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62.仙丹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262章  石天雨隨后向梁來興和黃澄澄報上真名:小民不是舒志,而是曾在遼西當過總兵和廣寧知府的石天雨!

  梁來興和黃澄澄頓時瞠目結舌,久久反應不過來。

  待他們回過神來,趕緊抱拳拱手,躬身向石天雨行禮,口口聲聲皆稱石將軍,甚是恭敬。

  如此,整件事就辦成了。

  且說梁來興審判游龍幫匪后,驅散黎民百姓和普通差役,便笑臉相請石天雨、黃澄澄、成正福、馬靈桃、唐美玲、蘇醒、郭先光進府。

  這讓蘇醒和郭先光感覺臉上特別有光。

  蘇醒跟著劉叢,幾時見過這種場面,連知府也得躬身相請石天雨。

  之前的主子劉叢當推官之后,有時候想見知府戴坤都難。

  劉叢當知縣的時候,因為膽子小,事事上報,不敢決斷。

  蘇醒為此受了不少的冤枉氣。

  而郭先光不過是一個馬夫,現在竟然也能獲得知府的隆重邀請,不由激動淚流,感覺這是郭家八代先祖修來的福分,才有今天之榮光。

  梁來興又讓劉森等人先行回張府,聽候調遣。

  讓張海、推官領著七品以下官差連夜擬寫公文、張貼贊揚石天雨的告示。

  看來,張海也很命苦,身為同知,僅比知府差半個品級,但在知府面前,卻猶如一個小屁孩那樣,只有乖乖聽話的份。同時也說明,梁來興平素很強勢,說一不二。

  石天雨隨梁來興走進內堂,便拿出十顆難聞的、石天雨獨家秘制的“狗屎丸”遞與黃澄澄,說道:“黃老爺,給您解毒丸,每天吃一顆。”

  黃澄澄接過,感覺氣味十分難聞,一手接過狗屎丸,又一手捂著鼻子,說了一句:“好臭!”

  身旁的人紛紛伸手捂著鼻子,紛紛閃遠些。

  石天雨也覺得很好笑,但忍住不敢笑,又既好言相勸,還語帶恐嚇地說道:“黃老爺,這種解藥是采用多種藥材,是我拜托武當山上的仙師煉制而成的仙丹,肯定會有些味道。

  仙丹嘛,放了那么多西域蟲草、百毒冰蟾、千年首烏、遼東人參、天池的乾坤圣水等等無比名貴的滋補排毒的藥物,能不會有些味道嗎?

  您讓人取水服下吧,既能排毒解毒,多服還有利于身體健康長壽。

  我告訴您,吃完這十顆仙丹,您至少可以活到一百五十歲。

  將來,您老人家會很感謝我。

  而且,您吃完這十顆丹藥,再娶十門妻妾,身體都沒問題。如果您不相信的話,可以派人給武當山上的云龍道長送信,問問我的這些丹藥是不是在武當山上煉制的?”

  黃澄澄聽說天下有名的武當山云龍道長可以做證,不由頻頻點頭,喜出望外,喜不自勝,激動的熱淚盈眶,收起藥丸,躬身向石天雨道謝。

  梁來興見黃澄澄得到“解藥”了,急忙問石天雨:“石將軍,本官的解藥呢?”

  眾人愕然地望著梁來興、黃澄澄和石天雨,均是不明白什么意思:怎么回事?知府和通判都中毒了?什么時候的事?為什么會中毒呀?

  石將軍還是一個郎中,還會醫病救人?奇了!怪了!

  石天雨這才想起自己把所有的“狗屎丸”都給黃澄澄了,便急中生智,改口說道:“梁大人,您們的病情不一樣,小民會運功為您排毒的。晚飯后,找間靜室,我運功為您排毒。”

  梁來興恍然大悟,點了點頭。

  但是,誰不想健康長壽呀?

  所以,梁來興也很向往石天雨給黃澄澄的仙丹,便又躬身說道:“石將軍,您住的地方還有這些丹藥嗎?能否給本官一些?本官最近身體不太好,妻妾皆都意見很大。”

  眾人急急伸手捂嘴,生怕笑出聲來。

  石天雨含笑說:“這個沒問題。稍后,我讓馬夫去武當山上找云龍道長再要一些,然后送給您。”梁來興急急躬身向石天雨道謝,但是,急于求成,又伸手向黃澄澄要了兩顆。

  黃澄澄不敢不給,但是心有不甘。

  暗道:少了兩顆丹藥,不等于減少了自己二十年的壽命嗎?老子原本可以活到一百五十歲,瞬間又只剩活到一百三十歲了。不行,我得搶先服用。

  梁來興肯定還會向我要這些仙丹的。

  不然,待會石將軍離去,梁來興讓我把所有的仙丹都給他,怎么辦?

