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六十九章 道茗會,風雨欲來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天賦法術?”

  張景‘看’向識海中突兀出現的那枚金陽祥云道紋印記。

  心中不由微微詫異。

同時又多了一絲恍然  “驕云秘境通過第一輪的額外獎勵便是這個天賦法術?難怪每個人只能擁有一枚驕云法令……多了確實沒用。”

  張景暗道。

  不過驚詫還未持續半息。

  他的注意力便被道元慶云法種上的異象所吸引。

  下一刻。

  便見道元慶云法種滴溜一轉,隨即竟回到識海,徑直向金陽祥云道紋印記撲去。

  宛若餓虎撲食一般。

  張景本可以控制道元慶云停下來。

  但他沒有管,而是任其自由。

  他靜靜地看著識海中發生的這一幕,心中驀地生出幾分好奇來。

  這還是法種第一次有如此反應……

  外界只過去了一瞬。

  然而在識海之中,卻像是過去了千百年那么久。

  金陽祥云印記悄然不見。

  這也就意味著,張景剛剛獲得的天賦法術,連一次都還沒有使用過就消失無蹤。

  不過他非但沒有半分失望或者沮喪。

  而且恰恰相反。

  此刻的張景,心中儼然充滿了興奮,以及一抹濃濃的期待。

  道元慶云法種在吞噬了驕陽殘印之后,竟然有一種即將要蛻變的感覺!

  雖然這種感覺很淡。

  但確實存在無疑。

  “道元慶云,驕陽慶云……貌似,第二輪獲勝的獎勵,除了一億氣運之外,似乎還有一個叫做驕陽法印的東西,想來應該也可以被道元慶云吞噬融合。”

  “那么按照這個規律,如果能獲得筑基境第一,額外獎勵會是……”

  想到此處。

  張景臉上驀地浮現出一抹期待笑容。

  品質已經是極階的道元慶云,若是再度蛻變,那么大概率就是仙種了。

  拿到筑基位次第一的理由,看來又多了一個。

  回過神來。

  他心中一動,一步踏出,身前陡然出現了一扇厚重石門。

  外界。

  驕云秘境的滄桑石門再度泛出道道仙光,強烈的力量波動頓時席卷整座驕云仙城。

  一時間。

  仙城各個角落。

  包括之前被淘汰修士在內的所有人,齊齊停下手中動作,目光看向秘境石門方向。

  頃刻間。

  密集如雨的各異虹光從高百丈、寬更是達千丈的宏偉石門之中飛出,落在地面閃爍著幽幽光華的遼闊廣場之上。

  頓時化作一道道意氣風發的人影。

  人群之中。

  一身淺色法袍的張景,目光緩緩向四面望去。

  不同于之前人潮人海般的盛況。

  此刻腳下廣場之上。

  已然已經變得空曠安靜起來。

  而且。

  和進入秘境時不同。

  當前幾乎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一抹難以掩飾的激動之色,甚至有些人直到此刻還呆愣在原地,目光中滿是不可置信。

  可能有一部分是那兩千萬巨額氣運獎勵的原因。

  不過張景卻是知道。

  其中更重要的,或是因為新獲得天賦法術驕陽殘印的緣故。

  別看他對天賦法術的出現好像沒怎么興奮。

  若非要說興奮,那也是因為這東西有可能會讓道元慶云蛻變升級。

  不過那是因為張景有神秘玉符。

  有法種在身!

  畢竟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法種其實和天賦法術或者天賦神通沒有什么區別。只不過數量不受限制,而且還可以升級罷了。

  也就比所謂的天賦法術神通強了那么一點點而已。

  可其他人不一樣。

  諸天萬靈陣營的生靈為什么強大?

  其中很重要的一點便是,它們自出生開始,就擁有各種天賦法術或神通。

  血脈強大者幾乎成年便是法相境。

  與之相比。

  人族就差遠了,只有晉升金丹境,方才有一定可能凝聚出天賦法術或神通。

  這還是建立在修行頂級傳承的基礎上。

  而現在。

  在場這十多萬人,等若是直接擁有了一門天賦法術,還是加持悟性的寶貴天賦。

  其內心之激動,可想而知。

  緩緩收回視線。

  “我能想到的,他們自然也都想到了。天賦法術獎勵的出現,或許會讓接下來的幾輪,變得很有意思。”

  張景微微一笑,而后面色很快恢復平靜。

  踏踏——

  身影緩緩消失在人群之中。

  然而還未走出幾步。

  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傳入耳中,越來越近。

  “張師兄,還請留步。”

  聞聲。

  張景不由停住腳步,回過頭,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淡淡笑意。

  “原來是沈初師弟你們幾個啊,有什么事情么?”

