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74.郡主力撐楚風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翌日清晨,北風呼嘯,落葉飛舞。

  朱盈雅喬扮成男子,吩咐兩名婢女先出去買一輛馬車,高價雇用一個馬夫,等附近街邊等她。

  她要進京都,又非重要節日,估計福王也不同意,所以,得悄悄溜走,也不能調用王府的侍衛和馬車,免得驚動福王。

  稍后,朱盈雅嘻皮笑臉的陪父親用過早膳,便走出王府,對看門的侍衛說要去京都一趟,讓那侍衛半個時辰之后,才向福王稟報。

  那名侍衛頓時呆楞住了,還以為聽錯了。

  但人家是郡主,拋下一句話就走了,誰敢攔?

  朱盈雅隨即離開王府,來到附近大街。

  兩名婢女向她招招手。

  朱盈雅走過來,鉆進馬車里,乘坐馬車,趕赴京都。

  到達京都之后,朱盈雅吩咐兩名婢女到藥鋪去,買好上好的滋補品,然后乘坐馬車,來到了袁府。郡主駕臨,而且還是福王之女。

  福王又是有名的心狠手辣和貪財。

  這可把袁道育嚇壞了,趕緊過來,躬身參見郡主。

  到了京都,朱盈雅很無奈地擺擺架子,端坐廳堂的居中主位上,冷冷地問:“那個,謝文來過了嗎?”

  袁道育急忙躬著身子說道:“來過了,遼西之事,乃是朝廷喜事,難得眾將士浴血奮戰,重新奪回廣寧府,微臣為了等候郡主到來,故一直待在家里,不敢出門,只等郡主一到,便與郡主入宮,求見萬歲爺。”

  朱盈雅仍然冷冷的說:“見到萬歲爺的時候,您知道怎么說話嗎?”擺起架子來,還真是像模像樣,很威嚴的樣子。

  袁道育戰戰兢兢地躬身說:“微臣懂的,重新奪回廣寧,一切都是楚風將軍的功勞,小兒袁河只是協助楚風將軍的。”

  朱盈雅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起身,將一大包禮品拎到袁道育手中,又說道:“這是本郡主送給您的禮品,好好補補,別瘦的跟猴似的,哪像個朝廷大員?”

  袁道育急急放下禮品,躬身討好說:“諾!謝謝郡主關心!微臣一定好好補補,從此肥胖起來,彰顯我大明朝廷的威儀。”

  朱盈雅想笑不敢笑,忍著!

  她和袁道育入宮拜見皇帝。

  皇帝朱翊鈞看到朱盈雅來了,甚是高興。

  難得見到這個小孫女。

  因為朱盈雅的父親、福王朱常洵原本就是朱翊鈞最疼愛的兒子,而且朱翊鈞一直都想立朱常洵為太子,也因為此事與朝廷文武大臣鬧僵了。

  故朱翊鈞數十年不出宮門、不理朝政、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后來發展到不接見朝臣,內閣也出現了人滯于官和曹署多空的現象。

  朝廷運轉幾乎停擺,強征礦稅也是他的一大弊端,又派人在民間大選嬪妃,曾經一天就娶了“九嬪”。

  而且,朱翊鈞還喜歡長得俊的小太監,挑選了十名俊秀的小太監侍寢。

  在他手中,大明王朝開始風雨飄搖。

  福王朱常洵就藩雒陽之后,不奉詔不得入京都。

  這是規矩。

  但朱盈雅經常代福王入京,向她的皇帝爺爺問安,進貢各種形狀奇異的特色珠寶。

  對于這個漂亮乖巧的小孫女,朱翊鈞很喜歡。

  每次朱盈雅來,朱翊多都特別賞臉,讓小孫女陪他用膳。這個殊榮,不是人人都有的,連朝廷重要大臣甚至那些老到掉牙的都不僅沒有這份殊榮,還幾十年都見不上皇帝一面。

  這次,朱翊鈞看到朱盈雅來了,很激動,很高興,上下打量一番,牽著朱盈雅手,又翻看她的手,又摟著她,坐在龍椅上。

  朱盈雅看到爺爺高興了,便語鋒一轉,聊到了遼東問題,聊到了楚風將軍重新奪回廣寧府之功,又朝袁道育眨眨眼睛。

  袁道育還在跪著,看到朱盈雅遞來眼色,便趕緊的跪爬著上前,雙手奉上西平堡將士的花名冊、功勞薄、晉升錄。

  朱翊鈞聽到奪回了廣寧府,驚喜萬分,激動萬分,拍案而起,大聲反問:“什么?奪回廣寧府了?太好了!楚風是誰?朕要見他,要賞賜他,要加封他。太好了!怎么沒有人向朕稟報情況!來人,傳兵部尚書和五軍都督府大都督來見朕。即刻!馬上!”

  “諾!”身邊的一名太監趕緊躬身應令而去。

  朱翊鈞這個人很怪!

  雖然數十年不出宮門、不理朝政、不郊、不廟、不朝、不見、不批、不講,但對于戰爭,他是關注的,曾經親自主持著名的“三大征”,并且都打贏了。

  雖然不上朝,但朝局在他的掌控下,沒有宦官之亂,沒有外戚干政,也沒有產生嚴嵩這樣的奸臣,有透過一定的方式控制朝局,而且控制的很嚴很死。

  朱盈雅急忙扶著朱翊鈞坐下來說:“爺爺,您先看看楚風的情況,此人文武雙全,武功蓋世,可堪大用。還有一個叫袁河的少年將軍,也就是這位袁大人的公子,忠勇可嘉。”

  說罷,又起身從袁道育接過那些功勞薄、晉升錄、將士花名冊,塞到朱翊鈞的手里,并替朱翊鈞翻到晉升錄關于楚風晉升游擊將軍的那一頁。

  袁道育感激地望著朱盈雅,激動的熱淚盈眶。

  哪個父親不愛自己的兒子呀?

  誰不想自己的兒子有出息的那一天呀!

  有朱盈雅相助,袁河的晉升也將不成問題了。

  袁道育跪的膝蓋很疼,原本心里有怨言,正在暗暗問候狗皇帝的祖宗十八代。

  但現在,他不僅毫無怨言,而且滿懷激動。

  朱翊鈞難得心情這么好,認真細看楚風的簡歷和戰功,又側頭問朱盈雅:“鎮武堡和西平堡都丟失了,怎么可能還能奪回廣寧府?楚風和袁河年紀這么小,都是不到二十歲的小子,真的如此有才?真的能征善戰?”

  朱盈雅指著晉升錄和功勞薄說:“爺爺,您看這些文案上都有血,這可假不了。

  羅一貴是名將,您知道的。他在功勞薄上、晉升錄上都有簽字,還按了拇指印。

  這可是楚風將軍奪取廣寧府后,派虎將冒死沖殺出來,艱難曲折的給爺爺您送來的重要文案。楚風將軍的目的不是為了他個人,而是為了戰死在西平堡的羅一貴將軍的名譽。

  爺爺如果不信,可派京師三大高手領些錦衣衛到遼西去,看看廣寧府到底有沒有收回來?最好攜帶圣旨去,怎么著都要加封楚風和袁河吧?如此可以鼓舞前方將士。

  金狗日益壯大,朝廷現在需要楚風、袁河這樣的文武雙全的后起之秀。

  現在,五軍都督府的袁大人就在爺爺您的面前,爺爺可讓他擬旨。”

  說到后來,挽著朱翊鈞的手臂,搖晃起來,撒嬌起來。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