  不行不行!我得先服用一顆再說。

  黃澄澄生怕梁來興再向自己要丹藥,便走出去,向丫鬟要來一碗溫水,捏著鼻子,強忍著難聞的氣味,取出一顆“狗屎丸”,含進嘴里,又喝了一口水,用溫水送服。

  仰頭將狗屎丸吞下去之后,還真是感覺精神一振,心道仙丹就是仙丹,作用蠻大的,效果蠻好的。便又回來,躬身拱手,連連向石天雨道謝。

  誰要是想著自己能活到一百五十歲,誰都會精神大振。

  這就是精神鼓勵法!

  說白了,就是心理作用。

  精神大振之后,自然中氣充沛,精力十足,渾身帶勁。

  石天雨獨門秘制的狗屎丸,一樣可以讓黃澄澄提神醒腦,精神大振。

  梁來興看到黃澄澄吃完“仙丹”之后,果然精神大振,心里越是向往這種“仙丹”,又問石天雨,稍后送“仙丹”來的時候,能不能多送點?

  石天雨說道:“沒問題!二十顆!”

  梁來興激動的蹦跳起來,狂喜地說道:“太好了!”

  隨后隆重宴請石天雨等人。

  眾人看到黃澄澄瞬間精神大振,都感覺石天雨的仙丹太神奇了,都想向石天雨索要一些服用。

  但也不敢在這個場合吭聲。

  畢竟知府大人在此。

  晚飯后,梁來興和黃澄澄相送石天雨出府,甚是依依不舍。尤其是梁來興,送石天雨走出五百步遠之后,看到石天雨上了馬車,便趕緊小跑回去,服用“仙丹”。

  之后也是精神大振,又讓黃澄澄再多給他兩顆。

  黃澄澄無奈地的又拿出兩顆“仙丹”給梁來興,然后心情郁郁的回府。

  星月輝映,夜空湛藍。

  湖濱客棧里。

  二樓的一間上房,

  石天雨和唐美玲恩愛一番,便沉沉睡去。

  “咚!”

  房門響了。

  唐美玲奮力掀翻趴在她身上睡覺的石天雨,驚問一句:“誰呀?”房門外響起了馬夫郭先光急促的聲音:“夫人,是我,郭先光,要壞事了。公子爺呢?”

  石天雨這才醒過來,起身披衣。

  唐美玲此時清晰地看到了石天雨背部的一幅藏寶圖。

  石天雨披衣穿衣而起,推門而出,反手關上房門。

  郭先光氣喘吁吁,壓低聲音把無意間聽到的事情向石天雨稟報:“公子,大事不好,小人回張府拿些您用的文房四寶,不經意間聽到沈永世拿著一張什么畫像的,指證您是什么天下武盟的通緝犯,并且,沈永世不知什么時候偷偷的溜走了。

  大事不妙啊!

  劉森和安兒兄妹,孔三角等人四處查找沈永世的下落,卻發現丐幫江南分舵的人在盯梢。

  而且,張府四周都是乞丐。現在,咱們客棧也被無數的乞丐圍住了。公子爺,怎么辦呀?”

  石天雨很是淡定地反問:“劉森他們傷著沒有?”

  唐美玲穿好衣服出來,甚是嫵媚動人,剛剛成為少婦,顯得特別嬌美。

  不過,唐美玲但聽此言,卻是倒吸一口涼氣,“蹬蹬蹬”的連退數步,差點坐倒在地上。

  馬夫見唐美玲嚇成這樣,便也有些戰戰兢兢的,顫聲說道:“劉森等人與丐幫什么歐陽臺舵主是認識的,他們沒有動手。姓歐的只勸他們回張府,稱已經飛鴿傳書,等候西北石馬莊的人來杭城查清楚什么事情后再說。”

  石天雨但聽劉森沒有受到傷害,便更是鎮定,又不是不熟悉那些武林中人。

  又問:“大叔,您說說,您來此,丐幫中人是否知道?”

