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51.救兵如救火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一名金將策馬握斧掃來。

  石天雨側身大吼一聲:“來的好!”

  一聲獅子吼,那名金將被吼得連人帶馬即刻四分五裂,尸骨不存,連斧頭都碎裂而開,碎片彈濺,擊穿了周邊數十名金兵的身體。

  那些金兵渾身是血,仰天而倒,慘叫而亡。

  石天雨俯身一沖。

  一股強大的氣流,沖擊身前的金兵。

  那些金兵紛紛跌翻在地上。

  石天雨撿起兩把鋼刀,運起龍象般若功。

  兩把鋼刀頓時通紅,如烙鐵一般。

  石天雨隨即左劈右削,左砍右劃,股股熱汽蕩去。

  金兵剛要握刃迎戰,便被熱汽蕩傷,慘叫不絕。

  圍來的金兵又紛紛后退。

  幾名金將策馬而來,握槍執刀舞錘,刺掃砸向石天雨。

  石天雨縱身而起,將兩把通紅的鋼刀甩出。

  兩把鋼刀穿兩名金將前胸而過,透后心而出。

  石天雨也凌空落身于一匹戰馬上,雙掌拍出幾把火焰刀。

  燒得第三名金將渾身著火,慘叫哀嚎,跌于馬下,就地打滾,但又無法滅火。

  其他金兵嚇得轉身就跑。

  石天雨策馬回奔野山崗,再也沒有金兵膽敢追殺石天雨了。

  眾將士見石天雨脫險回來,紛紛激動高呼。

  石天雨拉過楊鋒、公孫仁和謝文等人,低聲問他們為什么會出現在戰場上?

  楊鋒說是因為咱們的日月鏢局接了第一趟鏢便是護送軍餉到山海關。

  因為戰亂,所以,劫賊也多,而且因為與金兵開戰,朝廷兵力不足,故委托鏢局押運軍餉。

  不過,這是一趟二手鏢。

  因為這趟鏢原本是交給金錢幫押運的。

  但是,金錢幫不想冒這一趟險,而且,這趟鏢沒有錢賺,純屬支持朝廷。

  所以,金錢幫接下這趟鏢之后,托人另尋鏢局,并甘愿替朝廷支付這趟鏢的費用。

  作為天下武盟總舵的聯絡人秦志光消息靈通并獲悉這一情況,將消息傳給了楊鋒。

  于是,楊鋒接下這一趟鏢,即使無錢賺,也要賺個好名聲。

  這也是之前石天雨交辦的。

  楊鋒等人來到山海關,遇到前來搬請救兵的曾經的江湖朋友張猛。

  張猛說起有一個新來的人足智多謀,甚是勇猛,長相又如何如何。

  楊鋒感覺此人相貌很似石天雨。

  于是,楊鋒沒有吭聲,但是,帶隊悄然尋來,發現了張慧、玥兒正被金兵追殺,就和公孫仁、謝文等眾弟兄殺散金兵,護送馬車而來,沒想到張猛嘴里的那人果然是石教主。

  石天雨讓他們注意保密,并說這是自己踏入仕途之舉,而且已經隱姓改名為楚風。

  楊鋒、公孫仁、謝文表示留下陪伴石天雨,一起作戰,先打退金兵再說。

  石天雨表示同意。

  眼前也確實需要他們保護玥兒、張慧,并讓他們化名,然后領著他們來見袁河。

  畢竟袁河是這支隊伍事實上的將官。

  袁河見有江湖高手相助,甚是高興,熱情請楊鋒、公孫仁、謝文留下作戰。

  楊鋒等人拱手道謝,便轉身走到馬車前,護衛玥兒和張慧。

  公孫仁和謝文撿了些刀盾過來。

  愁云慘淡,血霧彌漫。

  橫七豎八的尸體,遍地是尚未凝干的血水。

  野山坡多了一份蕭瑟之氣,令人不寒而顫。

  冒銘不顧傷痛,忽然哭倒在袁河面前。

  袁河急急扶起冒銘,問道:“冒將軍,為何吳襄會交百余騎給你?他呢?黃渠將軍增援西平堡,是否已入城?”

