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39.拼命一吼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秦志光見狀不妙,感覺如此打法,石天雨必定會拼命的,便急急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凌空翻了幾個筋斗,落在數十丈遠之外。

  他甚是滑頭,生怕會被石天雨拼命時散發的功力震傷震死。

  屋頂上的丁儼也和秦志光那般了解石天雨,急急拖著鐘萬旺并挾著駱有鐵凌空翻飛。

  四周觀戰的俞懷忠發現秦志光逃跑,急也拽著俞涵予、俞涵予又拽著歐陽念轉身就跑。

  到了這個生死之間的瞬息,丁儼知道石天雨必定反擊,必定會使出渾身功力。

  而歐陽輔的功力已經夠強悍的了。

  兩種功力如撞在一起,那可不得了。

  果然,石天雨雙掌一錯,渾身泛起陣陣白霧,大吼一聲:“來的好!”一聲獅子吼,驚天動地,如雷鳴電閃般的撕裂夜空,附近五百步范圍內的天地間驟然閃亮幾下。

  這還不是龍象般若功的第十三層境界。

  石天雨反而是收縮至龍象般若功的第十一層境界。

  因為此前,石天雨使用龍象般若功第十二層功力,擊出縷縷劍氣,內功分散使用。

  現在,石天雨把龍象般若功的第十一層功力凝聚使用獅子吼,集中一擊。

  打斗一會,石天雨已經明白,若以龍象般若功十層功力,可和這雄壯的老頭打成平手。

  若以龍象般若功的第十一層功力出擊,聚力一掌或是一吼,完全可以打死此人。

  但要將龍象般若神功的第十一層功力凝聚一擊。

  不過,使用掌法已經來不及。

  歐陽輔已經拼命一擊,暗器毒器兵器及其運足了十成蛤蟆功的鐵頭一起撞擊石天雨。

  生死瞬間,石天雨唯有聚力拼命一吼。

  剎那間,石天雨身后的河水被掀起數十丈高,如傾盆大雨似的潑落四周,地面坍塌,樹折而倒,樹桿橫移,樹葉紛飛,砂石飛揚。

  歐陽輔衣衫破碎而飛,光著身子,渾身血痕,須發毛全部掉光。

  所有的暗器瞬間都倒刺向歐陽輔。

  其靈蛇杖斷裂四散,兩條小毒蛇皮骨不存。

  那顆雕刻人頭上的利齒轉頭咬向歐陽輔,但還沒咬到歐陽輔便裂散而開。

  附近的秦燕、鄒輝被震得飄飛而起,心肺俱傷,摔落在地上,臂折腿斷,吐血不止。

  “賓如歸”客棧轟然而塌,百余弓箭手瞬間跌入廢墟,皆被石頭磚塊木梁砸傷砸死,埋葬在廢墟里。陳誼、朱風利也倒在廢墟里,幸好武功高強,內功深厚,雖受內傷,吐血不止,也被石頭磚塊木梁砸斷了多根骨頭,但是,還沒死去,只是重傷暈迷。

  幸好,客棧里的掌柜和店小二、客人剛才已經跑開,后院的馬廄塌下,砸在被震死震傷的十余匹馬上,有些馬還沒完全死去,趴在地上,慘嘶不斷,滿地是血。

  原本僅距離石天雨五六寸遠的歐陽輔瞬間立地不動。

  他呆楞了一下,皮膚繼而裂開飛散,眼珠暴裂,血水后濺。

  接著,他的骨架也散開,一塊塊一段段的散跌入其身后剛剛坍塌的巨坑里。

  那些被掀起的石頭石塊傾砸而下,又將歐陽輔的骨頭砸碎,被掀起的泥土撒落,又將尸骨不全的歐陽輔瞬間埋葬。

  霎時間,石天雨也被他自己吼出的功力傳入地下又爆發于地面,震得飄飛而起。

  他凌空翻飛,飄落在數十丈之遠,雙足著地,便呼喚嘟嘟和哆哆過來。

  嘟嘟策馬而來,哆哆趴在其背部上,乘馬而至。

  一人兩狗一馬,離開了這個小鎮。

  “爹!”歐陽念哭嚎著,跌跌撞撞的跑來,跑一步吐一口血,跑了幾步,又跌翻在地上。

  他趴在地上,雙手著地,發現地面燙手,急急起身,搖搖晃晃著身子,四處尋找歐陽輔的下落,不停的哭喊著:“爹,您在哪?您在哪?出來呀!爹,您在哪?”

