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前一段     暫停     繼續    停止    下一段

14.慘不可言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點這里聽書
*已支持Chrome,Edge,Safari,Firefox瀏覽器

  通緝令上的文字,又給石天雨取名為西域惡人谷之中的不男不女的屠嬌嬌,無惡不作,殺人如麻,三天前越獄逃跑。

  號召鄉民如有知其下落,報官者可得賞銀五十兩。

  綠林中人如獲知其下落者,報總舵設在雒陽明月樓的天下武盟者,可得賞銀五百兩。

  在這樣的年代,無論五十兩銀子,還是五百兩銀子,對百姓而言,對綠林中人而言,皆是天文數字。

  石天雨頓時腦嗡耳鳴。

  他又氣又怒又無奈,心頭甚是難過。

  自己竟然被嫁禍了。

  父母還沒救到,又被潑了一身臟水:這不是明擺著顛倒黑白嗎?

  真是閻王出告示,鬼話連篇。

  石天雨氣得真想大吼大叫:誰他姥姥的這么壞?

  但是,這么多人圍觀,他又不敢大吼大叫。

  真是有氣無孔出。

  石天雨氣呼呼的牽馬擠出了人群,又牽馬去其他地方看看,發現到處都是天下武盟發出的通緝令。

  每處地方貼著通緝令之處,都有無數人在圍觀。

  他現都成了屠嬌嬌了。

  還不男不女。

  這叫什么回事?

  這世道還有公理嗎?

  不過,他小小年紀,也怕自己不男不女。

  他牽馬走到一個僻靜的小巷里,除褲看看。

  那家伙還在。

  都成巨鳥了,只是還沒穿林。

  石天雨實在被弄糊涂了。

  他又尿尿試試。

  行啊!

  沒什么不對勁啊!

  我這不能尿上墻嗎?

  我的尿柱比我個子還高,都尿上兩米多高吶!

  我怎么就成了不男不女的屠嬌嬌呢?

  石天雨小小年紀,歷經劫難。

  他還被天下武盟的通緝令弄得頭暈腦漲,現在都有些找不著北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不男不女。

  尿尿沒問題了,尿上墻去也沒問題了。

  難不成,要即刻娶一門媳婦,試試?

  就今晚?

  可這會哪去找漂亮姑娘呀?

  又有誰肯一見面就嫁給我呀?

  去暢春院?

  不行!

  我都還是第一次,怎么能去哪種地方呢?

  嗯,有了,這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我不有錢嗎?

  馬上找家人家提親。

  可我這馬,不行!

  天下武盟的通緝令明寫了,我這白龍馬便是我殺游冰的證據。

  在城里面,我如被人圍殺,大晚上的,城門一關,吊橋收起,我便成了甕中之鱉了。

  于是,石天雨趕緊飛身上馬,策馬出城。

  他剛剛跑出城門。

  城門就關閉了,吊橋也收起來了。

  好在及時出城。

  但今晚住在哪里好?

  肯定不敢住在山林里了。

  唉!想不到我竟然成喪家之犬。

  石天雨任由白龍馬狂奔,漫無目的,反正北上就行。

  白龍馬很有靈性。

  它跑著跑著,又不見主人勒馬,便放緩腳步。

  漸漸的,它停了下來。

  它的意思,附近有燈火,必有鄉村,是不是借宿一晚?

  夜黑如墨。

  唯有不遠處的小山莊里透著微弱的燈火。

  石天雨飛身下馬,渾身金光燦燦。

  他也看到了自己的散發金光的影子,因此忽然想起來了,自己在夜晚,渾身會金光燦燦的。

  即便夜宿山林也不怕,妖魔鬼怪要想襲擊他是可以的,但是,無法一擊即中。

  所以,他夜宿山林,也是可以的,無礙的。

  想想此事,他啞然失笑。

  唉,都給今天的九具骷髏弄暈了,又給天下武盟的通緝令弄糊涂了。

  白龍馬可能給他的金光燦燦嚇著了,咴咴嘶鳴起來,展開四蹄就跑。

  但是,石天雨縱身一躍,身子騰空而起,凌空瞬移五百步,又凌空急施“千斤墜”。

  他飄身而下,落在白龍馬的馬背上,又勒馬停下,伸手輕輕的拍拍白龍馬的脖子,低聲說:“寶貝,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然后,他飛身下馬,牽馬而行。

  一人一馬,向著那透著燈火的地方走去。

  他心懷感慨:唉,救父母之事,現在也焦急不起來了。

  父母應該已經入獄,只能慢慢救了。

  急不了,不是孩兒不焦急,是沒辦法焦急。

  咦,會不會是石三出賣了我?

  天下武盟那則通緝令是他胡捏的?

  哦,也不對,他當時在陳海殺游冰的現場嗎?

  這則通緝令,肯定得在血案現場的人才能描繪出來呀!

  嗯!要么是石三當時就在血案現場,要么就是陳海他們嫁禍予我。

  嗯,應該是這樣的!

  石三現在何處?

  哦,對了,他和田爾耕、許顯純在一起,那必然回京城去了。但陳海那幫人呢?

  哦,對了,他們去誅血鷹寨的匪徒去了。

  唉,暫時不管了,我得先去京城,先去找父母,先去救父母。嗯,就這么定了。

  石天雨走到一處山林鄉村前。

  他借著微弱的傳來的火光,便在一塊巨石上,盤膝而坐,閉目養神。

  今天也確實累了,打斗了好幾場,來回趕了好幾百里路,折騰的夠嗆。

  他思忖這里有燈火。

  雖然自己不敢隨便進村,但是,在村外休息一晚,總是可以的。

  這總不會得罪人了吧?

  石天雨盤膝做了一會吐納功夫,睜開眼睛,抬頭望天。

  繁星點點,銀河澄藍。

  他不禁心里感慨地暗道:明月幾時有,自己抬頭瞅!

  當官的真狡猾啊!

  福王真的因為我父親春節的時候沒給他送禮,他就設計抓我父親,并將我父親交給錦衣衛押到帝都去處理?

  好像不對啊!

  福王雖然很貪,但也不會如此對我父親呀!

  我父親可是福王的帶刀侍衛,整天護著福王的。

  難道是我父親犯了什么別的事?

  又或是石三從中搗亂,設計陷害我父親?

  我不也是給人潑臟水了嗎?

  不也是被人陷害為殺害游冰的兇手嗎?

  從這次石三與田爾耕的交情來看,石三應該早就認識田爾耕,并且早就有勾結。

  事情絕對不簡單。

  石天雨心想至此,不由悲從心涌,低聲吟道:“轉燭飄蓬一夢歸,欲尋陳跡悵人非,天教心愿與身違。待月池臺空逝水,蔭花樓閣謾斜暉,登臨不惜更沾衣。”

  “救命啊!救…”

  就在此時,附近小山村傳來一聲呼救。

  那聲音清麗卻凄慘。

  “快抓毀花賊!”

  “兄弟們,快!毀花賊許明勇抓走了梅姑娘!”

  “我的刀呢?誰拿了老子的刀?”

  “你這豬頭,你的刀不就在你自己手中嗎?”

  “廢什么話?快點出去抓賊啊!”

  “哎喲,我頭暈!”

  繼而,山莊里燈火通明。

  人影晃動,刀劍晃明,人聲鼎沸。

  看來,此山村早有埋伏。

  只是那毀花大盜許明勇太可恨了!

  而且他武功又太高,還是趁人不備,掠走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好姑娘。

無線電子書    開局獲得神照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