  郭先光見石天雨如此淡定,便也鎮定下來,又說道:“丐幫中人是在張府前門勸阻劉森的,小人是聽到情況不妙,便從后門溜出來,當時四下無人。不過,現在湖濱客棧附近到處有人影晃動。幸好,小人托公子爺的福,穿的衣服都是上等的綾羅綢緞,那些乞丐應該不會懷疑小人是公子爺的馬夫而且是回來報訊的。”

  唐美玲甚是緊張地伸手,攬住了石天雨。

  石天雨反手攬過唐美玲入懷,低聲對唐美玲說道:“沒事,我會保護您的。誰敢碰我的女人,老子就滅了他。玲兒,放心吧,有我在,您不會受到傷害的。打仗嘛,當世沒什么人是我的對手!我肯定是戰神,放心吧!我可是威震遼西的名將。”

  為了安慰唐美玲,也不得不自己吹噓幾下。

  唐美玲燦笑出聲:“呵呵,您就吹吧!”

  話是如此,卻自信多了。

  石天雨又向郭先光授計,低聲說道:“這樣,您去找成正福,讓他領著捕快,高舉火把去張府正門查那些乞丐。張府附近的乞丐看到成正福領著捕快來了,肯定會閃開。

  然后,您擇機溜回張府,讓安兒姑娘和孔三角繼續待在張府,牽制丐幫和江南武林中人,然后您領劉森悄悄的到湖濱客棧來,再讓成正福領著捕快來查湖濱客棧,如此,圍在湖濱客棧四周的乞丐就會走開。

  您下樓的時候,順便叫醒蘇醒,讓蘇醒找掌柜和店小二,幫我們準備大量的生鮮蔬菜和肉類食材,用幾個大袋子扎好,放到咱們的馬車里。

  待會,您和劉森來到,成正福帶著捕快來查查湖濱客棧,驅趕開那些乞丐,如此,我們便可乘馬車出城。”

  “諾!”郭先光躬身應令而去。

  石天雨攬著唐美玲回房,關上房門。

  唐美玲松開石天雨,扶著石天雨坐在落地大銅鏡面前,為石天雨梳妝,又含笑問:“您的計策行嗎?”笑的時候,一雙朱唇,甚是迷人。

  能引發無數男人無邊的幻想。

  石天雨含笑說:“肯定行!我扶持成正福當官,便是偶爾可以為我所用。在此之前,我已經料到了。既然邀請了一些武林中人參與剿匪,武林之中的一些土鱉自然會想我的藏寶圖,擇機聯絡其他武林中人來圍殺我?”

  唐美玲驚叫一聲:“藏寶圖?什么意思?”

  石天雨“嗯”了一聲,隨即除衣。

  讓唐美玲看看他背部的那幅刺繡在皮膚上的藏寶圖。

  唐美玲又是一驚叫一聲,用纖指輕撫石天雨背部凹凸不平的那幅皮膚藏寶圖,又憐愛地說道:“相公,這就是您說的藏寶圖?怎么能刺在您的皮膚上?不疼嗎?”

  石天雨穿回衣服,說道:“我小時候不懂事,感覺背上凹凸不平的,以為別人也一樣。

  后來長大了,有人說我背上有幅圖,再后來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我背部有幅圖。

  漸漸的,武林中人便說這是一幅明教的藏寶圖。

  然后,很多人都想要我的命,剝我的皮,搶我的圖。但是,我到現在也沒看過這幅圖。可是,整個武林都傳遍了,都說這是一幅明教的藏寶圖。

  奇怪,就我一個人不知道了。”

  唐美玲幽幽地說道:“這是一幅刺繡圖,這一流的刺繡功夫應是江南一帶的人幫您刺繡上去的。咦,您當時被刺繡的時候,沒有感覺到痛嗎?您比岳飛堅強?您說您被刺繡的時候,您還是不懂事的小孩。您沒哭嗎?”

  石天雨愕然反問,又自問作答,又不時的肯定,又不時的否定,說道:“江南一帶的刺繡功夫?也就是說我爹娘可能就是江南一帶的人?想不到我在這邊弄個新戶籍,竟然還真有可能的因我是真的江南人氏。

  刺繡這幅圖的時候,我爹娘肯定知道。要么還是我母親親手刺繡上去的。也有可能經過我父母商量之后,請人刺繡上去的。但是,我不明白的是,我爹娘既然把藏寶圖刺繡到我的背部上,為什么一直不告訴我呢?

