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42.人生最強敵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242章  石天雨剛剛勒馬停下。

  謝文便閃身而出,抱拳拱手,躬身說道:“教主,屬下等您三天了。”

  石天雨趕緊道歉說:“對不起!路途中發生了不少事情,給耽擱了。”

  謝文毫無怨言地說:“有些事情,屬下都聽說了。都是因為有人暗中挖坑,不斷的給教主制造麻煩。哦,對了,屬下現在給教主介紹火焰寨的情況。火焰寨依山傍水,前面是一個大湖,后面是險山連綿。進入火焰寨,只有兩個途徑。

  一是劃船過湖,但會引發一場大血戰,弄的不好,那些火焰彈會爆炸起來,炸毀整個寨子,敵我雙方同歸于盡。

  二是翻山越嶺,從背后的峰頂上再跑下來,潛入山寨。但也很危險,因為火焰寨布了很多暗哨,暗地里不知埋了多少的火焰箭機關,一旦觸發機關,火焰箭射來,一樣尸骨無存。

  所以,無論通過哪個途徑,均是避不開火焰寨的暗哨暗箭。

  多年來,錦衣衛圍捕火焰寨都沒有成功。”

  石天雨含笑說:“咱們倆的輕功路數一樣。您能夠查清火焰寨的情況,我自然也能進入火焰寨。您留下看護馬匹和嘟嘟、哆哆,我現在進火焰寨去拿火焰彈和火箭焰。”

  謝文急急說道:“屬下陪您去吧,可以幫您多拿一些。”

  石天雨含笑說:“不用!您看護好嘟嘟和哆哆以及寶馬,無論多少東西,我都可以拿過來。因為我會隱身神功和擒龍功。今晚,我不只是為您拿幾十顆火焰彈的,而是要搬空火焰寨的所有的火焰彈和火焰箭。孫寶椿答應我的事,必須辦到。”

  謝文這才恍然大悟,想想還真是如此。

  至今也沒見汪靜、玥兒和張慧及馬夫。

  心想教主的隱身神功真厲害,竟然能把玥兒她們隱藏那么久。

  系統空間儲物柜的事,謝文不可能知道。

  除非石天雨或者馬夫等人親口告訴他。

  石天雨隨即雙足一點,飛竄出林,施展飛絮輕煙功,凌空高飛,掠過火焰寨前的巨湖,又凌空瞬移,不停的凌空瞬移,以此觀察火焰寨的情況。

  火焰寨里,燈火通明,刀劍炫耀。

  無數壯漢握刀持劍,或站崗,或巡邏。

  均是刀出鞘,如臨大敵一般。

  沒錯!

  自從孫寶椿被石天雨抓捕過一次,孫寶椿回到火焰寨便是如此,令寨匪輪流巡邏,夜晚不熄燈,并設置無數的明哨和暗哨以及機關暗箭。

  每個哨口均是雙崗雙哨,以此加強安保。

  又加強了火焰彈和火焰箭的制作,生產了無數的火焰彈和火焰箭,生怕石天雨會率部偷襲而來,以便用這些火焰彈和火焰箭對付石天雨及其麾下將士。

  孫寶椿料定,如果石天雨要來搶這些火焰彈和火焰箭,必定會帶些將士過來,要么翻山越嶺而來,要么攻打寨前的巨湖上的寨匪,奪取船只,劃船而來。

  只要石天雨敢率部而來,孫寶椿就用無數的火焰彈炸死石天雨及其所部,或者用火焰箭燒死石天雨及其所部。

  因為石天雨一個人扛不走無數的火焰彈和火焰箭。

  所以,石天雨必須帶領很多人而來。

  但是,孫寶椿失算了。

  因為石天雨是有系統空間儲物柜的人。

  此時,在火焰寨上空的石天雨不時的凌空瞬移,觀察地面情況一會,飄身于火焰寨之后,揚指隔空點穴,定住了一名彪形大漢的身子,封住了此人的“章門穴”。

  探手將此人拖入草叢中,剝下其身上的衣服,換穿在自己的身上,又將自己的這身衣服,放回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然后,又用很辣的點穴法,拷問此人:火焰寨的倉庫在哪里?