  追來的赫然是自己在第二十九競斗場認識的那幾個太乙道門師弟。

  對面。

  一行三人恭敬地走到張景身前,面色有些拘謹地施了一禮,旋即小心翼翼地說道:

  “敢問師兄您后天是否有時間?我們太乙道門此番來到驕云仙城的諸多弟子,計劃將于后天在萬仙樓舉行一場道茗會,大家相互論道,同時分享各個競斗場上的情報。”

  “我們想請師兄您過去坐鎮。”

  說罷。

  三人齊刷刷抬頭看向張景,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期望之色。

  “道茗會?各個競斗場上的情報分享?”

  張景心中頓時升起了一絲興趣。

  不過隨后便見他似笑非笑地看向對方,問道:

  “三位師弟,我猜應該不止是一場茶會這般簡單,還有什么都一并說出來吧。”

  正所謂無事不登三寶殿。

  況且這三人口中的‘坐鎮’一詞,讓張景嗅到了一絲非比尋常的氣息。

  沈初聞言,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苦笑,坦率道:

  “師兄您果然慧眼如炬。”

  他頓了頓,似乎在組織語言,而后很快便接著說道:

  “不敢欺瞞師兄,這次道茗會天界一脈和我們下屆九域一脈的弟子都會參加。而且我們九域一脈還有兩位來自洞天的師兄坐鎮,比天界一脈要略強出一籌。”

  “不過……”

  “據說天界一脈那幫人后來邀請到了傳說中的葛青神師兄。如此以來,光憑之前兩位洞天師兄,可能力有所不逮。正好我們幾個在競斗場認識了您,所以就想——”

  “就想著把我拉上去湊數對吧?”

  張景笑著調侃道。

  沈初頓時面色一變,連連擺手:

  “師兄您誤會了。葛青神師兄固然強大難以抗衡,但畢竟只是是一場茶會,我們若是洞天弟子比對方多,至少在氣勢……場面上不會太過難看。”

  知曉緣由后。

  幾乎沒怎么思索,張景便笑著點頭應答道:“知道了,屆時會過去看看熱鬧的。”

  “多謝師兄!我們屆時恭候師兄大駕!”

一抹喜色控制不住地爬上眉梢  三人不由松了一口氣,而后興奮地喊道。

  卻在這時。

  一道金虹悄然落在張景身邊。

  緊接著一道略帶著喜悅的聲音響起:

  “哈哈,張兄,原來你在這里啊,可讓我好一頓找。怎么樣,沒想到通過第一輪還有意外之喜——咦,這三位是?”

  顯露身形的曲君侯,不由疑惑地看向沈初三人。

  “曲兄,這是萬龍福地的沈初師弟,這是扶風法界的魏林師弟……”

  對于曲君侯的突然出現。

  張景微微愣神了一瞬,隨即便為他一一介紹道。

  等介紹完之后。

  他好像突然意識到什么,饒有興趣對沈初三人說道:

  “這位是上元青景洞天的曲君侯,你們不是想邀請洞天弟子參加后天的道茗會么?現成的人選!”

  此話一出。

  沈初三人不由目光一滯。

  幾息后。

  緩緩反應過來的他們,不由相互看了一眼,俱都發現了對方眼眸中的震撼之色。

  上元青景洞天!

  又是一位來自十大洞天的弟子!

  另一邊。

  “道茗會?后天?”

  曲君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一時間感覺整個人有些懵。

  “張兄你也要參加么?”他好奇地看向張景。

  迎著對方目光。

  張景笑著點了點頭。

  “那行,給我留一個位置吧。”

  得到肯定答復的曲君侯二話沒說,直接答應道。

  “多謝兩位師兄!”

  沈初三人目光中頃刻閃過一絲激動。

  “三位師弟,我們就先離開了。”

  眼見沒有什么別的事情,張景溫聲告辭道。

  “兩位師兄慢走。”

  “張兄,緣何要去參加那個什么道茗會?”

  “倒是沒什么,不過是大家交流一下各個競斗場上的情報而已。對了,屆時葛青神此人也會參加。”

  “葛青神?小丑而已。”

沈初三人呆愣在原地  視線中是張景和曲君侯緩緩離去的背景。

  耳邊則是隱隱傳來二人的談論聲。

  言語中。

  兩位師兄竟對傳說中的那位葛青神師兄非但沒有半分敬畏,反而還帶著些許不屑。

  聽到這里。

  沈初心中頓時掀起驚濤駭浪。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