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228.老子不是病貓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黃成才嘴歪鼻斜眼凸,根本不會發聲,被具蘭蘭用剪刀捅死在地上。

  具蘭蘭仍不解恨,又踢了黃成才的尸體好幾腳。

  然后,她解恨了,這才看到那張床完全燒毀了。

  大火已經向她的身上竄過來。

  濃煙滾滾,直往屋頂上的那個被石天雨剛才扒開的洞口竄起。

  石天雨順著濃煙,抬頭看看,又低聲說:“別吭聲,千萬別吭聲。我帶您走,咱們先躲起來。”

  具蘭蘭點了點頭,不顧火勢蔓延過來的危險,又踢了黃成才幾腳,恨死黃成才了。

  石天雨伸手摟著她,雙足一點,騰空而起,從那個洞口飛竄出去。

  具蘭蘭急急伸手捂著自己的小嘴,死死的捂著,隨著石天雨騰云駕霧而去。

  “不好了,起火了!”

  “快來人啊!快打水來呀!”

  萬府里,有些仆人繼續往后院餐廳上菜。

  因為餐桌上正熱鬧。

  廚子也不敢不妙菜,只能是不停的炒菜,不停的端菜上來,但是感覺到呼吸中有濃濃的煙味,便跑出來看看,看到黃成才的臥室有濃煙冒出,便跑到這間臥室前看看,發現這間臥室竟然著火了,急得大呼小叫起來。

  萬元康、田爾耕、邵奇聰等人急急跑過來。

  但是,因為火勢越來越大,橫梁斷了,掉下來。

  繼而,屋頂塌了,一排連著的幾間房子都著火了。

  無奈,只好先滅火。

  他們紛紛去后廚或是后院的水井,提水來滅火。

  等到把火滅了,把殘墻推開,扒開那些斷梁和磚頭,卻沒找到黃成才和那小丫鬟,都是感覺很奇怪。其時,黃成才因為橫梁砸下,把他的頭顱砸碎了,一場大火把他燒的尸骨無存。

  這世上再也沒有黃成才了。

  邵奇聰想著黃成才的幾名徒弟被萬元康納入了錦衣衛系統,而且入職便是破格提拔為百戶,但自己的徒弟卻沒有這么好的待遇,既無入職錦衣衛,也沒受到其他方面的重用,便抓住機會,諷刺說:“黃掌門倒是聰明呀,把小丫鬟拐跑了,還干脆放一把火,連痕跡都不留。看來,萬大人的錦衣衛也無法了斷此案呀!恐怕,黃掌門帶著那個小美人回西北去了吧!這老小子,真會享受!出門不帶錢,還能拐個小丫頭片子回去享福,真了不起!”

  孫云鶴自然率先出言支持他的師叔,也調侃地說:“可能不是拐跑,而是毀尸滅跡。當時的故事情節應該是這樣的,那個小丫鬟不從,于是,黃掌門便打她,不小心用力過大,把那小丫鬟打死了。這個時候,黃掌門的酒也醒了,感覺萬大人顏面上不好看,于是就放一把火,這間臥室燒掉了,然后獨自回西北,反正徒弟也安排好吃皇家飯了,沒什么好牽掛的。”

  哈哈哈哈!

  一大幫人大笑起來,紛紛翹指稱贊孫云鶴不愧是錦衣衛隊伍中的老資格,果然有才,破案神手,推理正確。

  萬元康甚是難堪,暗暗思忖如何教訓這幫狗碎雜。

  田爾耕不敢吭聲,雖然黃成才是田爾耕的師叔,但現在黃成才和那小丫鬟是生不見人,死不見尸的,沒辦法替黃成才辯解,加之此時勢力不如人,便只能在心里暗恨孫云鶴,暗暗怒罵孫云鶴是死太監,最好雙腿將來也被石天雨打瘸,終生癱在床榻上。

  萬元康終于“哼”了一聲說:“這幾處廢墟,先別處理,待找到黃成才再說,老子倒是要問問他何故如此卑鄙?老子堂堂的錦衣衛指揮使,竟然被一個江湖中人如此欺負,哼!別以為老子真好欺負,老虎不發威,就當老子是病貓是吧?”

  這話連帶把邵奇聰等人也罵了。

  邵奇聰便不敢再吭聲。

  就在此時,皇宮太監前來傳旨,稱萬歲爺要萬指揮使率眾高手入宮,有緊急事務要處理。

  萬元康急令府中仆人提來幾桶井水,潑醒黃成才的幾名得意弟子,簡單地說了黃成才拐跑小丫鬟并放火燒房子之事。

  黃修斂大吼大叫起來:“不可能,家師不是這種人,他向來都是德高望重,響名西北數十年。”

  萬元康大怒,一記耳光扇去,打得黃修斂臉歪鼻腫,又抬腳將黃修斂踹倒在地上,怒罵說:“狗雜碎,你師父是德高望重的人嗎?他連老子家里的小丫鬟也欺負,還德高望重?滾起來,執行任務去!不然,老子宰了你。”

  黃勤學、黃庬、黃弘等人不敢吭聲,打也打不過萬元康,職務又與萬元康相差太遠,便扶起黃修斂,趕緊隨萬元康到皇宮里執行設伏任務。

  石天雨摟著具蘭蘭飛了會,找了一處地方,凌空飄下,卻發現這是一間烤鴨店,便在店門前放下具蘭蘭,又摟著她,閃身一柱子后。

  此時,客人大都吃完晚飯,從店里走出來。

  具蘭蘭吃驚地說:“公子,怎么?您要在這里放下我?”

  石天雨從腰間鹿皮袋里掏出一些碎銀子和一只金元寶,塞到具蘭蘭的手里,低聲說:“我還有要事要辦。這些錢夠您在京都用一陣子的,您明天若想回家,也可以雇用一輛馬車送您回家,反正有這些錢,夠您家里改善生活的了。”

  具蘭蘭激憤地說:“公子,我不要錢,我跟著您。從此,小人愿意給公子做牛做馬,服侍公子一輩子。”說罷,把錢推還給回石天雨,也流下了傷感的淚水。

  如果石天雨此時不要她,她就不知道去哪里棲身好!

  夜晚出城,可不是誰都可以出去的。

  除非是錦衣衛或是找到守城門的將官批了字同意。

  否則,誰也別想夜晚出城。

  又或是高武之人,憑超卓輕功,飛掠出城。

  此時,有一群客人醉熏熏的從烤鴨店里出來。

  其中一人指著石天雨和具蘭蘭說:“喂,從八大胡同出來的?怎么跑到這里來講價錢?”

  這話真氣人,不等于罵具蘭蘭是從煙花之地出來的嗎?

  具蘭蘭也真潑辣,就如之前殺黃成才一樣,憤恨地抬腳踹去。

  那客人猝不及防,又喝醉了,被具蘭蘭一腳踹倒在地上。

  一群客人擼袖揮臂上前,指著具蘭蘭喝問:“你個小丫頭怎么打人呀?沒有皇法的呀?這是京都。抓她去見官。”

  具蘭蘭害怕了,步步后退,退到石天雨懷里去。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