  那人頓時渾身如被螞蟻爬行,猶如被毒蛇咬噬,急急跪地求饒,但是,說不出話來。

  石天雨伸手疾點對方的“天池穴”和“中府穴”,解開他的穴道。

  那人身上的螞蟻忽然不見了,也沒有毒蛇咬他了。

  雖然渾身仍然很癢,也伸手渾身的撓癢癢,還渾身大汗的喘著粗氣。

  但畢竟對比此前稍為舒服些了。

  便戰戰兢兢的低聲說出倉庫的位置。

  這個倉庫就在石天雨背后不遠處的大山洞里。

  因為涉及到火藥。

  所以,必須把生產出來的火焰彈和火焰箭全部放進山洞里。

  免得發生什么事故時,把整個匪寨都炸毀了。

  那人還告訴石天雨,山洞大門前的上下左右,皆有明哨和暗哨。

  大門是一扇極其厚重的鐵門,有秘密機關。

  只有寨主孫寶椿才能找到機關,才能打開厚重的大鐵門,才能進去取火焰彈和火焰箭。

  至于山洞里面,因為危險,所以,里面沒有任何人。

  石天雨掏出一只金元寶,塞給那人,伸手拍拍他的臉,低聲說:“老兄,你待會睡醒之后,就逃跑吧。不然,孫寶椿不會放過你的。”

  那人手捧一只這么大的金元寶,頓時渾身發抖,激動的熱淚盈眶,趴在地上給石天雨磕頭說:“謝謝爺爺!有了這只這么大的金元寶,小人生活有著落了,還當什么匪?謝謝爺爺給我重生的機會!爺爺尊姓大名?小人將來必報大恩!”

  石天雨頓時滿臉發熱發燙,實在不好意思。

  想想自己才十七歲,便被人家喊爺爺了。

  便低聲說:“你躺會,半個時辰后醒來,就逃跑吧。”

  便疾手點了此人的“京門穴”,又將此人拖進草叢里。

  然后,石天雨走了幾步,偵察情況,發現自己沒被人識破,便忽然飛身而起,凌空瞬移,來到山洞前,使用擒龍功,往地面上虛空一抓又往山頂上一甩。

  接著不停地使用擒龍功,不停地往山頂上一甩。

  那些明哨也好,暗哨也罷,紛紛莫名其妙的騰空而起,并被無數的黑霧巨龍吐出的天蠶絲圈住卷住絞碎,血水瞬間被高溫蒸發干凈。

  只剩下一些皮肉和碎骨散落在山巔上。

  石天雨來到洞門前,雙掌對著厚重的大鐵門一飄一引。

  厚重達數千斤的大鐵門在石天雨的龍象般若功和移接玉神技的催動和飄引下,自動打開。

  山洞里面,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

  但這是對別人而言。

  石天雨走進山洞里,憑著自己會泛白光的夜視眼,看到了無數的堆積如一座座小山般的并被一只只木箱裝好的火焰彈和火焰箭。

  他打開幾只箱子來看看,確認無誤之后,心頭大喜,便抬起左手,對著中指瞟了一眼。

  系統空間儲物柜浮現在石天雨眼前。

  石天雨看到汪靜、玥兒、張慧在練武。

  馬夫坐在石桌旁含笑地望著汪靜等人在研討武功,悠然自得,樂在其中。

  仿佛是一個老人家慈祥的在看著眼前的一群孫女在玩耍。

  石天雨遂舉起手指,移動畫面,看看倉庫里有沒有空位,發現又多了許多紅衣大炮和彈藥,便又劃動手指,移動畫面,再找一間大房,微蹲身子,左掌下斜,右掌上舉,運起神功,將無數箱的火焰彈和火焰箭搬到系統空間儲物柜的一間大房里里。

