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06.營救安姑娘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瞬息之間,仍然有人握劍攻來。

  還有人掌力開碑裂石般的擊向石天雨。

  敵方重重埋伏,石天雨著著遇險,心里甚是憤怒。

  石天雨不待對方的劍、另一人的掌力攻到,便縱身倒躍,立在那握劍之人身后,瞬間左手一探,抓向那人的“肩井穴”,右手將小狗一拋,反手取下包裹。

  那握劍之人也甚是了得,反劍一掃。

  石天雨右手包裹一送,左手又抓去。

  那人的劍劃在包裹上,掃破了包裹,卻未能躲過石天雨一抓,立時左肩被石天雨捏住。

  石天雨五指如鋼,抓鐵鐵斷,抓石石碎。

  咔嚓之聲響起,那人左肩胛骨立裂,慘叫而倒。

  另一人見雙掌拍空,竟然狠毒的又雙掌拍向半空中,欲致小狗于死地。

  此人能看出石天雨愛狗如命。

  石天雨確實愛狗如命,看那人如此狠毒,竟然連一條小狗也不放過,不由大怒。

  他將手中的包裹一拋,縱身躍起,使出一招“飛龍在天”,用背部擋住下墜的哆哆,雙掌凌空下擊,威力奇大,剛猛致命。

  嘭!與那人對了兩掌。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那人頓時雙腿深陷地上,踩出兩個深坑,半截身子掩埋于土里,立掌立碎,十指被震得飄飛散落數丈之遠,慘叫著不住吐血。

  此人掌力能開碑裂石,武功甚是不錯。

  但其半截身子也被石天雨種在泥土里,一時起不了身。

  哆哆和包裹落入石天雨的背部上,四爪死死的按在石天雨的肩膀和包裹上,生怕掉下來。

  石天雨隨即反手摟過哆哆,取過包裹,縛在肩膀上,飛奔而去。

  他跑了一會,又聽到嗖嗖箭雨襲來,便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凌空飛越,不再步行。

  雖不斷遇險,但是,他也不想殺人。

  只是當時憤怒之極,捏碎了一人的肩膀,擊碎了另一人的手掌,但石天雨始終沒下殺手,沒有要他們的命。

  清晨,百鳥啾鳴。

  石天雨背著小包裹,抱著哆哆,飛奔向濟南城外的宋家莊。

  但天氣太熱,石天雨不時的抱著哆哆,到叢林密布、參天古樹的山里歇息一會。

  當天傍晚,他和哆哆才來到宋家莊。

  宋家莊里,張燈結彩,喜氣洋洋。

  不少人在里面吃流水席。

  石天雨扯亂頭發,抓起兩把塵土,抹在臉上,披頭散發的走進來,自稱是進京趕考的書生,請求在宋家莊留宿一晚,但被狗仗人勢的一些莊丁驅逐著走開。

  宋家莊的狗也吠叫著驅逐石天雨的小狗哆哆。

  其中一名莊丁不僅驅逐石天雨,還拿來一根木棍,不時的敲打石天雨,一路趕著石天雨,一路打著石天雨,怒罵石天雨是不得好死的爛乞丐。

  哆哆悲慘的吠叫著,被宋家莊的狗追趕著。

  但是,走出宋家莊,石天雨就不客氣了,聚力于雙掌,反手就是幾把火焰刀,將宋家莊的幾條大狼狗劈成兩半,又即時燃燒起來。

  那莊丁嚇壞了,轉身想逃跑。

  石天雨出手如電,伸手一捏那人的肩膀。

  那人痛的慘叫起來,跪倒在地上求饒。

  石天雨低聲喝問:“怎么回事?說!不然,我廢了你。”

  那人痛的不行,急忙如實相告。

  石天雨方知宋運憲又在納妾。

  而宋運憲的新小妾,此時是被綁在婚房里的,是前幾天一群乞丐綁著來,賣給宋運憲的。

  那小姑娘只有十四歲,據說是其父親出事,并被入獄,其母領著她到京都申訴,但被人所騙,身無分文,到處討飯,后被丐幫弟子綁了,賣給宋運憲。

  那些丐幫弟子得了一塊金元寶和十兩銀子。

  石天雨又問那小姑娘叫什么名字?

  哪里人?

  現在有無與宋運憲洞房?

  那人說那對母女姓安,母親叫作安大娘,現在被宋運憲囚禁在柴房里。

  那小姑娘就叫安兒。

  因為宋莊主前陣子被那個身藏巨寶的朝廷和武林都通緝的石天雨打的臉歪嘴斜眼凸,所以,宋莊主這次就請了算卦的,選擇了今天這個好日子,明媒正娶那個小姑娘,希望能轉轉運氣。

  又因為宋莊主要迎接各路客人,得陪著一些重要客人喝酒吃飯,所以,莊主至今未與那小姑娘安兒洞房花燭夜。

  石天雨聽明白了,便松開那人,又伸指彈了那人的耳朵一下。那人腦嗡耳鳴,跪在地上,雙手掩耳,睜眼就天旋地轉,只能閉上眼睛,跪在那里不敢起身。

  石天雨便雙足一點,凌空飄飛,落在宋宅的后院里,來到柴房,找到安大娘,低聲相告自己是石天雨,是這周邊著名的石大善人,也是當今武林之中最仁義的俠客。

  他請安大娘不要出聲,然后便給安大娘松綁,讓安大娘到附近的石氏莊園等他和安兒回來。

  安大娘哭著給石天雨下跪,拜謝救命之恩,也低聲告訴石天雨,她之前幾天還在荒廢的石氏莊園待過幾天,因為確實餓的發慌,才又出來討飯,故被那些乞丐哄騙并被人綁了賣給那丑陋無比的宋運憲。

  然后,安大娘跌跌撞撞的從后院里跑出去了。

  石天雨便走向前院,掏出一把牙簽,遇到有人阻攔或是喝問,便一枝牙簽甩出去,將攔截他的宋家莊的莊丁、護院釘在原地,擺著“金雞獨立”的姿態。

  他又抓住一名護院,讓這名護院領著他去找安兒姑娘。

  那護院被石天雨用牙簽刺中,肩膀又被石天雨捏住,只要石天雨稍一用力,那護院的內力便狂泄而出。

  所以,此人乖乖聽令,領著石天雨去救人。

  石天雨也只是嚇唬此人,并不想要此人的低級內力。

  在此人的引領下,石天雨來到宋運憲新的婚房,救出了被捆綁、穿著紅袍、披著紅蓋頭的安兒姑娘。

  安兒姑娘雖然只有十四歲,但長發黑亮,細腰長腿,氣質脫俗,峨眉淡掃,臉上沒施粉黛,容顏優美,透著江南美女的溫婉。

  石天雨讓安兒躲到洗手間去更衣,將紅袍穿在那名護院的身上,將紅蓋頭披在那名護院的頭上,又點了那人的“中府穴”,將那人按坐在床榻上,等著宋運憲的到來。

  安兒姑娘聽說母親已經被石天雨救出來,便松了口氣,一切依言照辦,并且因為好奇,想躲起來,看看待會宋運憲是如何和這名護院洞房花燭夜的。

  她長得溫婉,但是性格卻頗辣,很是調皮。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