔大人去當哪個部的尚書,最好是兵部尚書。反正有親爹在,咱們就能掌權。”

  魏廣微、許禮、崔呈秀等人跟著高聲歌頌魏忠賢,異口同聲地說道:“對對對,還是親爹高明,親爹聰穎,親爹智計無雙。”

  石天雨聽得熊弼廷公招武生,怦然心動。

  連忙從書房里走出來問:“公招武生?諸位大人,請問何時公招武生?要辦什么手續?”

  本來就作好了兩手準備,只是沒想到競考武生來得這么快。

  魏廣微見石天雨問起,深感奇怪,但也答道:“定在大雪這個節氣,如此,避免國子監生誤課。聽說還要填表、得有朝廷官員保舉,既要從御林軍官、錦衣衛高手中挑選,也要從民間挑些武林精英,搭擂臺競選賽,比拼武力,還要考些文筆類的兵法之類的內容。”

  話是如此,卻是心道:石天雨你不是明春參加科考嗎?問這個干嘛?

  哦,對了,石天雨這小子與長香公主魏雪妍是很有交情的,又服侍過奉圣夫人,親爹對這小子也不錯。嗯,明白了。

  石天雨這小子是想當文武雙狀元,名利雙收呀!

  這小子,真是野心不小,有前途,老夫喜歡!哈哈,老夫得趁此機會薦舉石天雨競考武生,討好長香公主與親爹,說不定還能贏得奉圣夫人的賞識。

  現在,魏廣微卻倒想是石天雨提出來請他出面薦舉。

  石天雨連忙掩飾,競考武生的想法也登時煙消云散。

  說道:“哦,沒事,晚生好奇,只是問問,關心朝廷大事。”

  聽到有江湖中人參與競選,心想:自己一上擂臺,不就露了身份了嗎?

  何必自討苦吃?

  自己有這么一班高官撐腰,到時請他們幫忙在朝中幫忙弄個官來當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呀?

  再說,我手中還有一張王牌。

  確實不行,我直接找萬歲爺去。

  魏廣微見石天雨沒有請自己薦舉,頓感失望。

  又看看時候差不多了,便無趣地起身告辭,抱拳拱手,躬身對崔呈秀說道:“崔大人,夜深了,告辭。”許禮、許顯純他們也跟著告辭了。

  石天雨隨后離開崔府,乘坐馬車回府。

  豈料,身后跟著一大串官員,全是來給石天雨送禮的。

  都在見風使舵,感覺石天雨不簡單。

  他們紛紛懇請石天雨往后多多關照,多幫幫忙,多在魏忠賢和客氏以及皇帝那里美言幾句。

  這回,石天雨連請客和購買歌姬以及四合院、雇用那些丫鬟和仆役的錢,包括娶諸莉莉而費的幾十萬兩銀子的費用,也全都賺回來了。

  這真是讓石天雨意想不到的好事情。

  反正這些都是不義之財。

  石天雨照單全收。

  而且,今晚收到的金銀珠寶全是禮盒裝著的。

  石天雨吩咐郭先光集合府中的丫鬟和仆役,給每人發一錠銀子,然后吩咐他們把這些禮盒都搬到書房里去。接著,揮手讓眾人退出去,關好房門。

  抬起左手中指,把這些金銀珠寶全部輸送到系統空間園的大金庫里。

  每人皆領到一錠銀子。

  如此,石府中人皆大歡喜。

  不過,蘇醒卻有些失落。

  以前,石天雨每次會給他一只金元寶的,但這次,一樣是一錠銀子。

  蘇醒整天混在八大胡同里,把錢也的七七八八了,夢想著石天雨再給他金元寶吶。

  初冬的太陽像被罩上橘紅色的燈罩。

  光線柔和,一掃京城的寒露冷風。

  石天雨捧著書本在庭院里念書:“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

  不敢離開府門半步,苦等唐美玲回來。

  但是,一天天過去,唐美玲卻沒有再回來。

  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唐美玲好呢?

