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
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百三十八章 祭煉九竅石胎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緊跟在冰晶仙靈冰涼涼身后的一行數十人,甫一走進殿中,目光便下意識朝封無虞幾人望去,隨后身體驀地一僵。

  “好恐怖的氣息!”

  所有人心中齊齊暗中驚嘆道。

  尤其是走在最前方、來自太乙閣的一位合道境男子。此人臉上的淡然瞬間便被打破。

  修為越高。

  方才越能真正感知到那幾人的可怕之處。

  雖然同為合道境,但心中那股強烈危機感卻是在時刻不停地提醒著男子,他在這些人面前,比之凡人也差不了多少。

  左右都是隨意被捏死的份。

  不過瞬間。

  他便反應過來。

  “真傳!這些人絕對都是來自洞天的真傳!”

  男子心中頓時閃過一絲震撼。

  他目光不自覺看向端坐在最上位,雖然只不過金丹境修為,但臉上表情卻是平淡似水的張景。

  心中不覺泛起一陣嘀咕。

  這位雖然修為不高。

  但看這個架勢,在一眾真傳之中,貌似地位并不低?

  下一刻。

  不待張景開口。

  “師弟見過張景師兄,見過諸位真傳師兄!”

  男子躬身行了一禮,嘴上恭敬地說道。

  而在他身后。

  聽到聲音的瞬間,其他人便顧不得心中涌起的驚顫,紛紛有樣學樣地行禮,同時跟著喊道:

  “我等拜見張景師兄,見過諸多真傳!”

  話音落下。

  “諸位師弟師妹請坐,無需多禮。”

  張景溫和的聲音瞬間回蕩在大殿之中。

  一只只玲瓏剔透的冰晶仙靈魚貫而出,有的手里托著桌子,有的手里托著蒲團,還有的則是手托靈酒仙果。

  沒過一會兒。

  所有人逐一落座。

  目光從下方眾人身上掃視而過。

  旋即便見張景目光一閃。

  “竟然會在這里看到他們,倒是一場緣分。”

  他臉上閃過一抹難以察覺的淡淡笑意,心中暗道。

  不多時。

  只見最開始那個合道境修為的男子深吸一口氣,而后徑直離開座位,上前幾步。

  他拱了拱手,語氣熱切地說道:

  “師弟郭東來,此番代表東極仙洲萬峰原太乙閣全體道門弟子,特此恭賀張景師兄開辟道場,小小薄禮,不成敬意,還望師兄莫怪。”

  “師兄若有閑暇,萬望能來太乙閣指導一番,我等定掃榻以迎之。”

  “哈哈,郭師弟客氣了。”

  張景淡淡一笑,客氣地說道。

  說話間。

  冰冷冷從一旁竄出,一臉興奮地‘接’過男子手中綻放著淡淡仙光的寶盒。

  而這一舉動,就像是打開了某個開關一般。

  等對方回到座位。

  包括游元明在內的五人,在其中一個面容憨厚的中年男子帶領下,同樣從座位上起身,走到大殿中央,拘謹地說道:

  “侗鳴福地許九,遵我福地仙主法令,特攜諸位師弟師妹,恭賀張景師兄開辟道場。”

  “許師弟破費了,還請代我向貴福地尚師叔道一聲謝。”

  張景笑道。

  對于自己道場附近的侗鳴福地,他自然不是半分了解都沒有。

  福地之主名喚尚巖子,乃是道門一尊地仙。

  “師弟一定把話帶到。”

  中年男子拱手應答道。

  卻在此時。

  張景驀地看向幾人之中的游元明,一臉微笑地說道:

  “游兄,咱們自下界道院一別,至今也有近五十年了吧。不知近來可好?”

  他沒有如之前在下界那般,稱呼對方為師兄。

  一方面是當著諸多人,尤其是封無虞師兄幾人之面,貿然開口有失身份。

  而另一方面。

  自然是因為這般稱呼,對游元明來說,也并非什么好事。

  話音響起。

  大殿內數十道目光頓時紛紛落在了游元明身上。

  游元明身子猛地一僵,隨即攝聲道:

  “承勞師兄掛念,師弟在福地一切都好。”

  而在心中。

  他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氣。

  還好張景師弟……師兄沒有糾結之前在下界的稱呼。不然此刻的自己,就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自處了!

  “哈哈,那便好。今后若是有什么問題,盡管來靈樞山找我便是。當初下界之時,院主可是千叮嚀萬囑咐,讓我務必在上界照拂一下你與農星洲農兄。”

  張景溫和地說道。

  全然沒有半分開玩笑的意思。

  此話一出。

  眾人看向游元明的目光之中,不由帶上了濃濃的羨慕之色。

  此人竟然與道門真傳交情頗深的樣子,而且還得到了對方承諾,可以隨時前來道場……

  這究竟是走了何等滔天大運?