  但哪里還能找到歐陽輔?

  世上已經再也沒有歐陽輔了!

  連歐陽輔的尸骨也沒有了。

  俞涵予跑開十幾步,跌倒在地上,哇哇吐血。

  俞懷忠頭一暈,眼前發黑,卻仍然拖著俞涵予跑,不顧一切的跑,盡量的跑遠些。

  他們原本就距離石天雨和歐陽輔十余丈遠,又跑開了十幾步遠,心肺有些受損,但內傷不重。

  秦志光、丁儼、鐘萬旺、駱有鐵等人跑回來,急急扶起傷者,運功為傷者療傷,掩埋死者,又刨開廢墟,搶救朱風利和陳誼,看看能不能多找一些還沒死去的人,爭取救活多一些人。

  石天雨策馬跑出小鎮不遠,有人凌空握刀斬下,身法如鬼魅一般。

  那人用的還是寶刀,瞬間光芒耀眼,寒氣襲人,攝人心魂。

  石天雨本能地反應,雙掌拍去,呼呼兩記劈空掌,震得那人倒飛飄飛而下。

  那縷縷寒光也被震散。

  石天雨飛身離馬,身子倒縱著地,驚叫一聲:“寒月寶刀?”

  嘟嘟替石天雨抓過馬韁,策馬一會,又掉轉馬頭,復奔過來,但見四周人多,又策馬掉頭而去,離遠些,這才勒馬停下,靜候主人。

  四周埋伏的人,凡夫俗子,如何受得了此等寒氣和如此刀鋒?

  十余人瞬間喊道:“好冷!”便無后話,已經血液凍結。

  隨之“咔嚓”幾聲,十余人渾身筋骨盡斷,如堆堆爛泥似的癱倒在地上。

  死者皆是嘴巴張開,嘴邊滴血已經凝結成冰霜。

  其他埋伏者心隨刀寒,急急跑開,離遠點。

  石天雨沉聲喝道:“你是何人?對比剛才與我打斗的那位老人,感覺武功和內力如何?”

  那人朗聲說:“我乃遼東金龍幫幫主龍三刀!殺敵從不用三刀,所以,龍三刀成為我的江湖外號。石天雨,交出藏寶圖,我可饒你一命。”

  他仗有寶刀,揚起寶刀,跨步而來,寒風掠過。

  周邊幾株大樹,瞬間落葉飛舞,枝椏斷裂落地。

  咔嚓!十余丈遠埋伏者,有幾個人瞬間鋼刀橫甩一邊,臂斷骨折,就地打滾,悲苦哀嚎起來。

  刀未至,寶刀的寒風寒氣一樣殺人。

  由此可見此人武功之高,內力之強,寶刀之利。

  四周的埋伏者,不由自主地又后退了幾丈遠。

  石天雨穩絲不動,衣衫竟然沒有皺起,甚是平靜地說:“遼東距離中原那么遠,您迢迢數千里而來,值得嗎?”

  龍三刀哈哈笑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我金龍幫若得到價值連城的明教藏寶,便可以與努爾哈赤爭霸遼東。”

  石天雨淡淡地說道:“努爾哈赤二十五歲時起兵統一遼東各部,已經建立起金國,割據遼東,建元天命,且已建都盛京,擁有兵馬數萬,鐵騎兩萬。龍幫主,您何以與之爭霸?兵馬何來?憑您一介江湖幫會,就要與金國抗衡,現實嗎?須知,現在以我大明的實力,尚難以相抗努爾哈赤,又何況您一介江湖幫會?聽我勸,走吧!好好的活著。不然,您的寶刀便是我的了。”

  龍三刀冷冷的握刀走近石天雨,冷冷地說:“你管我現不現實?反正你交出藏寶圖,饒你不死。不然,你就會成為我刀下鬼,還要被剝皮。到時會死的更難看。”

  此時,附近又有人翻飛而下。

  還有人握刀執劍,撲向嘟嘟和哆哆。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