  為什么一直都不叮囑我要小心點,別讓人看到呢?難道我爹娘不是我的親生爹娘,而讓武林來圍殺我,也是我的爹娘挖的陷阱?一個巨大的陰謀?

  看來,我不能焦急著離開江南,得多去會會一些江湖中人,看看能不能查到我身世的一些蛛絲馬跡,解開這個謎。不然,這個謎困在我內心,始終讓我不舒服。總會有些時候,讓我睡不著覺。”

  唐美玲幫石天雨梳妝,又羞澀地問道:“那令尊?哦,不,家翁是哪里的口音?”

  又讓石天雨回憶往事。

  石天雨一拍大腿,回憶起了往事,驀然又想通了一些事情,驚喜地說道:“什么?對呀!爹的口音較為復雜,有時說四川話,有時說江南的儂語,有時候又說京腔。

  我娘嘛,屬于遼東口音,因為她以前是天池神水宮的宮女,因為長得漂亮,被譽為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女,武功又高,所以,神水宮讓她當宮主,她不肯,就逃跑出來。

  但是,因為我在雒陽長大,我說的是純正的雒陽話。

  哦,不對,我現在又明白很多事情了。

  我印象中的娘親,長得很丑,好像也不會武功。而且,我一直都不知道我母親龔思夢竟然是二十年前的武林第一美女。但我現在有些明白了。

  我的父母,肯定向我隱瞞了什么。

  不過,我畢竟是他們的兒子,他們應該不會拿我的性命來開玩笑吧?

  而且,因為我而引發的武林系列大事,都是在我父母被捕之后。

  在他們被捕之前,我一直生活的都很幸福。

  雖然出身寒門,但也是衣食無憂,也有丫鬟仆人伺候。”

  唐美玲感覺石天雨的身世很復雜,無法猜透,久久不語。

  石天雨梳洗一新,又顯得神宇俊朗,又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嗯!看來不必太急著離開杭城,我得在這一帶接觸一下武林中人,看看他們對我背部的刺繡圖有什么想法?

  玲兒,天快亮了,可是您昨夜隨我來回,肯定沒有睡好。

  您再睡會,相公先去助劉森和蘇師爺他們脫險。”

  站起身來,親了唐美玲一下,就要出去。

  唐美玲卻一把拉住石天雨,不讓石天雨離開,很憂慮地說道:“您不陪著玲兒,玲兒可睡不著。另外,殲匪一事,讓石天雨三字已經再次名揚天下,而您背心有藏寶圖之事肯定因為那個沈永世,已經傳遍江南武林,現在丐幫都找上門來,可想而知,您處在很危險之中。”

  石天雨驀然又想起了什么,摟唐美玲入懷,又問:“哦,對了,玲兒,您曾說您是與您的什么白揚哥南下四川尋父,令尊是誰?”

  唐美玲含情帶笑,答非所問:“只要您對我好,我保您榮華富貴。”

  石天雨一驚,松開了唐美玲,滿臉驚愕地反問:“什么?您保我榮華富貴?令尊是川中高層官員?那您為何是遼東口音?不過,官員經常會有交流使用,令尊從遼東過來,到四川為官,也很正常。哦,不對!您之前說您一家人是從遼東逃難過來的。您是在對馬靈桃撒謊呢?還是對我撒謊?”

  唐美玲卻不肯如實相告,伸指刮了刮石天雨的鼻子,嬌媚地說道:“丑媳婦終究要見公婆的。您呀,遲早也是要隨我去見家父的。到時,您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嗎?”

  石天雨無趣地望向窗外。

  晨曦之光已顯,朝霞滿天。

  東方天際紅彤彤的。

  清風徐徐,從窗口外吹進來,涼爽怡人。

  唐美玲隨即更衣,喬扮成翩翩男子。

  “咚!”

  就在此時,有人前來敲門。

  石天雨問了一句:“誰?”

  房門外傳來一聲:“屬下謝文!”

  石天雨微開門縫,閃身而出,順手帶上房門。

  因為唐美玲正在房里更衣。

  “教主…”

  謝文抱拳拱手,躬身見禮,正要說什么。

  卻被石天雨拽著,飄飛而起,瞬間到了七八十米的空中。

  石天雨便松開謝文,低聲責備,說道:“在空中聊天,比較安全。

  您怎么現在才來找我呀?我一到江南,安兒不是馬上就聯絡您了嗎?”

