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二十章 極品靈地?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太陽一點點沉入群山。

  夜色漸濃。

  三元城。

  彌漫四處的煙火氣息飛快消散。

  各個巷子紛紛陷入安靜。

  居于其中的一些沒有修為的普通人,早早便吃完飯食,吹滅燈燭,沉沉睡去。

  祖祖輩輩生活在仙凡妖物混居的三元城之中。

  某一些規矩。

  早已經印刻在了他們的骨子里,不敢逾越半分。

  就比如。

  夜間的三元城,普通人最好不要出門。

  青樂坊,鹽平巷。

  李府。

  和附近其他人家不同。

  府苑之中燈火通明。

  而李府之所以能夠如此,自然是有其底氣。

  府中主人名喚李九,乃是三元城一百零九坊之一的青樂坊的治安捕頭,筑基境修為。

  在附近也算是一方人物。

  而且。

  這李府的大公子更是非同一般。

  其年少之時便通過層層考核,加入三元城蒼羽軍之中,如今年紀雖輕,但卻已經身居伍長之位,前途無量。

  今日。

  乃是李府大公子從蒼羽軍中回家休沐的日子。

  按理來說,應該十分熱鬧才是。

  然而此刻。

  李府之中,卻是愁云慘霧密布,氣氛尤為凝重不安。

  偏房之中。

  隱隱傳出幾聲壓抑的啜泣。

  內院。

  大廳之中。

  剛剛巡邏完,回到家中的李九還未來得及換下官袍,便徑直走到大兒子李頡身前。

  “確定了?”

  李九沒頭沒尾地問了一句,瞬間將房間之中的寂靜打破。

  聞言。

  李頡點了點頭,語氣沉重地說道:

  “今晨點卯之時,沈統領便宣布,這次代表三元城前去靈樞山戰場的,便是兒子所在的部曲。時間就在三個月后。”

  “這兩年以來,咱們三元城與渝水宗、龍霄劍門的爭斗愈發激烈,大家儼然已經打出了真火,戰場慘烈無比,將士十去九不歸。”

  “兒子只怕此一去,就——”

  李頡欲言又止。

  似乎不敢再接著往下說。

  沉默良久。

  “唉——”

  李九一聲長嘆,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悲愴。

  自家兒子所說,他又如何不清楚。

  只是知道歸知道。

  可面對城主府的命令,面對蒼羽軍的調遣,他又能如何?

  自己只不過是青樂坊一個小小的捕頭而已。

  人微言輕。

  在這件事情上,壓根就說不上半句話。

  正愁思之際。

  忽然間。

  他靈光一閃,不由回憶起幾日前見到的那一道騎著白鹿的年輕身影,心中頓時生出幾分希望來。

  或許這一次。

  頡兒尚還有一絲活下來的機會!

  如果那位愿意施以援手的話。

  是夜。

  一座幽寂的小院子前。

  李九緩緩停住了腳步,動作小心無比。

  他回過頭,看向自己兒子李頡,小聲告誡道:

  “頡兒,待會兒見到了這位大人,萬不可自持蒼羽軍伍長的身份,冒犯了對方。你能否在戰場的活命,就看這一次了。”

  “希望那位大人,能看在之前為父費心幫助他尋找住處的份上,憐憫一番吧。”

  聽到這番話。

  李頡不由好奇地問道:

  “父親,這位究竟是何等人物?如何能篤定,他一定能救得我性命?”

  李九笑著解釋道:

  “這位大人的身份,為父也不清楚,想來應該是從其他地方游歷過來的。不過為父唯一知道的便是,這位大人的實力強得可怕。”

  說著。

  他眼神中不由閃過一抹回憶之色。

  “幾天前,為父追捕一個筑基境邪修的時候,恰巧碰到這位大人準備入城。結果大人的坐騎只是稍微放出一絲氣息,那名筑基境邪修便被壓迫得不能動彈。”

  “只是坐騎?”

  李頡目光一凝,心中不覺燃起一絲希望。

  如果父親所言非虛的話。

  對方八成是一位金丹境大修。

  自己此番沒準……還真的能活下來。

  畢竟那可是金丹境啊!

  哪怕在三元城之中,也是當之無愧的一方大人物。放在蒼羽軍中,更是堪比三位統領的存在。

  不過……

  只見他臉上閃過一抹擔憂之色。

  “父親,咱們好像沒有什么可以打動金丹大修的東西。況且深夜如此冒昧,恐怕會引得這位存在不快啊”

  李頡畢竟在蒼羽軍中見過同為金丹境大修的統領大人。

  心中明白。

  能修煉到金丹境的存在,可沒有一位是好惹的。

  “唉為父也知道,可這是頡兒你僅有的生機了。”

  李九語氣苦澀地說道。

  旋即。

  便見他緩步走到門前,輕輕敲門,臉上滿是忐忑之色。

  不多時。

  伴隨著一道‘嘎吱’的聲音。

  大門被緩緩打開。

  化作人形的鹿三十八從門后探出大腦袋,好奇地看向父子二人,問道:

  “你們找誰?”

  門外。

  望著眼前這道陌生人影。

  李九目光一怔,心中陡然生出一股絕望。

  難道那位大人已經離開了?

  不過下一刻。

請訪問最新地址  似乎意識到了什么。

  李九小心翼翼地問道:

  “敢問是鹿大人么?我是李九啊,您還記得么?當初還是您幫我抓住的那個邪修呢。”

  “李九?”