  只是,每天前來給石天雨送禮的官員絡繹不絕。

  十天半月功夫,石天雨竟然收到了價值二百多萬兩銀子的金銀珠寶。

  而石天雨此時還屬于國子監生,還沒畢業,還沒有當官,就收到了大量的賄賂。

  天啊!

  蘇醒和郭先光都快要暈過去了。

  這是怎么回事呀?

  感覺石天雨都當上尚書了似的。

  而石天雨感覺到自己服侍客氏一晚,也真是太值了。

  估計名聲也傳出去了。

  估計名聲也好不到哪里去了。

  那些官員雖然前來送禮,但在背后肯定都會罵石天雨是靠著一身好皮囊,出來賣的。

  奇珍異寶頗多。

  石天雨決定拿幾件給玥兒開開心。

  這天,石天雨讓郭先光駕著馬車,帶他滿城轉悠,購買了很多鮮肉和蔬菜以及上好的馬料,把各種鮮肉和蔬菜以及上好的馬料,都輸送到系統空間園以及空間園的01號儲物柜里。

  米面和鹽已經不缺了。

  上次在京杭大運河里,乘船打鹽幫匪徒的時候,收繳了幾十噸鹽。

  這輩子肯定用不完,估計三百年也吃不完這么大量的鹽,看看以后怎么處理了。

  至于米面,上次在川陜交界的小縣城里,從劉闊富家里的糧倉也拿了三十萬石的糧食,也夠石天雨的夫人及仆人吃好多年了。

  到了晚上,石天雨走到馬廄里,解開爪黃飛電的韁繩,讓嘟嘟跳到馬車上,抬起左手中指,把寶馬和嘟嘟送進系統空間園里。

  又大聲喊來蘇醒、郭先光和七名歌姬,讓他們坐到馬車上去。

  石天雨又將蘇醒、郭先光以及七名歌姬全部送進系統空間園里。

  然后,他自己也縱身一躍,跳進系統空間園里。

  “呵呵,哥哥回來了,呵呵!”

  玥兒看到石天雨,激動萬分,大喊大叫,縱身一躍,跳到石天雨的背部上,太高興了。

  雙手摟著石天雨的脖子,一邊拍打石天雨的肩膀,揪著石天雨的頭發,把石天雨當馬騎了。

  石天雨便趴在地上,故意學著馬匹,嘶鳴起來,駝著玥兒就跑。

  這可把玥兒逗得哈哈大笑起來,十分快樂。

  七名歌姬如夢似幻,呆若木雞地站在空間園里,兀是不明白怎么回事。

  怎么忽然會就到了天空中呢?

  真是太玄幻了。

  郭先光給她們解釋這是“仙界”的房子以及怎么樣怎么樣。

  這也是石天雨為什么要把郭先光帶到空間園里來的原因。

  讓郭先光去解釋吧。

  蘇醒傻楞傻楞地站了一會,又心道:石天雨這小子真是命好,在仙界還有如此浩大的房子。

  看來,蘇某跟著石天雨,完全正確。

  以后,老夫也把家里人接過來,讓石天雨把我家里人也接到仙界來生活。

  誒,算了,不要錢了。

  到仙界來生活,也用不上錢呀!

  這里有山有水,藍天白云,與世無爭,多好!

  石天雨背著玥兒來到廚房,看到馬栓和汪靜在做飯菜。

  盡管之前已經給玥兒和汪靜雇用了五名丫鬟,但是,汪靜還是那么樸實,還是親自動手做飯菜,其他丫鬟則在旁邊幫忙,看到石天雨來了,均是歡呼起來。

  玥兒從石天雨背部上跳下來,好奇地問:“哥哥,外位七位美女也是伱娶的新夫人嗎?”

