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79.愛在傷痕累累中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外面的湖畔邊。

  林銳之激動而呆。

  梅巧倩吃驚而呆。

  碧綠的湖水,倒映著兩個發呆的年輕人。

  終于,林銳之反應過來。

  他松開梅巧倩嫩蔥般的小手,收起那只小盒子,放入懷兜里。

  然后,他又顫顫的伸手,攬梅巧倩于懷中,終于可以抱她了。

  他激動萬分,熱淚盈眶,就要實現他的夢想了。

  梅巧倩一驚而醒。

  她驀然推開林銳之,顫聲大喊:“不!不!我頭疼,我好暈。”便甩開林銳之的手。

  她轉身跑回她的臥室里,橫上房門栓。

  她趴在床榻上,嗚咽啜泣起來。

  林銳之急忙追去,伸手推推她的房門,沒有推開,便背轉身,貼在她的房門上。

  他側頭對著房門,低聲說:“倩兒,我真的會永遠守護你的,永遠!你如果不答應,我坐死在你房門前。”說罷,便坐在梅巧倩的房門前,心情甚是復雜。

  無論如何,他得等到梅巧倩的回應與答應。

  他的家傳劍譜已經給了梅仲秋,手指上也戴上了戒指。

  這段婚姻已經是不可以反悔的了。

  除了辟邪劍譜,他付出了更大的代價。

  現在,除了梅巧倩,他真的一無所有了。

  他是天底下最慘的人,比石天雨還要慘。他們兩個人皆是因為這個美若天仙的女子而變慘!

  這天的一日三餐,仆人來請林銳之去吃飯。

  林銳之沒有吭聲。

  丫鬟來請梅巧倩出去吃飯,梅巧倩也沒有吭聲。

  夜晚,凌晨時分,仆人來請林銳之回房休息。

  林銳之也沒吭聲。

  丫鬟輕輕的敲敲梅巧倩的房門,梅巧倩也沒有吭聲。

  兩人都很難過,心情都很復雜。

  漸漸的,林銳之悲憤起來,心想:梅家若敢騙我,我就滅了龍泉山莊。

  他不時的咬牙切齒,神情十分可怕。

  不過,林銳之還是很有耐心,很有毅力,對梅巧倩還是存在幻想,存著希望。

  而梅巧倩的心卻是很矛盾。

  她知道林銳之對她的情意,能感受到林銳之對她的真心,能感覺到林銳之對她的濃濃愛意。

  但是,她心里有霧霾。

  她心里有另一個影子。

  她現在也很痛苦和煎熬。

  翌日也是如此。

  又一天過去。

  林銳之餓暈在梅巧倩的房門口。

  仆人急急大喊大叫,讓人去找郎中。

  梅巧倩也頭暈暈的拉開房門。

  林銳之艱難地說道:“倩兒,你終于睡醒了?”

  他的特點和優點,就是對梅巧倩特別的尊重。

  梅巧倩整個人也瘦了一圈。

  她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說:“我們去吃飯吧。”說罷,主動牽起了林銳之的手,走向后廚餐廳。

  林銳之頓時精神大振,渾身帶勁,一點也不暈了。

  此時,不遠處偷看的石天雨忽然嗚的一聲哭出來,轉身就跑。

  梅巧倩甩開林銳之的手,急急跑去追。

  她邊追邊喊:“石天雨,石天雨,這你膽小如鼠的縮頭烏龜,你為什么始終不敢現身?伱為什么連說愛我一聲都沒有勇氣。枉你還自稱明教教主。”

  林銳之瞬間氣得七孔生煙,血沖腦門。

  “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十二個大字,瞬間浮現在他眼前。

  他憤怒地拔劍而出,也追了過去。

  石天雨跑出莊外,舉起衣袖,抹抹淚水。

  他轉身面對追過來的梅巧倩,難過地說:“伯父不會同意你我在一起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姻不是我們可以作主的。我們不能違背禮教。林公子對你情真意切,我怎敢橫刀奪愛?”

  梅巧倩泣聲說:“你說謊,你明明愛我,你明明心里放不下我,你為什么就不肯先說一句愛我的話?你為什么就不主動走出這一步。你還是不是男人?”

  林銳之雙足一點,握劍凌空下擊石天雨。

  他的劍法,瞬間如狂風驟雨,冷咧凜厲。

  梅巧倩急喊一聲:“不要!”竟然奮不顧身的撲入石天雨的懷中,竟然為了石天雨而舍命相護。

  林銳之劍尖刺到,嚇得大驚,急急側身,甩出長劍。

  他愛梅巧倩如命,可舍不得殺了梅巧倩。

  他的劍如箭離弦,穿側邊的大樹桿而過,繼續連穿十幾棵大樹,方才釘在最后一株大樹桿上。

  對比春節前,他的劍法已經厲害了十幾倍。

  他的內功已經可以用“渾厚”二字來形容。

  他身子落地,呆呆地望著石天雨及其懷中的梅巧倩。

  石天雨感動無比。

  他伸手輕撫著梅巧倩的秀發,非堂難過地說:“我的身份,現在跳進黃河洗不清。你和林公子好好過日子吧。”說罷,伸手去分開梅巧倩。

  但是,梅巧倩死死的抱著石天雨。

  石天雨沒分開她。

  梅巧倩泣不成聲地說:“對不起!是我害了你。是我無知,成為了我父親和華天剛的一枚棋子,是我陷害了你。一切都是華天剛的陰謀。對不起!”

  她說罷,伏著石天雨的懷中,嚎啕大哭起來。

  把原因說清楚了。

  把過往的罪責主動攬下。

  她也輕松了,也放松了。

  林銳之頓時腦嗡耳鳴,仿佛后腦勺被人擊了一棍。

  他立足不穩,一頭栽倒在地上,趴在地上,悲淚如雨的望著石天雨和梅巧倩。

  他的淚眼,升起了一團火,漸漸的猩紅起來。

  那團火里,全是仇恨。

  石天雨想推開梅巧倩,但是推不開。

  他只能側身對林銳之說:“林公子,好好保護梅姑娘,她是無辜的。無論真相如何,你我都要保護她。答應我。”

  林銳之泣聲怒吼:“石天雨,你何必惺惺作態?放開她!不然,我此生必以你為仇敵,不殺你,我誓不為人。你有種的話,現在就殺了我。不然,我永遠都不會放過你。”

  梅巧倩轉身面對林銳之。

  她難過地滴著淚水:“林公子,我知道你對我好,但是,愛情能勉強的嗎?”

  林銳之憤怒地大吼起來:“令尊已經拿走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你們父女倆不可以這樣騙我。我們已經戴上了你們家祖傳的龍鳳戒指。你怎么可以這樣待我?你怎么可以這樣出爾反爾?你為什么對我如此不公?”

  他吼罷,趴在地上大哭起來。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