  鹿三十八沉吟一聲。

  旋即眼神一亮。

  “哈哈,俺記得你。這處院子,還是你幫老爺找的。有事嗎?”

  確認身份后。

  只聽‘撲通’一聲。

  李九頓時拉著自己兒子跪在了鹿三十八面前,言辭懇切地說道:

  “李九自知深夜前來打擾,實屬冒昧。只是小兒即將被仙城遣往靈樞山戰場,已是十死無生之局,還望大人憐憫,救犬子一命。大人有什么條件,李九哪怕粉身碎骨,拼上余生,也會盡力辦到。”

  鹿三十八目光驚詫地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一老一少。

  他正準備說些什么。

  卻不料耳旁突然傳來老爺的聲音。

  “靈樞山?三十八,帶他們進來吧,我有事情要問。”

  聞聲。

  鹿三十八臉上表情頓時變得認真起來。

  “知道了,老爺。”

  說罷。

  他視線陡然從面前兩人身上掃過,淡淡地說道:

  “起來吧,且隨我進去,老爺要見你們。”

  聲音落下。

  跪在地上的李九父子不由抬起頭,對視了一眼,均從對方眼神中看到了一抹希冀的光芒。

  大人愿意見他們。

  有希望!

  下一瞬。

  “李九(李頡)拜謝大人。”

  時間緩緩流逝。

  房間之中。

  噠!噠!

  張景手指輕輕敲擊著桌面,似在思索著什么,身上隱隱透出一股恐怖到極點的氣息。

  在他座位下方。

  李九父子二人拘謹地端坐著,一動不敢動。

  只是。

  若仔細看去,則定會發現。

  李頡竟不時用眼角余光偷偷打量上方的張景。

  當看到對方那比自己還要年輕的面容之時,他眼神中忍不住閃過一抹驚駭,心中變得極為不平靜。

  “好年輕!”

  “關鍵是這位身上的氣息,未免也太過于恐怖了些。蒼羽軍三位金丹境統領,與他相比,簡直就是螢火比之皓月,完全不是同一個層次的存在。”

  “甚至是少城主,也遠遠比不上對方。”

  李頡難以置信地想到。

  驀然間。

  張景開口,聲音打斷了對方沉思。

  “也就是說,這一方名喚‘靈樞山’的靈地,乃是近兩三百年內才誕生的,而且即將徹底成型。所以伱們三元城,還有附近的渝水宗、龍霄劍門才為此爭斗了百年。”

  “回稟大人,據小修所知,確是如此。”

  李頡畢恭畢敬地說道。

  張景眸光一閃。

  “看來應該是某一個秘境徹底融入清霄玄明天了,如此才有可能出現這般情形。”

  他心中猜測道。

  隨后。

  張景再度看向對方。

  “靈樞山在哪個位置?可知道品級?”

  “仙城以東三萬里處。”

  “不過大人您若是過去的話,還需三思。據說那里,被我們三元城,以及渝水宗、龍霄劍門的法相境老祖共同鎮守,外人不得靠近。”

  “至于品級……類似的說法,小修好像聽少城主提過一次,好像是什么極品靈地。”

  極品?!

  張景臉上表情驀地一滯,險些以為自己聽錯了。

  而后不過剎那。

  表情便恢復正常。

  “改日還是親自去確認一番為好。如果真是極品靈地的話,那此番說什么,也不能錯過了。”

  他暗暗想到。

  至于外人?

  嚴格來說,清霄玄明天中的一切,都歸屬于太乙無量道門。

  而自己則是道門真傳。

  也就意味著,對方才是外人。

  不過。

  張景更加傾向于做過一場,從而決定到底誰才是所謂的‘外人’。

  畢竟將來還要做鄰居,以德服人方是王道。

  他心中一動。

  識海中。

  嘩啦啦!

  捆仙鏈霍然一陣顫鳴,隱隱散發出一股滔天的嗜血兇戾氣息,仿佛有億萬魔頭在這股氣息之中沉淪哀嚎。

  張景滿意地點了點頭。

  德行充沛!

  半個時辰之后。

  兩道人影悄悄離開小院,臉上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

  李頡一只手不自覺摸了摸眉心。

  此處隱藏著一絲恐怖的道意,在關鍵時刻激發,足以救自己一命。

  他向身后看了一眼,目光中滿是渴望之色。

  “父親,咱們這次可能碰到了一尊了不得的大人物。兒子懷疑,這位可能是來自于那里的存在。”

  “若是能跟隨這位大人修煉……”

  另一邊。

  張景臉上表情復歸平靜,盤膝漂浮于半空。

  在他頂上。

  道元慶云上六色仙光不停流轉。

  尤其是在第六層。

  心念驕陽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華,散發出某種特殊的恐怖牽引之力。

  以張景為中心,方圓百里的生靈,心中生出的種種欲望、雜念頃刻化作一道道虛幻靈光,仿若乳燕歸巢一般,盡數投入心念驕陽之中。

  無窮無盡,匯聚成海!

  霎時間。

  一絲淡淡的紫意悄然出現在心念驕陽之中,看起來煞是耀眼。

  “果然,在這種生靈眾多的地方,心念驕陽方才有用武之地。”

  張景微微一笑。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