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56.為誰奔波為誰苦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玥兒樂壞了,整天激動的不得了。

  那些收到錢的百姓,個個都抱她,個個都夸她。

  她能不高興嗎?

  小孩子原本就特別喜歡別人夸的。

  這幾天,她收獲了無數的夸贊。

  如此,半個月后,開封一帶的鄉村,無數百姓又在流傳著那首打油詩:

  “天降石天雨,瑞雪兆豐年。濟南大明湖,飄來曹景舟。百姓錢兜滿,幸福過大年。”

  已經折騰到了濟南,又奔波到了河澗,現在又披霜冒雪來到了京城的梅仲秋、丁儼、華天剛、秦志光、梅巧倩、秦燕、鄒輝等人接到丐幫弟子的飛鴿傳書,氣得七孔生煙。

  他們都待在福威鏢局里,向林志洪了解石天雨的情況。

  林志洪講述了福威鏢局在收到龍泉山莊發出來的消息之后,趕緊晝夜設伏,好不容易等到石天雨來到,圍攻石天雨卻又反而被石天雨所傷,并且林志洪最近經常咯血的情況。

  他說完,就咯血了。

  他有氣無力地說請梅莊主去驢市胡同的大鐵屋吧。

  金錢幫的上官樹幫主也和石天雨血戰了一場。

  據說打成平手,石天雨后來在金錢幫的幫助下,駕著賭回來的錢,連夜出城了。

  估計石天雨又給城郊的百姓發錢了。

  所以,現在城郊的百姓都在說“天降石天雨,瑞雪兆豐年。濟南大明湖,飄來曹景舟。百姓錢兜滿,幸福過大年。”

  秦志光驚叫一聲:“涯屌!咱們給石天雨那小子耍的團團轉,都快過大年了,咱們還在他鄉奔波。咱們是不是白活了幾十年呀?”

  梅巧倩接口說:“沒想到那小子現在學會了耍猴戲。而且,耍的那么精彩。”

  梅仲秋頓時臉紅耳赤,作聲不得。

  華天剛偷偷轉過臉去。

  他真不好意思面對那些被他忽悠的武林中人。

  丁儼氣惱地大吼一聲:“走,找金錢幫去。”

  梅巧倩苦悶地說:“我不走了,我在福威鏢局住一宿吧,外面大風大雪的,刮得臉好疼,兩只耳朵都快要掉下來了。”

  林志洪一陣心寒,也不留他們吃晚飯。

  因為他們來此,只打聽石天雨的事,沒有人對他噓寒問暖。

  他都吐血了,大家還想著石天雨背部上的藏寶圖。

  不過,林志洪的兒子林銳之倒是熱情。

  但他只對大美女梅巧倩一個人熱情。

  他急急討好地說:“梅姑娘美若天仙,真的不適合在外面走,天氣太冷了。走,梅姑娘,先到后院的餐廳去吃點東西,暖暖身子。明天,我陪你到處逛逛,京城大氣,每走一步,都是美麗風景。”

  秦燕、鄒輝見狀,頓時滿臉怒容。

  他們追求梅巧倩那么久了,怎么會容忍別人插手?

  梅巧倩起身而去。

  秦燕和鄒輝急也跟著她走向后院。

  他們一起來到后院的小餐廳。

  林銳之親自張羅,親自將炭爐移到梅巧倩的面前。

  他親自去端菜,親自為梅巧倩盛飯。

  美貌確實為梅巧倩帶來了諸多的便利。

  不過,梅巧倩也神思悠悠的:

  天寒地凍,那小子躲到哪去了?

  他會不會被冷死?

  他會不會被天下武林中人殺死。

  唉,都是我的錯。

  我若不說藏寶圖在他背部上,誰會去關注他呀?

  他真慘!

  除了老百姓說他好話,武林中人個個都想他死。

  梅仲秋等人來到驢市胡同的大鐵屋,求見上官樹。

  但是,只有負傷的荊籍接見了他們。

  這個時候,上官曉曦、唐野陪同石天雨外出給鄉村的百姓送錢,還沒回到京城。

  上官樹真的去了濟南。

  他去求見神劍山莊的莊主、天下武盟的總盟主謝至川。

  荊籍說對于武林的這些屁事,俺們幫主也很費神。

  俺家幫主現在去了濟南的神劍山莊,求見天下武盟的總盟主、神劍山莊的莊主謝至川大俠,密商重新召開天下武林大會事宜。

  丁儼吼道:“武林現在這么亂,難道身為總盟主的謝至川就沒有責任嗎?”

  他是急性子,又自恃學得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

  所以,他經常動不動就怒吼起來。

  他向來說走就走,說留就留,也不顧他人感受。

  這就造成他這個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始終威信不高。

  華天剛生怕自己的代理總盟主之職位沒了。

  他也把握機會,氣惱地吼道:“謝至川就是一只縮頭烏龜,總是躲著不見客。十五年過去了,天下武盟每五年一屆,謝至川現在還算是武林的總盟主嗎?”

