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55.西平堡血戰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石天雨躍馬而過。

  袁河策馬緊跟。

  他們倆不顧勞累,由西門入,奔北門出,救援劉森、冒銘和伍橋及仍在浴血奮戰的眾騎兵將士要緊。恰恰此時,楊鋒、公孫仁、謝文護送張慧、玥兒等人和狗,馭著馬車而來,從北門入城。因為敵軍重兵在西門,楊鋒等人只能從北門外殺入。

  楊鋒吩咐張慧和玥兒自己去找客棧入住,便和公孫仁、謝文便策馬掉頭,尾隨石天雨而去,一起殺入敵軍陣營之中。

  觀戰多時,他們已經學會策馬殺敵,在戰馬上與敵將交鋒。

  羅一貴持槍率領步騎兵,守護在吊橋前。

  今天的這場連番血戰,著實讓羅一貴揪心,時而激動萬分,時而擔憂至極。

  石天雨令楊鋒、公孫仁、謝文三人去攻擊敵軍的中軍帳附近的幾座帳營,吸引敵軍重兵,并稱稍后會去接應他們。

  “諾!”楊鋒、公孫仁、謝文各握大樸刀,策馬而去。

  鰲生正如狼似虎追殺劉森、冒銘和伍橋三人及其所部兵馬。

  伍橋、劉森、冒銘三人則時分時合,不敢與之硬碰。

  但其部騎兵紛紛喪生,所剩僅數十騎了,傷亡慘重。

  金兵見狀,便紛紛取出鐮鉤,揮舞鐮刀砍馬腿。

  冒銘、伍橋、劉森三人的戰馬立時被金兵如密林般的鐮鉤刀砍斷在馬腿。

  三匹戰馬倒地,長嘶慘叫。冒銘和伍橋二人摔落在地,被潮水般涌來的金兵團團圍住,險境環生,均是肩膀受傷,渾身是血。

  劉森武功高于他們倆,在落地的瞬間,撐刀而起,握著苗刀環掃。

  鰲生獰笑著策馬而來,左錘脫手砸向劉森后心,又縱馬上前,右錘交與左手擊向劉森的頭顱。

  劉森聞風而動,傾身前躥,閃過一錘,傾身之際。

  鰲生恰好縱馬趕到,一錘擊落。

  劉森不及閃避,急反手一刀,用盡全力,但力氣遠不及鰲生,苗刀被他大錘擊飛,右臂關節脫臼,身子也被震得側倒于地。

  鰲生旋即縱馬踏去。

  時值石天雨策馬奔來,趕緊兩把火焰刀削去。

  鰲生的戰馬前蹄剛好揚起,擬于踏落,后蹄被兩把火焰刀削中而斷,戰馬后萎而倒,將他摔落馬后,鰲生剛好摔在劉森的腳跟后,濺起一陣塵埃。

  石天雨勒停戰馬,飄身而落,扶起劉森,左掌連拍,數把火焰刀拍出,讓敵人不敢近前,攬著劉森旋轉一圈。

  周邊金兵或被火焰刀削飛頭顱,或是被火焰刀腰斬,血水飛濺,但瞬間被火焰刀的熱度烘干。

  沒被火焰刀擊中的金兵,紛紛握刀后躍。

  鰲生雖摔得頭暈眼花,卻是勇冠三軍的猛將,強忍疼痛,撐掌起身,抄起雙錘,撲向石天雨。

  袁河縱馬而來,驟然一槍,刺向鰲生咽喉。

  鰲生左錘上舉護身,右錘脫手甩向石天雨。

  石天雨松開劉森,本能地運起八層龍象般若功的掌力,舞掌拍出。

  袁河的銀槍被鰲生一錘擋開。

  鰲生甩出的一錘與石天雨發出排山倒海的掌力相撞。

  大錘被石天雨的掌力震跌,發出震天動地的巨響,在地上砸出一個巨坑。

  袁河急掉轉馬頭,持槍與鰲生徒步再戰。

  金兵又提盾握刀,一邊護身,一邊蜂擁砍來。

  這是爭天下之戰,生者是功臣,死者滿門功勛。

  故金兵前赴后繼,根本不怕死,不怕累,不怕傷。

  石天雨大聲提醒劉森:“劉兄,快上馬!”

