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32.幕后高人是誰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第232章  頓時,驚動了無數侍衛和太監、宮女戰戰兢兢地跑進他的書房里來。

  石天雨急忙閃身到朱常洛身后去。

  不是怕這些侍衛,而是要與朱常洛和解,爭取獲得重用。

  石天雨入廟堂已經九個月了,當將軍也當了七個月,懂得官場的規矩。

  朱常洛氣得七孔生煙,驀然很失態地大吼一聲:“傳首輔方從哲、大學士劉一燝、吏部尚書周嘉謨、兵科都給事中楊漣、御史左光斗即時起教諸皇子念書識字,告訴他們,朕同意他們的提議,立皇長子朱由校為太子,欽定冊立東宮,擇九月初九日。快!其他人,滾出去,守在房門外,不能讓任何人進來。哦,傳朱由校覲見!即刻!馬上!”

  朱常洛氣瘋了。

  因為石天雨竟然預測到他的死期,太氣人了。

  現在,也不敢把氣撒在石天雨頭上,生怕石天雨會要了他的命。

  他只好把氣撒在皇長子朱由校和其他大臣身上。

  也不管現在是什么時辰。

  說話也有些顛三倒四。

  太監、宮女、侍衛急急躬身退出房門,轉身而去,又關上書房門。

  不過,不管朱常洛何時召見,東林讜人都不會嫌辛苦的,而且還是不辭勞苦。

  他們都希望皇帝能和他們一樣勤政。

  東林讜人的初衷是很好的,是為大明江山著想的。

  朱常洛吼罷,稍稍鎮定了些,又轉身過來。

  石天雨急忙閃身而出,機靈地跪于他旁側,趴在地上說:“請萬歲爺吩咐!末將定當依旨行事,甘為萬歲爺肝腦涂地,赴湯蹈火,舍身赴死的確保大明江山永固。”

  朱常洛怒氣稍息,咬咬牙,說道:“好,石天雨,不管您說的是真是假,朕都要試一試。現在,朕先解除您的通緝犯的身份。待會,朕就讓萬元康傳令天下的錦衣衛,速速飛鴿傳書,撤掉天下城鄉的大街小巷的通緝令。不過,往后,您還是以楚風為名。

  畢竟楚風是威震遼西的名將,愛民如子的廣寧知府。現在,您說說,朕該怎么辦?過幾天,也就是您的日記上說的那個日子。朕該如何處置那些事宜?”

  當了皇帝,自然更怕死。

  姓甚名誰?

  這都不重要。

  姓名只是一個人的代號。

  石天雨終于寬心,隨即同意繼續使用楚風之名,并獻計說:“萬歲爺可暫不近宮中美人,勤快鍛煉身體,尤其是不能飲酒,酒傷肝。

  必要時,可讓慕容勝傳授萬歲爺一些強身健體的武技和拳法套路。

  萬歲爺之后也可以假死,躲在幕后,指揮太子登基為帝,幕后操縱朝政,也可以偷偷喬裝到遼東去看看,暗中經歷一些戰事,積累沙場伐戰經驗。

  還可以到武當山上去修煉,或許將來能成仙呢?皇室不是一直很重視修道煉丹嗎?”

  朱常洛但聽此言,興趣甚高,甚是激動。

  誰不想成仙呀?

  他的上幾代人就經常修仙煉丹,也視武當山為天下第一道教名山,經常派皇室宗親代表皇帝去祭神拜仙并就在武當山上提煉丹藥。

  不過,朱常洛也不解地反問:“為什么讓慕容勝教朕武功?萬元康不是京師第一高手嗎?為什么不可以是萬元康傳授朕武功?您對萬元康有偏見?”

  石天雨急急解釋說:“慕容勝修煉的是嫁衣神功。

  練成嫁衣神功,收發自如,真氣不漏,換筋洗髓重生,必將成為無敵金身。

  而萬元康修煉的則是四照神功,必須是童子身才可以修煉的。

  所以,萬元康至今沒有成親。

  而且,其武技為化骨錦掌,這是一種極為難練的毒功。

  被化骨綿掌擊中的人開始渾然不覺,但兩個時辰后掌力發作,全身骨骼會軟如綿,處處寸斷,臟腑破裂,慘不堪言,再無救治。

  所以,末將建議萬歲爺最好還是修煉正氣的嫁衣神功,強身健體,長生不老,萬壽無疆。或者,萬歲爺也可以讓武當山上的得道高人給萬歲爺傳授武功。

  尤其是武當派的太極玄功和太極拳法,修煉之后,對身體極其有益。”

  哈哈哈哈!

