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交易達成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曲君侯’面色肅然。

  可若是有人仔細看他的眼睛,定然會在其中發現一抹掩藏不住的激動。

  不過可惜的是。

  在此刻,戰場之中,無人能望見這一幕。

  一掌將面前數十只妖魔盡數抹殺后。

  ‘曲君侯’緊接著又是奮起一拳,直接硬生生接住了一根幾欲要直接抽破虛空的粗大蒼虬樹根,身體則是不由得一個趔趄。

  轟——

  剎那間,伴隨著一道巨大聲響,碰撞產生的沖擊波裹挾著洶涌無邊的力量,頓時狂暴地向四面八方橫掃而去。

  身邊圍得水泄不通的各類妖魔頃刻被碾碎。

  空閑之際。

  ‘曲君侯’回頭望了一眼。

  一道道在眾多妖魔以及鋪天蓋地的樹根攻擊下,已經變得搖搖欲墜的身影霍然映入視線之中。

  他不禁眉頭一皺,旋即輕輕開口說道:

  “諸位,再堅持一下,壽魔的力量已經在快速衰弱了。妖魔霍亂人間的時代,即將親手被你等親手終結。人族眾生意志定然不會虧待諸位,你等都有機會沖擊君王之上的長生境界。”

  聲音不大。

  但卻能清晰地響徹在場內每一個人耳中。

  驀然間。

  所有人動作一滯,隨后便目光灼熱地看向傲然屹立最前方的‘曲君侯’。

  視線中。

  那道削瘦身影涌起的龐大氣勢直接天穹,與上面顯化而出的人族眾生意志遙相呼應,凝若實質的黑霧源源不斷地從蒼穹落下,而后徑直進入對方身體之中。

  在其身后隱隱凝聚成一方浩大雄偉的王座!

  “每逢世界變革之際,必有天命之子降世,橫掃乾坤,滌蕩天地。”

  “看來這一次,我們人族的天命之子誕生了。擁其為主,在新時代中,吾必然能在新時代中占有一席之地。”

  一時間,所有人心中生出相同的念頭。

  畢竟這一路走來。

  不過短短數天時間。

  眼前這尊來自北原的年輕君王,實力赫然已經增長了數倍,甚至于給他們一種即將超脫君王級的感覺。

  這是何等不可思議!

  再加上眼前這般恐怖景象,除了天命之子外,他們實在想不到還能有什么別的解釋。

  那可是能直接溝通人族眾生意志的存在啊!

  霎時間,仿若福至心靈一般。

  眾人齊齊高呼道:“謹遵主上之命!”

  卻在這時。

  “諸鳴大人,您千萬不要忘了,陛下還在京城等我們凱旋呢!”

  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驟然響起。

  說話之人是大陰長公主陰穎兒,亦是當朝皇帝的親姊。

  不過甫一說完。

  她便感覺到一道道帶著惡意的目光瞬間落在了自己身上。

  陰穎兒強壓下心中的慌亂。

  她先是用美目狠狠剜了一眼曲君侯,隨后用求救般的目光看向不遠處的皇族眾人,尤其是居于首位的老祖宗。

  “老祖宗,您說句話啊。此人狼子野心昭然若現,您們身為皇族之人,如何能眼睜睜地這樣看著?”

  “又置陛下于何地!”

  沉默!

  回應她的只有無盡的沉默。

  迎著陰穎兒的目光,被她喚作老祖宗的老者不自覺嘆了一口氣。

  “穎兒,這一路相信你也感覺到了,主上天命所鐘,是注定的人主!時代變了,天命不可逆,陰氏一族現在能做的,唯有盡力輔佐主上。”

  “我等已經枯朽,壽元無多,禁不起折騰了。”

  對方最后一句話,語氣中帶著些許異樣。

  好似充滿了某種渴望。

  “老祖宗糊涂。我們陰氏祖輩付出了多少鮮血才得來的江山,何至于拱手讓人啊!”

  陰穎兒難以置信地望著對方。

她怎么都沒有想到,這種話居然是從自家老祖宗口中說出來的  然而下一刻。

  一絲微不可察的皮革撕裂聲響起。

  緊接著便見一只布滿金黃鱗片的染血大手從陰穎兒胸前鉆出,手中緊緊攥著一顆尚且還在快速跳動的心臟。

  大手帶著心臟緩緩抽出。

  “啊!”