  謝文說道:“對不起!教主!咱們的日月鏢局在荊州開了個分局,也就是敝教的分舵,但不知道什么人泄密。梁木、涂永勝、葛上云、諸水龍、馮金珠這些家伙竟然找上門來,打傷了我們的弟子,燒了咱們的分舵。

  楊左使幸好及時逃跑,公孫獅王則被梁木等人打傷,并且被囚禁在荊州的天元寺里。

  估計等著您上門營救,然后伏擊您。所以,屬下來遲,因為得把情況打探清楚。

  現在,楊左使潛留荊州,喬裝打扮,潛伏在赤壁一帶。”

  石天雨仍然很淡定地說道:“好!我待會就去荊州營救他們。您江南這邊有沒有熟悉的鏢局,通過押鏢的形式,幫我把我的新夫人送到京都去?因為我要入讀國子監。另外,李振海怎么會官復原職,是我姑姑的安排嗎?”

  謝文解釋說:“是的!是紫衫龍王石語嫣的安排。

  李振海服用您從神水宮拿回來的乾坤圣水之后,骨骼恢復正常,武功恢復正常。

  恰好新君繼位,大赦天下,紫衫龍王便讓李振海試探的回皇宮求見萬歲爺,看看是不是真的大赦天下?也為您探出一條路來。

  結果,李振海竟然真的官復原職。

  令人費解的是,萬元康反而被調離了錦衣衛系統,換成了楊有才當錦衣衛指揮使。

  因為遼東戰事緊張,新君即位之后,一方面繼續重用東林讜人,一方面不拘一格降人才,把大量的武功好的人都充實到山海關和遼東戰場上去。

  楊有才出任錦衣衛指揮使之后,也把首戰選擇在遼東戰場,帶著錦衣衛系統的高手,奔赴遼東,為大明軍隊查探軍情,兇狠反腐。

  王化貞麾下將領被楊有才抓了不少。

  楊有才這次可是鐵腕整治軍中腐敗。

  李振海、慕容勝負責保護皇宮。

  乾坤、乾剛、玄冥二老、邵奇聰等高武之人,都跟著楊有才去了遼東。紫衫龍王和魯得出、蔣伙添就留在京都的千拓寺,李振海會隔幾天到千拓寺去會見紫衫龍王。

  秦光頭跟著我來了,就在西湖邊。

  因為湖濱客棧被大量的乞丐包圍,所以,我就肯定您在這里,恰好您剛才探出窗口觀望,我在空中瞧見您,就飛下來找您稟報相關情況。

  另外,江南的虎威鏢局可為教主一用,總鏢頭乃是形意拳門的掌門人范式。范老爺子很正直很正氣,在江南武林之中很有威信,也不會隨便押鏢,凡鏢必嚴查來路,寧愿不賺錢,也不隨便押那些亂七八糟的鏢。

  您托他押送新夫人,應該沒問題。

  屬下現在去約他,您看在哪里會面合適?”

  石天雨連忙問:“給您半個時辰找到范老爺子,夠嗎?如果夠的話,您讓范老爺子準備好鏢車,到西湖蘇堤上的小拱橋旁的和恒連鎖銀號等我。

  我佯裝去兌換現銀,然后將新夫人、師爺、馬夫托付給范老爺子以押鏢的方式帶到京都去等我。接著,我和秦光頭去荊州天元寺救人。您隨范老爺子去京都,可以隨時監控情況,也可以隨時打探情況,并且把我入讀國子監的消息傳給我姑姑和魯得出、蔣伙添。”

  謝文說道:“好!就半個時辰,我也讓秦光頭在那里等您。不過,天元寺還有兩名高武之人,一個便是被您燒死的明智法師的師弟明尚法師,現在是天元寺的主持,另一個是天元寺的監寺,也是明尚的師弟明仁法師。

  據屬下探知,這兩個老禿驢都已經練成了十足的完整版的無相神功,如果他們合戰您,您可能很危險。屬下看看,能不能請魯得出和蔣伙添也到荊州去配合您決戰明尚和明仁兩個老禿驢。”