  無數箱子順著他的左掌上移,移動到他的右掌,輸送到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他把整個山洞的火焰彈和火焰箭全部搬空,又發現在原來的火焰彈和火焰箭的箱子下面,還有一個地窖,便使用移接玉神技,將地窖的大鐵門移開。

  石天雨發現地窖浩大,里面藏著孫寶椿數十年搶來的無數的金銀珠寶和金磚,便又運起神功,將這些金銀珠寶和金磚,全部搬到他的系統空間儲物柜里。

  心想:這個孫寶椿真是歹毒,把金銀珠寶和金磚都放在無數箱的火焰彈和火焰箭下面的地窖里。如此,誰若敢亂動這個秘密地窖,誰若敢亂動地窖里的金銀珠寶和金磚,稍有不慎,便會被炸得尸骨無存。若我沒有上天賜給我的這個系統空間儲物柜,搬運火焰彈和火焰箭、金銀珠寶,也很危險,也有可能會被炸死在山洞里。

  然后,石天雨再認真檢查一遍,發現確實沒有什么可以值得留戀的東西,便又使用移接玉神技,將地窖的厚重鐵門關上。

  轉身走出山洞,再使用移接玉神技,關閉厚重的鐵門,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施展飛絮輕煙功,掠過巨湖,飛回了樹林里,飄身而落。

  謝文急忙關問:“教主,火焰彈呢?”

  石天雨一笑,取下自己的一只鹿皮袋,從中抓了十余顆火焰彈出來,放進另一只鹿皮袋里。

  然后,將手中的這只鹿皮袋遞與謝文說:“孫寶椿這老小子生產了至少有三十萬箱的火焰彈,有上百萬枝火焰箭,但全被我搬走了。

  我也將那些火焰彈和火焰箭全藏好了。

  以后打仗,咱們都不用愁了。

  孫寶椿這老小子對咱們明教貢獻很大呀!

  哦,對了,這只袋子里的火焰彈大概有三四十顆,夠您用一陣子了,以后要根據實際情況使用,不必要每次都扔好幾顆。確實遇到高武之人,才扔好幾顆。

  對付一般的武林中人,扔一顆也夠他們受的。”

  謝文伸手接過鹿皮袋,激動無限,熱淚盈眶,顫聲說:“諾!屬下已經有使用火焰彈的經驗了,以前剛開始的時候不懂。隨便一扔就十幾顆,太浪費了,也對不起孫寶椿這老小子費那么大勁造出這么多的火焰彈和火焰箭。”

  石天雨又從另一只鹿皮袋里取出一只金元寶和幾錠銀錠,塞給謝文說:“現在,您去聯絡楊鋒和公孫仁,看看咱們明教的分舵建設好了沒有?

  如果聯絡上了,了解情況了,您就北上找我姑姑,看看李振海的傷好了些沒有?

  現在,我徹底是朝廷欽定的通緝犯了。

  但是,無論前路如何艱難,我都要去四川一趟,找到移宮,救出盈雅郡主。

  所以,如果李振海傷好了,您讓我姑姑他們到移宮來接應我。

  此番前行,生死難料。

  您轉告我姑姑,如果我不幸戰死在移宮,請她代任教主之位,務必找到我父母下落。”

  “諾!”謝文難過地應令而去,凌空灑下了難過的淚水。

  樹林里,安靜下來。

  石天雨便抱起嘟嘟和哆哆,飛身上馬,策馬離去,南下四川,尋找移宮到底在哪里?