  陰穎兒發出一聲痛苦哀嚎,同時回過頭,眼神中溢滿絕望之色。

  “皇叔您——”

  話還未說完。

  一張長滿尖銳牙齒的大口便驀地占據她的全部視野。

  連綿不斷的清脆咀嚼聲,與凄厲慘叫聲,頓時混雜在了一起。

  隨著時間的推移。

  慘叫聲一點點消失,戰場上只余下一陣狼吞虎咽的聲音。

  “是我等管教不嚴,讓主上見笑了。”

  站在最前方的老者頓時躬身恭敬地說道,額頭已然滲出大片細密的冷汗。

  不遠處。

  望見這一幕。

  ‘曲君侯’目光依然平靜如淵,其中不見半絲波動。

  他輕輕地點了點頭,身形躲過壽神尸所化桃樹的一次又一次攻擊。

  隨后。

  他目光徑直越過老者,緩緩落在遠處正在極速趕來的一道黃衣身影上,臉上不由浮現出一絲難以言喻的奇異笑容。

  “師兄,你來的正好!這桃樹便是神靈尸骸所化,亦是妖魔源頭。你我合力配合冥夜界人族眾生意志將其徹底磨滅,而后剩下的神靈殘蛻則盡數歸于師兄,如何?”

  ‘曲君侯’朗聲喊道。

  聲音甫一響起。

  戰場上數十道目光紛紛循著對方視線望去。

  所有人臉上均是不自覺流露出一抹艷羨。

  此人竟然被主上稱呼為師兄,有了這么一層關系,日后豈不是妥妥的超脫君王級?

  而之后曲君侯所說的話,則更是直接讓一眾人等臉上的羨慕頃刻轉為嫉妒。

  “神靈殘蛻,就這么給出去了?”

  有人難以置信地想道。

  在場之人,誰不知道神靈殘蛻所代表的意義。那就是超脫君王、直抵傳說中長生之境的通天大道!

  而在眾人之中。

  “怎么會是他?他竟然是主上的師兄!”

  多目王三人面色頓時一變。

  他們下意識相互望了望,均是發現了對方臉上一閃而逝的惶恐。

  麻煩大了!

  他們可沒有忘記,自己三人曾經是如何聯手想要將對方徹底留在鎮魔司的。以對方主上師兄的身份,若是追究起來,屆時三人之中又有誰能扛得住?

  想到這里。

  黑角王和羽風王不約而同地盯著多目王。

  那眼神似乎在說:你是老大,乃此事主謀,現在該伱站出來了!

  而另一邊。

  張景悄然來到了眾人不遠處的位置。

  聽到聲音后。

  “福神說笑了,壽神的本源想來您已經謀劃了許久,又如何舍得贈我呢?”他笑著說道,不動聲色地直接點破對方身份。

  反正福神已經圖窮匕見,將返回玄黃界的傳送法陣破壞。

  張景自然不會再有什么顧忌。

  說話間。

  他不自覺看向對方身后那堪稱是通天徹地的黑霧,心頭驀地一緊。

  “這家伙身上的氣息,竟然還在增強,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反觀壽神尸所化的桃樹,氣息在快速衰減。是外面妖魔被快速被斬殺的原因么?”

  張景下意識回憶起來時見到的一切。

  一路上。

  他能夠明顯感覺到,在黑霧籠罩之下,冥夜界人族修士吞食妖魔增強修為的過程,被強行加快了無數倍。

  尤其是越靠近中心黑霧濃郁之處,這種變化便愈是明顯。

  思索之際。

  “師兄你說什么呢?福神,誰是福神?”

  對面的‘曲君侯’一臉驚愕地問道。

  “是啊,這位陌生君王,您可能是誤會了,主上乃是天命之子,注定要帶領我們人族盡滅妖魔、建立長生神朝的人主,又怎么會是什么‘福神’呢?”

  皇室老者急忙接過話茬,討好般地說道。

  此話一出。

  其他人頓時紛紛附和,同時看向張景的目光中,多了一絲不快。

  卻在此刻。

  吼!!!

  伴隨著一道仿若來自遠古蠻荒的嘶吼,地面驀地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那株通天桃樹體表綻放出無量白光,頃刻便將漫天的黑霧驅散,同時對方所有的樹根枝葉盡數枯萎,上面掛著的妖魔也在這一刻通通化為血水。

  一股恐怖的氣機緩緩彌漫開來。

  “小家伙,福神化身,還有這些人族就交給你了。務必要阻攔十息!”

  蒼老的聲音陡然在張景心中響起。

  而在對面。

  “該死!真靈想跑,沒門!”