  冒銘哭天抹淚,甚是悲痛的將事情經過向袁河稟報:“沒有,黃將軍在沙嶺中了金兵的埋伏,冒死拼殺,確保未將沖出重圍去廣寧報信,再請增兵。”

  他泣聲又道:“廣寧已經失守了。”

  眾將圍過來,惶惑而問:“怎么回事?金兵這么快就襲取了廣寧?”

  袁河扶定冒銘,語氣甚是沉重地說:“金兵襲擊廣寧,原本也在楚兄弟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金兵推進的速度這么快?”

  冒銘泣不成聲,再道戰況:“未將趕到廣寧城下時,城頭已全是金兵的旗幟,未將見勢不妙,急掉頭而跑,豈料吳襄率精騎而來。金兵打開城門,數萬之眾涌出城外。唉!吳襄七千余精騎損失不少啊!他看廣寧失守,無心戀戰,讓末將領百余人馬來此找楚將軍、袁將軍,他急回錦州守城。”

  袁河聞訊,無語泛淚,心頭悲涼,說不出話來。

  眾人心頭,都甚是沉重,沒人說得出話來。

  冒銘抹拭淚水,又道出了廣寧失守的原因:“未將途中遇上由廣寧城之前逃潛出來的散兵,一問方知是孫得功早就降了金兵,是他復回廣寧,詐開廣寧城門引金兵而入的,王角棄城而逃。”

  劉森耿直,聽完冒銘講述事情經過,破口大罵:“娘稀屁,吳襄真是小人,只顧錦州,而不顧大局。”袁河年少卻懂軍事,公正維護吳襄,說道:“劉兄,如果錦州不保,金兵將直撲寧遠,爾后便可奪山海關。”

  劉森急了,質問袁河:“西平堡怎么辦?”

  石天雨略一思索,感覺在此爭論,毫無意義,而劉森性格又急躁,便下令說道:“伍橋、劉森及諸位江湖義士率五千步兵就此潛伏起來,楚某與袁將軍率騎兵去沙嶺救黃將軍。”

  又側頭對冒銘道:“冒銘,在前引路,快!”

  冒銘急飛身上馬。

  袁河立即上馬,銀槍一舉,高呼一聲:“騎兵弟兄們,跟我來!”

  便率眾緊跟石天雨而去。

  晚風怒號,磷火閃爍。

  傍晚的沙嶺,森然恐怖,宛如一座地獄。

  沙草之中,全是尸體。

  金兵的斷臂,明軍的殘腿,雙方戰將的兀身,橫七豎八,遍地皆是,幾無完尸。

  石天雨率眾到達沙嶺之時,發現這里已無決戰場面,只有一片凄涼慘景,不由望物生悲,傷痛淚下,低沉吩咐袁河:“袁兄,查查看,是否還有幸存者?”

  眾將士忍饑挨餓,翻身下馬,分散查找幸存者。

  腥風嗆鼻,煙飛云斂,天地慘淡。

  一些將士搜集枯柴萎草生火,為眼前的殘酷場面而落淚。

  此時,楊鋒和劉森等人因擔心石天雨和袁河安全,率眾策馬而來,見此慘狀,均是無語淚流,心頭沉重,難過異常。

  他們難過一會,又加入搜救大軍。

  幾個時辰后,袁河哭喪著臉來報:“沒有幸存者!”

  此時,劉森跌跌撞撞回來說:“楚兄弟,前面數里許,便是圍困西平堡的金兵了,怎么辦?”

  他性格急躁火爆,焦急而奔來,差點撲倒在火堆前。

  袁河抹拭淚水,急向石天雨提議:“楚兄弟,救兵如救火,撞陣吧,進入西平堡后再說。”

  石天雨急急相勸:“弟兄們連番惡戰,滴水未進,粒飯沒吃,往來沖殺奔波,疲憊不堪,如何能沖過五萬金兵的重圍而進入西平堡?歇一晚吧。”

  劉森大急,朝石天雨吼了一聲:“救兵如救火啊!”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