  抓著劉森的衣襟,將他反手一拋,仍然單掌不停地拍出火焰刀。

  火光閃閃。

  三十名金兵登時人頭落地,頓時兀身著火。

  劉森身子飄落于一匹戰馬上,策馬而去。

  羅一貴握槍激動地說:“劉兄弟,快進城。”

  劉森策馬躍過吊橋,飛掠之間,已搶過一名士兵的鋼刀,又掉轉馬頭,守護在吊橋前。

  他左臂擦傷,滿臉塵埃,衣衫破爛,頗為憔悴。

  袁河持槍策馬來回,與鰲生單錘殺得難分難解。

  石天雨雙足一點,從數名金兵頭頂飛掠而過,拍出數把火焰削去,身子落地之時,又反手拍出數把火焰刀。

  數名金兵又顱碎脖折,倒地身亡。

  其他金兵只好讓出一條血路。

  石天雨雙足剛落地,一招“斜劈華山”使出,兩把火焰刀將兩名金兵劈成四半,忽然施展降龍十八掌的一招“神龍擺尾”,反手橫劈,打折了三名金兵的脖子。

  三顆人頭飛甩而出。

  三具兀身濺起陣陣血柱。

  石天雨一陣狠打狠拼,不一會便到了伍橋和冒銘身邊,一招“亢龍有悔”拍出,剛猛無匹的掌力,震翻十余名金兵,又大喝一聲:“伍兄,冒兄,快往前沖,自己找馬。”

  伸臂一探,忽地抓起冒銘往半空一拋,將他拋出數丈之遠。

  伍橋趁身邊圈子被石天雨掌力蕩開,雙足一點,飛向冒銘落地之處。

  石天雨又一招“亢龍有悔”拍出。

  其身前的金兵紛紛倒跌數丈之遠。

  反而砸死砸傷了附近的金兵。

  石天雨俯身一沖,又是幾把火焰刀削去,瞬間又沖到了伍橋和冒銘兩人身后,再依法炮制,如此連環。

  三人終于沖出金兵重圍,回到西平堡下。

  血光遮天,風送腥味,橫尸遍野。

  西平堡外一片凄涼景象,催人淚下。

  羅一貴急舞槍策馬,上前接應,驅散追來的金兵,大喝一聲:“二位將軍,快進城。”

  伍橋、冒銘二人奔至吊橋旁,卻不進城,與羅一貴、劉森并肩作戰,捍衛吊橋,等候石天雨與袁河二人歸來。

  連番血戰,讓他們結下了極深的戰斗情誼。

  現在,生要一起生,死要一起死。

  石天雨見劉森等將領已到吊橋旁,便不再戀戰,縱身一躍,一腳踹翻一名馳援而來的金將,躍上那人的戰馬。

  他策馬奔往仍在熊熊燃燒的敵軍中軍帳,營救楊鋒和公孫仁、謝文三人。

  楊鋒、公孫仁、謝文策馬握刀,嚴格執行石天雨的命令,渾身染血,沖殺至敵軍的中軍帳大火前,卻被龍飛虎等敵軍虎將重重困住,脫身不得,靠前不得。

  謝文見狀,急飛身離馬,施展飛絮輕煙功,騰身于天空中,俯視地面上的皇太極,想找機會凌空下擊,刺殺皇太極,但是,金兵朝天空中放箭。

  嗖嗖箭雨射向半空。

  謝文不會凌空瞬移,只得握刀揮舞格箭,反而在天空中下不來,頓時心頭甚是苦悶。

  他在天空中可以穿云破霧,飛掠半天,但是,無助于楊鋒和公孫仁,這就是他的苦悶之處。

  少了謝文的掩護,反讓楊鋒和公孫仁陷入重重危險之中。

  金兵崛起不是一年兩年,而是無數年了,也培養了不少武林高手和馬上戰將以及文武全才,大軍伐戰,不是石天雨施展龍象般若功就可以擊退的。

  石天雨策馬而來,驀然飛身離馬,凌空倒縱,身子落地,十指連彈,縷縷劍氣如無數寶劍飛甩而出。包抄而來的金兵百余人瞬間渾身洞穿,仰天濺血,仰天慘叫,仰天而倒。

  石天雨把握時機,驀然仰身,雙掌虛空一抓。

  頓時,一陣颶風卷著謝文飄落于石天雨身前。

  石天雨抓起暈頭轉向的謝文往半空中一拋,大喝一聲:“快搶馬回城。”便縱身躍起,往楊鋒和公孫仁兩人的方向虛空一抓,一陣颶風卷著楊鋒和公孫仁落到了石天雨的身前。

  石天雨大喝一聲:“跟著我。”便運起十成的龍象般若功,側身十指連彈,縷縷劍氣擊出。

  蜂擁而來的金兵紛紛渾身洞穿,渾身濺血而倒。

  石天雨驀然又雙掌拍出,剛猛的掌力如巨湖缺堤,洪峰泛濫,震得身前的死尸及死尸后面的金兵倒跌,反撞后面的金兵。

  頓時,咔嚓骨折之聲不絕于耳。

  慘叫聲此起彼伏,血雨陣陣濺起,又陣陣飄灑而下。

  尸體砰砰著地。

  楊鋒和公孫仁趕緊朝著石天雨打開的這條血路,握刀飛身而出,搶馬過來,策馬而去。

  石天雨也縱身一躍,搶過一匹戰馬,策馬撲向鰲生。

  鰲生雖然勇狠,卻也不敢迎戰石天雨和袁河二人,急急翻滾而開。

  石天雨和袁河兩人策馬回城。

  羅一貴、冒銘、劉森和伍橋這才敢策馬回城,下令收起吊橋,關閉城門。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