  跑出幾十余里路,便勒馬停下,牽馬來到一個小鎮上,找到一家客棧,敲開大門。

  掌柜的,睡眼惺忪的開門出來。

  石天雨不待他說話,便掏出一錠銀子塞給掌柜說:“掌柜的,幫我開三間上房,給我的寶馬喂些上好的草料,弄些飯菜送到我的房間里來,給我提些熱水到房里來。不用找兌銀子,剩下的都送給您。”掌柜的見錢眼開,趕緊點頭哈腰,應令而去。

  石天雨便抬起左手中指。

  系統空間儲物柜隨即浮現在石天雨面前。

  石天雨舉手劃動畫面,找到汪靜,發現她正準備休息,便對著畫面說:“靜兒,回地面來吧!您和玥兒、張慧、馬大叔都坐到馬車里去。”

  汪靜隨即歡天喜地去找玥兒等人。

  然后她們一起坐上馬車。

  石天雨伸手將馬車拽到地面上來。

  咴咴!

  一陣馬蹄聲響。

  馬夫如夢似幻的駕著馬車,落在客棧門前。

  “相公!哥哥!公子!”

  汪靜、玥兒、張慧激動落淚,泣聲而喊,紛紛抱住了石天雨。

  玥兒跳到了石天雨的背部上,雙手摟住了石天雨的脖子。

  石天雨抱兩個,背一個,走進客棧,走上樓去。

  放下她們三個,又從鹿皮袋里掏出一些火焰彈,分別塞給汪靜和玥兒、張慧,低聲說:“如果有人襲擊您們,就扔出火焰彈,炸死他們。不必管他們是誰,只要他們敢襲擊您們,就扔火焰彈,視情況扔多少顆。玥兒,您會用,您教教兩個姐姐和馬大叔。我先去沐浴更衣。”

  “諾!”玥兒躬身應令。

  眾人被逗得大笑起來,便隨玥兒去她和張慧的房間。

  然后又叫來馬夫,也分給馬夫一些。

  玥兒又教他們如何使用。

  石天雨則去沐浴更衣。

  半個時辰后,掌柜看在錢的份上,不辭勞苦的端上新煮的飯菜。

  眾人圍在一起,快樂地吃著宵夜。

  嘟嘟和哆哆也啃了好多骨頭,都撐的飽飽的。

  然后,各自安歇。

  石天雨和汪靜則是久旱逢甘雨,恩愛了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

  直到天亮時分,才迷迷糊糊的入睡。

  翌日正午,石天雨和汪靜這才醒來。

  玥兒端著洗臉水,走進石天雨的房間,疑惑地問:“哥哥,您一個人睡的時候,很早起來的。怎么和靜兒姐姐睡的時候,就起來那么晚?”

  這小家伙好奇,問的也特別奇葩。

  汪靜頓時俏臉通紅,羞澀地把臉浸泡在水里,都不敢抬頭。

  石天雨急忙解釋說:“哥哥昨晚沒怎么睡,因為哥哥要做功課,要看書。”

  玥兒點了點頭說:“哦,我懂了,哥哥是在看那本《明教傳奇》,好了,我先去安排飯菜,哥哥快點洗漱。”

  說罷,便蹦蹦跳跳的跑開了。

  此時,張慧這才滿臉通紅的端著洗臉水進來。

  她已經偷聽到玥兒和石天雨的對話了,豈能不臉紅?

  因為張慧不同。

  張慧長大了,懂得男女之情了。

  她也心想:公子何時納我為妾?

  這輩子,我就跟著公子了。

  午飯時,掌柜的領著幾個店小二,端著飯菜到石天雨的房間來。

  石天雨讓掌柜的準備多一些鹽油醬醋米和一些生鮮的蔬菜及各種肉類,打好包,準備帶走。

  又掏出一錠銀子扔給掌柜的。

  掌柜的和幾名店小二歡天喜地而去。

  今天真是遇上大財主了,好生意。

  玥兒說:“哥哥,要帶走那么多的食材干什么?到處不是有小鎮嗎?不都有客棧和飯店嗎?”