  望見壽神這一副搏命的姿態,‘曲君侯’面色一變,心中暗罵一聲道。

  盡管對方真靈逃脫,非但不會對祂的復生計劃有任何影響,甚至還會讓其吞食壽神本源來的更加順利。

  但是……

  一旦對方真靈逃脫,自己在冥夜界所做之事就有暴露的風險!

  而暴露就意味著自己要面對玄黃界太乙無量道門的清算。

  一想到道門之中那數量眾多的大能。

  ‘曲君侯’就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奪舍道門弟子,神形俱滅或許還是最好的結局。

  “絕對不能讓這家伙真靈離開!”‘曲君侯’在心中怒吼一聲。

  天穹之上。

  黑霧組成的巨大淡漠人面頓時開始緩緩凝實,極度危險的氣機頃刻向下灑落,遍布整片天地。

  同時。

  “壽魔要逃,所有人,不惜一切也要將其攔住。否則我人族未來恐有覆滅之虞!”

  ‘曲君侯’大聲喊道。

  聽到這番話。

  戰場上所有君王級存在不敢再有絲毫保留,亦沒有半分猶豫,直接調動全身所有力量,朝著壽神尸所化桃通天桃木沖去。

  一尊近乎神靈存在的報復,沒有人承受得起。

  然而。

  “哈哈,依在下看來,福神以及諸位還是莫要插手的好。”

  張景將視線從天穹上壽神與黑霧人面交鋒的宏大場面中收回,旋即一步踏出,身形徑直出現在‘曲君侯’一行人身前。

  “師兄,你想要背叛人族?”

  ‘曲君侯’冷冷地看向張景。

  “多說無意,福神想要去阻攔壽神,恐怕得過我這一關才行。”張景沒有反駁,只是淡淡地說道。

  雙方目的之所在不同,多說自然也無益。

  說話間。

  戊土玄黃仙光!神通心象無間!技能特性虛妄心障礙!

  所有的手段被張景盡皆全力催動。

  海量地脈之力匯聚在腳下。

  他身形霍然變得亦真亦幻,同時與逐漸逼近的眾人之間,宛若隔了一道無窮寬廣的鴻溝天塹。

  面對二十多尊戰力堪比法相境的存在,同時還有氣息較之前儼然增強了數倍的福神,他不得不拼盡全力,如此方才有可能抵御十息。

  大戰瞬間爆發!

  密集如潮的攻擊宣泄到張景的護體仙光之上,霎時間便讓其一陣劇烈搖晃,仿佛下一刻就會破碎一般。

  不過磅礴的地脈之力轉眼便補充進來。

  讓瀕臨破碎的護體仙光頃刻恢復如初。

  “還有七息!”

  張景輕呼一口氣,旋即單手捏起法訣,直接攝來一座不知名山峰的虛影,徑直向身前的一尊陌生君王級修士砸去。

  伴隨著凄厲哀嚎之聲。

  一道身軀險些被砸碎的身影頓時倒飛出千丈之遠,隨后直接將堅硬至極的地面犁出一條深深的溝壑。

  沿途所過之處。

  妖魔也好,修士也罷,盡數被對方身體攜帶的恐怖力量撞成一團團血霧。

  望見這一幕。

  張景臉上卻是連半分欣喜之色也沒有。

  他知道以此世界妖魔之道修士的強橫軀體,這點傷勢根本就不算什么,數息便能恢復如初。

  一時間。

  但見數道彌漫著強大氣息的身影不停慘叫著倒飛出去,但轉瞬間便又再度加入戰場。

  人群中。

  ‘曲君侯’死死盯著面前那道攔住自己一行人腳步的黃衣身影,只感覺心中泛起一陣惡心。

  “這家伙到底修行的是什么法門?怎么防御能強橫到這種地步……”

  他驚詫地想到。

  與此同時。

  場上圍攻張景的所有人,竟是不約而同地相互望了望,頓時面面相覷。

  此人不愧是主上的師兄。

  一身實力委實恐怖。

  尤其是那堪稱是變態的防御與恐怖的恢復,直教人看得頭皮發麻。

  不過漸漸地。

  眾人發現,張景周身護體仙光逐漸變得黯淡,每次恢復速度也越來越慢。

  某一瞬。

  護體仙光內。

  張景慘白萎靡的臉上,不由閃過一抹興奮。

  “十息!”

  他抬起頭。

  只見一絲凝練白光艱難地突破黑霧限制,直接鉆進虛空裂縫,消失不見。

  “好小子,以后有緣再見了。”

  耳邊傳來一道若有若無的蒼老笑聲。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