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09.忍無可忍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娘,石大哥,救命啊!”安兒嚇得從木屋里面跑出來,大聲嚷嚷,但又一陣箭雨射向他們。

  石天雨呼呼幾記劈空掌拍去,震落了他和安大娘、安兒三人身前的箭雨,并說:“大娘,快塞好耳朵,快!”

  安大娘急忙撕下衣布,弄成幾個小布團,塞好安兒的耳朵,又塞好自己的耳朵。

  安兒愕然地望著安大娘。

  待石天雨揮掌拍落那些箭雨,安兒又蹦蹦跳跳的說:“嘩!石大哥好功夫!神功!神功!怪不得石大哥不帶刀劍在身邊。”

  哆哆急忙跳到石天雨的肩膀上,四爪死死的按著石天雨,感覺這樣才安全。

  石天雨撕下衣角,弄成兩只小布團,塞到哆哆的耳朵里。

  一彪人從天而降,竟然是丐幫幫主丁儼、長老陳誼和鐘萬旺。還有一彪人馬從石氏莊園矮矮的圍墻前門進來,竟然是宋運憲領著一隊官兵而來。

  箭雨驟停。

  幾千士兵中有百余名士兵握著火把。

  看到官兵來,丁儼揮揮手,率眾閃開,但是,仍然是包抄石天雨的樣子,只是讓官兵先上。

  宋運憲過去找丁儼打招呼,躬身向丁儼賠罪,倒是精明。

  他家大業大,不敢得罪丐幫。

  丁儼沒理他,傲然而立,手握一根綠竹。

  他手中的綠竹應該就是打狗棒了。

  不過,陳誼和鐘萬旺倒是和宋運憲聊的火熱。

  宋運憲偷偷的塞給他們兩錠銀子,低聲說:“待會殺石天雨的時候,往死里揍!不用客氣!”

  陳誼和鐘萬旺收起兩錠大銀子,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

  不用宋運憲掏銀子給他們倆,他們倆也會往死里揍石天雨的,他們的目的是要剝石天雨的皮,為了那幅刺繡在石天雨背部上的明教藏寶圖。

  “嘩!好俊的娘們。”

  此時,一隊官兵朝石天雨、安大娘、安兒和哆哆圍來。

  石天雨聞聲望去,但見為首的將軍模樣賊頭鼠眼,邪笑著率隊向他們走來。

  石天雨感覺不對頭,本能伸手入袋,暗抓了一把牙簽,又一手取掉了塞在安大娘耳朵里的小布團,附耳低聲說:“大娘,會騎馬嗎?”

  安大娘驚惶地說:“會!安兒他爹以前也是將軍。”

  石天雨便說:“我待會給你們搶馬,你們先跑,我會追上你們的,反正是南下,往荊州方向,對吧?”

  安大娘見此情狀,感覺很難突出重圍,真怕今夜會死在這里,但是不忍去拂石天雨好心和善心,難過地說:“好!”

  石天雨便將小布團塞回安大娘耳朵里。

  官兵迅速圍了上來,將石天雨、安大娘、安兒三人及小狗哆哆圍的水泄不通。

  為首將官策馬走上前來,揚手指著安兒,邪邪地道:“這小娘皮樣子還挺俊的嘛!”

  安大娘雖然聽不到為首將官說什么,但看到那么多人刀劍晃眼的圍過來,嚇得緊緊摟著安兒,渾身直打哆嗦。

  安兒聽不到別人說話,將塞在耳朵里的小布團取下來。

  安大娘急忙顫聲說:“安兒,別取下小布團,待會你石大哥要大吼大叫的。”便又給安兒塞上小布團。

  為首將官飛身下馬,走近過來,大吼一聲:“弟兄們,多日沒打野味了,今日飽餐一頓,人人有份。來啊,把這小雜碎砍了,明天做肉餡,把這小娘皮和這老不死的抬進木屋里,嫩的給本將。”

  “啪!”

  安兒生性潑辣,看到那將軍不懷好意,便縱身一躍,甩手就給他一記耳光。

  “哎呀!”

  那將軍猝不及防,左腮立紅。

  安兒旋身一晃,機靈地轉到石天雨身后去了。

  眾官兵聽得長官號令,把兵器一扔,上前就動手動腳。

  安大娘顫聲罵道:“孽畜,你們要干什么?”