  朱常洛頓時大笑起來,心情極是舒暢,對武當派也是極其了解的。

  這說明,石天雨沒有騙他。

  他又邊笑邊拍著龍案桌說:“太好了!朕要修煉嫁衣神功!楚愛卿,您快快起來。”

  石天雨趕緊起身,伺候一邊。

  此時,萬元康、慕容勝、邵奇聰等人聞訊跑過來,用腳踹開房門,團團圍住了石天雨和朱常洛。但石天雨就在朱常洛身邊,而且還挨的很近。

  如果即刻打擊石天雨,必定傷著朱常洛。

  都是高武之人,出手就是神功。

  朱常洛見萬元康等人竟然是踹門而開,不由大怒,伸手一拍龍案,大吼一聲:“干什么?你們想要造反嗎?”

  萬元康、慕容勝、邵奇聰等人暗暗問候石天雨的娘親,嚇得紛紛跪在地上。

  他們也看出來了,石天雨已經獲得了皇帝的信任,均是無不在心里暗罵:石天雨,你這禽畜,真有本事呀!居然能偷偷的溜進皇宮里來,還能把皇帝給說服了。

  什么世道呀?

  朱常洛坐下來,慢條斯理地說道:“萬愛卿,即刻傳令天下錦衣衛,速速飛鴿傳書,撤掉天下城鄉所有關于石天雨的通緝令,他可是忠臣良將,朝廷棟梁,威震遼西,愛民如子。之前,朕對他有些誤會。他真的是楚風將軍!快去!”

  官字兩個口,說圓說扁皆由他。

  更何況朱常洛是皇帝!

  萬元康趴在地上,應令一聲:“諾!”便起身退出房門,轉身而去。

  忙了大半夜,就換來如此結果,真不甘心。

  原本以為能通過擒捕石天雨,立大功,當上兵部尚書。

  現在泡湯了,誒!

  石天雨,你姥姥的,把老子給害苦了!

  老子恨死伱了。

  此時,朱由校、客氏、魏忠賢衣衫不整的跑進書房里,跪在龍案前。

  朱常洛和顏悅色地說:“校兒,起來!待會,方從哲、劉一燝、周嘉謨、楊漣、左光斗等大臣會過來,朕和諸位大臣一起,商議立您為太子之事。

  明日開始,您不可以再玩木工活,要認真念書,每天至少要認識五十個字。

  不然,不準吃飯,不準睡覺。朕每天都要檢查您的練字本。”

  說到此,又揚手指指魏忠賢和客氏,嚴厲地說:“還有你們兩個,要看著太子念書,不可以陪他玩,知道嗎?不然,給朕發現了你們兩個只是陪太子玩,必斬立決!”

  現在,他開始為朱由校造勢了。

  雖然還沒立朱由校為太子,但是,已經親自稱呼朱由校為太子,以此提升朱由校的威望。

  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多久?

  萬一,真的不幸給石天雨說中了呢?

  “謝父皇!”

  “諾!”

  朱由校狂喜起身,趕緊感謝朱常洛,激動得熱淚盈眶。

  這意味著他往后就是法理上的大明王朝的皇帝了。

  人世間,誰不想當皇帝呀?

  魏忠賢和客氏戰戰兢兢起身,冷汗直冒,心道:咱們的好日子是不是到頭了?

  朱常洛又側身指指石天雨,給朱由校介紹:“這位就是威震遼西的楚風將軍,愛民如子的廣寧知府,曾經化名石天雨。不過,以后都稱呼他為楚風將軍吧!即刻起,朕撤掉天下城鄉的關于楚風將軍的通緝令,朕之前對楚風將軍有點誤會。

  現在,誤會冰釋了。孩子,您看,封楚風將軍一個什么官職好呀?”

  介紹完畢,立刻考問朱由校。

  朱由校原本也是怔怔地望著石天雨的,似感面熟,卻又記不起在哪里見過?