  童言無忌,瞬間讓石天雨俊臉通紅。

  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石天雨紅著臉,搖了搖頭,說道:“不是,她們是歌姬,是哥哥買來的,哥哥帶她們到空間園里來,是想讓她們教玥兒念書識字,還要教玥兒琴棋字畫詩和吹拉彈唱以及歌舞,以后,玥兒一邊吃飯,也可以一邊欣賞這些美人的歌舞表演。”

  玥兒蹦蹦跳跳地說道:“太好了!待會吃飯,就讓她們表演,玥兒要看看那些姐姐是怎么樣表演歌舞的。”甚是好奇,隨即就跑出去吩咐蘇醒和郭先光及七名歌姬趕緊到后廚大餐廳里來。

  汪靜沒有權力欲。

  這個家還真是玥兒說了算。

  隨便玥兒怎么胡鬧都行。

  反正玥兒不會要人命。

  而汪靜的平靜和波瀾不驚以及沒有權力欲,倒是讓石天雨很不好意思,感覺都欠汪靜似的。

  于是,晚飯開始的時候,石天雨當眾宣布,以后這個家要以汪靜為尊,明確汪靜為第一夫人,吩咐七名歌姬以后要教玥兒念書識字,教授玥兒吹拉彈唱以及歌舞。

  頓時,掌聲雷動,為石天雨這么尊重夫人而喝彩。

  汪靜激動落淚。

  是不是第一夫人,對于汪靜來說并不重要。

  但是,石天雨這么疼愛她,卻讓她溫暖無限,溫馨無比。

  接著,眾人一邊吃飯,一邊欣賞歌舞表演。

  這倒讓汪靜、玥兒、馬栓及之前雇用的五名丫鬟都大開眼界。

  現在,她們都不想回到地面上生活了。

  這里多好啊!

  與世無爭,藍天白云,山水農林田,什么都不缺。

  玥兒以前哪知道會有這種生活的?

  雖然自從跟著石天雨,不缺錢了,吃好住好喝好用好,但是,以前一直遭人追殺,東躲西藏的。汪靜以前雖然在石家當丫鬟。

  但是,石家也就是普通公差人家。

  石雄夫婦也從來不敢奢望可以一邊吃飯一邊欣賞歌舞表演呀!

  而七名歌姬也從來就沒有夢想過要住到“仙界”去的,均是很激動。

  也很感激石天雨對她們的好。

  吃過晚飯,歌舞表演完畢。

  石天雨又打開許多房間,讓蘇醒、兩名馬夫、五名丫鬟、七名歌姬,每人一間房。

  如此,全都歡呼雀躍起來。

  這生活,真是太好了。

  這里,沒有什么白天和黑夜。

  想睡覺,就拉窗簾,關房門。

  不想睡覺,盡管玩,玩到困為止。

  石天雨又領著汪靜和玥兒來到金庫里,讓玥兒和汪靜挑些金銀首飾。

  哇!金光燦燦,銀光閃耀。

  一眼都望不到邊際。

  明教的寶藏,殷世海的寶藏,鏟除游龍匪幫的收入,滅掉天元寺的收入,從劉闊富家里拿來的收入,從解憂銀號拿來的收入,收賄收入,等等,全都在此了。

  天啊!

  這錢,太多了,根本沒辦法數。

  汪靜如夢似幻。

  玥兒蹦蹦跳跳,在金山銀山之中,跑來跳去的,激動的大聲呼喊。

  石天雨扶汪靜坐下,又在錢堆里,給汪靜植入些內功。

  稍后,玥兒跑累了,回到石天雨身邊。

  石天雨又給玥兒植入些內功。

  走出大金庫。

  玥兒說:“哥哥,我想回地面上玩幾天,太多錢了,我想些錢,買些好玩的東西。”

  石天雨含笑地說道:“不著急,哥哥現在國子監里念書,等哥哥當官了,再接你到地面上生活去。那時候,便沒有人敢欺負哥哥了。

  你和靜兒姐姐也可以到處閑逛,到處購物。

  去玩吧,讓那些姐姐教你吹拉彈唱,你教她們打狗棒法。

  以后,誰敢欺負咱們,你就領著那些姐姐,用打狗棒法,揍死他們。”