  這名將領是濟南府的將領,名叫洪連素。

  由于他經常找借口搶走民間的美女美婦,老百姓對他敢怒不敢言,暗地給他起了個外號,叫作“黃花菜”。

  “小娘皮,老子今晚剁了你。”洪連素挨了一記耳光,不由大怒,拔刀而出,刀指安兒。

  但安兒已經閃到石天雨身后。

  “狗雜碎,少爺怕伱呀?”石天雨怒罵洪連素一句,一個蹬腿,一腳當胸踹翻一名士兵。

  他又“嗖”的一聲,一把牙簽甩出,只聽得一陣慘叫聲響,最先沖上前來的百余名官兵登時撲倒在地上,或伸手捂著眼睛,或是伸手捂著腰肋,或是蹲在地上捂著膝蓋。

  洪連素握刀格擋護身,大怒的指著石天雨罵道:“小雜碎,你這駱駝生的犟驢,濟南府鄉民告你昨晚盜竊了三千兩銀子,總爺就是奉命來緝拿你的。”

  他說罷,一招“仰天天涯”握刀朝石天雨砍去,竟然是羅漢刀法,極剛極猛。

  真是欲加之罪,何犯無辭?

  洪連素要殺石天雨,好占據安大娘母女,隨口就給他捏造了一個罪名。

  石天雨怒道:“就你這玩意,只配給少爺擦屁股。”聲音漸大起來,見洪連素揮刀砍來,閃身一晃,使出反手道和龍爪手,左手虛探,右手挾著一股勁風,直拿洪連素左肩的“缺盆穴”。

  洪連素握刀一削一撩一掃,但是,到達他肩膀上的卻是石天雨的左手,出其不意的瞬間拿捏住他的“肩井穴”,他身子一軟,已被石天雨單手舉起一甩。

  幾聲慘叫。

  砰砰!

  洪連素被橫扔到撲來的三名官兵身上。

  四人相撞,胸骨登時撞斷,痛得慘嚎起來。

  其他官兵隨即朝石天雨等人放箭。

  石天雨大怒,運足功力,大吼一聲:“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平民百姓的嗎?”一聲獅子吼,竟然吼散了射擊而來的箭雨,又一把牙簽甩出。

  那些牙簽疾如利箭,又有百余官兵被刺瞎了眼睛,被刺傷了關節,慘叫哀嚎起來。

  一些官兵握刀撲來。

  石天雨驀然一招“亢龍有悔”拍出,掌力竟達三丈余遠。

  嘭!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石天雨身前的百余官兵仰天倒跌,倒撞身后百余名官兵。

  慘叫起此起彼伏,骨折之聲不絕于耳。

  石天雨縱身一躍,抓住洪連素的馬韁。

  安大娘和安兒抓起兩把鋼刀,尾隨跑過來,躍身上馬。

  石天雨又掏出兩把牙簽甩出,為安大娘母女殺開一條血路。安兒握著鋼刀一把拍在馬臀上,那馬一痛,嘶鳴一聲,前蹄躍起,踏翻兩名士兵,狂奔而去。

  但石天雨卻被官兵團團圍住。

  安兒回頭失聲哭喊道:“石大哥!”

  但是,她的坐騎一痛,狂奔起來,霎眼間便跑出了石氏莊園。

  洪連素強撐著從三名士兵身上爬起來,嘶聲叫道:“殺了小雜碎,抓住那小娘皮。”

  官兵隨即兵分兩路,一路上馬向安大娘母女追去。

  一路刀槍齊施,向石天雨削劈而來。

  石天雨抓起一把鋼刀,雙足一點,平地拔起,一招“刀劈華山”揮舞凌空下擊,極是快捷迅猛。

  “啊”地一聲慘叫,一名官兵小頭目的頭顱,被石天雨一刀劈開,血水柱濺,倒在地上。

  石天雨趁機又一把牙簽甩出,然后就地一滾,橫刀一掃,砍斷幾名士兵的腿。

  幾名士兵倒下,一個缺口便被他撕開。

  石天雨趁機搶馬過來,策馬狂奔而去。

  宋運憲急急對鐘萬旺和陳誼吼道:“快去打石天雨啊!”

  陳誼不緊不慢地說:“不急!丐幫弟子,消息天下最靈通,石天雨跑不出咱們的手掌心的,現在不打,是了為避免和官兵發生沖突。丐幫的宗旨,是不與官府發生沖突。”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