  石天雨含笑說:“哥哥是南下四川移宮救人,救朱盈雅郡主,她是我的大恩人,沒有她的幫助,哥哥以前當不了遼西總兵和廣寧知府。

  一路艱險,您們還是回空間去生活吧,那樣無憂無慮,也不用我分心分神。

  每天晚上,我都接您們回來地面。

  當然,這還要視情況,如有危險,您們就在空間里生活一陣子。

  如無危險,我天天晚上接您們回來團聚。”

  玥兒天真地說:“我有火焰彈呀?哪個惡人敢靠近我?”

  不舍得離開石天雨,不愿意離開石天雨。

  汪靜和張慧都是丫鬟出身的,聽令慣了,不像玥兒,這幾年過的仿佛是公主似的。

  于是,汪靜急忙勸說玥兒:“玥兒,姐姐喜歡在空中生活,那里多好呀!咱們該吃就吃,該睡就睡,該玩就玩,練練武,看看書,生活很平靜,多好呀!”

  張慧急忙也說:“我也喜歡空間,可以看看書,教玥兒認字和算術。”

  兩個姐姐雖然如此勸說,但玥兒不肯,哭鬧起來,哭喊著就是要跟著哥哥走。

  石天雨無奈,只好答應讓玥兒跟著他走。

  玥兒這才破涕而笑。

  不一會,掌柜的和幾名店小二又不辭勞苦的將很多食材打了好幾大袋,放進石天雨在后院的馬車里。午飯后,玥兒、汪靜、張慧和馬夫一起坐到馬車上。

  石天雨抬起左手中指。

  系統空間儲物柜便浮現在他眼前。

  石天雨從系統空間儲物柜里又抓起一些火焰彈,分別塞給汪靜、張慧、玥兒和馬夫。

  路上太危險了,拖家帶小的,真不容易,得做足防備。

  然后,石天雨抱起哆哆和嘟嘟,躍上爪黃飛電,策馬而去,繼續南下,前往移宮。

  當天倒是平靜,累了住店,餓了上小鎮的飯店。

  這晚剛踏入川境,前不著店,后不著村的。

  石天雨只好領著一家人夜宿山林,支起鍋盆。

  讓嘟嘟和哆哆陪著馬夫去收拾些枯柴過來。

  待枯柴堆好,石天雨驀然一掌拍出。

  一把火焰刀擊在一堆枯柴上,頓時著火。

  馬夫瞠目結舌,嚇得跌坐在草地上。

  玥兒蹦蹦跳跳的拍手叫好:“哥哥好棒!我也要學火焰功,不用帶火折子,也不用帶燃火石,呵呵,真好!這樣子才是神仙生活。”

  就在此時,嘟嘟和哆哆同時吠叫起來。

  石天雨急忙說道:“您們幾個,快背靠背的在一起,拿火焰彈出來,拿團塞住耳朵,快!”

  說話間,無數黑影飄身而來,團團圍住了石天雨和玥兒等人及馬車。

  心系家人安危,石天雨不得不低頭,隨即抱拳拱手,團團作楫說:“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請諸位不要到我家人這里來湊熱鬧!”

  涂永勝閃身而出,手握大烏光閃閃的鐵扇并一攏鐵扇,指著石天雨說:“那伱又來湊什么熱鬧?竟然為了一個不相識的晉遠鏢局,打死我們那么多弟兄。你現在才知道慫了?小子,識相的,把女的留下,涂某可以放你一條生路,否則,眼前的這堆火就是給你燒尸體用的。”

  此時,一名黑衣大漢閃身而出,也是手握烏光大鐵扇。

  涂永勝急忙閃身一旁,并對石天雨說:“小子,這是我們幫主葛上云,聽說過他的大名嗎?”

  葛上云年約四十,高大威猛,皮膚黝黑,雙目炯炯,走路帶風,一看就知道是內外兼收之人,而且,能當上在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鐵扇幫的幫主,自然武功非凡。

  其天罡鐵扇點穴法,已經響名武林二十余年。

  他現在要的就不只是汪靜和張慧、玥兒幾個女子,而是攏扇指著石天雨說:“石天雨,武林的通緝犯,朝廷的通緝犯。把藏寶圖交出來吧!以后,敝幫可以收留你這個喪家之犬。”

  玥兒大怒,揚手指著葛上云罵道:“你胡說,我哥哥可是威震遼西的名將,愛民如子的廣寧知府。瞧你人模狗樣的,真不是東西。別以為我怕你,滾!”