  玥兒拍著小手,說道:“呵呵!好!哥哥肯定是困了,要和靜兒姐姐睡覺了。”

  便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汪靜俏臉紅艷艷的,嬌羞無比。

  石天雨便摟著汪靜,回房歇息去。

  翌日一早,石天雨又來到01號儲物柜,看望諸莉莉。

  諸莉莉看到石天雨來了,既是一陣狂喜,又憤然地質問:“你怎么才來呀?是不是我不在你身邊,你天酒地上癮了?又娶了多少門夫人呀?”

  石天雨趕緊解釋,給諸莉莉講解自己入讀國子監的情況。

  又說現在龍淵潭重新籌建,應該有些進展了,問諸莉莉要不要回龍淵潭去看看。

  諸莉莉聽到石天雨沒有納妾,沒有再娶妻,心頭一陣狂喜,嬌羞地說道:“你陪我在這里待幾天吧。我想和你享受寧靜的生活,不想再到江湖上去了。

  我從懂事開始,從有記憶開始,就一直看著江湖上的血雨腥風。

  以前,沒有和你成親,倒是無所謂,對生死看的不是那么重。

  但現在,我有你了,我不想死。我想好好的活著。”

  石天雨抱起諸莉莉,說道:“我懂的,先讓你過足癮嘛!”

  呵呵!

  兩人回房,翻滾起來。

  三天后,諸莉莉卻不肯回龍淵潭里。

  石天雨隨即給很多房間解鎖,讓仆役和丫鬟每人住一間房,便在一陣歡呼聲中,離開01號儲物柜。回到空間大園,發現汪靜領著大家到山里面開荒種田種菜。

  玥兒又有新的玩法,甚是激動,甚是高興,在山水農林田之間,奔來跑去。

  石天雨讓嘟嘟和蘇醒、郭先光坐到一輛豪華馬車上,抬起左手中指,把蘇醒、郭先光和嘟嘟以及馬車送回地面上。

  然后,石天雨縱身一躍,也回到了京都,回到了石府,沒有發現唐美玲回來,便讓郭先光駕著馬車,陪他四處轉悠,尋找唐美玲的下落。

  幾天過去,仍然一無所獲。

  唐美玲去哪里了?

  石天雨一陣苦悶。

  “呀!”

  府門開了。

  “公子,您看,是誰來了?”

  郭先光推開書房門進來,側身揚手,指著身后幾個少男少女。

  石天雨放下書本,高興地迎上前去,說道:“劉兄,安兒?你們來了?太好了,我想死你們了。”安兒譏諷地說道:“石公子,不敢當,你現在貴為國子監生了,咱們呀,可是平民百姓。”

  石天雨尷尬地說道:“呵呵,不敢當,石某與諸位都是患難之交。”

  安兒伶牙利齒地罵道:“患難個屁!同一個知府舉薦,你是貢生,家兄卻是平民,靠走鏢為生。怕是給你暗算了吧?”

  石天雨不由一陣愕然,反問:“什么?劉兄沒有入讀國子監嗎?”

  隨即耳朵響起了魏雪妍所說的那句話:梁來興一個小知府,算個屁呀?

  梁來興能薦舉一個人入讀國子監嗎?

  而國子監內分文生和武生,間隔甚嚴。

  石天雨又忙于巴結高官,并沒有去武生館找過劉森。

  此時,石天雨方知劉森的窘境。

  劉森憨厚,連忙阻止安兒,對石天雨說道:“石兄弟,恭賀你入讀國子監。各人各有福氣,不能怪你。相識是緣份,何況咱們還一起鏟除了游龍匪幫,也曾一起在遼西浴血奮戰過。來,兄弟,愚兄給你引見幾位少年英雄。”

  劉森指著謝海庭幾個一一給石天雨介紹。

  其實,這些人,石天雨都認識。

  當年,石天雨護送安兒去過洪興鏢局,認識謝海庭等人。

  只是幾年過去,石天雨長高了,相貌略有變化。

  反倒是謝海庭幾個人怔怔地望著石天雨。

  安兒看到石天雨住的竟然是浩大的四合院,又是一番冷嘲熱諷:“喲,豪宅哦!這么有錢?你把明教的寶藏挖出來了嗎?”

