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32.五絕神功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那老人見狀,哈哈大笑。

  他又說道:“年輕人,你不是在做夢。

  這一切都是真的。

  老夫既要收你為徒,那就把一切都告訴你。

  我也會把全身的功力都傳給你,把所有的錢都贈送給你。

  哦,老夫殷世海,青刀老祖傳人,原明教之天鷹教教主。

  現在的血鷹寨、飛鷹幫和福威鏢局,全是從老夫的天鷹教里分出來的。”

  石天雨驚叫一聲:“什么?您,您,您?那許明勇是您徒弟?還是您師弟?”

  殷世海聞言,仰天大笑。

  只是他笑聲悲涼,眼泛濁淚。

  石天雨急道:“老人家,對不起!觸動您老的傷心事了。晚輩不才,現就拜您為師。”

  他說罷,便翻身下炕,跪于殷世海跟前。

  他給殷世海磕了三個響頭。

  石天雨真是機靈人。

  他極是聰慧過人。

  他聽殷世海悲涼的笑聲,便知許明勇確實與殷世海有關。

  只是許明勇走的路與殷世海走的路絕然不同。

  石天雨之前在龍泉山莊里表現出來的膽小及憂傷、多愁善感等等情緒全是裝出來的。

  他無非是借情緒變化,多吟幾首詩詞,表現他的文才,以贏得梅巧倩的好感。

  要得到梅巧倩這位絕世美人,得先得到她的好感,才有機會與之親近。

  別看石天雨年紀小,他鬼著吶!

  后來,石天雨通過文才武功的展現,果然或多或少的贏得了梅巧倩多多少少的好感。

  如此,他才有更近距離的和梅巧倩接觸。

  他才有機會和她睡了一覺。

  這小子,從小就非常的頑劣,哪會傻呀?

  但他把裝瘋賣傻這種本事,發揮到了極致。

  梅仲秋、華天剛、秦燕、鄒輝、梅巧倩以為石天雨掉進了他們挖的坑里去。

  卻不料,是他們掉進了石天雨為他們挖的坑里去了。

  更重要的是,石天雨現在看到了滿密室的金磚。

  這處密室,相當于兩個足球場那么大。

  兩個足球場都堆滿了金磚。

  那就不是價值連城,而是價值連國了。

  殷世海真把這些金磚贈給他。

  那么,石天雨就不僅僅是大明首富,而是天下首富了。

  此時此刻,石天雨心想:加入明教真好,錢真多。

  我百世子孫都花不完了。

  從今往后,我得多娶媳婦,多生孩子。

  殷世海衣袖一拂,便托起了石天雨。

  他激動的老淚縱橫。

  他哽咽地說道:“好孩子,起來吧!為師把過去的事情,給你說清楚。”

  他衣袖一拂,便能托起石天雨。

  其功力真是高深莫測。

  “是!”石天雨乖巧地點頭,趕緊坐在炕沿上。

  殷世海隨即道出一段心酸的往事:

  青刀老祖妙然大師,原是少林寺的燒火僧。

  他因偷學武林絕學易筋經.內功心法,而被逐出門墻。

  于是,年近四旬的妙然,便另找山林創立門派。

  途中,他無意拾到一把盜墓賊遺落的青銅寶刀,欣喜若狂。

  他在自立門派之時,給他的門派起名為:青刀門。

  妙然雖然沒有學全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但是,他也有所瀏覽并偷學了一些絕技。

  他把所偷學的少林武僧的各路刀法融為一體,自創青刀派刀法。

  所以,青刀門是屬于武林正派。

  因妙然練就了易筋內功心法,功力深厚,青刀刀法就威力無比。

  若干年后,他已經年邁,該收徒弟了。

  于是,他走出山林,喬裝四逛。

  時值朱棣與其侄子爭帝位,戰亂不斷。

  但兵鋒所指,遭害的多是老百姓,得益的卻是一家一姓的帝王。

  殷世海的先祖殷天正,便是明教的白眉鷹王。

  殷天正的孫子殷重來,本是闊少,家境殷實。

  但是,這個富貴之家卻毀于戰亂之中。

  殷重來當時年少。

  他因骨骼奇特,在逃難中被妙然相中,收為徒弟。

  學成文武功,殷重來已經年過四十。

  他立志推翻朝廷,出師之后便重新拉起了天鷹教。

  因為當年明教的教主之位,張無忌傳給了楊逍。

  雖然楊逍不知死哪去了,但是,殷重來也不敢自稱明教教主。

  不過,在張無忌即將傳位與楊逍之時,因張無忌的心上人趙敏不喜歡楊逍。

  她盜走了張無忌手中的明教的傳功戒指鉉鐵戒指。

  她將這枚鉉鐵戒指送到殷家保管。

  因為張無忌是殷天正的外孫啊!

  所以,殷家信得過。

  所以,殷家有理由也有義務保管好這枚鉉鐵戒指。

  不過,即便有這枚戒指,殷重來也沒有與誰爭奪明教的教主之位。

  但是,后來,張無忌傳位與楊逍之時,趙敏又出來搗亂。

  她將明教的巨額財產轉到了殷家。

  因為趙敏知道楊逍太傲,很難聚人心并重振明教。

  可是,明朝廷建立之后,大殺功臣。

  明教弟子四處逃散。

  殷家已經沒有機會使用這批價值連國的寶藏了。

  當殷家傳到殷世海這一代人的時候,明教很多遺少出現在江湖上。

  也不知是真是假。

  殷世海為了證明這些人是否真的明教遺少?

