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61.晝夜攻城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石天雨心頭一陣狂喜,神采奕奕,絲毫沒有血戰之后的疲憊。

  因為他又升官了。

  以前是吏,現在是官。

  雖然是小官,但官就是官,吏就是吏。

  官吏官吏,吏服從于官。

  因為游擊將軍是本鎮內營官,負責指揮主將的游兵營或騎兵營。

  副總旗是從七品官員。

  縣令是正七品。

  石天雨僅差一步就可以平調到縣令的職位上了。

  當縣令,當知府,是石天雨的夢想。

  眾將領無心恭喜石天雨,而是心系羅一貴。

  他們紛紛走向那間凈室,坐于凈室門前,或是站于凈室門前。

  石天雨也不怪他們沒來祝賀,胸懷很寬。

  畢竟他們是羅一貴的老部下。

  羅一貴右眼被箭射中,得動手術,取出箭簇來。

  傷在眼睛,牽動生命,也牽動著每位將士的心。

  石天雨獨坐于中軍府的案桌前,取下腰間的七星龍淵寶劍,放在案桌上,激動地說道:“郡主,我又獲得晉升了,感謝您!雖然我很拼命,浴血奮戰,但是,若沒有您這棵大樹遮蔭,我不可能晉升如此之快!我會好好干的,我會好好珍惜前途的。將來,我一定要當上大將軍,娶您為妻!您是我的福星,您是上天賜予我的護佑!”

  他喃喃地說罷,起身又朝七星龍淵寶劍欠欠身,把七星龍淵寶劍當成了朱盈雅,心頭對朱盈雅全是感激之情。

  自從得到朱盈雅的支持和鼓勵,石天雨的腦海里再無其他美麗的倩影出現。

  他反而時時心想:只要能和朱盈雅在一起,石某終生不納妾!

  石天雨又小心翼翼的佩上寶劍,就像是呵護著朱盈雅一樣,然后走出中軍府,卻看到玥兒、張慧、嘟嘟、哆哆、公孫仁、馬夫已經守護在爪黃飛電這匹寶馬旁。

  因為剛才,公孫仁阻攔不了玥兒焦急要見石天雨的吵鬧,領著玥兒走上了城樓觀戰。

  玥兒在城樓上一邊觀戰,一邊大呼小叫。

  金兵又不時的放箭。

  這可把公孫仁驚出一冷汗,不時的揮刀替玥兒擋箭。

  人不累,心累!

  他感覺帶孩子,還不如上陣殺敵去。

  只因當時交戰雙方,喊殺聲震天響,石天雨沒有聽到。

  但是,玥兒看到了石天雨奪得一匹寶馬。

  所以,石天雨策馬入城,玥兒領著公孫仁和張慧他們也跑來保護寶馬,守護著寶馬。

  有嘟嘟和哆哆在,爪黃飛電想跑也跑不了。

  現在,爪黃飛電的馬韁,就套在嘟嘟的前爪上。

  這是玥兒從石天雨那里學來的一招。

  以嘟嘟的神力,只要勒住馬韁,爪黃飛電跑不了。

  此時,石天雨神采奕奕的從中軍府出來。

  “哥哥,呵呵,哥哥真棒!”玥兒滿臉甜笑著,激動地喊著,飛奔而來,縱身一躍,撲入石天雨懷中,雙手摟緊了石天雨的脖子。

  “玥兒,哥哥想您!擔心您!但是沒辦法,哥哥得上陣殺敵!對不起啊!沒照顧好您!”石天雨哈哈一笑,抱著玥兒旋轉一圈,又向玥兒道歉。

  他放下玥兒,又對公孫仁等人說道:“你們快去吃飯,待會從客棧里弄些飯菜到中軍府來。我又升官了,現在是游擊將軍,副總旗,可不敢離開中軍府,你們多打包些飯菜和酒水來,我待會要請眾將領在中軍府里吃飯喝酒。或者,待會你們也一起在中軍府吃飯。”

  “諾!”公孫仁應令一下,隨即領著張慧、玥兒、馬夫,乘坐馬車而去。

  留下嘟嘟和哆哆看護爪黃飛電。

  石天雨復回中軍府。

  眾將這才過來,抱拳拱手,躬身祝賀石天雨晉升。

  軍醫也過來,向石天雨稟報羅一貴將軍生命無礙,但須靜養些時日,就是右眼已經沒有眼珠了。現在,也不宜打擾羅一貴將軍休息。

  羅家的親兵已經抬羅一貴回羅府療養了。

  石天雨點了點頭,向軍醫欠欠身,又召集眾將到中軍府議事,商量守城之策。

  不一會,公孫仁和玥兒、張慧送來些飯菜酒水。

  石天雨便在中軍府宴請諸將。

  玥兒、張慧留下,端茶倒水,伺候諸將吃飯喝酒。

  馬夫出去喂馬,也帶了點飯菜出去吃。

  公孫仁留下作陪。

  石天雨邊吃邊說:“大家多吃點。接下來,守城就靠這不多的一千幾百名士兵,打仗就靠我們幾個將領了。吃飽飯,歇息兩個時辰,我護送劉森、冒銘、伍橋出城接應糧草。”

  “什么?”