  這次,是她首先提出藏寶圖的問題。

  這讓眾人頓時一陣愕然。

  不過,安兒說罷,心頭一陣后悔。

  石天雨很尷尬,但見來人頗多,便也想到武林中人肯定會獲悉信息。

  這里的少年人總會有人會傳話出去的。

  尤其是眼前的沈永世。

  也好,傳出去吧,貪財的人都不是好人。

  讓那些人相互殘殺吧。嘿嘿!

  讓壞人都去死,留下好人來。

  于是,石天雨含笑地說道:“沒有呀!我自己也有錢,不需要挖明教的寶藏。至于明教的寶藏,以后再說吧。以后,我會領著部分正義人士去挖寶,到時候也會知會諸位。哦,小弟有幸見過諸位英雄,來來來,請到廳堂用茶。”

  便把書本遞與蘇醒,朝謝海庭幾個抱拳問好。

  眾人但聽此言,腦袋均是嗡嗡作響。

  什么意思?

  石天雨瘋了?

  竟然敢如此當著眾人的面,說將來再去挖寶。

  這不找死嗎?

  都坦然承認背部上的圖是藏寶圖了。

  尤其是沈永世,一路相伴安兒來京,路上稍為獻殷勤,便被安兒怒罵一頓。

  現在又看到石天雨過著如此豪華的生活,不由心里甚是不平衡。

  心想:既然明教的寶藏還沒有挖出來,沈某又不知能否得到安兒。

  不如,找機會下毒,毒死石天雨。

  然后,沈某神不知不覺的去挖寶?

  嗯!就這么定了。

  但是,石天雨一雙黃金瞳瞟了沈永世一眼,似乎看穿了沈永世的心思。

  不過,看破不點破,引領著眾人在廳堂里品茶。

  眾丫鬟仆役端茶倒水,進來伺候。

  石天雨又吩咐蘇醒去訂餐,今晚宴請眾人吃烤鴨,并讓蘇醒到銘靜大客棧訂幾間上房。

  說罷,從腰間的鹿皮袋里掏出一大錠銀子,拋給蘇醒。

  蘇醒接過大銀錠,樂得屁顛屁顛的跑去訂餐訂房了。

  謝海庭一邊端杯品茶,一邊細細打量一下石天雨,心道:如此有禮之人,怎么會是傳聞中的武林惡魔呢?如果不是先入為主的了解石天雨,還以為石天雨是一介書生吶!石天雨長著一副菩薩相,絕對心腸不壞。

  心里對江湖的謠言實在難以置信。

  謝建功東張西望,看到滿室都是名貴的紅木,不由心道:石天雨這小子真闊氣!竟然在寸土寸金的京城,也能買這么大的宅子。

  又看見石府前庭后院,丫鬟們個個美艷如,不由甚是羨慕石天雨甚有財勢。

  沈永世又心生毒計,故意問石天雨:“石公子,府上的這些美人,都是你的小妾吧?公子真是好有福氣哦。”看到安兒與石天雨又見面了,生怕他們舊情復發。

  安兒頓時心里很不舒服的反應,譏笑道:“當然了,人家是貴公子嘛,又是有名的瘋流才子。”

  還真是心頭不悅。

  沈永世心頭暗喜,心道:看來,自己以前挑拔呂梁與安兒的高招又靈了。

  石天雨英俊有財有勢又如何?沈某一樣可以拆散你和安兒。

  哈哈,我才是世上的情場高手。

  石天雨淡定地說道:“呵呵!沈兄見笑了。小弟志在科考,暫時并無成家之意。”

