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63.誤會冰釋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丁儼待莊內平靜下來,拉著趙劍清的手,起身對武林各路人馬說道:“今日,敝人來此,首先要做的就是給大伙一個說法。眾所周知,六合幫是中原的正義大幫,天下聞名,敝人與趙賢弟交情非淺,咱哥倆常常是十天半月一聚。令狐掌門對趙賢弟也十分熟悉和了解。”

  懾于丁儼的江湖威名,莊內各路英雄便靜靜聽他解釋。

  丁儼又繼續解釋說:“據丁某所知,近三年來,趙賢弟未曾踏足西北。考證血鷹寨、飛鷹幫、飛馬幫還有敝幫分舵慘遭滅門之禍時,趙賢弟正與敝人一起,在少林接受高僧指點迷津,諸位如有不信的,可到少林求證。”

  說到此,感覺口渴,便舉碗喝茶。

  金槍會少總舵主聶志純站起身來質詢,不解地問:“丁幫主,敝會活下來的弟子,為何又說屠殺敝會人馬的敵方首領就是趙劍清呢?而小侄也親眼所見偷襲敝會的蒙面首領身形與趙劍清一模一樣。”說罷,可憐落淚。

  楊小虎挖挖鼻孔,起身吼道:“丁幫主,趙劍清可有一女叫作趙燕,年約十六七歲?她是引開小侄、恩師牛道長和家父好友無癡大師,好讓其他人馬向敝寨下手的罪魁禍首,叫她出來對質。”

  龔寒玉張牙舞爪,大聲叫道:“還有十五歲左右的孫長樂。此人可是趙劍清的愛徒。”

  口沫橫濺而來。

  霎時間,議論和罵聲又起。

  丁儼比劃了一下趙燕的身高,只好繼續解釋說:“諸位武林同道,趙賢弟之女趙燕,芳齡十七,齊老夫肩膀高吧。個子高挑,可以說是一個大美人,很嫻靜,很有教養,不會胡亂殺人。”

  他又抹抹龔寒玉濺來的口沫,輕輕移開數步,喘了口氣,又說道:“趙賢弟愛徒孫長樂,年方二十,高大威猛,劍術高明,名門弟子,彬彬有禮。孫賢侄很有出息,常代趙賢弟主持幫中要務。再者,家兄丁洪乃是血鷹寨的寨主,也被人暗害了。但他被人暗害的當天,丁某確實在與趙賢弟一起待在少林,接受高僧指點迷津。難道家兄也是丁某和趙賢弟一起所害?我已經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我為何要害自己的親兄長?為何要自毀名聲?”

  太極門掌門陳列在武林中德高望重,急急為丁儼作證,朗聲說:“不錯,老夫愿以人格作保,丁幫主所說屬實。”

  莊內登時平靜。

  伏虎門掌門龍卷風在武林中雖然聲望不高,可也是名門正派掌門,也朗聲說道:“老夫愿以人格作保,丁幫主所說屬實。”見龔寒玉走過來,怕被他口沫所濺,急忙閃身走開,佯裝去倒茶。

  “矮腳虎”、逍遙派掌門人令孤湛腰身很長,雙腳很短,站在凳子上,也替趙劍清作證說:“老夫今年二月在華山腳下遭人偷襲,那人身形確實很象趙大俠,手使長劍,可并非躡云劍法。當時老夫正是辭別丁幫主,由中原趕往華山求見華天剛大俠的,在丁幫主的送別宴上,趙大俠攜趙侄女前來,趙侄女確實芳齡十七,長得很美很嫻靜。”

  議論的聲音又驟然響起:“那這些血案到底是誰做的呢?為何他們要嫁禍給六合幫呢?”

  丁儼見西北武林中人不再懷疑趙劍清了,又站起身來,擺了擺手說:“諸位武林同道,請安靜,且聽丁某一言。”

  莊內又肅靜下來。

  丁儼說道:“為何會有人嫁禍六合幫制造武林血案呢?乃肇事者知道,丐幫千百年來是正義大幫,肯定不會殘殺武林中人。而六合幫是天下第二大幫,高手如云,他們想鏟除六合幫,必先挑起武林同道對六合幫的仇恨,讓武林同道與六合幫相互殘殺,仇人好坐收漁翁之利。”

  司徒昶撓撓屁股,習慣地伸出拇指到嘴里舔了舔,又質疑地問:“他們為何只殘殺西北西南幫會和門派,不到中原挑起事端呢?”

  丁儼無奈,只好繼續耐心解釋說:“丁某以為,西北西南的幫會素無聯合,門派之間也甚少來往,彼此之間相距也較遠,他們方便下手,容易得手。這也是丁某請譚莊主牽頭,為何要搞一個西北武林聯盟大會的原因,目的就是壯大西北武林的力量,共御外敵。再者,司徒掌門說的也不對,中原的飛鷹幫和血鷹寨也被人屠了,家兄丁洪也被人暗殺了。”

  此言如一石激起千重浪。

  “高啊!原來此計是丁幫主所定,真是高啊!”

  “丁幫主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說的甚是有理。”

  “難怪丁幫主十幾年前便是武林的泰斗,就是站得高,望得遠啊!”

  登時,對丁儼的贊譽之聲彼起此伏。

  “暴牙象”龔寒玉感嘆自己確不如丁儼那么有號召力。

  楊小虎擠身趙劍清跟前,當即磕頭請罪:“趙大俠,晚輩江湖閱歷淺,之前誤會大俠并辱大俠聲譽,請大俠治罪。”

  聶志純也搶身趙劍清跟前,下跪道歉:“趙大俠,小侄頭腦愚鈍,不慎造成了西北武林對大俠的誤會,請大俠懲罰。”

  北宮博、朱賢真、龔寒玉等人也紛紛上前,抱拳拱手,躬身向趙劍清表示歉意。

  趙劍清扶起楊小虎、聶志純,又抱拳拱手,一一還禮,很有氣度地說:“哈哈,二位賢侄請起,諸位同道,您們客氣了,趙某挨罵幾聲,卻贏來這么多武林朋友,趙某還要謝過諸位!”根本沒把剛才遭人侮罵一事記在心里,表現出寬宏的氣度。

  “趙大俠真是好肚量。”

  “趙大俠真不愧為大幫當家,胸懷寬廣!”

  西北各路武師對趙劍清的氣度甚感佩服。

  一場誤會冰釋。

  譚世富趁機吩咐擺宴上酒。

  莊里登時熱鬧起來,相互敬酒,相互傾慕,紛紛表示愿意加入西北武盟。

  楊小虎滴酒不沾,低頭挖鼻孔。

  游志時端碗喝酒,時而抓頭發,頭屑不時灑落。

  北宮博除鞋,一手舉碗飲酒,一手直撓腳板,不時舒服出聲,十分陶醉。

  各路人馬紛紛向丁儼敬酒。

  丁儼功力深厚,又志在團結西北武林中人,來者不拒,舉碗痛飲,滿臉散發紅光,皓目閃閃。

  北宮博舉起酒碗,聲音洪亮,來到丁儼面前說:“丁幫主,武林的血案不能就這么算了吧?”

  霎時間,莊內肅靜,個個把碗放下,一齊望向丁儼:“對!武林血案的事還沒了結呀?”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