  夠霸氣的。

  但她就是一個小女孩,說這樣的話,把鐵扇幫的匪徒全惹得哈哈大笑起來。

  葛上云和涂永勝也是捧腹大笑,對玥兒這個小女孩很感興趣。

  即便是敵人,也感覺玥兒很可愛。

  石天雨急使用天遁傳音對玥兒等人說:“玥兒,張慧,汪靜,馬大叔,快用團塞住耳朵。”

  玥兒等人急忙依言照辦。

  張慧和汪靜、馬夫都嚇得渾身哆嗦。

  出身不同,性格不同。

  玥兒以前是討飯的小乞丐,靠的是臉皮厚,才能討到東西吃。

  后面被石天雨寵成了公主,說一不二。

  而張慧、汪靜和馬夫,以前屬于下人,唯令是從,也被主人罵慣了。

  每次主人一罵,她們就得躬身聽訓。

  所以,在石天雨的心里,自然喜歡朱盈雅的高貴氣質,魏雪妍的美貌與智慧,柳如菲的大氣,玥兒的驕橫。

  此時,諸水龍、諸莉莉、龍不平、龔寒星也都閃身而出。

  馮金珠曲著身子,大眼瞪小眼的,爬行著出來。

  盧作先、方忠信最后陪著一位滿臉紅光但身材瘦小的老人出場。

  這位老人便是方騰的師兄,馮金珠的師父明智方丈,練成無相神功完整版的天元寺的主持。

  繼而,一大幫天元寺的和尚各握著銅棍從無數黑衣人中閃身而出。

  敵方的武力陣容甚是強大。

  練成無相神功者,具有瀑布倒卷之力,可以使方圓五百步內天昏地暗,如在沙漠上發生沙塵瀑一般。雖然石天雨不認識明智大師,但是,看到明智大師出來時,身泛紫霞之氣,已經處于半人半仙的狀態,便感覺到了今晚自己和家人正處在極度危險之中。

  不過,以明智大師的身份,自然不會打頭陣。

  也沒有人敢讓明智大師出去打頭陣。

  石天雨主動上前,躬身對明智大師說:“大師,可否放過我的家人,讓我的家人先走?”

  話音剛落。

  葛上云側身對一名黑衣漢使了個眼色。

  這名黑衣大漢年約三十,名叫周善行,但人不如其名,心狠手辣,與黃正明、黃正東是同門師兄弟,驀然一個飛身,施展大力鷹爪手,直撲玥兒和汪靜。

  玥兒、汪靜、張慧、馬夫嚇得急朝凌空撲來的周善行扔出火焰彈。

  瞬間四顆火焰彈炸去。

  轟!周善行猝不及防,凌空而來,凌空被炸得血肉橫飛,尸骨不全,皮毛不存。

  頓時,無數黑衣漢步步后退。

  諸水龍等人紛紛驚叫起來:“火焰彈?”連忙退后數步。

  葛上云大怒,吼道:“有火焰彈又怎么樣?放箭!”

  頓時,無數黑衣人張弓搭箭,射向玥兒、張慧、汪靜、馬夫等人及馬車和爪黃飛電、嘟嘟和哆哆。石天雨急吼一聲:“大師,我先去擋箭!”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凌空雙掌一飄一引。

  又凌空旋轉身子,雙掌一飄一引,不停的如此。

  頓時,無數黑衣漢的箭雨射向黑衣漢。

  無數的黑衣漢放箭之時,忽然轉身,對著身前的黑衣漢放箭。

  無數黑衣漢瞬間莫名其妙的中箭,紛紛慘叫而倒,濺血而亡。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