  “真有糧草了?”

  “太好了!”

  劉森、冒銘、伍橋均是愕然而問,其余諸將甚是激動。

  玥兒蹦蹦跳跳地說:“我哥哥好棒的,說什么是什么,很神奇的!”

  時時刻刻都在維護石天雨。

  眾將被逗得大笑起來,快樂地喝酒吃飯。

  城外。

  午餐后的金兵,又開始新一輪的攻城。

  多吉揚鞭一舉,大喊一聲:“攻城!”

  多祥隨即擂鼓。

  代雄吹起號角。

  劉森聞得城外金兵喊殺聲傳來,憤憤的放下酒杯,罵道:“這些金狗,煩死了,害得老子想喝口酒都不行!”

  冒銘放下碗筷說:“也罷,待糧草到了,咱們再痛飲一場。走,殺敵去!”

  伍橋急急再吃兩口飯,抓起兩只雞腿,左右開弓,左腿咬一下,右腿咬一下,生怕別人跟他搶似的。

  眾人見狀,又被逗得大笑起來。

  石天雨對玥兒說:“玥兒,別上城樓觀戰了,救護傷員吧。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玥兒爽快地說道:“好啊!哥哥早說嘛!”

  眾人又大笑起來。

  公孫仁松了口氣了,不用帶小孩了,渾身輕松了許多。

  劉森、冒銘、伍橋策馬出城,揮刀沖殺,瞬間被金兵潮水般的淹沒。

  公孫仁握著大樸刀,與石天雨并馬齊驅。

  石天雨背后是嘟嘟。

  嘟嘟原本就是神犬。

  它的左前爪拴著馬韁,右前爪握著一把鋼刀,肩負著保護爪黃飛電這匹寶馬的重任。

  公孫仁側身對石天雨說道:“教主,讓屬下也上陣吧,殺金狗才過癮!您不能讓我整天帶小孩呀,看馬車呀!”

  石天雨搖了搖頭說:“不!你要守住吊橋,守住城門。這副擔子,才是最重的。”

  歷經磨難的石天雨,現在說話的藝術水平越來越高了,讓人聽著高興!

  公孫仁聽說守護城門才是最重要的,頓時心服口服。

  城外。

  金軍虎將阿施舞鞭率軍奮勇殺來。

  鰲金持錘上馬,也再度殺來,圍攻石天雨。

  龍飛虎躍上吊橋,握著大扳斧劈掃翻飛,殺得冒銘不住后退。

  金兵在遼西,也就剩下鎮武堡和西平堡沒有奪下了。

  奪下鎮武堡和西平堡,整個遼西就連成一片,就是金兵的了。

  故此,皇太極晝夜不停的讓金兵攻打西平堡,暫時也沒有分兵去回奪鎮武堡,很懂得集中優勢兵力攻擊其中一點的道理,對中原文化有很深的研究,對孫子兵法也研究很到位。

  劉森性急脾躁,策馬出城,一馬當先,殺入金兵之中。

  奧斯握著牛角叉前來攔擋。

  劉森與奧斯交鋒十余招,仍是難分勝負。

  兩人飛身離馬,由吊橋前戰至護城河中的層疊的尸體上。

  多祥擂鼓之后,舞锏策馬,率領騎兵撲來,躍過吊橋,雙锏左劈右掃。

  其所率鐵騎緊跟其后,踐踏而過,撲入城門。

  公孫仁策馬出城,揮舞大樸刀,殺散身前金兵,掉轉馬頭,回奔吊橋,回奔城門,飛身離馬,凌空翻飛,躍至多祥身前,揮刀與多祥拼殺起來,苦苦守護著城門。

  看到爪黃飛電,鰲金就想起自己兄弟鰲生的死,雙目猩紅,揮舞雙錘砸向石天雨。

  石天雨暫時還不能殺鰲金,得拖住鰲金和阿施這些金軍虎將,吸引更多的金兵虎將過來圍攻,以便劉森和冒銘、伍橋等人沖出去,接應袁河從鎮武堡送來的糧草。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