  “這個叫游元明的幸運家伙,恐怕要一飛沖天了!”眾人心中齊齊涌現出一個相同的念頭。

  原地。

  “多謝張師兄,師弟記住了。”

  游元明眼眸中忍不住閃過一絲感動。

  又不是幾十歲的小孩子,他當然清楚張景這般說法的用意。

  時間緩緩流逝。

  “師弟,師兄就先行回去了,若是有什么事情,盡管來金雞山青神宮來尋師兄便是。”

  道場山門外。

請訪問最新地址  封無虞似調笑,似囑咐般地說道。

  聞言。

  張景臉上頓時閃過一絲窘迫,旋即笑著點點頭道:

  “師兄慢行。”

  一直等到對方所化的青銅神光消失在視線內,他方才轉身回到道場。

  伴隨著張景身影消失。

  通天徹地的黑白仙光一閃而過,霎時間,靈樞山道場便變得一片朦朧縹緲,給人一種似在近處,又似在無窮遠處,可望而不可及的奇異感覺。

  主峰。

  “唉,終究是身份有別,回之不去了。”

  一聲悵然冗長的嘆息,陡然響徹在空蕩蕩的大殿之中。

  張景安靜地盤坐在蒲團之上,遂不再想游元明和丘寒方才與自己交談之時的那種生疏隔離之感。

  腦后。

  六層慶云緩緩升起,六色仙光流轉不停,透著無窮奧妙之意。

  至此。

  講道之事徹底了結,再加之在講道過程中的收獲。

  張景自然要趁熱打鐵,閉關修行。

  剎那間。

  張景面色變得無悲無喜,眼神平靜得好似一汪千丈幽潭。

  之前的諸多感悟再度出現在心頭。

  他眼神愈發明亮。

  “錯了!雖然我步入金丹境之時,熔煉而出的神通并非衍世界一道傳承之中記錄的先天元初仙光,而是更強的太一天罡諸神本命界,但……這在本質上并未超脫衍世界一道的框架!”

  “所以衍世界一道在金丹境的修持之路,于我而言依然是基礎。”

  “剩余的三百二十九基礎道意,還是要修習,將之盡數熔煉進太始金丹之中,化作九門中三品的大神通。如此,太始金丹方能孕育世界之源,造化之機。”

  “當然,由于太一天罡諸神本命界,甚至太上紅業斬仙魔刀的存在,最后蛻變而出的法相大概率不會是太始原初之卵,但毫無疑問,必然會更強!”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

  張景心頭愈發澄澈清明。

  “九門中三品的大神通,混元六氣、生死有無、道生寶爐、縮地成寸、胎息天地、心象無間、三災劫光……這些畢竟不是天賦神通,一旦熔煉出來,用玉符應該直接可以升級。”

  “所以——”

  他目光一閃,心神驀地從悟道之中脫離出來。

  中三品神通升級所需的經驗值何其龐大?況且一連就是九門,有生之年,自己能夠將其全部升級到仙種階段么?

  張景眉頭不由微微皺起。

  當然。

  若是不將其升級到仙種階段,也不影響他修為晉升到法相境,乃至合道境。

  甚至可同樣遠遠超越普通修行太始原界衍世界一道的修士。

  可……終究不圓滿!

  下一刻。

  似乎意識到什么。

  張景手中悄然出現一尊九竅石胎。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還是先將其祭煉成分身為好,屆時直接讓石胎分身攜帶著道元慶云仙種常駐三元城,全力熔煉后天紫氣。

  雖然也是杯水車薪,但有總好過沒有。

  “算了,都云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天地尚且如此,自己又無需強求圓滿?盡力前行便是。”

  張景在心中安慰自己道。

  當然了,之所有這種想法,也是實屬無奈。

  鬼使神差之下。

  張景驀地想起之前師尊送自己的本源結晶。若是有足夠的本源結晶——

  下一刻。

  自己在想些什么呢?

  光看當時師尊以及諸位師叔的表現,便知道本源結晶的珍貴之處了。

  何以有這般不切實際的奢求?

  張景笑著搖了搖頭。

  旋即便將全部注意力集中到了手上的九竅石胎之上,心中則是開始回憶起之前師叔傳授的祭煉分身之法。

  不多時。

  絲絲縷縷的神異氣息驀地開始蔓延開來。

  另一邊。

  太乙閣中。

  十數道身影端坐在大殿之中,其中氣息有強有弱。

  “所以,郭師弟你的意思是,靈樞山的這一位真傳,在赤明太皓洞天之中的地位并不低?”

  坐在首位的一個男子開口確認到,聲音中不覺透出一抹認真。

  “不錯,師兄!此番對方講道,竟然還有赤明太皓洞天的其他五位真傳前來捧場。而且其中一位,師弟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傳說中的道門第十三真傳,封無虞師兄!”

  此前帶隊前往靈樞山道場祝賀的郭東來面色嚴肅地說道。

  “嘖,”男子聞言抿了抿嘴唇,“如此的話,少不了要和那位打好關系了,以后說不得受用無盡。師弟可是有什么好建議?”

  “回稟師兄!”

  話音剛落。

  便見另外一個修為只有法相境的男子站了起來,恭敬地說道:

  “師弟有些想法,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

  “今日來看,靈樞山那位和黃沙法界中的一個叫做丘寒的師弟頗有些交情,巧合的是,此人之前曾經來參加過我們太乙閣的入閣考核,但沒有通過。”

  “不若破格將丘寒師弟招入閣中,以示諸位師兄們的善意?”

  “這樣么……善!”

  與此同時。

  侗鳴福地。

  “哦?那位張景師侄,竟然和我們福地之中的一位弟子交情頗深?”

  一道通體由無盡熾烈黃沙組成的龐大身影驀地睜開宛若兩輪大日般的眼眸,帶著些許好奇之意的聲音滾滾落下,直欲讓一方浩瀚無邊的福地都在微微顫抖。

  “老師,確實如此!”

  “聽他們話中的意思,好像之前在下界道院之中,關系頗好。”

  “唔,那便重點培養他吧。”

  “也算是和張景師侄結個善緣!”

  聲音驟然變得高遠浩渺。

請訪問最新地址

無線電子書    我以道種鑄長生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