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48.營救兩個妹妹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石天雨策馬來到棉花胡同的福威鏢局。

  他拿出福威鏢局開具給他的票據,稱是來領人的。

  看門的漢子看看票據,驚駭而問:“您就是曹景舟?曹公子?”

  石天雨自信滿滿,點了點頭說:“如假包換。”

  那漢驀然大喝一聲:“來人嘞,快來人嘞!悍匪曹景舟到了。”

  他連喊幾聲,又將票據一扔。

  他驀然使出一招“分筋錯骨”。

  他一手抓向石天雨的左肩,一手抓向石天雨的右肋。

  他十指如鉤,抓鐵鐵斷,抓石石碎。

  石天雨身形一晃,大喊一聲:“汪靜,汪靜!”

  他邊喊邊避開對方一招毒招。

  他又探手抓過那張凌空飛舞的票據。

  這張票據可不能丟。

  希望這次誤會過后,雙方能和平相處。

  但是,石天雨想錯了。

  他在民間是聲名鵲起。

  但他在武林之中,卻仍然是處于被妖魔化的境地。

  不過,這也讓他很奈。

  因為他當初填單托鏢之時,是化名曹景舟填寫的票據。

  現在,他來領人,也只能自稱曹景舟了。

  不然,他無法領到汪靜和那個小妹妹。

  鏢局的人紛紛握刀執劍,飄飛而出。

  他們凌空劈向石天雨。

  石天雨收起票據,大喝一聲:“若不把汪靜交出來,今晚,我就滅爾等滿門,說話算數。”

  “公子,公子,呵呵,公子,終于等到您了。”

  此時,汪靜牽手那小女孩,從鏢局里面飛奔而出,呵呵甜笑,激動淚流。

  但是,瞬息之間,她和小女孩兩人被人橫劍挾持。

  汪靜和小女孩凄然而哭。

  她們楚楚可憐,落淚如雨,孤苦無依。

  石天雨心頭陣疼。

  但他仍沒下殺手。

  他好不容易在民間聲名鵲起。

  他不愿意就此毀了他的英名。

  石天雨一邊晃動身形,閃避各種刀劍,閃避看門人的分筋錯骨手。

  他一邊吼道:“我付錢押鏢,現在送錢上門收貨,可爾等不守信用,挾持人質,傳揚出去,福威鏢局還用辦下去嗎?爾等就不怕成為武林中的一個大笑話?”

  老鏢頭林志洪握著寶劍,從屋頂上斜飛而下。

  他施展辟邪劍法,劍光如雪花片片,瞬間籠罩石天雨全身。

  這辟邪劍法一是快,二是詭異,指東打西,指南打北,指頭斬腳,非常詭異。

  林志洪一邊劍刺石天雨,一邊冷笑說:“曹景舟,老子對付你這種卑鄙無恥之徒,不用講信用。你放心,你死之后,我會替你照顧汪姑娘和那小妹妹的。”

  石天雨心頭悲苦。

  他又由苦而憤。

  他冷哼一聲:“那就別怪我掌下無情。我殺人,必滅人滿門,防止消息泄漏。”

  林志洪握劍著著進攻。

  劍光如虹,再次籠罩石天雨全身。

  石天雨驀然運勁,渾身泛起陣陣白霧。

  他身形晃動之間,仿佛腳踏七彩祥云。

  他避開林志洪數劍,使用七傷拳術。

  他于霍霍劍光之中,兇狠出拳。

  他第一拳是“損心訣”。

  他雙拳一股剛猛之力向林志洪擊去。

  林志洪這才吃驚。

  他但覺對方拳勁如錘,難以抵擋。

  他急急換招,握劍指頭斬腳。

  但辟邪劍法再怎么樣詭異,也對石天雨無用。

  因為石天雨在楊逍留下的明教傳奇之中,修練過乾坤大挪移,可以專找敵方的破綻。

  任何武功皆有破綻。

  辟邪劍法也不例外。

  所以,林志洪的劍法再毒再辣,也會被石天雨看出破綻的。

  石天雨也總能在對方的劍法中的破綻里晃進晃出晃左晃右,避開危險。

  石天雨不能明里滅了福威鏢局,只能使暗勁。

  換言之,他只能使用七傷拳。

  中其七傷拳者,一傷七傷,心肺脈肝臟腸皆傷,終生殘疾,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此時,石天雨深吸一口氣,左拳使出七傷拳“傷肺訣”。