  在杭城時已經了解沈永世的為人,但也不與之計較。

  安兒的臉色這才稍和下來,芳心一陣亂跳。

  劉森感覺氣氛有些不對,忙扯開話題。

  向石天雨講述了沒有見到祭酒、無法入讀國子監、后來無奈走鏢江湖的經過。

  石天雨含笑地說道:“安老前輩武功高強,仗義德高,門下弟子個個聲振江湖,小弟自前幾年護送安兒到洪興鏢局一趟,就對安老前輩一直十分景仰,多次想到洪興鏢局去拜會安老前輩,求教指點威震武林的驚雷劍法。但是,奈何一直被武林中人追殺,無法實現心中夙愿。”

  謝海庭師兄弟幾個一聽,頓時心怒放。

  陸建功隨即想起一件事,便委婉地說道:“石兄弟,范老爺子已經退出江湖封刀,不再走鏢了,聽說你贈送了三萬兩酬金給他。”

  石天雨一怔,馬上就想到那些江湖謠言,便也隨意胡捏,說道:“哦,是有這么一回事,我贈送給范老爺的不是三萬兩銀子的酬金,而是三十萬兩銀子的酬金。三萬兩銀子太小了,石某出不了手,都不夠石某吃頓飯。我給諸水龍都給了一百萬兩銀子,讓他重建龍淵潭。不過,范老爺子身體康健,形意拳法雄威江湖,為何要退出江湖呀?”

  眾人頓時瞠目結舌,都傻楞傻楞地望著石天雨。

  好一會,安兒才回過神來,怒問石天雨:“怎么對諸水龍那么好?諸水龍不是經常邀請高武之人暗殺你嗎?”石天雨含笑地說道:“人是會變的。誰投靠我,我就對誰好。多一個朋友,就少一個仇人。不是嗎?”

  眾人頓時啞口無言。

  這樣聊天很尷尬。

  成了才趕緊把話題扯回到范式老鏢師身上,說道:“聽說范老爺子只是封鏢,并無退出江湖,哦!范老爺子好像參與了明教江南分舵的內訌,他支持了石女俠。”

  遂想起剛起程的那天早上,安啟其攔住他們,便把呂梁的真相也說了出來。

  石天雨既然身為明教的新任教主,自然聽楊鋒、公孫仁和謝文說起過明教的一些事情,反正教主的信物在他手上,不管別人承認不承認,自己都當定這個教主了。

  只是現在沒那閑功夫處理這些問題。

  于是,石天雨便不吭聲,似乎跟這些人沒有什么好聊的。

  反正志在官場,不缺這幾個武林朋友。

  但對劉森卻是關心的。

  畢竟劉森曾經跟他一起浴血奮戰。

  安兒心情登時黯然,想不到自己竟然被呂梁擺了一刀。

  好在謝文及時趕來洪興鏢局。

  如若不然,后果還真是不堪設想。

  劉森當知安兒的心事,勸慰地說道:“妹子,事情都過去了,以后把眼睛擦亮些。”

  又憐愛地舉起衣袖,為安兒抹試了淚。

  眾人一陣沉默。

  石天雨忽然想起一件事,便對劉森說道:“哦,對了,小弟最近聽說朝廷領兵部尚書銜兼副都御史的遼東經略熊廷弼,為打韃子,欲在京城公招武生作為戰將和隨行侍衛。諸位兄臺,何不趁機報考呢?這可是難得的報效朝廷之舉呀!”

  孔三角興趣來了,終究是七修劍門的大師兄,還是希望自己的師弟劉森能有出息的,便感慨地說道:“孔某也聽說此事了,可是競考武生,除了擂臺賽外,還必須要有保舉人。石兄弟,你想想,我劉師弟有梁來興的舉薦函都入讀不了國子監,哪能競考武生呀?”

  安兒聞言,又挖苦石天雨,說道:“就是嘛。你以為是你呀?咱們可沒你那么多銀子。”

  石天雨一笑,也不怪意,忽然靈光一閃,說道:“哦,小弟有一位學兄,是監生,遼東人氏,他剛被熊大人招入兵部,小弟晚飯后去找找他,看他能否舉薦劉兄?”