  他故意參與武林爭霸。

  結果,有一天,他被一群蒙面人打傷。

  他吐血倒在狼山腳下。

  適逢許明勇隨師押鏢路過,救起了殷世海。

  殷世海見時年十五歲的許明勇長相英俊,性格乖巧,天賦過人,便收許明勇為徒。

  他還將鎮派之寶“青銅寶刀”賜給了許明勇。

  他又將其晚年多創出來的武功絕技也傳給了許明勇。

  不過,因為修練青刀門內功與嫁衣神功有相通之處,必須廢掉自身內功,方可修練青刀門內功。

  故殷世海在觀察許明勇為人處世時,感覺許明勇絕無可能愿意廢掉自身內功,再練青刀門內功。所以,殷世海沒傳許明勇青刀門內功心法。

  青刀門內功心法,根基是五絕神功,但又覆蓋了五絕神功。

  五絕神功涵蓋了內外功的一切修煉方法。

  它曾是天下武學的天花板,天下功法的總綱。

  因此,修煉五絕神功到大成之后,無人能擋。

  即便是強如嫁衣神功和明玉功也只得甘拜下風。

  但偏偏愛武如命的殷世海就將五絕神功很好的完全的融入到了青刀門內功心法之中。

  而且,因為鉆研這門武林絕學,他錯過了愛情,終生未娶,也未碰過女人。

  許明勇本是帶藝投師。

  此人武功基礎好,天賦過人。

  他僅僅五年,便出師了。

  豈料,許明勇性格本劣。

  他出師之后,仗著武功高強,四處作惡。

  尤其是,他對女人的危害最大。

  他成了江湖上人人皆想誅之的毀花大盜!

  殷世海聞訊后,再次氣得吐血倒地。

  他便回到狼山密林草廬之中隱居。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劃。

  他設計在麻山一帶圍殺許明勇,并找到這處山洞,建起了這個密室。

  他也把所有的金磚都秘密的藏在這里。

  后來,殷世海從雒陽的“鳳琴院”買來數名美麗極致的歌姬,送到麻山腳下。

  這些歌姬,白天薄衣如蟬的采桑采茶,晚上在山林歌舞。

  果然,許明勇聞到腥味,就來了。

  早早埋伏于此的天鷹教的副教主、血刀丁洪,護教長老、五虎斷門刀游冰,雪山劍門傳人郭振山,廣陵劍門傳人、神箭壇壇主薛臨,六合刀傳人、尖刀刀壇主傅雄,地獄門傳人、掘道壇壇主龔平,都在靜候許明勇的到來,以及四周的弟子也暗暗張弓搭箭。

  許明勇抓到一名歌姬,就要撲上去。

  殷世海率天鷹教高手隨即圍攻許明勇。

  但是,許明勇可能嗅覺很靈。

  估計他已經事先知道這是陷阱。

  所以,他事先服了解藥。

  他是背縛迷香而來的。

  天鷹教高手皆為迷香所熏,越打越亂。

  他們全部身負重傷。

  而埋伏附近的神弓手,全被迷倒。

  為了保護天鷹教的這幾大高手,殷世海舍身殿后。

  許明勇步步進逼。

  殷世海退到山巔,退無可退。

  他此時功力又全失,便縱身跳崖。

  豈料,許明勇也躍身撲去,凌空一刀砍斷了殷世海雙腿。許明勇真的是欺師滅祖之徒,可惡可恨!

  他的恩師殷世海就這樣摔落山下的京杭大運河河邊。

  驚濤拍岸。

  冰寒的河水濺起,打濕了殷世海全身。

  北風勁吹,也讓殷世海兀腿傷口血凝。

  等他悠悠醒來,卻見一條“神犬”在叼著蛇膽喂他。

  這“神犬”是怎么來的?

  殷世海不得而知。

  因為“神犬”不會說話。

  殷世海失去雙腿,又與天鷹教徒失散,悲痛欲絕。

  但是,他仍有生存勇氣。

  因為還有天鷹教的精神在支撐著他。

  他決定好好活下去。

  不知是“神犬”同情殷世海的遭遇,還是“神犬”與他天生有緣。

  反正,這條不知從何處來的“神犬”對殷世海甚為照顧。

  “神犬”看到殷世海蘇醒了,很是欣慰的吠叫起來。

  它又將他拖進一處石洞內。

  它每天取蛇膽,或抓兔子,或抓其他動物給他滋補。

  慢慢的,他傷勢漸好。

  他與“神犬”也成了生死之交。

  殷世海有神犬相伴,出山尋找天鷹教弟子下落。

  卻因他失去雙腿,行動不便。

  而且,他帶著神犬出去,也嚇倒了許多人。

  不過,他也打聽到了有關天鷹教弟子的消息。

  游冰創立了飛鷹幫。

  丁洪創立了血鷹寨。

  其他幾大高手有的繼續從事舊業。丁洪的弟弟丁儼成了丐幫幫主。

  有的人創立了鏢局。

  還有一些人下落不明,一些分舵隱身山林,不知所蹤。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