  他雙拳飄忽不定。

  林志洪頓時感覺一股蔭力迎面而柔來。

  他急避閃之,又握劍疾舞。

  石天雨右拳接著使出七傷拳“摧肝腸訣”。

  他雙拳剛中有柔,向林志洪擊去。

  繼而,他凝神定氣,使出七傷拳“藏離訣”。

  他雙拳柔中有剛,打出一股吸納之力!

  但他招數未老,又使出七傷拳的“精失訣”。

  他雙拳勢如雷霆,將力道直向林志洪送去。

  他招式未老,又使出七傷拳的“意恍惚訣”,向林志洪送出一股橫出之力。

  他以快打快,以狠打狠,以毒攻毒。

  林志洪疾舞寶劍,卻防不勝防,哪想能對方忽然有會橫撞之力擊來。

  幾招之后,他左肋挨了石天雨一拳。

  咔嚓一聲,林志洪肋骨斷裂。

  他側跌丈余。

  他左肩左臂在雪上擦出一條血糟,側身吐血。

  他的寶劍橫甩數丈。

  石天雨手腳不停,虛空一抓。

  那兩名橫劍在汪靜及小女孩脖子上的漢子,以及汪靜、小女孩忽然被一陣颶風圈住,被卷著飛到了石天雨的身前。

  石天雨出手如電。

  他雙手一探,捏住那兩名漢子的脖子一撕。

  那兩人喉管即斷,濺血而倒,狂翻白眼,萎在地上。

  他們如被剛割了脖子的雞,躺在地上,渾身抽搐。

  瞬息之間,又有數名漢子握刀執劍,砍掃刺捅向石天雨及汪靜和那小女孩。

  他們都瘋了,想抓石天雨去向天下武盟邀功,想揚名天下。

  石天雨一手抱著汪靜,一手抱著小女孩,旋轉身子,施展凌波微步。

  七八名漢子刀砍空,劍刺歪。

  石天雨將汪靜和小女孩往半空一拋,晃動身形,雙掌一飄一引。

  十余名握刀執劍撲來的漢子頓時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引力圈轉著身子。

  他們各握刀執劍互捅互砍起來。

  咔嚓之聲隨即響起。

  一陣血肉橫飛。

  十余名漢子相互被對方砍殺或是捅死在地上。

  石天雨雙足一點,身子騰空而起。

  他張臂接住已經被嚇懵了的汪靜和小女孩,并又凌空瞬移100步。

  他抱著汪靜和那小女孩飄身而下,落在了他的白龍馬上,策馬而去。

  他稍跑一會,便策馬緩行,來到了弓弦胡同的銘靜客棧。

  三人就開了一間上房。

  這間上房是二樓臨街的閣樓。

  里面有小客廳,有洗手間,有大臥室。

  花費銀子一兩二錢。

  這是每天晚上的住宿價格。

  挺貴的,一般人住不起。

  白龍馬和“嘟嘟”就放在后院的馬廄里。

  有“嘟嘟”看著,無人可近白龍馬。

  除了喂草料的店小二。

  否則,就是找死。

  進入二樓的上房。

  汪靜羞澀地說:“公子,您這么有錢,為什么不多開一間房呢?”

  石天雨含笑說:“有小妹妹在此,難道我會犯你?

  不就圖個安全嗎?

  我現在武林之中,名聲可不好。

  我被人潑了臟水,可能費時十年,才能洗的干凈。

  咱們三人一起,一旦有什么危險,我可以即刻帶著你們倆逃跑。

  伱和小妹妹睡在炕上吧,我打地鋪。”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