  石天雨腦際間掠過之前明智法師旁邊那個老和尚,想想那個老和尚應該便是明尚法師了。

  因為明尚法師也會泛發紫霞氣體,處于半神半人的狀態。

  略一思忖,石天雨便說道:“行,先就這么定吧。到時如何營救公孫獅王,我到荊州之后,使用江湖暗記,聯絡楊左使再商量商量。您先去找范老爺子吧。多給點錢,就不請他吃飯了。”

  “諾!”謝文應令而為,飄身而去。

  石天雨也從空中飄身而下,回到湖濱客棧,回到自己的上房,關好房門,與唐美玲商議此事。

  唐美玲起初不肯,非要和石天雨同行。

  石天雨說武林中人正在發起新一輪對我的圍殺、襲擊、暗殺,萬一您被他們挾持作人質呢?我怎么辦?他們讓我自殺,我就自殺嗎?我自殺了,您怎么辦?

  您不一輩子守生寡嗎?

  唐美玲頓時無語,氣鼓鼓的這才點頭同意。

  然后,石天雨又叫來蘇醒,讓唐美玲對蘇醒說隨虎威鏢局走之事,找個借口,說下樓去看看情況。

  溜到后院馬車里,看看馬車里裝滿了生鮮蔬菜和各種肉類食材,便抬起左手中指,打開系統空間儲物柜,把各種食材扔進系統空間儲物柜里,供應汪靜、玥兒、馬栓等人食用,也順便把嘟嘟送進系統空間儲物柜里,讓嘟嘟回去和哆哆團聚。

  然后,回到二樓上房。

  蘇醒已經同意隨虎威鏢局的鏢車走。

  巴不得了。

  他才不想當石天雨的替罪羊。

  能安全的走,就安全的走。

  石天雨隨即摟著唐美玲,領著蘇醒下樓,吩咐蘇醒到后院坐馬車,等候郭先光回來,屆時駕著馬車到和恒連鎖銀號蘇堤清風店來找他,便摟著唐美玲走出湖濱客棧。

  成正福剛剛帶著捕快驅趕開那些乞丐,此時,正在樓下與捕快聊天,忽然看到石天雨和唐美玲下來,急急躬身行禮,向石天雨請安,說道:“公子爺,早安!”

  石天雨伸手拍拍成正福的肩膀,說道:“老小子,雖然嚇退了那些丐幫弟子,但還得防止他們再次前來鬧事,而且文水山也有可能逃而復返。”

  成正福連忙點頭哈腰地說道:“諾!公子爺走好。”

  石天雨離開湖濱客棧不遠,發現又有些乞丐跟上來。

  唐美玲也發現了那些乞丐,不時側頭看看,轉身看看。

  走過清風橋,發現秦志光已經在等候石天雨了。

  看到石天雨和唐美玲來了,便抱拳拱手,躬身說道:“屬下五行旗秦志光,參見教主,參見教主夫人。”唐美玲駭然驚問:“教主?什么教主?”

  秦志光頓時甚是尷尬。

  原本以為石天雨的夫人也是明教中人。

  現在才明白,泄密了。

  秦志光頓時滿臉通紅,甚是不好意思。

  石天雨側身對唐美玲含笑說:“就是一個虛張聲勢的江湖外號,玩玩的,嚇唬那些江湖中人。這個秦光頭嘛,是雒陽明月樓的大掌柜,在武林中很有名氣的。江湖外號,鐵索橫江。這個鐵索橫江,不僅僅指他武功高強,而且,詭計多端。”

  如此,秦志光更是尷尬,局促不安。

  唐美玲呵呵一笑,朱唇甚是迷人,朝秦志光欠欠身。

  石天雨說道:“秦掌柜的,走,到和恒連鎖銀號清風店去兌換些現銀。”又使用天遁傳音說道:“秦志光,您以后當眾稱呼我為公子爺。切記,再莫當眾稱呼我為教主。”

  “諾!”秦志光應令一聲,手腕套著鐵鏈,在前開路。

  那些乞丐遠遠跟著,卻不敢靠近過來。

  唐美玲挽著石天雨的手臂,不解地問:“咱們進京,不是與劉森他們一起嗎?有何可怕呀?現在又還有這個武功高強的秦掌柜。”

  石天雨伸手捏捏她的下巴,親昵地說道:“傻瓜,您的安全最重要。俗話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您被人挾持作人質,那我怎么辦?那些挾持您的人,讓我自殺,我就自殺,您豈不是一輩子要守生寡?”

  唐美玲甜甜一笑,甚是燦爛,但沒再吭聲了。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