  安兒一聽,驚喜地反問:“真的?”

  似乎兄長的前途還有些希望,妙目瞪得圓圓的。

  劉森見石天雨還是一如既往地如此關心自己的前途,心頭感動,感激又感慨地說道:“石兄弟,算了,名利如過眼云煙。其實,咱們對你有些誤會,江湖上也對你有些謠言。

  但愚兄看得出,你是熱心腸。將來,如果你能當官,如果你還能到遼東去打韃子,劉某也甘愿前往,再和你并肩浴血奮戰,一起收復失土。”

  謝海庭心服口服地說道:“對不起,石兄弟,咱們以前對您有些誤會。”

  “他會真的出面為哥的事情奔走嗎?”安兒怔怔出神地望著石天雨,心緒很復雜。

  石天雨明白大家對他入讀國子監的事情有些誤會,畢竟都是梁來興舉薦,而劉森卻沒能入讀國子監,便解釋說:“石某并不在乎別人在背后說我什么?我只想將來能為官一任,造福一方。

  不瞞大伙,我入讀國子監,是由萬歲爺朱批的。梁來興的舉薦函,只是敲門磚。但路要怎么走,還要費很多心思。”

  坦誠地倒出內心的苦水。

  哦,原來如此。

  眾人這才明白整件事確實是誤會石天雨了。

  謝海庭他們聽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正直,難怪謝文這樣的好漢也為他折服。

  石天雨把自己即使不能舉薦劉森的后路也想好了。

  也沒有忘記自己在崔府聽到的一幕。

  知道朝中大臣爭斗很激烈,心里隱隱感覺到,可能暫時還會是奸臣一派勝算大些。

  為避免以后大伙都說他出力不夠,便說道:“舉薦劉兄參考武生之事,小弟會去疏通。但是,小弟不能保證你們所有人都能參加。

  因為朝廷官員分為幾派,熊大人屬于很正直的一派。

  不是每位官員舉薦的人,他都會接收的。”

  眾人皆是點了點頭,很認可石天雨的想法和說法。

  謝海庭倒是善解人意,對石天雨說道:“石兄弟,你若能舉薦劉兄,那就為咱們洪興鏢局爭光了。至于咱們師兄弟幾個,身為驚雷劍門弟子,得先請示師父,現今路途遙遠,來不及了。劉兄雖然是洪興鏢局的,但他不是驚雷門下弟子,他自己可以作主。”

  陸建功、成了才、安志君三人,想到又要與安兒分開,不由黯然神傷。

  但大師兄發話,也只能聽命。

  劉森聞言,感覺謝海庭言之有理。

  這么重大的事情,哪能不先稟告師父呢?

  于是,劉森對石天雨說道:“石兄弟,劉某也得稟過師父,此事,咱們聊聊就算了。”

  孔三角在關鍵之時,盡顯大師兄的英雄本色,很有擔當地說道:“機會難得,萬事有愚兄擔當。好兄弟,這不僅是為鏢局爭光,而且也是為師門爭光,為江南武林爭光。現今金兵入侵,國難當頭,正是報國之時。”

  鼓勵劉森參與武生競考。

  謝海庭翹指稱贊孔三角,說道:“啄木鳥不僅劍法好,看事情也入木三分。高見!”

  劉森感動的熱淚盈眶,一陣哽咽,說不出話來,緊緊地握著孔三角的手。

  沈永世心道:我與孔三角、劉森二人從小一起長大,他們那么有志氣,我為何就這么沒用呢?難怪安兒瞧不起我?鏟除游龍匪幫的英雄壯舉,我不也有份嗎?

  于是恍然大悟,真誠地拉起劉森的手,說道:“劉兄,小弟支持你,如果有什么事,小弟求師父向妙悟真人說情。”

  終于說了一回人話。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