  但聽朱常洛介紹石天雨,便恍然大悟的“哦”了一聲。

  這才想起自己的枕頭下,有一幅石天雨的畫像。

  那是魏雪妍送給他的。

  客氏和魏忠賢也悄然抬頭,看了石天雨一眼,便又躬身低頭。

  但是,深宮寂寞,客氏和魏忠賢均是過目不忘,把石天雨的身材容貌牢牢記在心里。

  接著,朱由校躬身說:“建議石將軍,哦,楚風將軍,先到國子監念書,參加今年秋季的開學典禮,多結識一些文人墨客,將來可以作為楚風將軍的帳下謀士,參與對遼東作戰,平定金狗之亂。當今朝野,對楚風將軍有些非議。

  孩兒建議父皇御批楚風將軍入讀國子監,并參加明春的文武科考,若楚風將軍能奪得武狀元或是文科榜眼探進士之類的,朝野對楚風將軍的非議則是不攻自破。”

  石天雨暗暗吃驚:難道楊有才還藏在朱由校這里?

  這話很明顯不是朱由校思考出來的。

  背后有高人支招呀!

  朱由校背后的高人是誰呀?會是楊有才嗎?

  聽謝文說,上次,為楊有才作保的就是朱由校。

  是誰為朱由校提供這樣的建議的?

  不然,楊有才就死定了。

  哈哈哈哈!

  朱常洛大笑起來,朝朱由校豎起了拇指說:“好!校兒很聰明,記得明天開始念書。去吧,朕待會和即將到來的方大人、劉大人等商議立您為太子之事。另外,朕桌面上的這本石天雨日記,您每天晚上睡前,要過來念給父皇聽聽,看看您每天到底認識多少字?”

  說罷,舉起了石天雨的日記。

  但沒把這本日記遞與朱由校,生怕朱由校作弊,提前認識上面的字。

  “諾!”朱由校真是壓力山大,但和魏忠賢、客氏趕緊應令,躬身退了出去。

  朱常洛又對石天雨說:“楚愛卿,您也回去吧。慕容愛卿,您送楚愛卿出宮。朕待會要與方大人商議要事,去吧。”

  “諾!”石天雨和慕容勝躬身應令,退了出去。

  慕容勝又拉拉邵奇聰的衣袖。

  邵奇聰無奈地跟著慕容勝離開乾清宮的南書房。

  但是,走出乾清宮,邵奇聰便停下腳步,不再跟著慕容勝了,而是等著萬元康回來。

  慕容勝與石天雨并肩而行,走了幾十步遠,低聲說:“石天雨,您小子果然有套路,竟然能迅速擺脫通緝犯的身份,還能得到萬歲爺的重用。您到底給萬歲爺服了什么迷藥?他竟然忽然間對您如此重視,如此重用?”

  石天雨側身,抱拳拱手,躬身作楫,含笑說:“慕容大人,謝謝您出手相救晚輩的未來姑丈李振海,也謝謝您放朱盈雅郡主一馬。至于晚輩的身份問題,本來就是遭人陷害的,現在是萬歲爺明察秋毫,經過錦衣衛的調查,晚輩確實無罪而且還有功。”

  說罷,正正身。

  慕容勝含笑說:“您小子在皇宮里的親戚真多!”

  石天雨調侃地說:“我還有一個姑姑,也是美貌如仙,可以許配給慕容大人為妻!”

  哈哈哈哈!

  慕容勝被逗得仰天大笑起來。

  漸漸的,笑聲有些蒼涼,眸子里噙滿了淚水。

  石天雨識趣的,不敢再開這樣的玩笑了。

  天空中,謝文剛剛飛掠而至。

  沒想到慕容勝竟然與石天雨并肩而行,還親熱的談笑風生。

  謝文雖然也掏出了火焰彈,但沒敢扔下來。

  看樣子,已經不需要他實施調虎離山計了。

  在謝文的身后,荊籍也凌空飄浮,往燈火輝煌的皇宮里瞧見了慕容勝與石天雨邊走邊聊天,甚是親熱,不由也甚是驚駭的暗道:姥姥的,石天雨這小子是什么神仙?

  很明顯,是慕容勝在送這小子出皇宮嘛!

  怎么回事?上官曉曦嫁定石天雨了?

  姥姥的,老子還是先回去向幫主稟報情況要緊。

  今夜,太不正常了。

  于是,荊籍后來卻反而先飛走了。

  驢市大胡同的大鐵屋里,仍然在品茶的上官樹和上官曉曦父女聽了荊籍的匯報,均是駭然地反問:“您看錯了沒有?到底有沒有看錯?慕容勝真的親自護送石天雨出皇宮?真的嗎?”

  荊籍急忙握拳發誓:“如果屬下說假話,萬箭穿心而死,死無葬身之地!”

  “這怎么可能?”上官父女仍然驚愕地相互問對方,都有些懵了。

  (本章完)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