  神劍山莊的總管家秦志光很不服氣。

  他反唇相譏地說:“謝莊主不是總盟主,那華掌門就是天下武盟的總盟主了,好像華掌門這個總盟主前面還有代理二字哦。即便天下武盟十五年沒有換屆,謝莊主也是天下武盟的總盟主。而且,每次召開天下武盟大會,必須有武林六大門派的掌門人出來說話。這幾年召開的所謂的天下武盟大會,沒有六大派的掌門人出來說話,好像不算數哦。”

  武林也是有規矩的。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華天剛氣得滿臉漲紅。

  但又無言以對。

  梅仲秋一張老臉也氣成了豬肝色。

  丁儼心頭甚是苦悶。

  他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但不是武林六大門派的掌門人。

  天下武盟誰當總盟主,丁儼說了不算。

  也無人請他出來說話。

  荊籍冷冷地說:“天氣冷,諸位還是找間客棧入住吧,先填飽肚子再說,吃點東西,暖暖身子。荊某事前不知道各位蒞臨寒舍,沒給諸位準備晚飯,就不留大家了。”

  梅仲秋氣得起身就走人。

  他是有錢人,受不了荊籍的冷落。

  華天剛也灰溜溜的起身,跟著梅仲秋出去了。

  丁儼對荊籍怒目相向。

  秦志光急急打個哈哈說:“荊香主沒有準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等畢竟是臨時造訪,冒昧打擾貴幫了。”如此,丁儼才感覺到金錢幫沒欠他的。

  他氣呼呼的拄著打狗棒,轉身而去。

  秦志光走出大鐵屋,對梅仲秋說:“梅莊主,聽說銘靜大客棧不錯,那里距離福威鏢局也近。”

  他言下之意,得梅仲秋這個冤大頭請客啊!

  總不能讓大家伙自個掏錢吧?

  梅仲秋自明其意,也不在乎這點錢。

  但是,他就是感覺太冤了,千里迢迢,千里奔波,動員了無數的武林中人往北而行,不僅沒捕獲石天雨,倒讓石天雨賺了無數好名聲。

  這叫什么事呀?我的天!

  他難過地說:“好。”

  眾人便策馬前往福威鏢局附近的銘靜大客棧。

  店小二看到來了很多武林中人,便很熱情,服務很周到地說:“各位客官盡量系好馬匹,千萬別出現馬匹忽然不見了的情況。”

  梅仲秋感覺事有蹊蹺,便向店小二打探怎么回事?

  店小二說前些天有位小伙子,抱著一條很大很怪異的狗,騎著一匹大白馬來的。

  那馬和狗放在后院的馬廄里,忽然間嘶鳴幾聲,那馬和狗就不見了,像是人間蒸發。

  事情傳揚出去之后,世人以為本店出現了什么靈異事件。

  所以,很多客官便不敢到這里住店,生意一落千丈啊!

  眾人明白了,石天雨之前也是住這家客棧的。

  于是,他們精神抖擻起來。

  他們又饒有興趣的打聽石天雨的情況,比手劃腳的描述石天雨相貌。

  經與店小二核對,確認忽然不見了寶馬和狗的人,便是石天雨了。

  于是,眾人便到后面的四合院里入住,分別圍在一起,喝酒吃飯聊天。

  他們探討石天雨會躲到哪里去?

  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石天雨好?

  石天雨這個時候應該還在京城鄉村一帶吧?

  華天剛自然是和梅仲秋一桌。

  他挨著梅仲秋這個有錢人,心里才有安全感。

  他建議梅仲秋,率領各派武林中人去神劍山莊一趟。

  看看能不能拜會謝至川?

  得請謝大俠出來主持大局。

  梅仲秋知道這是華天剛的屁話,無非是華天剛套自己的底細,還支不支持華天剛出任天下武盟的正式的總盟主。

  于是,梅仲秋便說快過年了,年后再去拜會謝莊主吧。

  這大過年的,人來人往,實在不便打擾謝莊主。

  堪堪此時,丐幫弟子傳來飛鴿傳書,稱在狼山、麻山一帶的山村里,發現了石天雨。

  人家正給百姓發錢吶。

  丁儼氣得破口大罵:“什么鳥人呀?靠花錢買名聲?世人之卑鄙無恥,以石天雨為楷模。”

  要不是城門已經關閉,他真想連夜出城南下,抓捕石天雨,將石天雨碎尸萬段。

  梅仲秋調侃地說:“丁幫主,丐幫乃是天下第一大幫,消息最靈通,為何總是不能及時的捕捉不到石天雨的消息?為何石天雨的消息總是會遲幾天才到我們的手上?莫非丐幫弟子也因為收了石天雨的錢?”

  眾人大笑起來。

  丁儼的老臉頓時氣成了豬肝色。

  幸好也是梅仲秋這個大富豪在調侃他。

  不然,其他人說這樣的話,丁儼肯定揍死他。

  眾人歇息一晚,翌日一早,就集結南下,追蹤石天雨。

  福威鏢局少總鏢頭林銳之竟然要陪梅巧倩南下過年。

  林志洪氣得又咯血。

  但是,很無奈,林銳之喜歡上了梅巧倩。

  梅仲秋也熱情地邀請林志洪一家人到龍泉山莊過大年。

  如此云云,甚是虛情假意。

  他們隨即出發南下,各回各家。

  但實際上,他們都沒有回家,都心想那寶藏吶!

  這些武林中人都著迷于明教的巨額藏寶,都在開封一帶的山林里溜達。

  誰都怕誰搶先一步找到明教的巨額寶藏。

  可憐他們的家里人,還眼巴巴的盼著他們回家過年團聚吶!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